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七章 离别
    第七章分离

    不同宇宙之间规则千差万别,因此,在宇宙规则都不尽相同的情况下,修行之路也不可能全部通用。

    当然,越是粗浅的东西就越是通用,比如说两个宇宙之间的普朗克常量虽然不同,但并不妨碍两个宇宙的人,一刀砍过去,同样可以把对方的脑袋砍下来。

    但是,如果修行之路走到高深层次,就可不避免的牵涉到微观层面,在这个时候,不同世界的不同规则,就开始显现其影响力了。

    比如说,有的世界中根本就没有电磁感应这一说,那么自然也就不存在电磁类技术展的余地;而有的世界空气密度极大,声音传递度要比空气密度小的地球更快的多,那么想要过音,也要比地球上困难百倍。

    尽管不同世界的规则千差万别,但在无尽时光中,总会诞生一些惊才绝艳的大能、能够跳出宇宙和晶壁的限制,从更高层次俯瞰这些世界。

    他们可以游荡时光长河、跨越无数宇宙晶壁,在求同存异中,总结出一些可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通用的根本道路。

    对于个人修行方面,一位游荡于时光长河的通天大能曾经总结出十三种、可以适应大多数宇宙法则的个人修行道路——为七邪六正、十三道途。

    七邪道虽然成,但是却走的是急功近利、火中取栗的道路。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因此被这位大能封禁起来,只有真正满足条件的人才能开启。

    而六正道却没有保密,凡是和那位大能有些联系的人,都可以弄到这六种修行法门,因为那位大能曾被人戏称为‘通天教主’,因此他传下的这六种法门,被人合称之为通天六道。

    而洗雪传授给安德的,便是这通天六道中的无量道。

    安德的亲生父亲,是汉克男爵领的骑士扈从,同时也是汉克镇镇卫队的副队长和总教练,安德自己虽然体弱多病无法锻炼,但是耳濡目染,对于战士修行方法也并不陌生。

    可是,洗雪师父传授给安德的无量道,却和安德所见所闻的一切武道知识背道而驰。

    那是一种完全没有杀伤力的修行方式——与其说无量道是一种武道法门,还不如说是修修补补的泥瓦匠。

    所谓大道至简!,无量道也是如此。它乃是直接从生命根基入手、通过弥补和增厚根基、堆高自我生命的本质来踏出一条通天大道。

    所以,无量道通篇都在讲述如何分辨自我缺陷、如何弥补自我缺陷,如何从组成生命的微观结构入手,通过查遗补缺、搬运营养来让这些生命体系中最微观的结构得到充分成长、变得强健有力。

    (地球神族的生命微观结构被称为细胞,是一个个微小的球形、或立方形生命体,而安德的生命微观结构则是一条条长条形的微生命体,像是极微小的虫子。)

    但是这有一个前提条件,便是修行者的自我灵魂高度凝聚,能够内视己身,查知自我的缺陷之处才行。

    所以,无量道的第一步功夫便是化自身灵性为一盏心灯,可以照耀通身上下、不得有半点遗漏。

    这一步功夫纯粹是心灵上的修持功夫,不用半点身体运动,安德自己见识少,不知道这一步功夫意味着什么,但是如果放在顶级高手眼中,定然是哈哈大笑,认为是天方夜谭、不可思议。

    别说安德这样的孩童,就算研究肉体和精神之间关系的专家大能,也没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

    事实上,无量道本身就不是为懵懂孩童所创造的,只有那种遍历人世繁华苦痛、智慧通达无碍、能够见证真我的智慧者,才能度过这一关——那是真人境界才有的特征。

    可是,安德的情况极为特殊。

    因为安德与刘同之间的灵魂纠缠,安德很容易将自己的灵魂从肉体上抽离出来——这本身便是先天真人能够神游八方的前提条件。

    能够将灵魂抽离出来,再加上‘洗雪’老师的莫大神通加工塑形,安德很轻松的就跨过了别人眼中几乎是天堑的难关,将自己的性灵凝成了一盏心灯。

    过了这一关,后面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无非是将自身躯体视作一只沉眠不动的神龟,在整个躯体沉静不动的同时,以心灵的力量、直接驱动组成生命的微观结构,让全身上下一起以微观结构为单位,做极小幅度的运动,并在如此情况下,现这些微观结构的脆弱不足之处,并加以补足。

