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四章 擂台
    第四章擂台

    酒馆里的擂台比地面高出一尺,用整条的实木铺成,踩上去坚实无比,哈特在擂台上略微跳了跳,地板连一点颤动都没有。

    哈特甚至怀疑整个擂台都是实心的,只是直接把木头放在地面上而已。

    擂台不算很大,是一个边长六米的正方形,没有任何护栏。

    台下的人离哈特很近,他可以看到下面人脸上表情、也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这么多女招待,摸谁的屁股不好,竟然摸到娜丽雅的屁股上,老费恩还不得安排人把他打出屎来?”

    “我看拉罗德就能揍扁了他。”

    “第一个未必是拉罗德上台,据我所知,像是洛尔、卡斯多德和比利几个小子都在追求娜丽雅。”

    “不着急,看看等下到底是谁上台就知道了。”

    “可惜只能打三场。”

    听着这些议论,再看看下面这些人不怀好意的眼神,刚刚喝下去的黑麦酒早已化成冷汗排出体外。

    哈特站在擂台中心欲哭无泪,恨不得把自己惹祸的左手剁下来。

    他望着霍恩教官,眼神幽怨无比——您老咋就不提醒我呢?

    霍恩教官对着哈特摊开双手、摇了摇头——你这个混蛋第一次来就摸人家屁股,还好意思看我?

    当然,由于霍恩教官右手还端着一杯麦酒不放,这个动作更像是一种幸灾乐祸。

    也许是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等着看学生的热闹不太好,霍恩教官转身离开了擂台。

    哈特不是自愿上来的。

    刚才他才知道,被他摸了一下屁股的女招待不是别人,正是酒馆老板费恩的女儿。

    城堡里的酒馆和镇子上的酒馆不同,这里出入的都是些熟人,很少有陌生人能住在城堡里。而能在城堡里开设酒馆的人,当然也不是一般人。

    老费恩曾经是男爵大人的传令兵,在一次战斗中断了一只胳膊,才不得不退出军队,在城堡里开了一家酒馆,专门为士兵们服务,这里从酒保到厨师,凡是男性,都是因为残疾而退伍的士兵。

    没人敢在这里闹事。

    在酒馆里工作的女招待虽然为了防止弄脏衣服,都会在衣服外面套着一个白色围裙,但是围裙和围裙是不同的。

    穿着带有花边的白色围裙女招待,都是愿意赚钱的兼职妓女;而穿着没有花边白色围裙的女招待,都是些好人家的女儿——甚至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残疾老兵们的女儿。

    其他人当然知道这些女招待的身份,绝对不会搞错;

    向这些女孩下手,又是在这些士兵面前,那是要找死的节奏。

    只有他这个新人不了解情况,才会摸到不该摸的屁股上——尤其还是老费恩的女儿娜丽雅屁股上。

    不过,大家都是从新兵过来的,以前犯过类似错误的人也不只是哈特一个。

    看在哈特不知道规矩的份上,独眼酒保给了他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站到东边的擂台上去接受挑战,一共三场,如果赢了,他那份赏钱就用来请大家喝一杯酒,这件事就算揭过去了;如果输了,挨上一顿臭揍,也算是给娜丽雅出了一口气。

    第二个选择就是脱光衣服,站到西边舞台上去给大家光着屁股跳个钢管舞,收到的赏钱当然也可以请大家喝酒,嗯,这也是让娜丽雅出气一种方式。

    当然,哈特还有第三个选择,那就是用自己的实力摆平所有人,靠一双拳头硬生生打出酒馆去。

    独眼酒保表示,如果哈特真能做到这一点,这件事也算揭过去了——军队中还是尊敬强者的。

    不过当独眼酒保说到这里的时候,酒馆里足足有超过五十名大汉一起扭过头来,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望着这边——看着这等场面,哈特觉得自己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主动站到擂台上比较好。

    再怎么说,对付三个人,还是轮流上来的三个人,总比同时对付这么多人要安全多了。

    至于那边的舞台选项,哈特想都没想过。

    哈特是个要面子的人,每天晚上睡觉前,他都会把衣服脱下来叠的整整齐齐,就为了第二天起床时,能让衣服穿起来整洁一些。

    这要是被人扒光了丢到西边的舞台上,让自己抱着一根钢管搔首弄姿,哈特觉得自己还不如被人在擂台上打死算了。

    ————————————

    “今天的擂主是哈特*雷恩,二级战士,曾经一对三,摆平了三位新兵!”独眼酒保大声喊到。

    “第一位挑战者,洛尔!资深的二级战士,上个月他的西边的林子里干掉了三名地精——好吧,这个战绩有些拿不出手,谁让两年地精越来越少了呢?”独眼酒保调侃道。

    走上擂台的洛尔,是一位和哈特身高相仿的年轻人。一头棕色的卷发,身上肌肉棱角分明。

    “老规矩,不能挖眼掏裆,我喊停的时候要及时停手。”独眼酒保退下擂台,和另一位腿有点瘸的老兵相对,坐在擂台两侧。

    “下注了下注了,也是按老规矩来!”有人开始招揽生意。

    酒馆里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敢非礼娜丽雅,你给我吃屎去吧!”

