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华东之雄的前半生 > 第四章 收破烂
    “老六今天怎么这么高兴?”看着六哥喜气洋洋的样子,一个小伙子问道。

    阳光明媚,前面就是铁轨,身后是站房,这里就是站台,普普通通的货运站台。

    六哥本来是一个农民,但是村子里的土地太少了,平均每一户只分到了5、6亩土地,种地绝对不够养活一家人的,所以六哥又找了一份兼职。

    这就是装卸队。

    虽然现在的小镇已经没落了,但是在解放前这里可是鼎鼎有名的。交通达,人口众多。从这里向东,1oo多公里就是都。这里向西,1oo多公里就是口外。

    作为从都到口外的必经之地,很多商贾都会在这里聚集。

    现在这里虽然没落了,但是这里北边的山上还是有很多的矿的,四周也有很多农产品,所以这里有专门的货运火车的站台,用来装运货物。

    如果到了后世那都是机械化设备的,现在完全靠人工。装卸队,就是给火车皮装货。

    这样的货不是每天都有,可能一个月都不开工,可能一开工就要累死人,比如两个人半天的时间装一个火车皮等等。

    所以来这里都是卖苦力的,图的仅仅是每个月5毛钱的补助费。不错,是每个月5毛钱。

    以前的时候生产队是挣工分的,跑这里多赚5毛钱是不错的。但是现在已经改革开放了,这5毛钱已经是无足轻重。

    所以大家干活的积极性已经不高了,那些脑子灵活的早就离开了。剩下的这些人都是最淳朴的,没有那种花花脑子。

    每一天都在有人离开,几年后剩下的人已经是个位数了。结果到那个时候,剩下的人突然都转成了工人了,国家编制。让离开的人无比的后悔,慨叹世事无常,当初自己怎么没有留下。

    可惜,今后的人生道路,谁又能看得准?

    现在六哥坐在这里,呆呆的望着前面的铁轨傻笑。

    听到了声音,六哥扭过头来,看到的是一个古铜色的脸庞,正是自己在这里的好朋友胡德。

    在装卸队里,六哥也认识了不少好朋友,比如眼前的胡德就是一个,六个的这个自行车就是和胡德两人一起骑了八十多公里去买的。

    “三哥,你弟妹生了个儿子。”六哥高兴的说道。

    “儿子?”听到了六哥这么说,胡德也非常高兴:“太好了,你们家终于有后了。”

    “是啊,不过现在啊,我在愁一件事儿。”六哥说道。

    “什么事儿?”胡德问道。

    “钱啊。”六哥说到:“孩子以后要结婚娶媳妇的,需要一大笔钱啊,可是现在咱们从哪儿去弄钱啊?”

    有个女儿还不用愁,反正女儿也是别人家的,但是儿子就不同了。虽然到了后世,大家知道儿女一样,甚至女儿更孝顺,但是现在大家都还是喜欢要儿子的。

    有了儿子,虽然才刚刚出生,就要想他长大之后娶媳妇生孩子的事儿,没钱怎么行?

    抱着装卸队里面的5毛钱的补助费,够干啥啊?

    听到了六哥的话,胡德也皱了皱眉头。没错,现在在装卸队里,大家都在说怎么赚钱的事儿。

    扭头看看,北边儿就是矿山。现在村子里有人胆子很大,从信用社贷了一大笔钱,去矿山里开矿。去年才开始干的,今年就赚了好多钱。

    但是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接着割资本主义尾巴?会不会接着搞批斗?谁有钱,谁倒霉啊。从那个时代过来,大家其实还是害怕的,真要大干一场,那都是胆子大的人。

    大的不敢干,但是小的呢?

    “老六啊,你要是想赚钱,我倒是有个想法。”胡德说道。

    “三哥什么想法?”六哥问道。

    “咱们的自行车挂上车框,骑着去收破烂儿怎么样?”胡德向着六哥说道。

    收破烂?六哥皱了皱眉头。这活儿听起来不怎么光彩啊。

    “咱们镇上有一个收购站,给的价格还不错,四周的村子里积压着好多的破烂,只要给他们钱他们就肯卖的,如果干的好的话,一天可能就会有5毛钱的收入。”胡德说道。

    破酒瓶,烂棉花。废铜烂铁,什么都可以收过来卖钱,这干好了可比在装卸队里面赚钱。

    相比开矿山风险很大,收破烂儿小打小闹总没有事吧。

    “好吧,今天下了工,咱们去一趟试试。”六哥下定了决心,总得勇敢的走出这一步吧。

    28自行车很结实,载个五六百斤都没事。村子里有了自行车之后都当是宝贝一样。

    同时自行车也有很多的用法。

    比如说,后自行车架上可以各挂一个车框,这可不是那种后世的塑料车框,只能买个菜,这可用钢筋焊出来的,一边就可以装3oo斤。28自行车也是相当结实的,相当于一辆小货车了,这可是村子里主要的交工具和运输工具。

    反正装卸队今天没事,两人就早早地出去了一会儿,自行车的两边各挂了一个车框,六哥和胡德两人收破烂去了。

    第1步就是先去收购站看看,各种破烂儿究竟怎么个卖法,然后就可以出了。

    这个自然是越远越好,离着收购站越远的村庄破烂肯定越多。

    当天色黑下来的时候,两人骑着满载的自行车来到了收购站,这一天果然收获不错,除了借来的本钱,一个人还赚了6毛多钱!

    拿着这些钱,六哥简直不敢相信,原来收破烂还这么赚钱啊!

    他在喊第一声收破烂的时候有些难为情,但是现在看看有钱可赚,那也不顾什么丢人了。

    拿到钱,六哥和胡德两人分开,骑着自行车,压着地面的积雪回家了。

    刚刚回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太欺负人了,他们太欺负人了,去找他们评理去。”这是娘的声音。

    生了什么事儿?六哥顿时一阵的奇怪。

    “娘,我回来了,生了什么事儿?”

    “你回来的正好,咱们去镇里评评理,你妹子好好的工作被他们给辞退了,哪里来的道理!”老娘气愤到了极点。

    在村子里娘一直是和蔼的,没有跟别人红过脸,这次一定是非常生气。

    “娘,算了吧,反正我也不在那里干了。”芳说的。

    芳不敢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那样六哥和嫂子一定会良心不安的,而她随便编的理由又怎么能让娘接受。

    “不行,这可不行,你本来是吃皇粮的。咱们可得好好说说去。”老娘说道:“爹虽然不在了,咱也不能让他们这么的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