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八章 野外
    走出房间,游侠菲力一言不发,自顾自的朝城堡西边走去,哈特也不敢说话,只能沉默的跟在后面。

    他们七转八转,来到一个偏僻角落。

    有一个瘦削男子,靠在躺椅上,正晒着太阳。

    看见菲力带人过来,他站起身迎了上来,向菲力微微弯腰行礼:“菲力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鲁特,给他准备一份装备。”

    “菲力大人,是按‘幼蛇’的标准吗?”

    “不,按照‘黑蛇’的标准,武器配备一对单刃剑。”

    鲁特惊讶的看了一眼哈特,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绕过一个转角,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儿他重新出现,手里提着一个皮质背包和一个长条布袋。

    他把手里提着的东西交给哈特,向菲力一点头,又回到躺椅上躺了下来。

    菲力带着哈特转身离开。

    “明天早上七点,在镇子东门等我,带上两天的食物,我们要出远门,一年之内不会回来。”

    菲力将哈特带回到城堡前区,这里是哈特熟悉的地方,吩咐了一句就独自离开了。

    “菲力老师——”

    哈特很想说自己不会使用双剑,也很想问问到底是什么任务,需要离开一年以上,可游侠菲力已经走远了。

    他只能望着对方的背影,徒劳的伸了伸手。

    ——————————

    镇子离莱斯特男爵的城堡并不远。

    镇子本身就是男爵领的最繁华的地方,也是男爵领的钱袋子,自然要放在男爵大人的眼皮底下。

    如果遇到强敌入侵,镇上的领民可以及时躲进城堡,接受男爵的庇护,自由民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哈特从小长大的孤儿院也在这里。

    说是孤儿院,可也不是什么孤儿都能进去。

    只有为男爵领战死的士兵、意外死亡的领民,他们的孩子才是孤儿院的收养对象,至于什么外地流浪儿童是根本没有的。

    孤儿院内部是一个类似兵营的格局,就连房屋结构都和汉特在城堡里居住的新兵宿舍很相似。

    从大门进去,沿着两侧墙壁建立有两排房间,这是孤儿们居住的地方,而正对大门的屋子,则是谢尔登院长和沃斯奶奶住的房间。

    “谢尔登爷爷,沃斯奶奶!”当哈特走进孤儿院的时候,已经快到午餐时间了。

    “是小哈特啊,你怎么回来了,新兵训练还没结束啊?”沃斯奶奶正在煮饭,看见走进来的哈特,她放下手里的长柄大勺,惊讶的问。

    “我已经是正式士兵了!”哈特骄傲的转了转身,让沃斯奶奶看看自己身上的皮甲。

    那是一副灰黑色、看起来并不起眼的皮甲,在皮甲上还不少补过的痕迹,肩膀处更是有一些缺损。

    “怎么这么破?是你得罪后勤官了?”沃斯奶奶不满的说。

    “这是你的皮甲?是刚领的?这皮甲穿着还舒服吧?”谢尔登爷爷走过来,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哈特的皮甲,还伸手摸了摸,脸上的神色些复杂。

    “是啊!穿着可舒服了。”哈特得意的说。

    这幅皮甲虽然不是全新的,可也比哈特新兵训练时穿的那副皮甲要好多了,那副训练甲才是真正的到处是洞,更是补丁叠着补丁,穿上去让人感觉到硌得慌。

    这幅皮甲别看外观不起眼,实际上这些补丁都位于人体要害,在补丁下面包着金属片;而皮甲里面更有一层柔软吸汗的绒布内衬,穿着起来一点也不磨人。

    哈特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也知道这是好东西。

    谢尔登爷爷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沒有胡须,脸上有一道伤痕,这道伤痕从嘴角一直延伸的脸颊侧面。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最后只是说了一句:“哈特,你已经是正式士兵了,万事要小心。”

    “那当然,谢尔登爷爷,沃斯奶奶,我给大家带来些好吃的东西。”哈特拿出一条野猪腿和一些菜。

    他没花钱就学到了顺势斩,现在又要离开男爵领执行任务,他也没什么其他牵挂,只有对孤儿院的孩子们与两位老人还有些感情——毕竟一起生活了许多年。

    所以他拿出大部分积蓄,买了些肉和菜,作为离别前的礼物。

    “哈特有心了,不过你这孩子才刚刚当上士兵,不要乱花钱,把钱要攒起来,不要学那帮兵痞们的样子,将来沃斯奶奶还想看你成家立业呢。”

    沃斯奶奶一边接过肉和菜,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沃斯奶奶比谢尔登爷爷的头发白得要多一些,不过精神还算健旺,话总是很多。

    哈特以前最头疼沃斯奶奶的唠叨了,可是现在,他马上要跟着一个陌生人出远门,更是一年都不能回来,哈特感觉有些茫然。

    所以现在他听着沃斯奶奶的不停唠叨,竟然有一种熏熏然、全身放松、想睡觉的感觉。

    吃饭的时候,比哈特大的孩子自然早已离开孤儿院自谋生路去了,比哈特小的孩子也面临年龄到达十三岁,需要自谋生路的关口,对于如何考取士兵资格很是关注。

    不过这玩意没法投机取巧,或者说,即使有些投机取巧的途径,也不是这些孤儿能走的通。

    哈特只是把自己的经验介绍一番,然后在大家羡慕的眼神中,离开了孤儿院。

    “哈特,要狠下心,如果危险,就走得越远越好。”谢尔登爷爷把哈特送出大门的时候,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

    “啥——?”

