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华东之雄的前半生 > 第一章 出生
    北风呼呼的吹着,鹅毛般的大雪,不断地从天而降。

    整个大地早就成为了一片银装素裹的世界。远处的高山,近处的河流,田野,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这个1982年的冬天是寒冷的。

    银白色的世界中,一座座的小房子,烟囱里冒着浓烟,各家的土炕都在烧着柴火。

    村落中,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小院儿的围墙是用葵花杆做成的,土坯墙看起来格外的暖和,窗户纸随风在不停地晃动着,此时屋内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叫声。

    “玉莲玉莲再用力,孩子已经看到头了!”

    接生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着。

    叫做玉莲的女人已经3o多岁了,此时她的身体在炕上左扭动,额头上满是汗水。

    “用力再用力!”

    玉莲使出全身的力气。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就从房内传了出来。

    “是个男娃,是个男娃!”

    接生婆的的声音非常的高。

    听到了接生婆的声音,外面的一个男人动时兴奋地跳了起来。

    “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儿子了!”

    这个男人个头非常高,但是身体却非常的瘦弱,此时,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小女孩儿。

    “红霞,你有弟弟了,咱们村里看谁还会提我是绝户头!”

    在村子里没有儿子,是相当丢人的。

    第一胎是个女儿的,压力相当大。

    现在自己的第二个孩子终于是儿子了!

    “六哥,怎么样?孩子生了吗?”

    这个时候从外面推门进来了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有2o多岁的年龄,她的身上穿着一件有些破旧的军大衣,上面全是雪,她拍了拍身上的雪花,脸上充满了期待。

    “芳,大队里还没下班,你这就来了?”

    男人很是奇怪,自己的这个妹妹,是在村里的大队里当干事的,现在还没到下班的时候啊。

    “热水呢?快把热水拿进来,给孩子洗洗。”房间里面的接生婆说道。

    “六哥,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不烧水?”

    被叫做芳的女人手脚麻利的赶紧去烧水。

    此时接生婆已经出来了,她的手上带着鲜血,那是刚给孩子剪完了脐带,本来还说给孩子接着洗呢,谁知道这外面的人不给力,啥都没干,光顾着在外面着急了!

    “好了,孩子就在里面,你们烧了水,给孩子洗洗就好了。”既然这热水还没影,那自己就不等着了。

    “王大娘,您慢走。”

    男人送了王大娘出去,这才推开了门。

    炕上玉莲的脸色惨白,身边的小孩儿还在兀自扭动着,看着孩子裤裆里那个把儿,男人的脸上就满是欣喜。

    孩子的身上太脏了,必须赶紧洗洗!不能等了!

    “现在洗吧,没事,炕上暖和,洗完了,放到炕上就行。”

    就在这时一个老太太走了进来来,老太太6o多了,但是手脚依旧很麻利,此时她的一双小脚踩在青砖铺成的地上,看着床上的小孩,满是血污,顿时就皱起来了眉头。

    “娘,真的可以吗?”

    “娘都生过六个孩子了,什么没经历过?”

    “好了,水已经不凉了,咱们这就给孩子洗吧!”

    这个房子有三间房,东面的一间是老娘住的,西面的是男人一家。子孙三代同堂,倒也乐呵。

    芳还没结婚,所以一直也和老娘住在东间里。

    去年的时候,村子里接来了自来水,这是托了镇上的福,再也不用去井里打水,这大冷天,井口都是冰,很容易滑倒摔进井里。

    但是接到户里面是不可能的,只是在村子的中间有一个自来水的水房,直接挑着桶去水房接水就行,老娘自告奋勇给大家看管这个自来水的水房。

    今天虽然儿媳妇要生了,但是村子里的自来水也得有人看管,所以她是刚刚回来的。

    众人手忙脚乱,给孩子洗好了。

    望着小孩儿被盖上了被子,众人都松了口气。

    红霞不到两岁,此时也上了炕,在旁边看着新出生的弟弟。

    “六哥,该给孩子起个名字了,按照咱们的族谱,应该从胜字上起。”叫作芳的妹子说道。

    此时红霞的手放在了弟弟的头上,突然她叫了一声:“弟弟怎么这么凉?”

    众人心中都是一惊。

    此时的玉莲已经全身无力,她还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坐起来,抱住了自己的孩子,果然孩子已经手脚冰凉了。

    肯定是用水洗的,而且,出身之后,就晾在了这里,没有盖点什么!这可怎么办啊?

    “怎么会这样?我生你们的时候没有这样啊!”老娘也着急了。

    “快用暖水瓶!”

    众人七手八脚赶紧灌了几个热水瓶,此时外面大锅上的水已经够热了。

    玉莲抱着自己的孩子,眼睛已经流出了泪水了。

    “儿子,你怎么会这样啊?”

    热水瓶放在了孩子的四周,但是,孩子没有半点的好转,甚至孩子的嘴唇已经开始紫了。

    不好,这个孩子怕是活不成了!

    男人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他种庄稼干活是一把好手,但是现在却是手足无措,这个孩子刚刚出生,难道就要去另一个世界吗?

    “都怪我,都怪我老娘该死!”此时男人的娘已经满是泪水。

    她是童养媳,经历过旧社会,又从那个可怕的动乱中走过来,当家的走的早,辛辛苦苦拉扯大了五个孩子子,眼看自己的三儿子的孩子刚刚出生就要活不成了,心中很是难过。

    “不行,咱们必须想办法,孩子还有救!”芳说道。

    “要不咱们送孩子去县城的医院?”

    “不行,来不及了,这到处都是大雪,哪里有车啊?”

    “六哥,我知道咱们附近的奶奶山上,有一个神婆,去年咱们村里的杜家的孩子也是有问题,最后被这个神婆救活的,咱去找她!”

    “对对,咱们去找这个神婆!”

    男人六神无主,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草一般。

    “六哥,咱们现在就出。”

    男人望了一眼炕上的孩子,抓起破皮帽子戴在了头上,穿上了破军大衣。

    外面大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来。

    奶奶山在村子西面3o里处,山上有一个破旧的尼姑庵,老神婆就住在那里。

    男人骑上了自己的二八自行车,这辆自行车是结婚的时候买的二手的,骑起来嘎吱嘎吱吱响,他的两腿蹬得飞快。

    芳也骑上了自行车,她骑的是一个小巧的二六自行车。

    两人的车轮碾压着地面上的积雪,出嘎吱吱的声音。

    这个时候外面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只有风的呼啸和漫天纷飞的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