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九章 安德的要求
    “嘿,我们的统计员在干什么?不是应该把木头一根根过磅称份量吗?”

    在不远处,安德正指挥两名伐木工人拉着一根绳子,测量木堆的底边长度、高度和每一根木头粗细两端的直径周长。

    “你知道,我以前在拿多领的伐木场干过,那边统计伐木数量需要一大堆人忙上好几天,每根木头都要仔细测过才行,我们的统计员就让人在每一堆木头上拉几下绳子,就能算出我们砍了多少木头?该不是他在偷懒吧?”

    一个新来的伐木工人拍了拍约克的肩膀,说出自己的疑问。

    “菲洛克,你刚来不知道,别看安德身体差了点,可是脑子顶呱呱,他算木头的方法咱们看不懂,反正只要知道最后数量就行了。

    前两个季度也有人说安德的方法不靠谱,结果木头到汉克镇那边的加工场,由那边的统计员仔细核算,你知道怎么样?两边的数字几乎一模一样!那边统计这些木头一共用了二十个人,前后算了一星期;安德这边就一个人,顶多再叫几个人帮忙拉一下绳子报个数,三天肯定就结束了。”

    约克得意洋洋的向新工友解释,脸上显得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安德是我们这批人里最聪明的,别说算木头数量,就连汉克镇的木匠头领特拉尔师父,都向他学习一种可以转向的榫头结构——要不然,你以为特拉尔师父为什么推荐他来当伐木场的统计员?”

    这个世界里还谈不上什么工业,自然也没有大规模炼铁工厂,铁钉这种东西更是想都别想——铁可比木头贵多了,谁舍得用铁钉来钉木头?各种木器——包括马车——主要结合部位依然是靠各种榫头结构。

    所以安德从异世界里看到的许多木榫结构,在这个世界里就是木匠们的不传之秘,安德将某个转动结构教授给木匠,提高了马车的稳定性和车轮的寿命,才获得他们的推荐,来到伐木场担任统计员工作。

    ——————————————

    安德的统计方法和别人不同。

    以前,伐木场的统计人员一般按照砍伐多少棵树木、这些树木是什么种类、值多少钱、去除枝叶以后,可以作为木材的树干长度、粗细这几项参数,来计算总体伐木成绩。

    这种统计方法不但费时费力,而且误差也很大,有时候还会引起各种扯皮——比如说有的树干粗、有的树干细;有的树干笔直、有的树干扭曲,根本无法统计出详细数据。

    而安德的统计方法就简单多了,他要求将砍伐下来的树木直接按木材分类堆叠成木堆,由于木材都是圆柱形的,自然会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木堆。

    然后,安德只需要找人拉住绳索,测量三角形木堆的高度和底边宽度,就可以计算出这一堆木材的数量,甚至连木材密度都不需要知道(传统的称重法需要知道木材密度,才能将木材的重量数据转化为木材体积数据。)。

    看起来简单的方法,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这些木材可都是不怎么规则的圆柱形,底部粗大、尖端窄小更是常态,它们堆叠成的三角形木堆中还有大把空隙,想要通过三角形计算公式来准确计算这堆木材的数量、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有了异世界数学知识的支持,安德只需要将微积分、圆锥计算公式和一些概率统计方法引入到三角形计算公式里进行修正,就能相当准确的计算出一堆木材的份量。

    也正是因为如此,安德统计伐木数量的时候,除了计算过程略微繁琐一些,测量过程倒是相当简单,随便找两个人拉拉绳子、报一下读数就可以了。

    而这种奇妙的统计方式,是建立在数学工具展到一定程度的基础上,就算安德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在男爵领中都没人能听得懂。

    ————————————————

    安德在几位工人的帮助下,用了三天时间测量完所有不同种类木材数量,又用了半天时间将数据计算清楚,整理为表格,送交到伐木场主管摩尔玛先生手里。

    “唔——我不得不说,安德你干得活还是这么漂亮!”

    放下手中的木板,摩尔玛抬头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站在自己面前的安德,满意的说。

