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6.一刀秒杀!苏婵的病
    过了一会。

    小沙弥再次返回,捧着一个砂锅,锅里散着米香和药味儿。

    苏婵用手一直捂着夏极的脚底。

    俗话说凉从脚底,她手上温度虽然有限,但也给了些帮助。

    夏极心里有些无语,又有些庆幸,更是有些温暖。

    无语的是,那什么绯红技能作弊器居然是真的,他现在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掌握了那红莲寺入门刀法,而更高一阶的红莲刀法,也是掌握了。

    庆幸的是,幸好自己并没有提升《天刀三章》,否则自己就不是气血亏空的问题了,而是直接晕死过去了。

    温暖的是,苏婵自己大病未愈,说不定连冬天都熬不过去,她身为重病之人,居然来照顾自己。她是未出嫁的少女,却似乎真的将自己当做了弟弟,根本不顾及肌肤之亲,男女之嫌。

    她是有求自己什么么?

    没有。

    她只是没了亲人,没了一切,她把玉佩给了自己,将自己当做了生命的延续,灵魂的寄托。

    人的死亡有两次。

    第一次,是躯体死亡。

    第二次,是被人遗忘,不再想起。

    而只要自己在,她就会被记起。

    夏极没有说谢谢。

    他静静看着面前的少女,她面色虚弱,眉间有化不开的苍白,双手也只比自己的脚暖上一点点。

    “婵姐,我想治好你的病。”

    “欸?”

    少女猛然侧头,对上那双安静的眸子。

    粲然一笑,摇头道:“不用。”

    她说不用,而不说你不行,又是顾及了少年的自尊。

    在她看来,夏极不过是出于少年的自尊,或是感受到了两人之间的感情联系,而说出了轻狂的少年话语。

    可是,一个被普通武僧气势吓的气血亏空的弟弟,能有什么能力呢?

    夏极看了她一眼,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

    而苏婵竟然也明白他明白了自己的意思,然后露出了温和的笑:“别多想。”

    “没,我想和你打个赌。”

    “夏极,你要和我赌什么?”

    “如果明天释常败在我刀下,你就和我说你的病。”

    “何必...”

    “我叫了你一声姐姐。”

    苏婵眯了眯眼,本是被绝望洗成平静的眸子里,多了些微的色彩,她轻轻应了声:“哎,那好。我和你赌,但你不用这么急,练武之道,循序渐进,没有人能够一步登天,姐姐知道你有心,但真的不用这么急。”

    但夏极已经不说话了,苏婵答应了他,这就好。

    被喂着吃下红枣野参粥,夏极感到了一股元气升腾起来,他闭眼进入了睡梦。

    次日,晴空。

    夏极起床扭了扭脖子,打了一套简单拳脚,气血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步行至武僧晨练的空场,从刀架上拎起一把戒刀,在众僧目光中,走到大块头武僧不远处,遥指释常,平静道:“请赐教。”

    “师弟,这就恢复了?不要多休息休息?”

    释常唇角上翘,露出笑容,高大的身躯极有压迫感而来,右手腕抖了个刀花,空气里出霍霍声。

    在僧人们的目光里,释常走到了夏极面前俯瞰着他,笑道:“昨日我也不过是看你好像看不起我们的入门刀法,才出手教训,没想到师弟这么弱不禁风,被一吓就面色苍白。今日,就不用打了吧?”

    夏极回应很简单:“我确实看不起。”

    释常一愣,眼中闪过怒意,冷哼道:“那来吧。”

    两人拉开距离。

    释常摆了个简单的起手势,然后奔跑冲来,腰腿贯力,再传递到手臂,刀影携带着威势当中落下。

    “力劈青山!”

    这一式看似简单,但实则用了通力技巧,当头一劈,其中运着很强的力量。

    如果不懂武学之人去招架这一刀,怕是只是一个交手,就会被震的虎口裂开,或是武器打飞。

    夏极神色淡然,他甚至未曾出刀,只是摆了一个红莲寺入门刀法的起手势。

    释常却生出种难受的感觉,似乎自己是向着对方的刀尖冲过去,怕是力劈青山还没斩落,对方的刀就已经将自己开膛了。

    他一咬牙,硬生生变了轨迹。

    力劈青山换了个角度,不伦不类的斩落。

    近乎同时,夏极平静无比,手腕转了转,依然是红莲寺入门刀法中的一记起手势。

    释常觉得快要吐血了。

    因为他依然还是向着对方的刀冲去。

    如果说是多么精妙的刀招也就算了,偏偏都是自己极为熟悉的入门招式。

    是每天都晨练的招式。

    他已经变不了招,也停不下来脚步。

    只是汗水涔涔,大滴大滴渗出。

    然后刀尖触碰到了释常的心脏部位。

    但夏极度极快,就在同一刹那,他往前迈出一步,刀如柔柳,极快的斜下一个回旋。

    这一步,避过了不伦不类的力劈青山,而那一个回旋却是让开了释常的心脏,然后又接着红莲寺入门刀法里的另一招,普普通通的一式“白云过隙”。

    刀横搭在了释常的脖子上。

    而大块头武僧竟是无法自己,手中戒刀早已脱手。

    他扑倒在夏极面前,大口大口喘着气。

    刚从死亡边缘走过,他眸子里还满是恐惧。

    刚刚他以为自己死了,可眼前之人竟然饶过了他,不仅如此,还接了完美的一式。

    仿佛所有普普通通的招式,在他手上,都活了。

    “我...我...我...”

    释常跪着,看着面前的黑靴子,语无伦次。

    而周围僧人早就看呆了。

    那少年刚刚只不过出了一次刀,就可两次致释常与死地,而且他的动作行云流水,招式灵动,可谓出神入化。

    更重要的是,他用的居然是自己等人极其熟悉的红莲寺入门刀法!

    什么“释常师兄只是以气势,就吓趴了那伯爵府来的小侍卫”这样的言论,不攻自破。

    大块头武僧跪在少年面前。

    谁雌谁雄,一目了然!

    夏极将戒刀丢回了刀架里,转身离去,大块头武僧依然跪着,送他离开。

    红莲寺并不大。

    夏极轻描淡写秒杀释常的消息很快传遍。

    戏剧化的颠覆,不过是夏极用来问一个答案的筹码。

    尽管,满寺喧哗,在讨论着这事。

    但夏极只是静静推开了一扇静斋的门,看着床沿坐着的长腿少女问:“你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