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八章 安德的工作
    “啾啾——,啾啾——”

    清晨,小鸟清脆婉转的鸣叫声伴随着阳光,从屋子外面穿透进来。

    安德眼角处还有些未干的泪痕,让安德上下眼皮的眼睫毛有些粘连感,使安德觉得有点不舒服。安德起身,从水桶里舀出水洗了一把脸,推开窗,有些茫然的望着窗外。

    窗外天色已经开始泛白,但太阳还未升起,只有朝霞灿烂。

    安德心头怅然。

    这些年来他每时每刻、都能感觉到与自己与刘同的精神连接,哪怕是在最深沉的睡眠中,那种感觉也一直陪伴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并不孤单。

    这也是安德虽然无法像别的孩子一样出去玩耍、结交朋友,却一点也不自闭、更没有产生什么别扭性格的主要原因。

    有那么大的一个神奇世界让他大开眼界、有灵魂互补的朋友时时刻刻陪在身边。有洗雪老师谆谆教诲,安德一点也不觉得孤独。

    可是,人毕竟是要长大,两个灵魂再怎么亲密无间,也终归要走上各自的道路。

    不过,虽然和刘同的心灵连接断了,但是安德相信,无论过了多久,只要自己能见到他,自己一定能一眼就把他认出来。

    也许自己只有将无量道突破洗雪老师所说的大成境界,达到自开机杼、另创天地的地步,才能凝成真灵,横渡生命母河去找他们吧——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知道,所谓无量道的大成境界,是指身躯可以化为北冥一般藏山纳海、胸中一口真气能弥盖苍天大地、无穷无量、无始无终。

    就算这样,也不过是大成境界,还不能凝就真灵,一切有为法,都只能到此为止,想要更进一步,凝成真灵,非得自创法则,达到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境界才行——那是在世界中另开世界,支撑起一片独立天地的境界。

    只有这等境界,才有资格凝聚真灵、跨越时空,再次见到师父和刘同。

    安德想到这里实在有些头疼。

    要知道,就算是高举神国的神明都不一定有这等境界。安德虽然觉得自己算是不错,可想达到这等境界——虽然对洗雪老师吹牛的时候自己信心满满,但是冷静下来一想,安德都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狂妄了。

    太阳冒出了头,火红的朝霞变成灿烂的阳光,又是新的一天。

    跨越生命母河,寻找师父和刘同所在的宇宙,这个目标太过遥远,在那之前,手头的工作还是要认真完成——路要一步步走,饭要一口口吃,要珍惜每一天!

    河水眼看就要结冰了,伐木场也该休工了,因为河水冻结以后,就算砍下木头也运不出去。

    要靠马车来运输木材实在太难了,而且这里的道路虽然经过整修,但也不过是夯土压实的土路,要是靠马车运输,三天就得把道路压的坑坑洼洼,光是修整道路的人手就要增加十倍不止。

    只有通过水运,才能让木头以最低成本、运送到汉克镇的木材加工场。

    在将木头通过河流运输到汉克镇之前,必须把本季度伐木数据统计清楚。

    想到这里,安德起身穿上衣服,从笔筒中抽出两只炭笔,又从长桌上拿起几块空白薄木板——这就是安德今天用来记录伐木数量的纸张了。

    安德走出房门,走向分门别类堆积木材的场地,准备开始今天的统计工作。

    ————————————

    伐木场沿着河边,有一片宽敞的缓坡。

    这里被人为划分出七个区域,除了有一个区域位于河水上游,建立有可以停泊中小型船只的码头以外,其他六个区域中,不同材质的木料被分门别类,整齐的堆放在岸边,用三角形的木楔子在木材堆底部牢牢挡住,让这些木头不会沿着斜坡滚到河里去。

    伐木场的伐木工人们被分为六组,每组都有一个工头。

    伐木工人们除了按照砍下的木材价值来计算工钱以外,还有一份激励性的额外收入,根据每个组砍伐树木的总价值排名来决定。

    比如说每个季度第一名的小组,除了正常工钱以外,还有额外的三成收入,第二名的小组就只能比应拿的正常工钱多出一成。

    后面的排名三、四、五的三个小组,就只能拿到正常的工钱。虽然没有什么惩罚措施,但是作为组长的工头,往往也会觉得脸上无光。

    至于排名最后的那一个小组,对于组里一般的伐木工人来说倒是没什么损失,但是作为工头的带头大哥,会被伐木场摩尔玛主管记下一笔——上个季度就有一位工头因为小组不争气,成绩连续居于末尾,实在没脸干下去,走人了。

