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

    “爸爸,不要赶走小黑啊!它在森林里怎么活?它吃什么、喝什么,晚上睡在哪里啊?森林里又没有床、没有被子!”四岁的小女孩哭声撕心裂肺,让霍利德忍不住直挠头皮,两米多高的一条大汉,脸上也难得出现了困窘的模样。

    “安德、梅莉丝,你们放心,叔叔会看顾好艾德安的。你们看这样行不行,叔叔每天都准备一些吃的东西放在这里,如果艾德安真的在森林里找不到吃的,它会到这里来吃东西的。”

    说话的是鲍尔叔叔,他是这里的巡林客,也是专门为伐木工人驱逐猛兽的猎人。

    “鲍尔叔叔,你说的是真的吗?”四岁的梅莉丝抹了抹眼泪,抬起头,泪眼模糊的看着鲍尔叔叔。

    “当然是真的,鲍尔叔叔什么时候骗过你们?梅莉丝你尽管放心啦,还有安德,你身体不好,还是早点到船上去吧,你没看见艾德安已经很想去森林里了?它是森林之子,只有在森林里,它才能自由自在的生活。”

    “呜呜呜,小黑,等我长大了一定会来看你的,你可不要跑得太远了。”小女孩又哭起来、她跑过去、踮起脚尖抱住‘小黑’的脖子,一脸恋恋不舍——就算小女孩踮起脚尖,还得‘小黑’主动低下头,她才能抱住‘小黑’的脖子。

    虽然名字叫‘小黑’——也就是艾德安,但是这只宠物的个子可一点也不小。

    它是一只不计算尾巴长短,单单身长就已经接近三米的巨大黑豹,强悍的肌肉在光滑的皮毛下滚动,有时嘴唇会微微翘起,露出两只锋锐的獠牙,在夕阳下闪烁寒光。

    它显得有些不耐烦,不过依然按耐住性子,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小女孩的脸蛋,然后摆摆头,从小女孩的手臂中挣脱出来,小步跑到那个大一点的男孩身边,用脑袋顶住男孩的额头——在外人看起来,他们是在最后的告别。

    但实际上,通过这种方式,男孩和黑豹之间有一种神秘的心灵沟通。

    ‘小黑,你真的想去森林中生活吗?’男孩的心灵中传来问询。

    ‘当然,家里实在太小了,不适合我。’黑豹的心灵中传来回答。

    ‘你要小心,森林里有很多危险,猎人们也可能不怀好意,我可不想不久以后,在商人手里看到你的毛皮。’男孩有些难过,眼眶有点红。

    ‘安德,不要担心,上次你也看到了,就算是弓箭也难以射伤我的身体。’黑豹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男孩苍白的脸颊。

    豹类生物舌头上有一些倒刺,可以直接将肉舔下一层来,可是这样的舌头舔在男孩苍白到近乎半透明的脸颊上,男孩的脸上甚至连半点红润都没有泛起。

    不过,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注意到这个细节。

    黑豹并未吹牛,上次有新来的冒险者在汉克镇里,看到安德和黑豹在院子里玩耍,此人还以为是猛兽食人,勇敢的冒险者为了救下安德,急弯弓搭箭、一箭就射中黑豹的脖子——结果箭直接被反弹出去、连黑豹的一根毛都没有伤到,当时那位冒险者就惊呆了。

    要不是安德施展出骇人听闻的精神秘法、直接抹去了这位冒险者的一段记忆,这件事早就引起轰动了。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安德最终同意父亲将艾德安(小黑)放归森林的决定——小黑长大了,真的已经不适合生活在汉克镇了。

    ‘小黑,保护好你自己,如果有必要,我不禁止你扑杀人类!还有,不许偷懒!’男孩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解除了禁止杀伤人类的禁令。

    在靠近边缘的森林里,动物最大的敌人就是人类了,他不想看到小黑因为自己的禁令、变成猎人的猎物。

    汉克镇的人认识小黑,不代表其他人也认识,而且,就算是认识小黑的人,也未必就不会伤害它——一张如此巨大的黑豹皮毛,能值很多钱呢!

