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8.君临的刀意
    “没恢复,没解毒。”

    “啊...那怎么办?”宁梦真更加担心。

    “不怎么办。”夏极往后悠闲地靠了靠,仰望着初夏的天空,浮云朵朵,水天一色。

    “庞惊如果再问你,你就告诉他,他渴望着和我一战,我又何尝不是。”

    “可是,圣子,我从你身上看不出半点渴望的样子。但是...你好像也一点都没有自暴自弃。”

    宁梦真觉得真是见了鬼了。

    上次那红粉仙子嗲的连我都湿了,你却什么没有。

    这一次庞惊,吓得我都芳心乱跳,你还是云淡风轻。

    你失忆之前可不是这么个人。

    难道失忆能改变这么多,一下子唤醒了你的第二人格?

    夏极见她愣,使用了摸头杀。

    摸头杀对于萝莉的效果是有着难以想象增幅的。

    宁梦真双颊顿时泛出玫瑰色,“你...你...你真的有信心赢他?”

    “有。”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宁梦真忽的感觉到了面前少年强烈的信心,以及一种宏大的气魄,这让少年显得特别的夺目。

    甚至,她的心也如受惊小鹿般跳了起来。

    这情绪很快被她抛开,她知道自己现在陷的越深,之后作为炉鼎被抛弃后,余生越是悲惨,因为她的身体会被采补干净,她的心也会沦陷在这个男人身上。

    但这个男人只不过将她当做了修炼突破的工具而已。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黯然下来,轻轻应了声:“我会转达给他。”

    夏极点点头。

    其实要破局并不难,只要他冲破了任督二脉,达到了大圆满境界,然后略作展示,执事长老会保他。

    可是,自己需要人保吗?

    这样的破局是自己想要的吗?

    ...

    ...

    夏极看着宁梦真撑船离去。

    水波荡漾出层层涟漪,金光刺目的天空被那一竿子下去,也像要打碎出一湖碎金。

    庞惊究竟是什么程度的实力?

    原本他以为不过是低武世界,但听到圣门门主十年前,三日就可以往返万里之外的光山斩杀敌寇,他顿时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世界。

    他拥有的是一甲子内力,可这不过是真元境的巅峰阶段。

    而圣子、庞惊这些人想来早就是大圆满了,莫说一甲子内力形成真元,怕是任督二脉也早就打通了。

    难道斩个情丝要斩这么久?

    圣子连老婆都舍得抛了,根本不像是个要斩情丝的人。

    唯一的答案是,他们在压制,在厚积薄,在为进入下一大境界后拥有更多的潜力做准备。

    而他们的实力,自然是早就过了大圆满。

    夏极心底生出了一丝紧迫感。

    三个月的时间就如倒计时。

    宁梦真眼中的担忧也在说明着庞惊的可怕。

    小炉鼎是见过真正的圣子的,她既然显得如此担忧,必然是说明除非自己能恢复到原本的境界,否则根本无法和庞惊一战。

    他眺望向山顶湖的彼岸。

    那里,似乎也有一双眼睛在静静注视自己。

    转身返回云心阁。

    他在第一层又抽出了一本刀法残本,封面没有名字,但是整个一本都在讲着一招:刀九.君临。

    这一招堂堂正正,可以逼迫敌人不得不正面迎战你的刀。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招根本就是鸡肋。

    因为招式本就是避实击虚,哪有说硬要和敌人正面对决的?

    到时候,那就是拼力气,拼内力了。

    何况,这刀法是残本,这“刀九.君临”显然是这一套残本里的第九招,不成体系的功法,花费心力去学,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但夏极有自己的考究,别人不会选的,他偏偏选了。