    当然,要是肯让出工头的位置,成为伐木场中的普通一员也可以,不过,只要不是实在没饭吃,北地的汉子很少有人愿意丟这个脸。

    伐木场的木材,不是砍伐下来就能立刻运出去的,这些木头会被集中起来,在固定的某一个时间段,一起通过小河运到汉克镇的加工厂去。

    汉克男爵领运输木材的方法很简单,连船都不用,直接把木头滚到河里,让木头顺着河水漂流至汉克镇外的木材加工场,在那里把木头从河水里捞起来——这种运输方式别的不说,运输成本肯定是最低的。

    不过,这种运输方法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使用,毕竟这条从龙脊山脉中流淌出来的小河,是汉克镇前往黑森林的一条重要途径,常有冒险者、采药人、猎人,从汉克镇坐船前往黑森林。

    而当有人获得收获,从黑森林返程时,一般也会选择坐船——坐汉克男爵提供的班船,至少在人身安全和财物安全上还是有保障。

    如果平日里就往河里乱扔木头,这条小河可不怎么宽敞,很容易让飘浮的木头把来往船只撞坏。

    要知道,这些能在浅水中航行的特制平底船只,都是汉克男爵的财产,每年光是收取往来乘客的租金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如果被撞坏了,有人要倒霉的。

    所以,每个工作季完成后,都会约定特定几天作为让木头顺流而下的专用时间段,而在秋季,这个时间段就是河水还未封冻的前几天。

    ——————————————

    “嗨,安德,你赶紧过来看看,这一堆最多的,就是我们组砍的,你得帮我好好算清楚,不然他们几个输了也不服气。”

    远远就看见安德走过来,约克亮出自己大嗓门,热情的招呼道。约克也是在汉克镇长大的,他的基本战技还是跟安德的老爹学得呢,两人之间关系不同,自然比别人更亲近些。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来了。”安德远远的大声回应。

    “胡扯,我们这边砍的红血木最多,我们才是第一!”另外一条大汉反驳约克道。

    “红血木怎么了?真论起来红血木也不见得比杉木贵多少,我们这边还有乌吉木呢,那可比红血木值钱多了,说不定我们才是第一。”

    另一位工头不甘示弱的说。

    “你那个乌吉木总共才三棵,就算再值钱又能怎么样?”

    六条大汉披着兽皮衣,露着强壮的肩膀和胸膛,互相笑骂争吵,等安德过来统计这一季的伐木成果。

    能在汉克男爵领的伐木场、成为工头的人,没有两把刷子是不成的。

    这些伐木工人都是身强力壮的汉子,通常还有两把刷子,工头如果压不住人,队伍也带不起来。

    (不是身强力壮也干不了这个活,这个世界可没电锯什么的,大家都是靠伐木斧来砍树)

    这六位工头如果论起职业等级,每一个都是三级以上的战士,他们站在在北地的寒风中,一个个满面红光、敞胸露怀,没有半点感到寒冷的意思。

    而走到近前的安德,就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样子。

    他头上是一顶狼皮帽子,帽檐从脸颊两侧垂下,在下颌处被一根短绳连接起来,将脸颊和耳朵牢牢捂在帽子里;脖子被一条狐狸尾巴改成的围巾围着,让寒风不能从领子里灌进去;身上更是穿着一件熊皮大衣,厚实的连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摇摆摆的样子。

    在场的人谁不认识安德?可这幅打扮的安德如果把头低下来,绝对没人能认出这个圆球就是瘦弱的安德。

    “天气是有点冷了,可安德你也没必要穿成这个样子吧?我说安德,你真的应该跟着老爹多锻炼锻炼,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像我们汉克领的汉子。”

    约克笑着说。他刚才举起手,想在安德的肩膀上拍一下以示亲热,可举到了一半,又赶紧把手放了下来。

    安德身体虚在汉克镇算是出了名的,说句实话,安德能活到这么大已经出乎许多人的预料,而现在,安德不仅健康的长大,居然还能出来工作,很多人都认为是战神的眷顾。

    约克自己平日里和兄弟们打打闹闹,下手自然没轻没重——和那帮老粗们打招呼的时候,一巴掌拍轻了、人家还要嘲笑一声‘娘们变的、是不是没吃饱饭’——小鲜肉这种名头,在北地汉子中可是吃不开。

    可安德不一样,他这身板严格说起来,恐怕还真不如汉克镇的女人们呢,要是自己按照平日里和兄弟们打招呼时,使用的力气一巴掌拍上去,还不得把他拍出个好歹?

    “约克大哥,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身体已经比以前强多了,以后还会越来越好的,等我身体再好一些,我就跟着大家锻炼锻炼。”安德笑着回答道。

    “好了各位,要开始工作了,来两个人帮我拉住绳子。”说着,安德取出一卷长绳,长绳上面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红色标记——这是安德自制的软尺。

    安德能够成为伐木场的统计员,就是因为他能比别人更精确的计算出伐木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