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一章 猛兽与少年
    龙脊山脉边缘,黑森林。

    距离地面足有三十米,在这个高度上,偶尔还是有些阳光漏下,让人可以看到在林木的枝叶之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一根粗大的枝干上,人影无声无息一闪而过,茂密的枝叶和繁乱的藤蔓对他全无阻碍。

    这道人影就像是一股会变形的水流一般,从枝叶藤蔓之间的狭窄缝隙中穿过,迅疾而悄无声息——就连空气都没有产生任何波荡,周围的树叶没有一丝摇动。

    “嗷呜——”一声低沉、凶猛的咆哮声响起!

    巨大的黑影从另一根足有两个人粗细的枝干上一跃而起,飞越二十余米空间,稳稳的落在这根树干上,然后紧追前面的黑影,带起一阵狂风,扑进黑暗的枝叶中间。

    惊鸿一瞥,那是一只体型远远出一般规格的黑豹。

    豹这种生物并不以体型和力量见长,它们更擅长隐蔽和突袭,短程冲刺是它们的杀手锏。

    但是这一只明显与其他豹类生物不同——在它巨爪抓踏过的树干上,一只深入树干一寸半以上、脸盆大小的巨大抓痕,证明了它的庞大体型和恐怖的爆力。

    要知道,林间这个概念,对于常人来说,就是在地面上,可以供人或者动物勉强行走的羊肠小道——有时候甚至连羊肠小道都没有。

    但是对某些生物来说,森林却不仅仅是地面上的空间,而是一个立体的系统,从地面到树梢、高度近百米的空间中,分布着各种横斜枝干,还有许多藤蔓垂挂其中,对于这两道黑影来说,这上上下下近百米的立体空间,都是他们的战场。

    枝叶在摇摆纷飞,黑影在枝干、树叶和藤蔓间跳跃闪烁,忽隐忽现、分分合合,就像是两道幽灵在林间舞蹈。

    猛兽不满的咆哮和少年嬉戏的笑声,在阴森诡异的大森林中交错回荡,给这片并不算多么安静的森林里平添了几分喧嚣。

    “笨蛋笨蛋笨蛋——就是追不上——小黑你真的是一只豹子吗?”在少年的大笑声中,追在他后面的猛兽咆哮声似乎变得更加响亮了一些。

    这是一条足有三个成年人合抱粗细的树枝,要是放在别处,光是这根树枝就比一般大树的主干还要粗大,但是这棵古树的主干高度几乎要过百米以上,这根枝干相对于主干本体,也不过是一根普通的树枝而已。

    在这根树枝上,全身上下仅仅在腰间围着一块兽皮的少年身形前倾、奔行如电,仿佛脚下不是崎岖不平、狭窄湿滑的枝干,而是一条平坦的康庄大道。

    而在他背后,咆哮声似乎就在耳边——在短途爆冲刺上,这个世界没有多少生物可以与豹类相比,何况这只黑豹更是远非寻常豹类可比。

    少年几乎可以感觉到背后黑豹呼吸所产生的热气。

    那是标准的森林之王,是这一区域生物链顶端的霸主。

    在这块区域,没有任何一只猛兽可以挑战它的威严,所有踏入这片区域的生物,从踏入这里开始,就被默认登上了这只猛兽的晚餐食谱。

    不过显然,少年是一个例外。

    眼看距离前面的少年已经是伸爪可及,巨大的黑豹兴奋的咆哮一声,直扑向前。

    似乎是脚下突然一滑,少年猛然矮了一截,猛然从枝干侧面滑了下去。

    黑豹判断错误,前扑的身形从少年的头顶一掠而过。

    下一刻,像是变魔术一样,少年的身形重新从枝干下升起,跃回到枝干上,换个方向掉头就跑。

    而在他刚才掉下去的地方,枝干的侧面有五个深入树身的小孔,孔壁上还在渗出新鲜的树木汁液。

    如果把少年的左手放上去,就可以现那五个小孔正好可以让他的五根手指嵌入。

    安德在树上攀爬纵越如飞,全身上下无论任何一处地方接触到树干藤蔓,都可以毫无先兆的改变方向。

    背后紧追不舍的黑豹怒吼连连,偏偏每次都在最后关头与少年擦肩而过。

    在这座百十米高的森林立体空间里,一人一豹不但身形灵巧、转折如飞,而且奔行度快如闪电,往往刚刚还在这棵大树的树梢出现、下一刻已经在地面上的灌木之间;上到树梢、下到地面,一人一豹上蹿下跳,短短十几分钟内跑了个遍。

