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5.虚弱了!群僧嘲讽!贴心的姐
    暮色至,碧空山第六峰的红莲寺很是阴寒。

    姐弟两人在静斋的小屋里。

    后窗有些串风,缝隙里冲出尖锐低鸣,冷气带着窗沿“啪嗒啪嗒”颇有节奏的响着。

    外面是古旧斑驳的黄墙,爬了几缕没有绿的枯藤。

    苏婵早早热了酒,喝完之后五脏六腑里的寒气才被镇压了些,她躺在床上,看着坐在暗处的少年。

    两人都属闷葫芦的。

    足足三炷香时间,没有人说话。

    即便有,也是简单的要死的对话。

    比如“雪要停了吧?”

    “嗯,要停了。”

    “你的酒够不够?”

    “嗯,够的。”

    红烛烧过了半。

    苏婵忽的重重咳嗽起来,她看了看掌心的血红,清了清嗓子道:“夏极,你过来。”

    夏极坐到床边。

    苏婵从脖子上摘下一块古玉,“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现在我送给你...你不要拒绝,我有种感觉。

    我,可能活不到春天了。”

    夏极露出一些自嘲的笑。

    果然,自己的命格似乎没改变,才认了姐姐,这就要死了么?

    同类总是更容易察觉同类的所思所想,根本无需多言。

    苏婵急忙道:“你千万别多想,我这病和你没有一点关系...神医说我活不过三年,但他根本不明白我得的病是什么...”

    夏极接过那古玉。

    玉翠绿,内里如蛇絮,似一尾九头,诡谲奇异,根本不像女儿家随身带着保平安的玉。

    感受着玉身上传来的体温。

    这是苏婵的温度。

    夏极忽道:“寒气入体未必不能救,我带你下江南,从江南再往南,到了热带,一年四季都是暖春,再多寒气也作不了。”

    “其实...不是寒气。”

    “那是什么?”

    “...”

    “...”

    “你不该知道这个信息,我担心你被卷入更多的麻烦里。夏极,我死了,你就持着我的古玉下山,我家在民间还有些势力,他们会照照拂你。去做个简单的富家翁,或者追求武道吧。”

    “...”

    “你该回去了,我困了。”

    “...”

    “你怎么还不走,我吹蜡烛了,呼呼呼呼...”

    “...”

    “夏极,蜡烛太远了,你帮我吹一下。”

    夏极吹灭了蜡烛,将玉佩挂在了脖子上,然后离开了小屋。

    次日,一早,晴天。

    武僧们晨练,夏极也早早起床,穿着灰扑扑的劲装,拿着戒刀跟着练习红莲寺的入门刀法。

    这让夏极生出一种前世年轻时做广播体操的感觉。

    这刀法真的是简单的难以想象。

    夏极练着练着,竟然生出了一种耻辱感。

    他微微皱眉的表情却被一名僧人看到了,那年轻僧人体态健壮,比夏极还高半个头,他冷笑一声,阔步走了过来。

    大块头武僧站在夏极面前,身影挡住了阳光,投落在了少年面前。

    夏极双手撑着山岩,毫无被压迫的感觉,神色淡然问:“什么事?”

    “师弟,独练无长进,你我就用这入门刀法对练。”

    “不用了。”

    “放心,师兄不会伤到你的,师兄只是想让你见识一下我红莲寺入门刀法的威力,如此也好不让你小瞧了这基础刀法。”

    夏极明白了,这僧人是看到他刚刚的神色,出来教训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

    “好。”

    夏极站起身,但他不想用自己原本的刀法取胜,那样也胜之不武。

    不过正好测试一下那绯红技能作弊器。

    一念。

    半透明的红色框子出现在眼前。

    在功法一列,多了一行字:

    红莲寺入门刀法,入门。

    果然,这样的刀法,自己练一遍就入门了。

    功法后面有一个小小的、不太显眼的“升级”。

    夏极点了下去。

    状态顿时变成了:

    红莲寺入门刀法,第二层。

    奇怪的熟练感升腾起来。

    夏极开始狂点“升级”。

    很快,状态变为:

    红莲寺入门刀法,第五层(最高级)

    同时,一种肌肉惯性在体内生起,夏极相信,这群武僧里,没有人比自己更擅长这入门刀法了。

    而功法后面的“升级”按钮,已经变成了“进阶”。

    夏极直接点了进阶。

    原本的字迹模糊、幻化,变成了新的状态。

    红莲寺入门刀法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

    红莲刀法,第一层。

    新的感悟在心底生起,但一股虚弱感骤然从心底生出。

    这连续的点击都只在几念之间,也就是夏极从起身到站起的这个功夫。

    他猛然心跳加快,似乎体内气息紊乱,产生了强烈的窒息感,眼前的世界开始摇摆,那高大僧人竟然生出了重影。

    他身子摇了摇,一掌撑在了山岩上,冰冷而有些刺手。

    夏极瞬间明白了,气血亏空!

    自己穿越而来,早已不复当年刀神的躯体,而作为小乞丐的这三年,都不过是沉浸在回忆里,只是利用天赋以及对于刀技难以想象的理解,在晋北城地下带着小乞丐们化险为夷。

    那只是纯粹的技的范畴,身体却和个未曾修炼的常人类似。

    大块头僧人见他面色苍白,才刚站起又复坐下,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很快,周围传起了“释常师兄只是以气势,就吓趴了那伯爵府来的小侍卫”。

    金光宗讲究仁慈,也推崇怒目金刚,所以并不禁止比武打斗。

    哈哈大笑里,夏极神色淡然,拖着身子返回了屋里,仰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起来,竟是再无法动弹。

    片刻。

    屋门被推开。

    裹着绒裘的长腿姐姐走了进来,她丝毫不顾忌男女之嫌,一把就握住了少年的手,双指搭在手腕内侧。

    把脉。

    苏婵神色焦急,没有半点作为,数息之后才略略好转,然后启唇说:“夏极,你身体好虚弱。”

    一边说着,她一边帮着夏极脱靴脱袜,宽衣解带。

    然后将这位认下的弟弟抱上了床,用被子拉盖好,余光看到夏极项上那一方古玉时,她露出温柔的神色。

    感受到夏极脚底冰凉,她直接坐在床尾,用双手贴了上去。

    同时向外喊着:“来人啊。”

    红莲寺僧人本就对这位苏三小姐有好感,加上她是晋北伯爵府举荐而来,更是照顾有加。

    一个小沙弥跑了进来,眼角在床上拐了拐,露出些似笑非笑的神色,然后问:“女施主有什么事?”

    “烦请煲些莲红枣野参粥。”

    “这...”

    小沙弥有些犹豫。

    苏婵抽下髻上的玉钗:“那劳烦小师父去煲些。”

    小沙弥接过,转身跑了出去,没多久又返回说:“师兄说了,可以煲三次红枣野参粥,这个是寺里的规定...”

    苏婵说:“我这钗子是上好的美玉。”

    小沙弥说:“我们寺里的野参也是上好的。”

    苏婵有些愕然,但也不纠缠,点点头:“嗯,那就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