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7.他在枯叶亭等你
    “那么圣像呢?”

    “圣像好像江湖上没有传闻,只是在外一直传着,这和咫尺天涯圣典同属圣门两大秘武之一,想来也是很厉害的吧?”

    夏极没有回话。

    如今圣门闭关的门主思无邪,一定遇到过和自己同样的抉择,他的选择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对他最有利的,或者说收益最高的。

    而他在选择时,拥有的信息一定比自己要多。

    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头铁,去赌一个根本不知道效果的功法。

    何况三个时辰,应该只是一个初步领悟。

    这功法真正的开放,是在成为圣门门主之后。

    知道这信息后,夏极心中已有答案,但他没有去动用这一次打开功法的机会。

    他对于武理还不明确,贸然打开,只能是浪费了机会。

    经过这些日子的翻阅,他大概是了解了绝大部分功法的侧重点。

    时间、精力都是有限的,博而杂,注定了平庸。

    今天和小炉鼎的一番讨论,解决了第三层的选择问题后,夏极已经定下了自己的修炼之路。

    他在云心阁第一层,挑出了自己的第一本功法《百家总经》。

    这是一本很平庸,但却很全面介绍内力的功法,按照这功法上描述的方式修行,虽然缓慢,但几乎不可能岔气或是走火入魔。

    所以这本功法也是许多大门派打基础用的内功心法,只是这一点夏极并不知道,他只是在觉得“基础要打牢”,然后挑了这一本。

    捧书靠在柳树边,他一页一页翻过。

    随后闭目沉思。

    要修行出内力,先要开窍,穴位打开,然后内力如同水滴般,通过经脉缓缓流动,汇聚到腹部的丹田,产生气感与腹部暖洋洋的感觉。

    储存到一定数量之后,这丹田里的内力就可以通过一些运气技法,而附着在一拳一掌一踢之上了。

    但使用内力之后,则需要花费时间,重新储存内力。

    这个时候,因为经脉畅通的原因,储存内力的度也许会变得快一些。

    经脉贯通,通常指的是奇经八脉十二正经,其中任督二脉几乎是不可能打通的,所以《百家总经》里指出了几条最容易运转周天的经脉。

    夏极感受了一下自己,现自己是除了任督二脉,其余经脉全部通了。

    看来这“内力兑换天赋”是以最合理、最安全的一种办法帮自己开拓了经脉,而不是很突然的、不合理的将内力塞入自己体内。

    这天赋在为自己增加内力的同时,把自己的身体也已经改造了。

    夏极顿时舒了口气。

    继续细看下去,则是真元的凝结之法,以及如何高效的修炼内力。

    六十年的内力,并不是说你随意修炼六十年,就可以获得,而是必须有效的修行才可以,这其中遵循的一个基本法则就是运转周天的次数,以及心境。

    早中晚各一次,这是硬性要求,其中不可被打断,心境必须保持心如止水,不被外物所扰。

    而如果在运功的关键时刻被打扰,那么很可能岔气,如果你内功不多那顶多是有些不舒服,肚子疼,或者放个屁之类。

    但如果你内功已经很多了,那么这岔气很可能让你走火入魔,残废,甚至一命呜呼都不无可能。

    所以,密室,对于高手来说,是极其重要的。

    因为运转周天,往往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

    这个时候,即便是一个普通人,只要干扰的时机恰到好处,也能一嗓子喊得一个高手走火入魔。

    之后,内力臻至一甲子,自然是水到渠成的凝聚出真元。

    有了真元,有两个好处。

    第一,有真元的高手再与人打斗,就可以一边打,真元一边生出内力,可谓是生生不息,这也使得力量达到了一个新的地步。

    第二,真元会自己带动你体内的经脉运转周天,而不需要你刻意为之了,所以也成功避免了“被干扰而岔气”的问题。

    夏极现在就是这个地步。

    另外,《百家总经》里还提到了三个东西。

    第一是机缘,江湖机缘众多,好的机缘甚至可以让你内力大进,也许吞吃一颗奇异的神果,功力骤然增加三十年,四十年也不无可能。

    又也许你获得一本奇功,一天修炼的内力就是别人十天修行的量,这也不无可能。

    第二是丹药,不少丹药里可以增修炼,甚至如同神果一般直接赋予内力,只是一般这些丹药都有着饱和度。

    第三就是天赋,妖孽的天赋,那是一日千里,无法衡量。

    简单来说,就是第一次吃效果最好,再吃就不太行了,而吃多了就是纯属浪费。

    夏极花费了三天时间,将《百家总经》彻底领悟。

    别人是靠着这个功法来修炼出内力。

    而他是早已经得到了内力,如今是在了解“自己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体内这多出了的六十多年内力,是怎么在运转啊?

    所以,领悟的效率完全是不同的。

    按照《百家总经》中记载的法门,自己运行周天了几次,现经脉畅通,除却任督二脉坚如磐石,无法贯通之外,其余经脉畅通无阻。

    嗯,三天时间,基础算是打牢了。

    ...

    ...

    天气逐渐炎热。

    小炉鼎开始穿开襟短袖了,长做成了两个清爽的包子头,白绸裹胸被撑出两个蜜桃,真是不知道怎么育的,但是腿不长,就像放大了一号的萝莉。

    强迫一个萝莉去做皮鞭女王,难怪她感到耻辱。

    宁梦真自然而然地和夏极说起枯叶亭的事。

    “圣子,我看到之前与你竞争的庞惊回来了,他说坐在枯叶亭里等你三个月。

    我听圣门其他的弟子们说,庞惊这次回来是要一雪前耻,争夺圣子之位的,而长老们好像也默许了他的行为。”

    “庞惊?”

    夏极又不是真的圣子,只好继续被迫失忆。

    宁梦真说:“最近,我每次送饭返回,他都会叫我去亭中,询问你的身体情况。”

    “他担心我功力恢复?”

    “不,不是,他听到你气色不错,会很开心。”

    夏极愣了愣,随即了然。

    看来这是一个战斗狂人,他求的怕是公平一战,而不是胜败输赢。

    小炉鼎继续说:“他的气势一开始很可怕,但现在却在慢慢的衰弱,似乎显得越来越平凡,我真是不太明白。”

    “那不是衰弱,那是蛰伏,他在等着我出岛,那时候,他所有藏蛰的气息,都会化作令他的气势进入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宁梦真沉默了下来。

    良久,她才问了当初圣子醒来后,她迫不及待问的一个问题:“圣子,您功力恢复的怎么样,是否重回了真元境巅峰?您中的奇毒...”

    她觉得自己很奇怪。

    从前被逼迫穿皮衣拿鞭子,可谓是遭到了百般羞辱,而如今这圣子失忆之后,对自己只是平等了些,随和了些,她竟然还心生感动。

    第一次问这话,是圣子刚转醒的时候,那时候,她还存着其他想法。

    但这一次,她却带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