橘子小说网 > 游戏攻略指北 > 第九十六章 酒馆茶馆
    “阿米莉亚你喝酒吗?”

    决定去酒馆,他们很快找到一家小酒馆。此时这里坐着不少人,从装束来看大部分都是冒险者。正常,小酒馆开在冒险者公会附近,冒险者基本有钱又喜欢酒。询问了大家的意见点餐,德尤兰问了一句。

    “可以喝一点。”阿米莉亚这样回答。

    德尤兰好笑一下,装,继续装,果然不管是什么女人天生就会说谎,只能喝一点吗?难道不是千杯不倒吗?不是一大桶下肚只是微微红一下脸?还记得游戏里面好感到亲密可以触剧情,大家一起喝酒,灌不醉的,回忆里面小时候偷喝父亲的酒,一大瓶,导致最后被教训了一顿。想一想,他终究没有拆穿对方:“你要喝什么?”

    最后阿米莉亚点了一杯麦酒,看着德尤兰招来小酒馆的女招待,点了一杯麦酒和两杯甜果酒。什么甜果酒,压根就是饮料,感觉有点委屈。不是自作主张,而是贴心地询问是很好,你难道不喝酒吗?你那么问,我还以为你喝呢,我只是想陪你喝啦……喜欢喝酒的女孩子是不是很不像女孩子?

    东西全部点好,酒水先上上来,毕竟只需要从大酒桶倒酒送上来就行,食物还要一会儿,阿米莉亚捧着木酒杯小口小口啄着,薇内喝了一口甜果酒挪到阿米莉亚的身边,小小喝了一口麦酒吐吐舌尖,不好喝,德尤兰握着酒杯木柄环顾四周。

    提起冒险者一个个粗豪、爽快绝对是偏见和刻板印象,所谓的冒险者终究只是一个工作罢了,不过好像做一个中介、销售必须健谈,不健谈也要学得健谈,其实职业的关系冒险者相当大一部分粗豪、爽快是真的,包括说话大声,喜欢吹牛,喜欢说粗话什么的。

    冒险者并不都是探索遗迹还是狩猎巨兽什么的,相当一部分是完成各种委托,护卫商队,护卫药剂师深入荒无人烟的地方采药,或者捕捉一些有价值的小昆虫出售等等,总之工作的性质普遍危险,冒险这一个词语很正确。话说人生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人死了,钱没有花完。多数冒险者还有着大手大脚的习惯,今宵有酒今宵醉。

    “看你样子,刚刚冒险回来吗?”

    “是啊,刚刚回来,妈的,运气不好遇到杀手豹。”

    “杀手豹?那玩意很猛的,还给你完完好好逃回来了……”

    “逃?我们可是把那玩意赶走了。”

    哪怕是素不相识的两个冒险者,只要在酒馆里面很容易就聊上,接下来坐在一起喝酒,这完全是很正常的事情。

    “听说刺枝岭那里的矿上出现了一头旋岩虫。”

    “不会吧。”

    “怎么不会?”

    “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旋岩虫罢了,又不是没有遇见过。”

    旋岩虫,好像是全是覆盖着坚硬岩片的七鳃鳗,嘴巴里面是一圈圈尖锐锋利的牙齿可以轻易咬碎岩石,只要不死可以无限生长下去,成年后至少需要两三个人合抱,虽然想要成年需要的时间不短,反正那完全可以说是巨兽了。

    “小的还是大的?”

    “大的,最大的,我在矿洞里面遇到,矿洞的深处悬挂着两个红色的矿灯,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凑过去看,原来是旋岩虫,它朝着我扑过来,我就那么一闪跳到旁边,拔出斧头往它的身上一砍,火花溅起来……”

    “了不起啊。”

    “旋岩虫还没什么?多头蛇见过吗?三个头分别喷火、冰息、毒……”

    几个冒险者吃饭聊天,路过的冒险者听到他们说话插嘴,很快又有人加入进去,短短时间桌子坐满了人,旁边也站满了人,大家举着酒杯吹嘘自己多么多么厉害,交流哪里哪里出现了什么巨兽,巨兽有什么弱点,其中重要的情报当然不会那么大嘴巴,聊起贵族的事情,这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又不想锻炼了,德尤兰喜欢看看书,但是一个个冒险者说话好听,偶尔到酒馆听听冒险者吹牛真是很有趣的事情。

    孤身一人前往大山的深处,在大山深处的洞穴里面只见金灿灿的金币、金酒杯、金王冠、项链堆成一座小山,巨龙趴在小山上沉睡,呼吸间从鼻子里面喷出火星和浓烟……

    冒险团前往地下洞穴,遭遇巨型食肉蛞蝓和吸血跳虫,一个动作迟缓但是力大无穷,一个个动作迅,退无可退,没有办法只能战斗……

    平时总有许多有趣的故事,果然今天也不例外,德尤兰听得津津有味,听到精彩处喝一口甜果酒,顺手揉揉薇内的脑袋,然后被小姑娘不耐烦拍开。看看旁边,阿米莉亚和薇内也在听说,这个时候有些话不得不说。

