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三章 酒馆
    听到霍恩教官喊停,克里斯松了一口气。

    在卡特、维恩和克里斯三人中,卡特属于能打的,维恩属于有钱的,至于克里斯,这位老兄一般担任狗头军师的角色。

    现在能打的、有钱的都躺下了,让他一个出主意的去和人家硬拼,那是妥妥的找虐呢。

    不过克里斯也觉得奇怪——平时哈特虽然有些孤僻,但大体上还是个比较好说话的家伙,有时候叫他帮忙干点活也叫的动

    可今天是怎么了,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从小有父母照应、衣食无忧的克里斯,当然不能理解哈特对每一个改变人生机会的执着。

    至于其他新兵,看着霍恩教官嘴角的狞笑,同时感到一阵恶寒。

    霍恩教官可不是一个宽宏大量的人物,这下又让他得了理,大家还不知道要被操练成什么样子。

    ————————————

    第二天傍晚。

    城堡中并不是只有一个训练场。

    最大的广场就是训练新兵的地方,因为新兵需要练习基本队列;而在城堡东边,还有一个比较小一些的训练场,那是正式士兵们使用的训练场地。

    这里虽然面积小了一些,但是各种辅助训练器材更多。

    老兵们主要是训练小组作战技巧和个人战技。

    霍恩带着哈特来到这个训练场。

    天色已经有些晚了,训练场上空无一人。

    老兵们的训练时间到下午四点结束,除了特殊情况,一般不会有人主动留在这里。

    倒是在训练场边上不远处,有一间酒馆,传来隐隐的喧哗声。

    “顺势斩是一种非常有用的战士技巧。想要学习顺势斩也不难,首先你要有足够的力量,其次还得学会正确发力和控制方法,最后就是几种配合顺势斩的基本步法。”

    霍恩拎着自己的双手大剑,对哈特开始讲解顺势斩。

    “你平时用的短剑没法使用顺势斩,顺势斩最重要的就是`顺势`二字,只有重型、大型的武器,舞动起来才有足够的`势`,所以也只有大型武器才可以施展出顺势斩。”

    霍恩指了指自己手中的大剑,然后继续说:“我答应传授你顺势斩就不会藏私,不过我只会讲解一次,你能听懂多少是多少。至于以后练习,你可以自己找一柄训练用的大剑或者战斧,实在没有的话,用长棍也行。”

    哈特连忙点头,这可是省下了十个金币的学费呢。

    “想要学顺势斩,力量越大越好,不过这个只能靠自己练习。你要是能弄到增强力量的魔法装备,也可以把这部分练习时间省下来。”

    哈特的头摇得像是拨浪鼓。

    他有自知之明,十个金币的学费就够让他头疼了,而这种直接增强战力的魔法装备价格都是百枚金币作为计价单位,对于哈特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

    “力量训练我就不多说了,只是哈特你要注意,锻炼的时候不要太拼命,身体能够承受的锻炼有极限,一味拼命,只会把身体练坏掉。”

    霍恩教官顿了顿,虽然估计哈特也吃不起,但是作为教官,还是要把这些事情说明:“在练习的时候,尽量多吃一些肉、最好是魔兽肉,如果你将来有了钱,还可以买一些专门的炼金药水。

    战士最高只有五级,你要想在将来能突破五级成为正式职业者,就要在锻炼的时候注意加强营养。如果没有钱买魔兽肉和炼金药水,就千万不要盲目硬来。”

    “下面我讲一下顺势斩的发力技巧和注意事项。”

    “顺势斩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斩击、另一部分是控制!”

    “顺势斩发动的时候要猛烈,但是顺势斩的关键是发力以后,手不能再紧紧握住武器,而是要虚握!”

    “握的太紧,只会让武器的反作用力传到自己的手臂上。”

    “顺势斩的窍门就是将武器上传来的反作用力利用起来。”

    “反作用力有很多方向,顺势斩就是尽量将反作用力借用到下一次斩击中去,这样可以省掉下一次斩击的发力过程。”

    “想要借用对手的反作用力,就需要步法和手法正确配合,关于顺势斩的基本步法是旋步、分为前旋步、侧旋步和退旋步。”

    “手法主要是手腕、手肘,手肘需要时刻保持半弯曲形状,伸直的手臂是没法吸收冲击的,一定要保持一种半松不松的状态,这个要你自己摸索,总之要保持在最适合发力的角度,比如说,对于我来说,手肘成这个角度的时候会比较容易控制。”

