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五章 安德的奇遇
    摩尔玛先生是一位年龄接近五十岁,身材极为胖大的北地男子。他坐在巨大的实木办公桌后面,拍着桌子大笑的时候,浑身的肉都在佛波浪一般抖动,整个人就像是一堆肉山——也许只有眼角处一道长长的刀疤,还可以证明这位胖老头也曾经有过彪悍的年轻时代。

    “啊哈哈,小安德,在这个世界上,幸运女神泰摩拉的确会眷顾一些幸运儿,但是这种事情可遇不可求,谁要是把偶尔降临的幸运当成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础,那可就离倒霉不远了。”

    大笑了一阵以后,摩尔玛主管却语重心长的叮嘱了安德一番:“你可不要学那帮好吃懒做的冒险者,以为一次走运,第二次也会走运,这种人将来都死得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在摩尔玛看来,安德这个年轻人想要成功,根本不用靠这种小幸运。

    安德虽然身体差,却有一颗灵活的脑子。

    对于汉克男爵领来说,满身肌肉的壮汉满地都是,但一颗聪明的脑子可极为难得。

    这个年轻人不但设计出一种木制滑轨,能够快省力的将木材从河边运送分解区;还设计了一套滑轮(对,安德就是这么称呼那种小圆轮的)、吊索和杠杆组成的复杂系统,让大家不费多大力气,就能将木材从水里搬运到滑轨上。

    这两套系统让大家干活轻松了许多,效率却大大提升。

    除此之外,这个年轻人还能写会算,把大家砍伐了多少木头计算的清清楚楚,并将枯燥的数据整理成生动的图表——这种事,整个男爵领都没人想到过。

    尤其他将以往的记录整理比对,放在同一张图表排列成曲线,让男爵大人(或者是男爵夫人)一眼就能看到伐木场的经营变化情况,再也不用一个个数据核对分析,甚至就连他这种不精通统计和数学的人,也能一眼看得明明白白,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

    所以,别看安德可以整天游手好闲,到处乱逛,美其名曰寻找改进的灵感,根本不用卖力气干活,可他在这一年中,给伐木场带来的变化却是实实在在的。

    现在他拿到的工钱由男爵夫人亲自核准,比一般伐木工人高上许多倍,几乎快赶上作为伐木场主管的自己。

    当然,正因为这个年轻人已经被男爵和男爵夫人重视起来,而且不喜欢插手具体事务,摩尔玛才对他印象如此之好——这个年轻人未来的位置,绝不会局限于这个小小的伐木场。

    要不然,一个可能取代自己地位的年轻人在自己眼前晃悠,摩尔玛能笑的这么开心才怪。

    “再过几天河水就要结冰了,这一季砍伐的木头要趁河水没结冰之前运出去,你赶紧仔细统计一下这个季度砍伐的各种木材数量,我需要一份详细的数据,好向男爵大人为你请功。”

    是不是为安德庆功还难说,但是摩尔玛肯定是要为自己请功的。

    “好了,别想那些地上捡钱的美事了,好好把报告写出来。对了,报告上一定要附上前面几个季度的数据,并画成图表进行比对,好突出这个季度的成绩——上次你整理的图表,可是得到了男爵夫人的大力赞扬,这次,也按照上次的格式来做!”

    摩尔玛先生温和的说,将安德今后几天的工作安排了下去。虽然身材胖大,脸上的刀疤也让这位伐木场主管看起来总是一脸凶相,但是当他努力做出温和表情的时候,还是颇有一副慈祥长者的样子的。

    安德今年只有十四岁,就算在北地也只好算是刚刚成年,可是他却已经有了一份别人眼中相当体面的工作。

    他目前是汉克男爵领一号伐木场的书记员,是伐木场的第二把手,勉强算是跻身男爵领中层阶级的体面人物。

    ————————————————

    从摩尔玛主管那里出来,又连忙去伐木场食堂拿了一顿晚饭——面包、一份肉排和一份清汤,等安德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天已经彻底暗下来了。