    在飞跃之时,无论是人是豹,跨越树枝与树干之间十几米的距离都像是日常玩耍一样,落点更是准确无比。

    突然,追在后面的黑豹失去的踪迹,森林里一片静悄悄。

    安德小心的戒备,耳朵竖的高高的,眼睛四面梭巡,鼻翼不断耸动,企图寻找黑豹的踪迹,但是,想要从黑暗的森林里找到一只善于藏匿行迹的黑豹,那是何等艰难?

    安德从一根树干上高高跃起,借助树干与树干的高度差,准备落到近二十米外的另一根树干上——既然没找到黑豹,那就要躲到开阔地上,免得被偷袭。

    突然,一声得意的吼叫响起,黑豹突然从一团茂密的树叶中冲出跃起,要在半空中直接抓住安德——这次少年人在半空,全无半点借力之处,看他还能往哪里跑!

    咆哮声中,黑豹在半空追上安德正跃在半空的身影,一双巨爪眼看要搭上少年的肩头。

    不过,在前爪即将搭上安德肩膀的时候,黑豹的两只巨爪上,十根闪烁着寒芒的利爪却突然收回到肉垫里去了。

    与此同时,眼看就要被按住肩膀的安德霍然缩颈藏头,人在半空,团身向前急翻滚如球、左手由下而上倒抡而出,一把抓住黑豹的左前肢,向前用力一甩,把黑豹从自己的头顶甩了出去。

    接着,他借助甩出黑豹的反作用力,整个人斜移三尺,右脚探出,用脚尖在旁边的一根垂下的藤蔓上一搭一勾,整个人在前滚翻中,突然变为绕着藤蔓横向旋转了三周半停了下来。

    在这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之后,少年左脚脚底踩住藤蔓、右脚脚尖勾住藤蔓,一脚勾一脚踩,整个人身体与地面平行,横立在古藤之上,扭头望着被他一把扔出去的黑豹,看着它从树上翻翻滚滚、一路‘嗷嗷嗷’惨叫着,从树上跌落下去。

    安德才不担心呢,小黑这家伙跟着自己修行了龟息术,说的难听叫做皮糙肉厚,说的好听叫做筋骨强横——在五年前,小黑还小的时候,就可以硬抗弓箭射击而毛无伤,五年后的今天,小黑的身体何止强横了一倍?

    说是金刚不坏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别说区区二三十米高度,就算是从百米高的树梢上掉下来,只要有些树枝藤蔓缓冲,小黑就摔不着。

    安德脚下的藤蔓与城市里的爬山虎是截然不同两种植物——黑森林里的古藤粗壮坚实,论起藤身的坚韧程度,甚至还要过绝大多数树木,承载安德的身体更是毫无问题。

    事实上,黑森林里有许多枯死的古木,就是因为被这些寄生藤蔓深深勒进树干、截断了古木的树皮组织,才导致这些树木慢慢枯萎死亡(大多数树木通过树皮输送营养,树皮被勒断的树木很难活下来)。

    黑豹在半空中灵活的扭转身体,像一只大猫一样,翻转身躯、四肢着地,稳稳的落在地面上。

    从二十几米的高处坠落,对于这只巨型黑豹来说似乎毫无影响。

    “呜呜呜——”黑豹抬起头,像是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不满的控诉起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因为怕弄伤我,把爪子临时收回去,才没抓住我的,对不起啦,我不该把你顺手扔出去。下次我来抓你好了——对了,最近你在森林里现什么好玩的吗?”

    安德一边毫无诚意的道歉,一边悄悄转移话题。

    透过稀疏的阳光,可以看见少年的模样。

    那是一个腰间围着一块兽皮,面容还几分青涩的少年,看起来最多十三四岁的样子。

    “嗷呜嗷呜嗷呜嗷呜——”黑豹像是吵架一样,出一阵快的‘嗷呜’声。

    (这次应该算我赢了,你下次得给我带好吃的——我要盐巴和汉娜妈妈做的辣酱、还得有烧鸡和烤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