    今年第一个工作季度,安德被领地内木匠行会的老大特拉尔先生推荐来担任伐木场的统计员,摩尔玛心中其实有些不高兴。

    他倒不是对安德的统计水平有什么质疑,毕竟特拉尔这个人他也认识,绝不会推荐一个不合格的人来伐木场砸自己招牌。

    何况统计员这么重要的职务,推荐人和被推荐人之间是有连带的担保关系的。

    他担心的是,在伐木场这种地方,一个瘦弱的男孩很难站住脚。

    很多时候,不是你有才干就能顺利展开工作。同事有意无意的使绊子、暗示和威胁,都会让一件本来简单的事情变得复杂。

    上一位统计员为什么走了?就是因为统计出来的数据让有的人不满意,结果半夜里这位统计员先生被人打的头破血流,偏偏黑暗中都不知道是谁打的他,只知道动手的人不止一个。

    摩尔玛倒不担心安德挨打,这小子的老爹霍利德可是汉克镇上的镇卫队总教练,伐木场里最少有六七成年轻人,都跟安德的老爹学习过基本战斗技巧。

    可是,各种人情关系,这个男孩未必能处理好,不要到时候因为人情在数据上作假,查出来可就难看了。

    不过,安德很快用另外一种方法让他刮目相看。

    这个男孩先通过设计木质导轨和杠杆起重机,让搬运木材变得轻松,又设计了一种锯条,使清理木材变成为一件轻松活计。

    这些设计,让伐木场的大老粗们实实在在提高了效率,工作也轻松了许多,让安德获得了大家的尊重。

    这还不算,他还将搜集到的不同木材价格,列成一张表格画在木板上,明确告知工人们什么样的木材更值钱,砍伐同样大小的杉树和柚树,能拿到的工钱又会相差多少。

    伐木场的工人们大多数都不识字,但是不识字只是因为没有受过教育,并不代表这些人都是笨蛋——关系到自己未来的收入,这些人比谁都上心。

    再加上安德深入浅出的讲解、木板上栩栩如生的图案,这些表格的内容并不是很难理解。

    经过这样的简易培训,工人们就可以有选择性的伐木,让大家花同样的力气,赚到更多的钱。

    同样,现在只有能够准确识别木材价值,带着大家赚到更多钱的人才能当上工头,而不是像以前一样,单纯靠一把子力气就能当上老大。

    北地人当然尊敬肌肉,但是对知识的尊重犹有过之——缺什么就渴望什么,这是不变的真理。

    安德通过教导这些北地汉子分辨木材价值,顺便还认识一些文字,与这些伐木工人有了半师之谊,他的威望很快在伐木场里竖立起来。

    如今的伐木场,摩尔玛如果有事不在的话,一切事务都是安德说了算。

    ————————————

    “眼看就要到冬天了,伐木场就快关闭了,我要去男爵大人那里述职。由于安德你的杰出工作,想必今年伐木场又会受到男爵的奖励,我准备为你也争取一些奖励,安德,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

    摩尔玛轻轻敲了敲桌子,对这个年轻人,他越看越是满意。

    无论是谁,只要到了管理岗位就会知道,脑子是比肌肉更重要的好东西。

    但很可惜,汉克男爵领这边浑身肌肉的猛男要多少有多少,但是有脑子人就不多了。

    “摩尔玛主管——”

    “叫我摩尔玛叔叔。我和霍利德差不了两岁,你小的时候还在我裤子撒过尿呢。”

    “摩尔玛叔叔,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获得到藏书室里看书的权力。”安德从善如流改变了称呼,认真的说。

    在刘同和洗雪师父的异世界,知识是唾手可得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毫无代价的获得,安德通过刘同的双眼,短短数年,就对那个世界有了大概的认识。

    可是,后来安德才现,自己对自己所在的世界还没有对异世界了解的多——因为这个世界,想要获得知识的难度绝不是一点点。

    而异世界的知识并不能简单搬到这个世界里来,想要走的更远,就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真正情况。

    “哈,只有安德你这样的孩子,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过,这件事我还真没有多少把握,书籍是很贵重的东西,不是谁都能借阅的。

    这样吧,我会看时机向男爵与男爵夫人提起这件事,但成不成功我也无法保证,最好你回到汉克镇上,去找维利学者,看看能不能让他帮你说句话。

    如果有他开口,再加上我和你父亲霍利德、母亲汉娜的面子,想必男爵夫人就不会拒绝这个要求了。”

    摩尔玛愣了一下,突然大笑起来。

    摩尔玛本来不过是客套一下,以为安德会干脆放弃这个要求,男爵给什么奖励就接受什么奖励。事实上这么回答,可以有效获得上级的好感,可是,只有明确了自己目标的人,才会提出如此具体的要求。

    不过,既然这个孩子如此有心上进,摩尔玛觉得自己有必要多结下一些善缘——在任何一个世界里,努力上进的人总是被人高看一眼的。

    北地人并不以学识见长,不过男爵夫人——薇薇安*约瑟夫——虽然是一个商人的女儿,但她对各种书籍/知识却极为重视。

    男爵夫人在男爵城堡里,建有一间不小的藏书室——为什么要把藏书室建设在城堡里?那是因为书籍的价值非常昂贵,可能会引来胆大包天的匪徒。

    这间藏书室不光是在附近的几个男爵领、甚至巴默思城那边都算是颇有些名气。

    学者维利先生愿意跑到偏远的汉克男爵领,担任汉克*约瑟夫男爵的领主顾问,除了这里能提供高额薪水之外,男爵领拥有这间藏书室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所以,安德想要从男爵的藏书室里借阅书籍,男爵大人的意见倒不是最重要,男爵夫人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啊,好的,摩尔玛叔叔,回到镇上,我会找父亲和维利老师提起这件事。”安德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