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敌天子 > 2.红莲寺
    “南唐伯爵家的苏三小姐来了。”

    远方有侍卫入门汇报。

    堂中坐着一位眉宇俊朗的男子,隔着紫色茶几,又是一位体态丰腴的妩媚少女。

    两人是晋北伯爵家的长子公羊唐和二女公羊嫣。

    “南唐爵封地被屠城,魏王却保持沉默,这是南唐爵藏了不该藏着的东西啊...

    神侯这条天子的忠犬还真是无敌,南唐封地易守难攻,苏伯爵也不平庸,但神候一根大戟就能攻破,然后下令屠城,只是这必要杀那么多人吗?”

    “这事有蹊跷,父亲在查。”公羊唐的声音很淡然。

    “他们放过了苏三小姐,这女人虽说和我们家是亲戚,但这种时候刻意网开一面,那是抱着钓鱼的想法...难不成天子还想屠了我们家?

    大哥,这事怎么办?”

    “不问不查,让她去红莲寺。我们去调查这件事的真相,但绝不能从这个女人身上得到什么消息。”

    英俊男子定下方案,然后直起身,“我去后院了。”

    公羊嫣妩媚地笑了笑:“大哥,今晚父亲不在家,那个丑陋的侏儒也不在,小妹有个问题不懂呢,你晚上来我房里教我好不好?”

    公羊唐眉毛挑了挑,微微躬身,示意乐意之至。

    ...

    公羊嫣肃容,微微抬高了头,面庞向上,带着一股儿俯瞰的味道。

    晋北伯爵府,现在算是她当家做主。

    很快,脚步声由远而近,仆人传报声也近了。

    门帘掀开。

    公羊嫣抬眼,入目两人。

    少女相貌秀丽,鹅蛋脸儿,大长腿,约莫十五六岁的模样,黑边的朱红襦裙显得庄重,然而面色的苍白却越显出病态和虚弱,双瞳里藏了被悲痛洗过的平静。

    紧跟在她身后的则是一个少年。

    简单的玄衣,腰间有把短刀。

    他面色有些冷,冷到仿佛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眸子里带着和年龄不符的恍惚感,像是沉陷在什么回忆里。

    公羊嫣道:“堂妹,伯父的事情我听说了,深表遗憾,你既然来到了我晋北伯爵府,就把这里当个家吧,这世事啊,十有八九不如意。但逝者已矣,犹存的人还需要好好活下去,不是吗?”

    两人的母亲是姊妹,所以有此称呼,也有此亲戚关系。

    “堂姐,我有很多事要与你说。”

    支撑了数月,终于赶到晋阳城的苏禅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舒了口气,刚要说什么。

    公羊嫣却抬手制止了她,然后道:“堂妹远道而来,而且家中遭逢大难,需要休息,西山红莲寺远离尘嚣,你如不嫌弃,过去住上些时日。”

    苏婵一愣,她有些明悟了。

    公羊家是要彻底的置身事外,现在是在避嫌。

    但她本来也无法奢求太多。

    “伯父呢?”

    “他去魏王王都了。”

    “今日暂做休息,堂妹明早就启程吧,我会安排侍女侍卫跟随,从红莲寺到我晋北城,只需要大半日时间,朝去暮至,近的很。”

    “那多谢堂姐了。”

    “别这么客气,你我是姐妹嘛。”

    公羊嫣对答很快,充满了虚伪的味道,末了又瞄了一眼苏婵身后的玄衣少年。

    她觉得自己也许能忘记他的模样,但却永远忘不了那双眼睛。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双眼睛?

    但她终究忍住没问叫什么名字。

    身为贵族,问一个落难堂妹的侍卫,有失身份。

    ...

    次日。

    苏婵与夏极两人前往红莲寺。

    晋北伯爵府的一行侍卫随行,还有一封盖了晋北伯爵府章的信。

    雪还未化,山道难行。

    枯草落叶冻在冰里,从高处冲下的风如凌迟的刀子,割着肌肤。

    红莲寺坐落在碧空山的第六峰,并不算什么隐世门派,反倒是一个学习经文、金光宗功法的地点。

    金光宗教义有些地方类似夏极穿越前那个世界的禅宗,然而区别也是极多。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世界,个人的实力是有限的,所谓的高手以一战百已经是绝强。

    但武道依然昌隆。

    两人入了红莲寺,被分配在了寺中静斋,晋北伯爵府的侍卫便离去了。

    一路风寒,苏婵咳嗽不已。

    夏极去端了些斋饭来送入她房中。

    听着楼外鬼哭狼嚎的山风,这小屋里的烛火显得尤其温暖。

    但暖光里,两人都不说话。

    夏极静静等着,苏婵默默用餐。

    素油杂菜,还有萝卜汤,白米饭,极其简单的菜样。

    苏婵忽道:“我以为能入府的,所以才要你做个小童,却没想到我那堂姐直接将我赶来了碧空山,她双袖不染尘,怕沾了我苏家的污秽。

    在这山上,我估计自己这身子骨也活不到三年了,一年就会死。

    所以,夏极,我希望你不要走,我愿意死后将我所拥有的东西全部给你,只求你能守着我一年。

    一千金币的藏处,一块母亲留下的玉佩,这些是我能给你的。

    你仔细想一下好吗?”

    夏极摇头:“我没准备走。”

    苏婵声音有了些兴奋:“你答应了?”

    “我只是个小乞丐,你为什么看重我?”

    “我...只想挑一个看的顺眼的人,为我送终。既然你答应了,我会留下遗书,到时候告诉你金币所在。咳...咳...”

    “我不要什么金币。”

    苏婵愣住了,“那你...看中了什么?额,抱歉,我的身子并不想交给别人,我干干净净的来这世上,也想干干净净的离开,我对男欢女爱没有兴趣,甚至感到厌恶。”

    不要钱,那就是要女人。

    苏婵曾为贵族,深谙这一点。

    她虽然生病,但体态婀娜,姿仪优雅,又有着教养、气质、身份的加分,她原本秀丽的脸庞也是很有味儿,保不准男人不为她动心,不想将她骑在胯下,占有她的身体。

    夏极摇摇头:“你已经给了我需要的。”

    他站起身,端着空餐盘,轻声提示:“一碗细面。”

    门出吱嘎的刺耳响声,夏极已经走入了黑暗里,唯留下烛火摇曳的明灭里,少女苍白的脸颊上显出的笑,温和而有了些暖意。

    次日。

    红莲寺的早课分为文武。

    文诵经文,武则是僧人练习戒刀之法。

    刀破执,所以练刀。

    苏婵身子骨弱,经不得寒风,所以便是在屋舍里,用了白粥,就开始等天暖。

    夏极则希望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刀法,而提出要参加武僧的早练。

    作为伯爵府来的客人,红莲寺也不拒绝,很快,夏极就被作为红莲寺的俗家弟子而入了门。

    没有师父,但可与武僧以师兄弟相称,并且可以翻阅经文塔第一层的文献资料功法等。

    这也是拜公羊嫣那一封盖了晋北伯爵府大章的信所赐。

    可权限,也就仅此而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