    然后他直接拾阶而上,去到第二层,抽出一本《屏风四扇门》。

    《屏风四扇门》和自己前世看过的一个武侠书里的反派修炼功法名一样。

    那反派叫做惊怖大将军,大将军到死都没练成这功夫。

    夏极并非崇拜这个反派,他只是觉得这门功法适合他,如此而已。

    《屏风四扇门》是以内力反哺身体的一门奇特功法,但修行也是极难。

    只要四扇门打通了,才能突破真元境的瓶颈,进入下一大境界。

    而,一甲子内力只能生出一门。

    每生出一门,自己的身体则会增强不少。

    简单来说,按照这功法的介绍与奇特原理。

    六十年功力,可以生出第一扇门,然后这一扇门反哺身体,能使得身体进入“古铜身”。

    再有六十年功力,则可以生出第二扇门,反哺身体,身体进入“黑铁身”。

    第三扇门,身体进入“秘银身”。

    第四扇门,身体进入“不灭金身”。

    内力是可以被消耗完的,但是身子的强度却不会。

    如果有人用刀刺向你,你固然可以用内力护住身体,使得刀无法进入。

    但如果你成就了哪怕只是“古铜身”,无需运力,刀都无法进入。

    这就是横练功法。

    但是横练功法前途不大,所以许多高手都只是在修炼内力之余,选择性的修炼一些技法。

    当然,这些夏极也不知道,他只是从自身出,才做出了这个选择。

    某种程度上来说,《屏风四扇门》可以说是最难的真元境功法之一了。

    因为四扇门如果不达到,是无法斩断情丝进入下一阶段的。

    你可打通任督二脉,但是达不到圆满的标准。

    而四甲子功力,二百四十年的内力,这根本不是一般人的寿命和福缘能够负担的起的。

    但这功法如果还有适合的人选,那么夏极肯定是其中之一。

    无论刀九.君临,或是屏风四扇门,都是根本不会有人选择的功法。

    可它们也许会在夏极手中,爆出难以想象的璀璨奇迹!!

    ...

    云心阁的小亭子里有着兵器筒,十八般武器,全部具备妥当,甚至同一样兵器,还有这长短,大小的不同。

    夏极先抽出一把长刀,想了想又放回去,换了一把便于砍砸的阔背刀。

    随后则是按照残篇中的刀九的法子练习了起来。

    残篇前半章就说了一点:刀的轨迹。

    后半章则是配套的心法。

    心法源于自己,刀法源于刀。

    只有心法和刀法配套了。

    才能达到人刀合一,而使得刀法挥出应有的作用。

    刀九.君临。

    刀九说的是刀法轨迹,以及对应的几个变化,后手。

    夏极隐隐觉得刀法轨迹里似乎又蕴藏着什么更玄奥的东西,也许是刀意。

    可是只有活的东西才有意。

    刀法轨迹是活的么?

    如果不是,哪里来的意?

    那么,这意的源头在哪里?

    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这念头似乎是从混沌道痕里冒出的,但只是一闪而过,夏极将这荒谬的念头抛开,继续细看。

    君临说的就是心法。

    大概意思是,你出刀的时候,要把自己想象成君临天下的帝王,以刀融势,对手无法躲避,只能迎战。

    这是心意。

    不知为何,夏极突然想起了前世武侠里看到的一本名为《独孤九剑》的功法,剑破万式,那么这刀九,岂不是也有一点这个意思?

    剑是破,破剑、破刀、破枪、破鞭、破索、破掌、破箭、破气。

    刀则是不可挡,剑不可挡,刀不可挡,枪不可挡,鞭不可挡,索不可挡...

    剑求巧。

    刀追寻的是霸气。

    这君临,岂不是最大的霸气?

    夏极忽的对创造这招式的人产生了一点神往,只是他手上拿着的册子只是拓本,看起来有些年份了,也就圣门的实力才能得到这种东西。

    想来圣门也觉得是鸡肋,所以就随手丢在了第一层。

    但夏极总觉得这刀法没那么简单。

    练了一会刀,夏极渐渐忘我。

    有着一丝混沌道痕的他,这天赋,这资质,简直不是人。

    许久,汗流浃背。

    他将刀插在地上,开始尝试《屏风四扇门》。

    由动入静,汗水在烈日渗出,被清风吹过,却又惬意无比。

    蔚蓝天宇之下。

    山顶火山湖心的岛上。

    少年独自盘膝而坐,双手随着功法里的要求,在轻动着。

    有了内力,生出第一扇门并不困难。

    只是有了一,就必须达到四,否则无法突破这个大境界。

    别人也许一甲子内力后,打破任督二脉就可以去尝试历练人间,感受男欢女爱,然后斩断情丝了。

    但是对于夏极,他需要四甲子,足足二百四十年内力才可以!

    丹田之处,忽的生出一扇古门虚影。

    自己的内力正远远不断被吸入那门中。

    夏极按照运转周天之法,以及真元同时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内力。

    那门这才像是“吃饱了”而停下了。

    夏极只觉得精疲力尽,连手指都不想动弹一下。

    暮色里,远处的小舟,孤影渐进,小巧玲珑的身影挎着饭盒如约而至,宁梦真像是看到了仰倒在地的少年,忽的一惊,放下饭盒,急忙跑了起来。

    夏极看到樱桃裙裾在风里飞着,漾着。

    越来越近。

    走近了,宁梦真神色又变的复杂起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焦急。

    也许...

    她是他的炉鼎,她希望他能够赢。

    能够在三个月后,一扫憋屈,提刀出关,来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即便所有人都不看好他。

    但她是他的炉鼎,他胜利了,她也会感到一种连带的骄傲。

    可另一个声音又在说:“如果他死了,你不是正好自由了吗?”

    复杂的情绪让娇小的炉鼎盘膝坐在了少年身侧,现他双眼清明,宁梦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两人沉默下来。

    少年面色虚弱,仰望着天空。

    一朵浮云恰好飘至,遮住了两人的身形,也遮住了暮色里的即将被吞噬的暗红色光华。

    夜色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