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十章 世界不同,规则不同
    安德不是没有想过将异世界的知识体系照葫芦画瓢,搬到自己的世界中来。

    但是,建立在异世界特有法则基础上的种种知识,很多情况下都不适用安德这个世界。

    安德想要了解自己的世界,并不能用异世界获得的那些知识生搬硬套,而阅读本世界的现成书籍,便成为安德唯一的选择。

    在安德想来,这个要求应该不难实现——以自己的身份和家庭关系,绝不可能将男爵的贵重书籍偷盗、贩卖、换取金钱,应该不难得到批准才对,

    可摩尔玛叔叔为什么会说的如此郑重?

    由于主要知识都来自于文明高度达的异世界,实际上安德很多思维习惯还停留在那个世界里。

    在那个世界,物质财富极大丰富,基本生存早已不是问题,社会主流思想是:

    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每个人都有义务推动社会进步。不怕你学到知识,就怕你不肯努力学习。各种知识明明白白摆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整个社会还通过无数专家学者研究,弄出种种手段,以降低学习难度。就连社会制度都是为了推动每个人努力学习、主动探索各种未知而制定的。

    这等先进的文化氛围和社会制度,与安德所在的奥德王国的社会现状天差地远、毫无可比性。

    这并非仅仅是愚昧与文明的区别,更是生产力水平的差距。在异世界里,地球神族的‘神’字可不是摆设,随便一个成年人都可以飞天遁地、跨越星河。

    安德虽然没有看到异世界各种社会财富生产细节,但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等整个族群、每一位个体都接近神明的伟大文明,生存和个人享受早已不是什么问题,追求的也只有个体进化、文明进步和探索未知了。

    可是在奥德王国这种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一种独有的知识,可能就是一个家族传承的立身之本。

    所谓‘仓廪足知荣辱’,在吃饱饭都有困难的情况下,让人家分享自己的立足之本,自然不可能。

    即使是通用的知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获得——没看见伐木场那么多伐木工人,他们在男爵领平民中算是中上等收入,其中也没有多少人识字吗?

    安德在伐木场里受到许多人尊重爱戴,和他愿意与伐木工人们免费分享关于木材的知识有很大关系。

    也许安德自己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但是在伐木工人们看来,安德虽然身材瘦小、年龄也不大,却是一位非常睿智、值得尊敬的人。

    ——————————————

    忙了几天,终于完成了季度末的统计工作,剩下事情安德只需要吩咐下去就行,并不需要事事盯着——实际上,在伐木场其他人看来,就安德这个小身板,除了统计木材数量、给大家安排一下工作计划之外,也干不了其他的活。

    夜已经深了,除了负责值夜的小组以外,绝大多数伐木场工人都睡下了。

    干体力活的人讲究早睡早起,这样才能保证白天工作的时候精力充沛。

    安德悄悄起身,换上一身便于灵活行动的深色衣服,背起托人从汉克镇带来的包裹,趁着夜色、悄无声息的没入黑暗之中。

    很多事情是没法解释清楚的,与其费力和人解释,不如干脆隐瞒过去算了。

    比如说安德是如何修成这一身本领,他难道还能对人解释说:“我能够魂游异界,在异世界遇到了洗雪老师?”

    老爹如果听到这种解释,八成第一个反应就是找战神殿的牧师来帮自己检查身体再说,在这个世界,邪灵附体可不仅仅是一个传说。

    按照约定,在冬季到来前,安德要去给黑豹艾德安送些食物储备过去,今天就是安德履行这个约定的时候了。

    其实,艾德安作为黑森林靠近外围区域的一方霸主,有自己的猎食地盘,它又远比一般动物强横百倍,根本不用担心在冬季里找不到食物,但是也许是在卡尔隆家生活实在太长,让艾德安对人类的食物和各种调味品念念不忘。

    的确,黑森林里食物相当丰富,但是再怎么丰富的食物种类,也绝不可能出现辣酱、盐这些调味品啊,更别说什么烧鸡烤鸭之类的食物,就算艾德安有通天之能,在森林里也绝对捉不到一只烤鸭。

    从小一起长大,安德与艾德安的交情非同一般。

    当年,安德修行了龟息术,身体刚刚有点起色,能够在屋子里自由行动的时候,父亲霍利德为了让不能出去玩耍的安德,在家里不那么寂寞,就买了一只小黑猫给他当做宠物,在家里陪他和妹妹梅莉丝玩耍。

    而正好在那个时候,安德的龟息术刚取得了一点突破,喜欢躲在安德温暖的被窝里、和安德一起睡觉的艾德安也许是受到了安德的心灯法影响,竟然与安德一呼一吸渐渐同步,不知不觉修行起盗版的龟息术。

    在不同的世界里有不同的规则,安德所在的这个世界虽然文明不怎么达,但也有它自己的奇妙之处——在这个世界,两个彻底相互信任的生命之间,只要满足一些条件,就可以达成心灵层面的沟通。