    等哈特回头想问问谢尔登爷爷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谢尔登爷爷已经退回了院子,关上了大门。

    ——————————————

    第二天清晨。

    运送牛奶和蔬菜的马车已经开始在路上奔忙,农夫们扛着锄头走出镇外,守卫镇子东门的士兵一边打着哈气,一边活动着手脚。

    并不是只有哈特一个人在镇子东门外等待。

    还有七八个人也在这里等人。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其他人都和伙伴汇合以后,朝各个方向出发了。

    剩下的只有四个人,两个中年人将背包放在地上,坐在背包旁边,因为背包款式类似,看上去像是一起的;

    还有两名年轻人看起来只比哈特年纪大一点,一个坐在草地上,用匕首挖着地面,也不知在挖什么;另一位年轻人坐在一块石头上,翻着一本书,让哈特颇为侧目。

    书在这个世界上是比较宝贵的东西,想看书至少要识字才行。

    他很羡慕那些识字的人,每次镇子里贴出领主告示,有宣讲官负责讲解,哈特总是会努力抢到前面位置,就为了听宣讲官朗读告示,也只有通过这个渠道,哈特才认识了几个字。

    可这点识字数量,远远达不到可以读书的地步。

    这四位有站有坐,但是全都一言不发。哈特倒是很想和那位读书的人攀谈一下,可他还在犹豫中,游侠菲力就从镇子里面走了出来。

    “出发。”

    他只说了两个字,就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两名中年人背起背包站了起来,拿匕首挖地的年轻人也站了起来,就连坐在石头上看书的那个年轻人,竟然也提着一只袋子站了起来。

    哈特也站了起来。

    大家一起跟在菲力身后,朝远方走去。

    ————————————————

    一行五人谁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沿着大路走了大约两个小时。

    道路两边的杂草开始多了起来,树木也渐渐丰茂。在树林中时不时有各种莫名其妙的动静。

    哈特知道,那是些小型野兽,比如说兔子、野鸡等动物弄出来的动静,当然,也有可能是地精或者哥布林的探子。

    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自然保护主义者,事实上,大陆上除了草原就是森林和灌木,植被覆盖着几乎所有的陆地。

    在人类聚居的地方,砍伐掉林木、开恳成农田的地方基本安全,会有士兵巡逻;而城镇与城镇之间、村庄与村庄之间可就不那么安全了。

    所以在这个世界,想要从一个地方前往另一个地方并不容易,独身一人离开城镇和村庄,基本上等于自杀。

    带队的游侠菲力停下脚步,开口说道:“从这里开始,我们随时会遇到麻烦。哈特,你是新手,这一路上遇到的袭击都由你负责解决,其他人会视情况予以援助。哈特,你现在可以把装备穿戴起来了。”

    “是。”

    哈特拿起自己的袋子,准备到路边的一颗大树后更换衣物。

    穿戴铠甲需要搭配适当的衣物,这是因为防止铠甲磨损皮肤。

    对于皮甲,这个问题会稍微好一些,不过昨天领取装备的时候,哈特还是领到了一套专门的内衣——黑蛇的待遇毕竟要比一般士兵要强不少。

    法尔是一只年轻的哥布林,他有一身天生的绿色皮肤,在森林中有着保护色的作用。

    为了获得哥布林猎手职业,进入职业者领域,法尔需要获得一只证明自己实力的猎物才能完成这个仪式。

    在这个仪式中,猎物越强,就越能取得神的欢心,能够获取更强的力量。

    法尔能够想到的最高等级猎物,就是那些巡游八方、杀死无数哥布林和地精的人类士兵。

    想要杀死一名人类士兵并不容易,如果是正面作战,就算是部落里那些强大的哥布林勇士(哥布林职业者一种),也很难杀死一名全副武装的人类士兵。

    这不是因为哥布林勇士不如人类士兵,而是人类士兵会穿戴护甲、手持利刃,装备的优势拉平了哥布林职业者与一般人类士兵的差距。

    至于一般哥布林,根本无法与人类士兵抗衡。

    所以,法尔并没有准备正面作战。

    他在树下挖了一个浅坑,上面堆满了落叶。人藏身在其中,通过落叶的缝隙观察往来行人和士兵。

    他已经观察了三天,有好几次,巡视道路的士兵就在他身前不远处走过,他都没有动手。

    这次,法尔看着哈特朝树后走来,本来也不准备动手——潜伏了这么久,如果只杀死一名平民,那实在太不值得了。

    直到这个平民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件皮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