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9.要看清现实
    繁星如水。

    夏极躺在绿草地上,小炉鼎尽职地撕碎了馒头,蘸着肉酱放入他嘴中。

    这位冒牌的圣子享受着这服务,一会儿馒头吃光了。

    宁梦真又去拿馒头。

    夏极说:“饱了。”

    宁梦真缩回手,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她刚想起身,却又是叹了口气,靠着柳树,抱着双腿,轻声道:“圣子...今天我又打听过了,庞惊真的特别厉害,比当初和你打的时候厉害了何止几倍。

    本来还有六个人也是打算回来抢你的位置。

    这些人可都是年轻一辈的精英。

    可是庞惊刀才出了一寸,就吓跑了他们。

    如今庞师兄,在圣门里已经被说的如同神明,他坐在枯叶亭里,名声每一天都在提高。

    圣门的弟子,没有人看好你。

    都觉得你...”

    夏极神色不变,深邃眸子里映着漫天星河:“继续说。”

    宁梦真咳嗽了两下,“他们都觉得你已经是个死人了,你...”

    “说。”

    “你会成为庞师兄再进一步的踏脚石,无论是地位,还是武道,都是如此。他们...”

    “说。”

    “他们还说你虽然曾经是个天才,但现在已经不行了,也许被庞师兄斩杀,是你作为武者最好的归宿。”

    夏极沉默了下来。

    蝉鸣蛙叫,还有鱼儿不时跃出水面,又惊动夜色的“扑通”声。

    圣门年轻一辈,最为翘楚的两人,即将在不远的将来一战。

    而胜者,就是圣子。

    宁梦真感受着空气的突然安静,忽的开口:“我相信你能赢。”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都惊了,她本不该这么说。

    夏极正想着问题,听她这么一说,被逗笑了:“你是个傻姑娘吗?”

    一个有心机的女人,说不定会说庞惊没什么可怕的,来误导他。

    或者说你打不过庞惊,来让他信心全无。

    但她如此老实,什么花招都没耍,一副还要做你炉鼎的模样...

    宁梦真认真道:“我希望现在这个样子的你能赢。”

    “过去的我很可怕吗?”

    夏极想试探一下之前圣子是什么样的人,也许这个圣子会成为他未来的敌人。

    宁梦真眼中露出恐怖的神色,但就是不说,她生怕有一天圣子恢复了记忆,会追究自己现在的话。

    想到这里,隔阂忽的又产生了。

    明明近在咫尺,却又生出了远在天涯之感。

    小炉鼎走时又说了句:“长老明天会命人把培元丹带来,据说还有一枚明玉丹。”

    说完,她挽着空饭盒匆匆离去。

    星河破碎,孤舟在山顶湖上远行。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习,夏极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和内力。

    他感受到自己的整个身躯正在生潜移默化的变化。

    丹田里,那一扇古门虚影似乎蕴含着奇妙的力量。

    这力量在改变着他的身体,内力流过的地方,躯体由内向外开始增强。

    皮膜更有韧性,血管更为坚韧,骨骼更为坚硬,甚至连同肌肉都被这力量带动着在变得结实。

    短袖袖口的大臂居然微微鼓起,小腹部脂肪像被燃烧了,而露出肌肉。

    居然躺着,身体就会在自动塑形,肌肉就会自动被反哺出来,真神奇啊...不知道前世那些小伙伴们拼死拼活在健身房修炼,却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怎么想。

    夏极忍不住笑了笑。

    这门功法果然玄奇无比。

    这也说明了修行之道里,代价越大,收益越大。

    夏极牺牲了一甲子就能突破真元境的机会,选择了最难的四甲子再突破,而这身体的增强就是他的收益了。

    水汽渐腾。

    少年在星夜之下的草地上躺着,第一扇门形成造成的巨大消耗已经缓过来了。

    此时,他就感受着躯体被自动增强。

    同时他也开始明白这屏风四扇门中的作用了。

    第一,反哺肉体,使得身躯成为所说的“古铜身”、“黑铁身”、“秘银身”、“不灭金身”。

    第二,储存内力,一旦打开这丹田里的门,就可以爆出双倍的力量。

    “也许该想办法试一试这新得到力量了。”

    夏极进步飞快,可谓是每时每刻都有收获。

    ...

    ...

    次日。

    像是暴雨欲来。

    圣门金边服饰的精英弟子撑舟而来,足尖一点船身,负手落在了云心岛上。

    来人名鲁长刻,是大魏世家之一妙容府鲁家的家主之子,身形颀长,面带傲色,唇边有着似笑非笑的意味。

    寻到了夏极,鲁长刻从袖中拿出三个盒子。

    “三枚大培元丹一盒,九枚小培元丹一盒,还有这枚明玉丹单独一盒,都是给你的。”

    这精英弟子也不说参见圣子之类的话了。

    反正三个月后就是死人了。

    和死人有什么好客气的。

    夏极一一接过,但拿到最后明玉丹的时候,却忽的遇到了阻碍。

    鲁长刻压低声音说:“你我同门一场,不如做个交易。

    你应该也知道庞师兄在枯叶亭等你,我实话告诉你,庞师兄如今实力深不可测,你服用这么多丹药,也是浪费。

    不如这枚丹药交给我,你如果失败身死,我鲁长刻保证为你收尸,妥善安葬,你头七,每年祭日,都会派人去给你烧三炷香。

    怎么样?”