    霍恩教官双手持剑,摆出顺势斩的架势,让哈特看看自己的手肘弯曲角度。

    既然哈特遵守诺言,打赢那三个混小子,保住自己的面子,霍恩就传授的尽心尽力,不做任何保留。

    当然,和那种真正交了十个金币的学生不同,霍恩并不会反复讲解每一个细节,而是直接从顺势斩的原理和关键点开始讲解,虽然省略了大量细节,可讲的也绝对是干货。

    至于听不听得懂,记不记得住,那就是哈特自己的问题了。作为一个不收钱的教官,能讲这么多,已经对得起他了。

    这个世界可没有包教包会的说法。

    要知道,霍恩自己在军队里学习顺势斩的时候,教官讲的诀窍要比这少多了,霍恩的顺势斩都是自己在战场上磨炼出来的。

    “好了,哈特,说了这么多,顺势斩的真正窍门只有四个字——借力使力。想要知道顺势斩是怎么回事很容易,但是想要练好顺势斩却很难。”

    “别看顺势斩只是战士的基本技巧,号称比肩禁咒的‘剑刃风暴’,也不过是顺势斩的一个变种!”

    最后,霍恩教官给哈特画了一张大饼。

    他喘了几口气,放下双手剑,刚才连比划带演示,足足讲了快一个小时,他也累的一身是汗。

    “说了这么多我也有些渴了,看在你昨天表现不错的份上,我请你喝一杯。”霍恩教官拍了拍哈特的肩膀,示意他跟着自己。

    ————————————

    酒馆就在训练场边上不远。

    按理说,新兵蛋子不能进入只有老兵才能出入的酒馆,不过,有霍恩教官带着自然不同。

    霍恩推开酒馆的大门,喧哗声一下子涌了出来。

    “嘿,霍恩,你怎么才来?这个小子是谁?该不是你的私生子吧?”

    “滚蛋,这是新兵哈特,是个棒小伙子,昨天一对三打败了三个小子。”

    “哦,这就是那个新兵里面,第一个通过二级战士的那个小子?”

    “对,就是他,我带他来开开眼。”

    “哈哈哈,霍恩,你是借机会自己来开开眼吧?”坐在门口的两桌人一起大笑起来。

    霍恩*巴赛特是有名的怕老婆,每次来酒馆这种地方,总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这在城堡里是出了名的。

    “随你们怎么说。”霍恩也不生气,耸了耸肩带着哈特穿过人群,走到供应酒水的吧台边上,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两杯黒麦酒,我请客。”霍恩说道。

    “咚、咚”两声,酒保将一杯酒放在霍恩面前,另一杯放在哈特面前。

    这两杯承装黑麦酒的杯子,与其说是杯子,还不如说是一个安上了把手的小号酒桶,完全是木头制成,里面大约有接近一个人头大小的空间,盛满了深色的酒水。

    “那边是擂台,愿意露两手的可以上去,赢了还有外快;这边是舞台,常常有舞女表演,你要是看上哪个,可以用钱去说话,一般三个小银币就够了。”

    酒保是一位独眼大汉,也许是看在哈特是个生面孔的份上,特意给他介绍了一下。

    而霍恩教官这时候可没有面对新兵时,那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

    正相反,黑麦酒还没喝到嘴里,他只是端起杯子放到鼻子下面,霍恩教官那一张络腮胡子的大脸上,就已经露出迷醉的表情。

    看着霍恩教官一副陶醉的样子,哈特忍不住端起酒杯仔细闻了闻,是有些香气,他小心的喝了一口,味道有些甜、还略带些苦味,总而言之味道不错。

    不知不觉中,哈特就喝下了大半杯黑麦酒。

    半杯酒下肚,哈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不再拘束的坐在椅子上,而是四处张望起来。

    酒馆里人很多,有不少女招待穿梭其中,为客人端去酒水和食物。

    她们在人群中灵活的穿梭着,除了端食物酒水之外,还负责收取费用。就这么短短一会儿,哈特就看见在不同角落里,有好几位女招待被人在屁股上摸了一把。

    可是,那些女招待不但不生气,反而还和毛手的主人笑骂打闹。

    哈特的脸涨红起来,那不是愤怒,而是激动。这场面对于一位没碰过女人的毛头小子,实在太过刺激了。

    一位满头金发,扎着两根辫子的年轻女招待从哈特身边走过,看着她一扭一扭的小屁股,哈特一时控制不住自己,伸出了罪恶的手爪。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响起,哪怕在嘈杂的酒馆里,也压倒了其他声音。

    大家齐刷刷把脑袋扭了过来,朝这边望来。

    年轻女招待正用左手捂着屁股,右手夹着托盘,怒视着哈特。

    “那不是霍恩?”

    “对,是霍恩,他对面那小子是谁,怎么敢摸娜丽雅的屁股?”

    “他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废话,肯定是不知道,你看他那张傻脸。”

    哈特一脸茫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人家不是都摸了吗?那些女招待不都笑嘻嘻的吗?

    怎么轮到自己,人家就尖叫起来?

    是不是我摸得方法不对?用力太大了?

    不会啊,自己真的没用力啊!

    哈特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再仔细回想一下刚才温润弹滑的感觉,终于能确认自己真的没有太用力,应该不会弄疼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