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9.师弟,别再吃培元丹了!
    夏极一觉醒来,依然在密室里。

    拿着戒刀运起满级的红莲刀法,刀法招式的轨迹已经被他的肌肉完全记住了,甚至出刀时那种侵略的心态也能模拟出来。

    “刀意配上心意,形神具备,才能最大挥招式的威力。

    前世我曾遇到过不少实力很强的人,但因为心态崩了,所以实力大打折扣,然后甚至被远不如他的敌人所斩杀。”

    夏极静静思索着。

    再感受了下自己状态,顿时明白了绯红的原理。

    “刀意是在塑造着我的肌肉神经。

    而心境则完全是模拟出来的。

    一旦使用,就可以瞬间进入到符合刀意的心境之中。

    换句话说,有了绯红技能作弊器,我完全不用担心心态崩了,功法打折扣这一点。”

    拿起身侧的一瓶小培元丹,一倒,居然空了。

    红莲寺香火钱不少,虽说珍稀的丹药没有,这种小培元丹却是多的很。

    夏极直接领了三瓶,一瓶是六枚入。

    三瓶直接让他冲到了红莲刀法第七层。

    但现在空了。

    空了怎么办?

    夏极出关了,直接找到了方丈玄苦:“师兄,培元丹吃完了。”

    白眉老僧双手合十,慢悠悠道:“阿弥陀佛,师弟,你虽是带修行,但出家人不打逛语,就算是内家高手,三瓶培元丹也不会半日就用完。”

    “师兄,人和人是不同的。”

    “阿弥陀佛,师弟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吗?”

    “师兄,上一个和我这么说的人是释空。”

    玄苦愣了愣。

    他还记得那武堂的弟子捶打着自己光头,一路走一路说“不可能,这不可能,师弟怎么可能这么牛逼。”

    “师弟,那你去再领三瓶。”

    “三瓶不够。”

    “那师弟要多少?”

    “三十瓶。”

    玄苦受不了了,捂着胸口,佛心差点不稳:“师弟,你说什么?!”

    “师兄,我要三十瓶培元丹,你没听错。”

    “你真的能吃得下这么多?你知不知道,上次释空就吃了三粒,就动了妄念。”

    “什么妄念?”

    “他想去山下找女人,培元丹中滋补气血的作用,内家高手才能及时炼化,而对于未懂内力的人来说,三粒小培元丹,会令他心血澎湃,难以自已。”

    “那师兄,我当着你的面吃。”

    片刻后。

    红莲寺武堂座玄真拿来了三十瓶小培元丹,他与白眉方丈一起看着自家师弟。

    夏极直接拿起一瓶,拔开红绸塞子,准备倒入口中。

    玄真眼皮挑了挑,急忙抬手:“师弟且慢!”

    夏极就慢了下来。

    玄真深吸一口气,上前说:“师弟,要人命的,你之前那五瓶如果藏起来了,也就算了,如果有难处,直接和我与方丈说,我们能解决的,尽量帮你解决。”

    武堂座显然不信,半天时间就消化了五瓶小培元丹?

    就算他是真元大阶的任督境,也不敢吃这么多,心血澎湃,可是要动妄念的,一动妄念,就开始想女施主了。

    想了女施主,他就要念佛经十遍《楞严咒》。

    传说金光宗佛陀的弟子阿难被魔女蛊惑,佛陀诵念这道咒语,才救出了阿难。所以,念这道咒可以有效的保护自己不受**的诱惑。

    夏极摇摇头:“师兄,半柱香时间,我就让你相信。”

    玄真劝说:“师弟别逞强啊...你年纪轻轻,血气方刚,吃多了,心血难平,我红莲寺可没有女施主。”

    忽的他愣了愣,“好像有一个,你认的那姐姐就是。”

    说完之后,玄真急忙又开始念“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夏极不等了,一瓶六颗小培元丹直接倒入了口中,吃了下去。

    绯红弹框提示:获得六枚小培元丹。

    这就是绯红技能作弊器的储存功能。

    可以将吃到肚子里的东西先存着,等需要使用时再用出。

    两名老和尚瞪大眼,看着自家师弟的反应。

    没反应。

    夏极又拔开了第二个瓷瓶的红绸塞子。

    六枚小培元丹倒入口中。

    第三瓶...

    第四瓶...

    ...

    第六瓶...

    玄真傻住了,急忙喊:“师弟,够了够了,要出人命了!”

    但师弟还在吃。

    好像他吃的不是小培元丹,而是豆子。

    玄苦也愣住了,他佛心再次动摇了,急忙侧头看向玄真。

    师兄弟两人心意相通。

    确认过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玄真师弟,看你的了,点了他穴道,带他下山寻个青楼吧。

    这么多气血,如果不泄出来,怕是会损毁根骨啊。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两人根本不信夏极能吃这么多小培元丹。

    玄真悄悄退后两步,想绕到夏极身后点他穴道。

    但夏极停下了吃“豆子”的动作,侧身问:“玄真师兄,你想做什么?”

    他双瞳清明,脸颊没有半点血气上涌的潮红。

    说话声音也没有什么波动起伏。

    玄真愣住了:“师弟,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武堂座瞄了瞄桌上已经空了的九个瓷瓶。

    他从来没吃这么多过。

    夏极淡淡道:“没什么感觉,这些气流都沉积在我体内,一会我就要闭关了。”

    一边说,一边又吃了一瓶。

    武堂座喉结动了动,颤声道:“你还能吃?”

    “为什么不能吃?”

    夏极又吃了一瓶。

    武堂座倒吸一口凉气,又往前走了一步。

    “师兄,你别动,要做什么,等我吃完再做。”

    夏极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吃培元丹。

    玄真终于忍不住了,这真的要死人的。

    他双指一并,如疾风般点向了师弟双肩的穴位。

    夏极也不慌,以手作刀。

    一丝红莲刀法大圆满的招式使用出来。

    配合着火焰侵略的心境。

    手刀在双指还没点出之时,就斩了出去。

    玄真看到这来势愣了愣,出一声“咦”。

    手指一变,戳势变为格挡。

    然而夏极却是往前踏出一步,强烈的侵略之刀意,即便没有提刀,也是四散开来!

    他的手刀更快,更烈,啪的一声斩在了玄真手指。

    玄真瞳孔一缩,一股红色的真气从经脉游走,充斥到了他手指之中。

    啪!!

    手刀与手指碰撞,出两个重物撞击的声音!

    玄真震惊了,往后拉开距离颤声问:“师弟,你这是红莲刀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