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华东之雄的前半生 > 第三章 计划生育
    这一天晚上,六哥家里其乐融融。

    “终于有个带把的了,这几年要好好干,争取把咱家的房子翻盖一下。”西屋里出了六哥爽朗的声音。

    西屋的一半,都是土炕,晚上的时候,一家四口都在上面。

    六哥睡在墙角,挨着大女儿,红霞,妈妈,玉莲在中间,一边是大女儿,一边是刚出生的儿子儿。

    这时儿子已经吃饱了,睡得正香。

    六哥睡不着,眼睛望着头顶,顶棚上糊着报纸,已经有很多的破洞,有时甚至能掉下老鼠来。

    有了儿子了,生活就有了希望,以后要加紧努力赚钱,国家已经改革开放了,村子里也有人承包矿山而了财,自己该干点什么呢?

    这一夜六哥睡得很不踏实。

    东屋姥娘和芳芳也没有睡好。

    老娘有三个儿子,两个闺女,六哥是最小的一个儿子,现在六哥也有儿子了,自己也放心了,想想今天白天的事,真是让人后怕!

    “老头子,你在地下,一定要保佑咱们家平平安安啊!”老娘想起了自己过世的丈夫。

    再看看身边的小女儿芳,现在就剩下最后一件事了,只要给芳找个好婆家就就好了。

    芳也累了一天了,白天骑车去奶奶山,来回六十里,当时心中着急,没感觉啥,现在放松下来,就觉得浑身酸软,翻来覆去,终于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放亮,芳骑着自行车直奔大队,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

    生产队是前些年搞起来的,大家一起劳动,一起吃饭,看起来很热闹,但是一年之后就开始吃不饱了。

    之后生的事,让人一辈子都忘记不了啊,树皮,树根,什么没吃过?

    现在赶上了好时候,终于土地又承包到个人了。

    生产队的作用没有原来强了,但是生产队还是有编制的,里的人也都是吃皇粮的。芳上过学,有文化,所以进入了大队,成了一名干事。

    想起六哥有了个儿子,芳就感觉到今天一切都是美好的。

    三个哥哥中,她和六哥最亲。

    六哥的叫法也是按照同辈排下来的,在整个大家族中,六哥排行老六,年长的叫他老六,年轻的叫他六哥。

    一边想着,一边骑进了大队的院子。

    大队的院子很大,前后有三排房,前些年还曾经办过毛纺厂,可惜大队不善于经营,最后还是没了。

    芳芳迈着轻快的步子,向着旁边的小房而去,她的办公室在那里。

    就在这时,大队长的办公室开门了,一个人在里面喊到:“芳,进来一下。”

    “是庆哥。”芳一眼就认出这个和他打招呼的人,就是大队的会计庆哥。

    平日里,庆哥的脸上都是笑呵呵的,今天怎么看起来这么严肃?

    芳心中不由觉得奇怪。

    推开门一看,里面人不少,很多人都爱吸烟,房间里面乌烟瘴气,当看到在大队长的椅子上坐着的那个人的时候,芳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怎么镇上公社赵书记也来了?

    平时有什么情况,都是大队去公社汇报的,赵书记怎么亲自来了?

    生产队的队长老王,冷冷地说道:“芳,昨天你们家里是不是生了什么事儿?”

    昨天的事儿,当然是大事儿了,我的六哥,有了一个儿子啊!。

    这个念头在芳芳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突然间她明白过来了,不好,有麻烦了。

    当初嫂子怀孕之后就整天在家里呆着,反锁着门,谁都不见,一直躲了十个月。

    只要被人现就有大麻烦了,因为现在在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有多严格?哪怕你已经怀孕了,八个月,只要被计生委的人现,就会被拉到手术台上剖了,里面拿出来的孩子都是完整的了,如果到了后世,放进保温箱里都能活过来。

    这样的事情不知道生过多少次,越是贫穷落后的地区,这个制度执行的越严格。

    农村里是允许生两个孩子的,但是老大和老二之间必须要隔开几年的时间,否则一股脑的生出来,国家还怎么控制人口?

    现在的年代,大家都想生,到了以后,就没有人愿意生了,历史简直是太有讽刺意味了。

    红霞是去年春天出生的,桃核是今年冬天出生的,姐弟俩相隔不到两周岁,这样绝对是不可以的。

    生孩子之前必须东躲西藏,但是生出来之后,计生委人就不能再做什么了?

    他们当然不能把生出来的孩子再杀掉,但是他们可以惩罚。

    “芳,说吧,公社都知道了”

    芳知道这个是抵赖不掉的,如果自己不承认,那么公社的人就要去自己家里收了,一搜一个准。

    今天这事,怎么办啊,芳芳低着头,没有说话,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都觉得不妥。

    “芳啊,你知道吗?公社很看重你,在公社里高中文化水平的人可不多啊!”赵书记开口了。

    “可惜你的政治觉悟太低了,自己的嫂子违反了纪律,你不主动向公社检举揭?反而包庇,可惜啊,可惜。”

    赵书记说这句话的时候还在摇头,似乎是在为芳的行为感觉到可惜一般。

    “那个赵书记,我不知道,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虽然面前是赵书记,但是现在,芳也只剩下这个借口了。

    我不知道,嫂子都是在娘家的,我怎么清楚?昨天嫂子才回来的。芳的脑子里,终于想好了说辞。

    “那你就别狡辩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

    芳抬头望过去,看到了一张丑陋的脸,此时那张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

    王姐,就住在自己家的前排,按说远亲不如近邻,但是,这个王姐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她的手狠着呢,当年她当红卫兵的时候,拿着砖头砸小学的老师啊!

    她这样,嫁了个老公,也是不学无术,生产队里面的活儿不干,总是偷懒耍滑,却幻想着混到大队里面来,干轻松活。

    但是大队的编制是有限的,只有有人走了,才能有新人进来。

    她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吧?

    看到她的时候,芳芳就知道彻底了坏事了!

    原来是这个人告密,肯定是昨天晚上就告密了,要不今天公社的人怎么都来了?

    自己再说不见的话,她也会添油加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芳,现在我宣布公社对你的处理意见,”赵书记说道:“计划生育是咱们的基本国策,你在这种大事大非上不能大义灭亲,这样有私心的一个人,是不能舍己为公的,所以你已经不再适合在在大队里面干的,你被开除了。”

    后面的王姐脸上满是笑容,芳知道既然赵书记已经开口了,那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因为嫂子生了个儿子,自己反而丢掉了铁饭碗,值吗?

    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但是如果再让自己选择一次的话,自己还是不会检举揭的,亲情最重要,血浓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