    这种修行方式,让安德全身上下始终处于一个宏观静止、但是微观活跃的状态——这便是无量道的筑基功法‘龟息术’。

    ‘龟息术’除了让安德全身上下每一处生命结构都时时刻刻保持活性、并在得到滋润锻炼的同时,又不用进行剧烈运动,即使以安德的身体条件,也能毫不吃力的维持下来。

    安德的虚弱身体,注定他无法使用大运动量的锻炼方法。事实上,如果不是无量道这种奇妙的修行方式,连肠胃都虚弱无比,摄取营养都困难的安德,根本就无法进行常规运动。

    大约过了半年多,安德的身体渐渐适应了龟息术,他的人体微观结构开始健康展,从最底层开始,改善了安德的体质。

    安德逐渐改善的体质,又让安德体内渐渐开始有了多余的生命能量,从他的微观结构中满溢了出来——所谓‘水满则溢、精完气足’人体在满足基本需要以后,自然就有多余的生命能量开始溢出。

    到了这一步,一般人如果没有合适的利用方法,这些能量就会将化作其源源不断的精力。

    外在表现就是精力旺盛,睡觉少而不会觉得疲倦,能连续持久的工作、玩耍、运动、学习——这种人只要善用多出来的时间,便可以有一番成就。

    但是在无量道中,却另有法门可以将这种溢出的生命能量统合利用。

    安德利用无量道的心法将这种溢出的生命能量统合收聚,经过特殊的炼气心法反复炼化,将之与心灯光芒炼化合一,便可以修成一道可控的生体能量——这便是无量道筑基法门之二‘白蟒气’。

    然后,通过白蟒气将精炼过生命能量再次运输到生命微观结构中,让身体获得更高层次的能量供应,从而从微观结构开始产生进化。

    这就是无量道的根本立意;

    养身、提炼精气、精气反哺身躯、提高身体根基、再从进化的身体根基处提炼更高层次的精气、再反哺身体——

    如此一层层循环不休,直至到达身躯先天所能容纳的极限,而在这种循环中,随着生命力强盛,灵魂自然会得到身体的滋养,安德的先天灵魂衰弱症状也就可以不药而愈。

    这便是无量道的筑基功夫,也是无量道心法能够通行诸天的原因——只要拥有身躯的生命,就能够修行无量道。

    现在的安德,虽然身体看上去依然瘦弱,但是他的生命本质却远比常人强横许多。

    而安德目前的境界,处于龟息术、白蟒气这两门功夫,均取得了相当成就、接近大成的阶段。此刻的安德与一般人相比,在身体层面远远胜出,这种区别已经是材质上的根本差距,并非肌肉达就能弥补。

    一切都在朝好的方向展,但是,也有不好的地方。

    随着神秘人洗雪的教导,安德和刘同两人分别获得惊人的成长,在这个过程中,两人的灵魂都得到补全,他们之间,灵魂相互吸引的力量也渐渐消失了。

    所以,不可避免的分离就要到来了。

    “安德,不要难过,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我有缘,能够跨越宇宙,有这样一段师生缘分,已经很不容易,我们都不该奢求太多。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今天我们的分离,正说明你已经补全了自身根基,可以从此振翼翱翔。

    这是好事啊!不要难过了,小安德。”

    洗雪老师的声音温和而悠远,仿佛是在耳边、又好似在天边传来。

    “可是老师,我以后就再也见不到您和刘同了——”安德有些抽噎的说。

    孤独而虚弱的儿童时代,能让安德感到幸福美好的时刻,也就是在梦境中来到老师和刘同所在的异世界了。

    要不是安德对老师和刘同的世界如此倾慕,他又怎么会准备放弃自己的生命,只为了能在刘同的意识世界里生活?

    “刘同的灵魂已经补全,进不来这个意识世界了,不过他有句话请我转告你。”

    “刘同他说什么?”

    “他说,将来有一天,他要凝聚真灵,横渡生命母河去看你,希望你争气点,别在那之前就老死了。”

    “哼!才不会呢,我也会凝聚真灵,到时候我会过来看他还有老师您。洗雪老师您帮我转告他一声,让他加油努力才是!我的白蟒气可已经接近通身满溢的地步,倒要看看我们谁更快!”

    安德不服气的说,把离愁别绪扔到了一边。

    “安德,孩子,分离的时候就要到了,我还有许多东西要教给你,可惜时间来不及了,我会把一些东西封印在你的灵魂之中——这就算是老师对你最后的馈赠吧。”

    “保重,孩子,你要万事小心。成长的道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一切要以保全自己为前提。”

    在梦境中,洗雪老师的声音变得渐渐缥缈、直至微不可闻。

    小屋里,床头,安德的眼睛还未睁开,但是泪水却溢出了眼角、一滴滴、滴落在枕头上。

    洗雪老师、刘同,我们还会有见面的一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