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华东之雄的前半生 > 第五章 当家的
    当家的真的是当家的。

    小镇的地理位置十分的优越,这里是都和口外的必经之地,从都出来,第一个落脚点就是这里,第二个落脚点就是张家口,经过了漫长的展,小镇也就成为了商贾们的一个集散地。

    很多的商人都在这个小镇上住,小镇自然也就繁华起来,各种贸易往来,小镇上热闹非凡。

    而当家的,在解放前的时候也是相当的鼎鼎有名的人物,他是镇上最大的商号的大掌柜。

    每年的时候,当家的都会跑几趟口外,从口外带回那些皮毛货物,也把这里盛产了一些商品,卖到口外去,比如最常见的就是这里的手工制品砂锅。

    解放战争的时候,在这里还打了一场著名的战役,打完之后,那些大商人都跑了。

    当家的没有跑,当家的是拥护新政府的,而这些年来,当家的在本地积累了很深厚的口碑,所以大家都推举他在新成立的村委会里当了一个村长。

    当家的对政府非常感恩,政府有什么口号当家的第一个就响应。比如当年要吃大锅饭,当家的立刻就把家里所有的存粮都交给了大队,大家一起吃,绝对不留私。

    要大练钢铁,当家的把家里所有的铁器都给送走了。

    后来当家的年纪大了,就从村长的位置上退了下来。

    现在时代好了,改革开放了,当家的身子还硬朗,也就打算做点小买卖,和以前的时候一样,贩卖一些砂锅去外地。

    这一去就是好几天,算日子,今天也该回来了。

    现在,听到了外面一声可怕的爆炸声,几乎是全村子的人都在向那边跑。

    老六也冲了出去,这声音这么大,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芳正好摆脱了老娘的纠缠,跟着老六也一起跑出去了。

    声音是从村子东口的打谷场里传出来的,当跑过去的时候,老六就喊了一声:“爹,这是生什么事了?”

    自己的爹正东在那里呆呆地对着地上的一摊烂肉:“东子啊,我刚才跟你说过,不要让你乱玩这些东西,你怎么就是不听啊?唉,真是作孽啊!”

    东子?大家都是一惊,东子是村里的小孩儿,还不到十岁,平时喜欢四处乱玩,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这么一个样子?

    “我刚从外地回来,走到这里累了,坐下来休息,就看到东子手手里在玩一个东西,是一个小鬼子留下来的地瓜烧,我就告诉东子不要玩了,可是他就是不听,我从他手里要,他就跑,我撵不上,所以我就加紧往回走,想要去找东子娘,哪里知道我才走出十几步,这地瓜烧就响了。”

    地瓜烧是一种酒,酒瓶子就像一个卵蛋一般,而小鬼子也有一种手雷和这种很相似,所以大家都把那种手雷叫做地瓜烧。

    小镇曾经也是主战场,战斗打完之后遗留下来了许多的武器,大人们见到之后就会把武器扔到枯井里头,就怕出事。

    但是小孩子不懂事儿,总是有拿来玩儿的,前些年村子里已经有好几个小孩儿都伤在了这些东西上,最近几年才少了,谁能想到今天又有小孩出事了?。

    “东子东子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

    远处传来了凄厉的女人的哭声,东子娘来了,可是她的儿子已经没有了,只留下满地的碎肉。

    大家都看着默哀,半晌没有人说话。

    当天色渐渐黑下来的时候,众人才都散开了!

    当家的从口袋里掏出三块钱来,在这个年代,三块钱已经是很大的一笔钱了,那是这次卖砂锅的所有收入,他放到了冬瓜娘的身边,叹了口气,走了。

    “爹,你可回来了?你走了好几天,我们可想你了。”芳说到。

    虽然刚刚看到的一幕非常凄惨,但是现在爹回来了,芳还是很高兴,家里东屋的大炕,可以睡三个人了。

    当家的看着芳,这是自己的小女儿,最懂事乖巧了,他的眼睛里头充满了慈爱:“走吧,回家,这几天在大队里,忙不忙?”

    听到这话芳的身体一震,赶紧岔开了话题:“爹,嫂子生了个儿子,你又可以多抱一个孙子了。”

    “好啊好啊!”老爹很高兴,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家里走。

    “哼,你们居然敢违反,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这是要被罚款的,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告诉你们,芳芳为此丢了工作,那是活该!”

    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听到了院子里的高分贝的声音,芳顿时就是一愣,这个女人怎么还会跑到咱们家里来闹?

    芳的脸阴沉了下来,自己的嫂子还在坐月子,自己的老娘又是一个很柔弱的女人,这个王姐居然跑过来欺负人。

    “你胡说。”老娘怒了,但是哪怕是生气,她也说不出骂人的话来。

    “胡说,我胡说吗?你问问自己的女儿,不就知道了?芳呢,在哪里?出来给大伙儿解释一下啊。”

    “嗯,你给我滚!”这时芳芳已经跑进了家门,顺手从门口拿起了扫帚,就向着王姐的身上招呼。

    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你,你要干什么?那打人啦!打人啦!”王姐大声的喊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似乎不怕别人知道一半。

    老六的脸上也很阴郁,怎么回事儿?自己刚刚回来,听到说妹妹的工作没有啦,就听到了外面的响声,没细问,现在居然是这样,因为自己连累的?这怎么行啊!

    不行,找镇上说理去,违反政策的是我,关我妹子什么事?

    “去去去,出去出去。”芳想要尽快把王姐赶走,扫帚也不是真的往她身上打去,只是在她的前面忽悠,但是她却叫的鬼哭狼嚎,就像是真的挨了揍一般。

    村子里从来不嫌事儿大,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围上来了很多人。

    当看到外面这么多人的时候,王姐,眼珠子转了几转。哼,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王姐,这个人鬼精得很,她知道虽然说镇长赵书记已经把芳芳给撤职了,但是芳的爹回来之后,和上面那些领导都有关系,说不定芳明天又去上班了,这样,自己的儿子怎么能有机会?

    所以必须要把这件事坐实了,让大家都知道,芳已经被撤职了,看看镇上还怎么在暗箱操作!公然违反计划生育,说到哪里都不行!

    “老六家里生孩子啊!他们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啊!芳知情不报,已经被镇上给开除了。”她的声音很大声,外面的人听得清清楚楚,顿时很多人就议论起来。

    “爹,爹,你怎么了?”就在这时,老六看到自己身边的老爹,正在慢慢地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