    安德有着奇遇,知道人类的贪婪,会让人变成什么样子。

    小黑原本是父亲买回来陪伴自己和妹妹的宠物,当年父亲还以为买回来的是一只小黑猫,结果却越长越大,等它身长过一米半的时候,就算是傻瓜也知道这不是一只猫了。

    从那时起,父亲给小黑起了一个正式名字——‘艾德安’。

    这个名字来自于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一名游侠,他的动物伙伴就是一只黑豹,名字就叫艾德安。

    本来北地民风彪悍,养一只猛兽作为宠物的家庭虽然很少,但也不是没有。

    可问题是艾德安虽然聪明,但也继承了猫科生物好动、顽皮的特性,要是它还是一只小猫倒也算了,可当它体长接近三米,变成一只庞然巨兽以后,再这么顽皮、可就要人老命了。

    前几天,小黑又把坎贝尔婶婶家的狗,不小心一巴掌给拍死了。

    当时是坎贝尔婶婶和其他几个妇人亲眼看到的,这只黑豹甚至没把爪子露出来,仅仅是用前掌玩耍般的拍击了一下,强壮的大狗就当场倒地、口角流血——最后猎人鲍尔看过狗的尸体,说它是内脏破裂而死。

    这让坎贝尔婶婶很难过的同时,作为邻居、她也感到有些恐惧,强烈要求卡尔隆家给她一个说法。

    作为卡尔隆家的一家之主,霍利德*卡尔隆在汉克镇上颇有地位,他是镇卫队的副队长,同时还拥有骑士扈从的身份,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不得不将艾德安放逐森林——不然,坎贝尔婶婶就声称要去镇公所申请裁判,让艾德安给她的狗偿命。

    当然,如果动用权势,霍利德未必不能将坎贝尔婶婶的诉求压制下去,但是这可就不太好听了——一个镇子就这么点人,互相都是熟人,有什么事情能瞒过大家的眼睛?

    更何况他和妻子汉娜两人白天忙于工作,总是不在家里,要是这只黑豹再来个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儿女弄伤了怎么办?

    所以,霍利德还是不顾小女儿的哭闹,决定把艾德安放归森林里去,毕竟它应该就是在这片森林中出生的,森林才是它的家。

    ————————————————

    五年后。

    就算是在大晴天,茂密的黑森林里面依然能见度不高。

    黑森林里从来不缺少各种巨大树木。

    从最高能达到百米以上的巨松和云杉,到可以生长到五十米到八十米的各种枫树、柏树、楠木和榉木、以及一些奇形怪状,非专业林木人员难以辨认品种的罕见树木。

    这些树木高度大多都在五十米以上,这个高度也是原始森林中,一棵树木想要生存下来的基本高度。

    如果个子再低一些,它们就很难分润到阳光了——其他树木伸展开来的树枝和树叶,会把阳光完全遮蔽掉。

    从这片森林的树梢顶端朝下看去,入眼的是一片墨绿——甚至可以说是墨黑色的世界。

    这,才是原始森林的真正面目。

    像小说中所描述的、林木之间有宽敞、平坦、铺满落叶的地面;林荫之下,有透过树叶的缕缕阳光,像是一根根淡金色的柱子一般,美的好似一副图画。

    这样的树林,能让人在其中踱步散心,甚至骑马奔驰,展现高明的骑术。

    只不过,这种树林只能在被人精心伺候、保养,专门用于每年举办秋猎的王室猎场中去寻找,在原始森林中,找不到这样美好的景色。

    真正的原始森林里,每一分空间对植物来说都是如此宝贵,绝不可能出现大片的林间空地——除非那里是没有任何土壤,没有任何植物生长余地的岩石。

    在森林底部,也不是没有植物存在。

    那些不怎么需要阳光的低矮灌木、寄生于树木之上,从树木中获取营养的藤蔓、潮湿的苔藓,和粗大的树根、以及菌类植物,共同组成了原始森林的底层世界。

    在这里,阳光几乎是一个传说,偶尔能在地面上看到几块硬币大小的圆形光斑,那就是所有能照射到地面上的阳光了。

    黑森林只是住在附近的人,对这片茂密原始森林的地方性称呼。

    这个庞大的原始森林绵延万里、占地广大,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称呼。

    不过,在吟游诗人广为传颂的诗篇和英雄史诗中,这座原始森林还是有几个被广泛承认的名字。

    比如说:不归之森、魔兽故里、幽明之地和龙脊山脉。

    和其他人迹罕至的地方一样,在吟游诗人的口中,这片面积几乎过大6上所有国家的大森林,是一个万分险恶的恐怖魔窟,也是许多灭世阴谋的源地——顺便还是许多英雄冒险的舞台。

    传说中,在这片森林的某个角落,邪恶的大法师在策划阴谋、窥视人间的魔鬼窃窃私语、避世的巫妖地下长眠,而凶猛的魔兽更是会吞吃一切踏入他们领地的冒险者。

    据说,在某个地方,还有通往地下世界的无底洞窟,曾经有人从这里进入到神秘的地下世界,经历了骇人听闻的历险,被美艳的黑暗精灵当做***,最终凭借智慧,摆脱了黑暗精灵的控制,带着大笔财富回归地面。

    好吧,这只是一个流传极广的冒险故事,是吟游诗人在酒馆中必备的保留节目。

    尤其主角被黑暗精灵捕获的那一段,更有过一百个不同版本——每一位吟游诗人都会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为这部分段子增加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