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六章 效忠
    擂台下鸦雀无声。

    整个酒馆里,只有擂台上传来卡斯多德的怒吼,一连串‘噼噼啪啪’拳脚撞击声在诺大的空间里回荡。

    哈特左拳右拳、左腿右腿,四肢周转如轮、前后相继连绵不绝。

    拳如狂风暴雨、腿似雷霆霹雳,拳脚在酒馆不怎么明亮的灯光下拉出一片片残影,将大块头的卡斯多德打得狼狈不堪。

    力量在身体中传递流转,像是无形的砂纸,打磨着哈特体内每一处不协调的地方。

    过于强大的地方要削弱、过于弱小的地方要补强!

    只有光滑平整的管道,才能让液体以最快速度通过;只有平衡柔韧的身躯,才能让力量的传递流畅舒展。

    在这力量的流转中,哈特从来没有如此清晰的感知到自己的身体——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竟然是这副模样。

    无数条肌肉纤维组成一条肌肉、联动的肌肉组成了肌肉群组,在骨骼的支撑下,这些肌肉通过膨胀和收缩,将受到的力量传递到四面八方。

    而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关节的扭转、肌肉发力微调,更可以将力量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定向发送出去。

    哈特的意识好像是一位旁观者,着迷的看着自己身体内部的种种运作。

    至于卡斯多德的怒吼,抱歉,哈特此时的状态完全听不清楚他在吼叫些什么。

    ——————————————

    在二楼的小包厢中,多出来一个人。

    “斯坦尼少爷,您看怎么样?”霍恩教官指了指下面擂台,问道

    “不错,你找到一个好苗子,想不到哈特居然能在卡斯多德面前占到上风,真的很不错。”

    来的这个人,正是男爵的次子斯坦尼少爷。

    “那么您看哈特该怎么安排?”老费恩恭敬的问。

    在男爵领里,真正的力量当然要掌握在男爵一家手中。

    不过既然是干黑活,贵族当然不能脏了手,所以需要一名心腹来充当代理人。

    “费恩,你看得出这是什么格斗术吗?”斯塔尼没有直接作出决定,而是沉吟了一下,问道。

    “对不起,少爷,我看不出来。”

    “霍恩,你呢?”

    “少爷,我也看不出来。”霍恩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最后无奈的说。

    “你们说,他会不会有问题?”

    哈特的动作除了快以外,还给人一种额外流畅舒展的感觉,这可不是瞎打八打就能有的效果。

    斯坦尼怀疑的也正是这个。

    “应该不会,他是布瑞克*雷恩的儿子,布瑞克死的时候他才两岁,进了孤儿院以后从来没离开过镇子。”

    “还是有些危险,这件事你来安排一下。把他送到菲力那边,让菲力处理。”斯坦尼想了想,做出最终决定。

    ————————————

    哈特与卡斯多德的格斗,最终还是以哈特失败收场。

    哈特这种忘我的格斗状态固然玄妙,能将自身实力发挥到超常的地步,可相对应,却是让他的精神几乎全部集中在体内,对外界形势无法清晰判断。

    卡斯多德发现哈特这种借力、退后、再反冲的格斗习惯以后,小心的将哈特引导到擂台边缘,然后只是抱着头硬挨了几下,哈特在退后反冲的过程中,自己就把自己弄下了擂台————

    在一阵哄堂大笑中,这场激烈的格斗以一种大家喜闻乐见的喜剧形式落幕了。

    在场的老兵们都很满意,有不少人对哈特挑起了大拇指。

    在这个没啥娱乐项目的世界里,一场精彩的搏斗绝对比得上好莱坞大片。

    卡斯多德算是这里镇场子的高手之一,依靠超出常人很多的力量,常常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可是今天,哈特创造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以正常人的身材,居然在赤手格斗中,正面压倒了卡斯多德。

    虽然最后还是输了,但是大家对哈特的印象扭转了不少,就连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卡斯多德,都过来拍了拍哈特的肩膀。

    事实上,如果哈特赢了,才会让大家更加不满——说起来这是对他摸了娜丽雅屁股的惩罚,要是哈特真的一路赢下去,那大家的面子往哪里放?