    “阿米莉亚,薇内,那些冒险者说的东西你们听听就罢了。”

    这个世界冒险者很多,绝大部分都是一些低级冒险者,尤其是喜欢在酒馆里面吹牛、聊天的冒险者基本都是一些低级冒险者,高级冒险者由于有钱有太多太多好玩的地方,放在游戏里面无非就是十级上下,绝对不会过二十级,他们说的东西根本毫无价值,除开娱乐。

    “瞎扯淡……”座位是特意挑的,为了听旁边的桌子许多冒险者吹牛,他们刚刚说完巨大的食肉蛞蝓和吸血跳虫的战斗故事,接下来又有人说起杀人机器,德尤兰觉得必须开口纠正。

    “罗德帝国毁灭之后很多技术全部失传了,其中就包括制作杀人机器的技术,现在那些法师、工程师制作的奥术傀儡和钢铁巨像根本就不行。”

    “那可是杀人机器,一只手弯刀一只手弩箭,独眼还可以射激光,就是威力低,可以近战可以远程,攻击度快,移动度也快,绝对强的。现在只能在很少的遗迹里面见到,大部分损坏了,少部分依然在运行着徘徊在遗迹当中攻击任何胆敢踏入遗迹的人,至少需要一队骑士或者是一个战车级别的冒险者才敢说稳胜……”

    对于玩家来说,等级多少清晰可见,对于npc来说自然没有等级,数据面板完全没有的,只有简单的实力划分——士兵、先锋、骑士、战车、将军。用玩家的眼光来看,士兵差不多十级以内,先锋十级到二十级,以此类推,将军就是四十级到五十级,至于五十级以上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还有什么普通怪、精英怪和领怪的说法,也是玩家口中才有的。骑士不算,战车和以上至少是精英,将军里面有一些水货,将军以上全部都是领怪,一个个要多难缠有多难缠。

    “你看看他那一身装备,邋邋遢遢的,最普通的皮甲,还有他的武器,一把钢剑重剑,还不如我那一把从松露谷找到的戎卫大剑,本来是罗德帝国方块骑士的武器,材料是魔钢,顶多就是先锋级别的冒险者,还想打赢杀人机器?”

    “还有杀人机器也完全没有什么弱点,不管是冰、火、奥术什么都不行,它们抗性高的,作为机械还不吃毒、魅惑、迷惑、晕眩什么的,只能硬碰硬干掉它们。我说啊,万一在什么遗迹遇到杀人机器,不要想着捡漏,它们的能量核心是值钱,少说一千金币金飞龙,当它们眼睛从蓝色变成红色,叮咚叮咚响的时候,有多快给我跑多快。”

    “阿米莉亚。”德尤兰说着,突然喊了一声。

    “嗯?”

    “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

    “在听的。”

    “薇内?”

    “薇内?”德尤兰再喊,小姑娘还是没有反应。

    德尤兰一把按住小姑娘的脑袋,说道:“我叫你,你在听吗?别人说话的时候分心这是很没有礼貌的事情。”

    薇内揉着脑袋:“我知道了。”还是那些冒险者说故事好听。

    德尤兰掐了掐小姑娘脸蛋,继续说:“他们前面说巨型食肉蛞蝓和吸血跳虫,巨型食肉蛞蝓出现在潮湿的地下洞穴,它们的动作是慢,但是血厚很难杀死它们,想象一辆坦克车向你碾过去……你问我坦克车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然后很少一部分巨型食肉蛞蝓,精英,可以喷出具有腐蚀性的液体。用盐可以稍微驱散它们,不能伤害它们,除非你有很多很多。”

    那边冒险者在吹牛说故事,德尤兰负责纠正错误,饭菜上上来还是蛮快的,几大块面包、鹰嘴豆、蘑菇浓汤、啤酒肉排还有烤鱼,相当的丰盛,然而只需要一个利盖尔的矢车菊银币,德尤兰招呼大家坐好准备吃饭了。

    “吃完回去还是逛一下?”吃饭时,德尤兰随口问。

    阿米莉亚没有说话,她还是想逛街的,但是不好意思说。

    “我们再逛一下吧。”薇内说。

    德尤兰撕了一块排骨,问道:“你想去哪里?”

    “甜甜圈、曲奇、拐杖糖,我想吃,我们去糖果店。”

    “吃那么多甜食,会长蛀牙的,门牙掉下来。”德尤兰吓唬小姑娘,这时听到旁边的冒险者声音突然变小。

    “喂喂喂,你们听说了。”

    “什么?”

    “我听说陛下的身体真的不行了,狩猎的时候居然从马背上摔下来。”

    “我说真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不行了。”

    “嘘,莫谈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