    德鲁伊的自然交流系列法术,就是从这种心灵沟通基础上展而来;而法师的‘通晓语言’也是类似的东西。

    要知道,安德所学的龟息术虽然名字土了一点,但却实实在在是创世大能留下的绝学,并非一般意义上的龟息术可比,乃是无量道的入门功夫。

    一般情况下,这套无量道功法,哪怕是安德自己诚心诚意想要传授给别人都做不到——因为那实在过于复杂,其中牵涉到无数物质、精神和能量转化知识,绝非安德短短数年学习能够理解、更别提将之清楚的表述出来。

    安德能够将如此复杂的心法修行入门,是因为他的师父洗雪施展无上修为,直接将无量道心法刻印在安德的灵魂体之内,变成了安德的本能。

    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与安德达成心灵沟通,让黑豹艾德安模糊的体会到龟息术的真髓,它一只野兽,又有何德何能、可以修成这等奇功?

    不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

    在安德手上,龟息功和白蟒气完全走的是增厚生命根基的路数,乃是从最根本层级加强生命本质,所以安德的身体外观并无变化;

    而在黑豹艾德安的身上,这有些变异的龟息术,虽然也主要是增厚根基,但是具体增强方向就变成追求更强、更壮、更快了,这也是艾德安为什么长出这么大个子的缘故。

    艾德安小时候,天天与安德同吃同睡,它的睡觉时间简直和安德一模一样,每天要过十四个小时,被卡尔隆家认为是一只标准的懒猫。

    不过它本来就是被霍利德买来陪着安德排遣寂寞的宠物,陪安德睡觉也算完成任务,才没有因为懒惰而被扔出去。

    只有小妹妹梅莉丝对此很不满,认为小黑(艾德安)太懒了,情愿睡觉也不肯陪着她玩耍,将来一定会长成一只大胖猫的。

    梅莉丝的预言很快得到了验证——艾德安在三年不到的时间里,就长成一只身长过两米的巨大黑豹。

    虽然梅莉丝依然坚持认为艾德安是一只猫,就是个子大了一点而已,可是还是不能阻止老爹将艾德安放归森林的决定。

    ————————————————

    汉克镇,男爵别墅。

    “薇薇安,是不是人老了,就会常常回想起以前的日子?”汉克*约瑟夫男爵跨坐在壁炉前的长凳上,将精心打磨的长剑从磨刀石上拿了起来。

    他端详着手中的长剑、头也不回,轻轻的问道。

    “亲爱的,猛虎在捕猎之前会隐藏爪牙、屏息静气;雄鹰在俯冲之时也会收敛双翼。你不过是因为即将再次踏上战扬,心里有些感慨而已,亲爱的,你老不老没人比我更清楚。”

    在约瑟夫男爵背后,站着一位面貌温婉柔和的女子,她伸出双手,在约瑟夫男爵的肩膀上轻轻按揉,为丈夫放松肩颈上的肌肉。

    约瑟夫男爵的头已经大部分花白了,但是他身材依然修长而健硕;曾经英俊的脸上虽然被时光刻下了痕迹,但是这不但无损他的威严,反而平添了几分沉淀。

    “薇薇安,能娶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和你安静的生活下去,不再举起长剑。可惜——”

    约瑟夫男爵没有回头,面前剑身上映出了自己的白和妻子的容颜。

    岁月流逝,自己终究是有些老了。

    长子瑞恩在王都学习法师课程,现在已经是四级法师学徒,距离晋级五级正式法师只有一步之遥。

    到二十四岁还没能成为五级的正式法师,这不能怪瑞恩这孩子不努力,法师职业原本就比骑士之路要艰难十倍,自己作为一个新晋男爵,虽然妻子颇善经营,但到底家底不厚、难以给他太多支持。

    而且,长子瑞恩为了这个家已经放弃了爵位继承权,只有突破五级成为正式法师,瑞恩才能再次拥有贵族身份,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减少他那份供应。

    次子莱恩在战神殿学习骑士之道,已经踏入五级准骑士境界,为了突破六级,真正达到骑士境界,这段时间他的营养要跟上,骑士的铠甲装备、马匹和扈从班底,都需要给他准备起来。

    两个孩子现在还不足以独当一面。而男爵领看似繁荣的背后,周围都是虎视眈眈的群狼。

    在汉克*约瑟夫身上,王党的烙印又是如此明晰——原本他就是王室在北地领主中,煞费苦心打下的一颗钉子,没有当年大王子(现在的国王)的明暗支持,开拓领又岂是那么容易建立起来?

    据以前的军中同僚传来的消息说,南边很快又要起战争,王室很可能无法兼顾北地,但是,王室会争取在战争正式开始前,召集各地领主签署一份禁止内战的协议。

    在正式签署这份协议之前,汉克*约瑟夫几乎可以肯定,男爵领将面临一次艰难的考验。

    刚刚兴起的约瑟夫家族绝不能就此夭折!我的剑依然锋利!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社会规则——如果不能保护自己,就会被人吃掉。

    这一次,连王室都难以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