    而卡斯多德就是这里最强的常规战力,虽然还有娜丽雅的哥哥拉罗德压场子。

    可拉罗德是钢魂流武者,已经属于职业者范畴,脱离了苦逼的战士行列。

    如果让拉罗德上擂台,就算击败哈特也胜之不武,再说这位娜丽雅的哥哥,今天也不在这里。

    现在这个结果正好,不但大家有黑麦酒喝,而且这小子输的如此冤枉,还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月的笑料。这样一来,大家的面子里子都有了。

    而且通过这一战,哈特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能在赤手搏击中压倒卡斯多德,说明这个小子未来前途无量。自然大家对他亲热了几分。

    哪怕是在娜丽雅那里,都有小伙伴怂恿,是不是给哈特开放一个追求的机会。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知识和力量,才是出人头地的保证。

    知识被贵族和施法者垄断,对于一般人来说,只有个人拥有力量,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当然,这个世界也有农民和手艺人,这些人也很受人尊重。可手艺不是谁都得到传授;至于农民,得先有自己的土地才行。

    “哈特,好小子、干的不错,总算没给我丢脸。”

    霍恩教官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他拍着哈特的肩膀大笑道。

    “嘿嘿,嘿嘿。”

    哈特傻呵呵的笑着,他还有些迷糊。

    此刻,他的精神有一半集中在体内,似乎被什么东西绑定了似的,以至于只有一半精神能用来应对外界,自然显得有些迟钝。

    如果按照哈特自己正常发挥,现在鼻青脸肿的那个人绝不会是卡斯多德。

    “来来来,为了庆贺你输了这一场,再来一杯黑麦酒。”

    “我,我不能喝了。”

    “什么话!男子汉怎么能不喝酒?喝!”

    “对、对,小伙子,男子汉怎么能不喝酒?”

    “你还得给娜丽雅陪个不是,好好给娜丽雅道个歉!”

    霍恩教官接着放低声音说道:“娜丽雅的追求者很多,如果不让她原谅你,你以后在男爵领里日子不会好过。”

    “额——”哈特深以为然。

    刚才他摸了娜丽雅的屁股以后,明显感觉到酒馆里,几乎所有人都对他产生了敌意,这也是他不得不登上擂台的原因。

    “怎么,还得人家来请你?”霍恩拍了拍哈特的后背,用力将他推向娜丽雅的方向。

    “娜丽雅,对不起!”哈特站在娜丽雅面前。

    “哼!”娜丽雅扭过头不屑一顾。

    “要不,我的屁股也给你摸一下?”哈特灵机一动,转过身,表示自己愿意付出相等代价。

    “滚!”一只脚蹬在他的屁股上。

    哈特顺势向前空翻出去,口中还在大喊“遵命!”。

    “噗呲——”后面传来女孩们的笑声,让哈特松了一口气。

    在没有实力的时候,就算是小丑也是要扮演一下的。

    何况在这样可爱的女孩面前扮演小丑,搏佳人一笑,对哈特这样的少年来说,感情上也不是不可接受。

    ——————————————

    第二天。

    莱斯特家族的城堡分为四个区域,前区是正对城堡大门的一块区域,面积最大。士兵的宿舍、新兵训练营、主要训练场、马厩都在这里。

    左区是各种库房,铁匠铺、裁缝铺和杂货铺所在的地方,有部分士兵和士兵家属居住,算是城堡里最繁华的区域;

    右区则是骑士扈从、骑士侍从、管家、男爵的仆人、甚至是骑士们临时居住的地方,算是城堡里上等人住的地方。

    骑士有自己封地,虽然需要轮流来城堡执勤,但是在非战争时期,并不是所有骑士都会随时呆在城堡里。

    至于后区,则是男爵家族主要居住区域。

    哈特在一名士兵的带领下,朝城堡后区走去。

    哈特安静的跟在士兵身后,一路走来。

    沿途,可以看构成城堡的岩石上长着青苔,墙壁上有绿色藤蔓附着。

    在有的石柱上,还有刀劈、火烧的残留痕迹,诉说着这座城堡经历的风风雨雨。

    只是这些痕迹都很古老了,看起来不像是近些年发生的事情。

    越到后区,人就越少,偶尔有些男仆女仆,手捧着各种物品匆匆走过,没人朝他们看上一眼。

    一连穿过三道铁门,被守门的士兵检查了三次,哈特终于来到目的地——城堡二层的一间屋子里。

    带路的士兵敲了敲门:“先生,哈特*雷恩已经带到。”

    门里传来一个哈特熟悉的声音:“进来!”

    士兵示意哈特进去,自己站在门侧守卫起来。

    屋子里有一尊神像。

    有两个人面对神像,背对门口站立着。

    “斯坦尼少爷,您找我?”哈特恭敬的施礼。

    “哈特*雷恩,你愿意为莱斯特家族效死吗?”斯坦尼少爷说道。

    “我愿意!”哈特毫不犹豫。

    成为莱斯特家族的士兵,是哈特梦寐以求的事情。

    “那么,对着战神,你发誓吧。”

    哈特双膝跪下——双膝跪下是对神明的礼节,除了对神明之外,哪怕是对国王和帝王,也只需要单膝跪下。

    “我,哈特*雷恩,愿意永远用我的生命守护莱斯特家族!”

    这是成为莱斯特男爵领正式士兵必然的誓言,昨晚霍恩教官专门教过他的。

    只要完成了这个仪式,就代表他成为男爵领的一名正式士兵。

    可是,在一般情况下,这种效忠仪式都是在前区广场上完成的,而且也不用对着战神的神像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