    作为在伐木场里、地位仅次于伐木场主管摩尔玛先生的统计员,安德在这里拥有自己的房屋——那是一间砖木混合搭建而成,长方形、带着一个高高尖顶的独立房屋。

    推开房门,木屋里面要比外面温暖了很多,壁炉里的火已经熄灭了,不过安德走过去,将上层的灰烬拨开,下层依然有暗红的木炭。

    他从旁边的箱子里捧出一些木屑,放在这些暗红的木炭上,稍微吹了吹,火再次在壁炉里燃烧起来,安德将准备好的油木条放进去,并摆好位置、留下空隙不至于压灭火苗。

    过了片刻,早已干透了的油木很快燃烧起来,火焰渐渐稳定下来,这时候才可以放心添加其他木柴,生火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蜡烛在汉克男爵领算是比较昂贵的奢侈品,安德的房间里虽然有但如果不是在工作,安德是不会点起蜡烛的——这个时候,安德就特别希望有一盏灯,哪怕是最初级的白炽灯也好。

    安德的房间里家具很少,就只有一张大床、一个巨大的长桌,外加一个小凳子。

    木床很大,像安德这种体型的男孩,并排睡上六七个人都没有任何问题;

    而那张长桌的宽度虽然比不得这张大木床,但是长度却要比木床还要长许多,几乎从房间的左墙壁一直延伸到右墙,算是这间木屋里最大的一件家具了。

    在这张长桌,靠近墙壁的一面,整整齐齐排列着无数长方形的薄木板——这就是伐木场的木材统计数据。

    至于为什么要用薄木板作为记录载体,那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纸张是一种非常昂贵的商品。

    和我们印象中,使用植物纤维造的纸不同,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纸’,通常是指用小羊羔身上最嫩的一块羊皮,经过特殊手法鞣制,才能制作的那种‘纸张’。

    这还只是一般的纸,如果是承载神秘力量的特殊纸张,更是只能用魔兽的皮毛才能制成——承载的力量越强大,需要的载体就越强韧。

    所以别说是安德了,就算是男爵大人,也没有奢侈到拿纸来记录伐木场木材统计数据的地步。

    这些木板上,除了用奥德王国流行的文字语言记录伐木场的统计数据以外,安德还用一种奇妙的方块形文字,记述了自己从另一个世界学到的各种知识——在安德看来,这些知识甚至要比他从维利学者那里学到知识,还要高明上千百倍。

    可惜的是,今天,可能就是自己最后一次接触那个奇妙的世界了。

    想到这里,安德匆匆洗漱了一下,将一块香木扔进壁炉,自己赶紧躺到了床上。

    他盖上兽皮侧卧在床上,右手掌心贴住右耳,左手掌心搭在自己的肚脐上,屏息敛气、收聚精神,进入最深沉的梦境之中。

    梦境中,安德睁开了眼。

    “安德,你来了!”有一个声音温和的说。

    就像以前无数次梦中对话一样,安德还是看不清楚对方的容颜,只知道对方有一个非常温和的声音。

    “洗雪老师,我来了,刘同还好吗?”安德急忙问道。

    “刘同他没事,不过他的灵魂已经补全,马上就要成年了。

    等刘同成年以后,他的灵魂会自然而然坍缩凝聚、开始自我净化程序,产生个体生物力场排斥一切外力干扰,你就不能再通过灵魂连接进入到这个宇宙了。”

    温和好听的男声向安德解释道。

    “那就好、那就好,要不是为了我,刘同他早就该走到这一步了。”

    虽然以后可能无法再联系到好友,安德有些难过。但是他也知道,在刘同的那个种族,成年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道非常非常重要的门槛。

    成年不但能让寿命大幅延长,还是地球神族中,人们获取正式公民身份的前提条件。

    那个宇宙是一个奇妙的宇宙,安德的好朋友刘同,就是这个宇宙中最强大种族——地球神族——的普通一员。

    在地球神族中,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成年的。

    地球神族中,大约只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能够顺利成年,另外百分之二十始终无法成年的人,终其一生,不过两百年寿命,

    成年的地球神族,寿命长达两千年之久,更是可以飞天遁地、横渡星空,跨越难以想象的距离,前往其他星球。

    在刘同的那个世界里,地球神族的成年,被其他星球人类称之为——踏入‘大师’境界!

    而刘同和安德一样,都是自幼体弱多病,原本连刘同的父母,都认为这个孩子几乎不可能‘成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