    这个世界的人可没有长篇大论骂架的习惯,洛尔只用了一句话,申明了自己的正义立场,就扑了过来。

    老兵对新兵一般都有心理优势,洛尔自然也不例外。

    他可是杀过不少地精和哥布林,面对面见过血的,不是这个稚嫩的新兵蛋子可比。

    而且现在是给心上人报仇,当然要冲上去把对方一下子打趴下,才能显示自己的勇气和力量。

    “洛尔加油!”

    娜丽雅清脆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让洛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

    “嗨!”洛尔抬腿就是一脚,直奔对方的小腹。

    如果不是酒馆有规矩,洛尔这一脚本来是朝对方的裆下而去——这个混蛋竟然能摸娜丽雅的屁股,老子都没机会摸!

    愤怒、嫉妒——还有几分不能言表的羡慕,让洛尔这一脚带起虎虎风声,格外迅猛有力!

    哈特本来有些心虚,毕竟自己是做错事在先,不过看着对方这么急吼吼扑过来,他的心情倒是一下子稳定下来——因为对方破绽百出!

    对于一个孤儿来说,没有什么东西能平白得来的。

    哈特能成为新兵训练营毫无争议的第一,早早脱离队列训练,是因为他的实力远远超出其他。

    就连卡特那样军队家庭出身的人,从小也经过一些训练,还是要和两个好朋友一起,才敢向他发起挑战。

    要是让卡特和一对一他单挑,胜负根本毫无悬念。

    哈特灵活的向左转身、侧过身体,让这一脚贴着小腹落空,没等对方收回踢出的腿,哈特的左手五指张开按住洛尔的脸,一推一压,甚至没用多大力气,就把失去平衡的洛尔仰面朝天按倒在擂台上。

    为了让这位老兄的后脑勺不要猛烈的撞击地面,哈特还好心的用左手抓着洛尔的脸微微一提,帮他缓冲了一下。

    在周围人看起来,就是洛尔一脚落空,被对方切进内圈,用手按在脸上,把洛尔一把按倒在地上,整个过程还不到一秒。

    “加——呃——”和娜丽雅一起来看热闹的几个年轻女孩,连一声助威喝彩还没喊完,不争气的洛尔就躺下了。

    这一下子,让她们的喝彩声卡在喉咙里,变了音调。

    “娜丽雅,这个小子可有点帅啊。”有一位闺蜜开始悄悄转移阵营。

    “美莎,你怎么可以这样?这种混蛋帅也不行!”另一位闺蜜讨伐背叛者。

    “我就是单纯从美学的角度评判一下,又不是真的看上他了。”美莎为自己辩解。

    擂台上,哈特没发力的时候全身肌肉不显,看起来不像洛尔那么肌肉发达。

    可是此刻他按倒洛尔,不由得微微发力,顿时全身上下都浮现出轮廓柔和,线条流畅的肌肉群。

    和其他男性肌肉块垒分明不同,哈特现在这样子并不显得肌肉如何发达,却给人一种异常和谐的美感。

    ——————————————

    霍恩教官端着木头酒杯上到酒馆二楼,熟门熟路的来到一个被木板隔开包厢坐下。

    “老费恩,你看这个小伙子怎么样?”

    “看起来倒是挺有精神。”老费恩一点都不生气,说起哈特的时候,完全不像说起一个非礼自己女儿的混蛋。

    “配得上娜丽雅吗?”

    “你开什么玩笑,这小子还不一定能活到明年的今天呢。”老费恩不满的说。

    老费恩年龄和霍恩差不多大,不过他的左手小臂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截铁钩,让他看起来平添了几分凶悍。

    霍恩把酒杯放在桌上,严肃的说:“这么说你看上他了?”

    “是啊,这小子孤儿出身、没有其他牵挂,死了也不会有人在意。能一对三打倒三个人,说明他身手不错、脑子也灵活,这不是最好的‘黑蛇’人选吗?”

    “唉,是啊,孤儿出身——”霍恩教官叹了一口气,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脏活总要有人干,再说这也是一条出人头地的捷径。”老费恩劝解道。

    霍恩这家伙就这点不好,也许是当教官时间长了,他变得心软了。

    看着霍恩有些颓废的脸,老费恩不以为然的继续劝解:“你不是说,这小子一心向上爬,为了能在男爵大人他们面前露一脸,每天凌晨四点不到就起床去打扫马厩吗?

    想要靠这种办法出人头地可真是异想天开,他难道以为男爵大人会看他马厩扫的干净就提拔他?顶多提拔他去扫厕所!咱们这是干了件好事,算是成全他了。”

    野心勃勃的年轻人他见得多了,可捷径哪有那么好走?

    真正能把捷径走通的,都是有其他原因——比如是大人物的私生子、被选出来顶缸的倒霉蛋之类的。

    黑麦酒度数并不高,哪怕是第一次喝,也不会把人喝的失去控制,但如果在黑麦酒里多加一点助兴的火蓝花汁,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霍恩带着哈特坐到吧台前面,那片区域都是些爱喝酒的正经人(相对正经)坐的地方,那些兼职妓女的女招待根本不会朝这边跑,因为这里没‘生意’。

    所以在那片区域服务的女招待都是些正经人家的女儿,无论哈特摸了谁的屁股,都是现在这个结果。

    霍恩,负责在新兵中筛选合适充当‘黑蛇’的人选;

    而老费恩,就是‘黑蛇’的负责人。

    作为领地贵族,莱斯特男爵领里,除了放在明面上的各种力量之外,还需要一只干黑活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