    夏极愕然道:“我此刻还是圣子,还在云心阁中...”

    鲁长刻粗暴的打断,然后道:“这又如何?

    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圣子?

    宫久,你需要面对现实,我提的可是对你有利的交易啊,今时不同往日,你已经没有这个实力和资格坐再上面了。

    庞惊在等你。

    你死是必然的。”

    “也许你现在脑子不灵了,但我告诉你,你如果无法恢复原本的实力,即便解毒了也没用,圣门不会让你这么一个废物坐在圣子位置上的。

    就算没庞师兄,你还是要死。

    早死晚死,你该想想自己的身后事了。

    这种灵丹妙药就别浪费了。”

    夏极轻笑一声,并无自嘲,只是有一些感慨。

    世态炎凉,可见一斑。

    虽说他并非是真正的圣子,但此刻也能感受到大起大落的意味。

    “所以你不仅在咒我死,还要违逆长老命令,私自扣留我的丹药?”

    鲁长刻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神色一定:“我就是咒你死,又怎么样?长老会为了你一个废物出头?至于你说扣留丹药,我给你就是,但是等你死了,不管你埋在哪里,我都会挖出你的尸体,让野狗啃食。圣子,事实就是这么残忍,可你能奈我何?”

    “那只能用你来练练手了。”

    夏极神色平静,往前踏出一步,甚至不用内力,攻出一道并不迅捷的拳影。

    鲁长刻一愣,随即露出了嘲笑。

    你功力尽失,人人皆知,如今却还要和我打。

    鲁长刻冷哼着:“自取其辱,让我好好让你看清楚现实吧!”

    他下意识使出招式,左手化掌,运气就往着那看起来“软绵绵”的拳影挡去,右拳猛然后拉,如钢绳绷紧,蓄势而动,只待自己的掌挡住对方攻势的时候,就出拳。

    拳掌相击,一触即分。

    夏极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力量,对于自己躯体的一种冲撞力,简直就如没有一般。

    这是古铜之身的防御。

    “莽牛拳!”

    鲁长刻大吼一声,左掌收回,蓄势的右拳糅杂着内力又轰出一记凌厉的攻势,带起一阵扑面的恶风,如野牛冲刺。

    拳未至,风已经击打在了夏极身上。

    夏极又是一拳轰出,普普通通,不带内力。

    拳对拳。

    啪!

    鲁长刻露出冷笑,果然是没有内力。

    然而,下一刻,这精英弟子愣住了,因为他看到对方的右拳呈现出奇异的古铜色泽。

    连同小臂都是古铜色。

    皮肤怎么会是古铜色?

    此时,夏极丹田里第一扇古门打开了。

    一甲子内力以一种“突然附加”的姿势,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拳头之上。

    精英弟子愣住的表情,变得骇然。

    他只觉得那古铜色拳头上传递来难以想象的力量。

    明明没有什么蓄势,那爆力却夸张的令人骇然!

    轰!!

    精英弟子手掌先炸开,小臂,直至臂根炸成血雾,整个人才被这余下力道带着倒飞而出。

    身子横撞在一颗古树树身上,扑倒在地,弹了几下,然后晕了过去。

    夏极收回拳头。

    静静看着那弟子的方向,声音平静:“这就是你要看清楚的现实。”

    右手拳头松开,古铜色也随之褪去。

    他开始静静思索。复盘。

    第一击对手使用了内力,但是自己只是凭着躯体强度就硬扛了下来。

    随后打开丹田里的第一扇古门,这力量是瞬间附加,而不是通过经脉再流转过去。

    这都是自己的底牌,关键时刻能挥不小作用。

    就在这时,又一叶小舟靠岸。

    宁梦真站在舟上正好看到这一幕,小嘴张成o字。

    圣子一拳就把精英弟子里的鲁师兄轰飞了。

    鲁师兄平时在圣门年轻一辈里也是不凡,甚至是自傲的很,但这种自傲就被长老看中,才让他来送丹药。

    可是鲁师兄居然这般狼狈不堪...

    小炉鼎看向夏极的神色越震惊。

    此时的夏极,碎玄衣,神色温和而装了些虚弱,沐浴在近午的金色天光里,侧头看到宁梦真,言简意赅道:“他咒我死,要扣我丹药。”

    宁梦真自然看到了两人的争执,心理也自己猜了八九成,何况...

    “我是圣子你的炉鼎,可我说的话,长老们不会信的,他们会觉得我和你在联合说谎,你可能会遇到麻烦了...”

    夏极道:“你说就是了。”

    宁梦真应了一声,然后将饭盒放下,随后撑舟离去,去汇报这里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