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鲜血之座,黑铁之冠 > 第一章 哈特*莱恩
    意识像是一条深海鱼,从漆黑的心灵大海底部慢慢向上浮起。

    随着主意识渐渐回归心灵表层,哈特身体内部各个器官,开始从一片死寂中变得活跃起来。

    心脏开始跳动、血液开始流转、肠胃轻轻蠕动。

    接着,先是皮肤有了感觉,耳朵可以听到声音,透过还没张开的眼皮,哈特的眼球可以感受到外界的光亮了。

    虽然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但是哈特觉得自己不但从昨天的疲劳中完全恢复过来,而且精力满满,甚至比昨天还要更胜一筹!

    这是一种名为龟息术的奇妙功法。虽然这种功法没有其他作用,但光是能帮助哈特进入深沉的睡眠,用更少的睡眠时间换取更好的身体恢复,就已经让哈特获益不浅了。

    新的一天开始了。

    哈特一翻身,从铺满稻草的木板上滚了下来,稳稳的站在地上。他略微掸了掸身上沾着的稻草碎屑,然后从水缸里打出水来,拿起毛巾快速的洗脸漱口。

    据说男爵老爷和高贵的少爷小姐们,清晨起来都是用一种叫牙刷的东西清洁口腔牙齿,这样可以保持一天的身心健康、口气清新。

    哈特没有见过牙刷,不过对于一个野心勃勃的年轻人来说,贵族就是他的模仿对象。

    他没有牙刷可以刷牙,但他每天都会像城堡里的男仆一样,用清水反复漱口,就好像真的刷过牙一样。

    洗完脸、漱完口,哈特对着水盆的倒影整理了一下头发。等完成了这一切以后,哈特才拿起昨晚睡前脱下,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的士兵制服穿在身上。

    他仔细把自己可以看见的皱褶一一拉平,然后快步走出门外,开始今天的工作。

    哈特是一名预备士兵,严格的来说,是一名预备轻步兵。

    作为一个孤儿,能从许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男爵大人的士兵,哈特很是骄傲。

    而为了保住这份来之不易的骄傲,哈特每天都努力工作和训练。

    他先一路小跑,奔到城堡东边的马厩,从马厩后面库房里拿出铲子,将一夜积累下来的马粪铲掉。

    然后,他又找来刷子,并用水桶打来水,一遍遍用力刷洗地面,务必让马厩的地面干净整洁。

    等完成这一切以后,他再从草料库房中拉出一辆小车,推着一车草料来到马厩。

    “嘿,海丽,你今天还是那么漂亮!”哈特一边给食槽里放入草料一边说。

    “吐噜噜——”优美高大的战马打了一个响鼻,算是回应他的赞美。然后又用脑袋轻轻的拱了拱哈特,示意他再放一些草料进去。

    马是聪明的动物,哈特有时候甚至怀疑它们能听懂自己在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海丽,你不能一早上吃得太多,等下可能还要去晨跑呢。”哈特嘴上一边说,不过还是从小车上又抓了一把草料放进食槽里。

    哈特并不是正式马夫,只是一个负责打扫马厩,为马准备草料的预备士兵,遛马和刷马这种直接与马接触的好事轮不到他,那是需要骑士侍从或者骑士自己亲自动手的事。

    这个马厩并不是很大,里面总共只有六匹马。不过这六匹马,比城堡西边大型马厩里的五十匹马,加起来都要贵重的多。

    人有贵族平民,马有三六九等。

    这六匹马都是血统高贵的纯种马,每一匹都不是西边马厩里那些骑兵的普通坐骑可比。

    将来有一天,自己会不会拥有一匹马?

    不用象海丽这样纯种的好马,一般骑兵的战马就行。

    “哈特,看来海丽很喜欢你。”一个声音从马厩门口传来。

    哈特扭头朝门口望了过去,看到来人,他连忙放下手里的草料,站直身体立定敬礼:“斯坦尼少爷,您早!”

    “嗯,听说你昨天通过了二级战士考核?很好,这是赏给你的。”

    扫了一眼马厩中光洁的地板,来人拇指一弹,一个银白色的可爱玩意翻翻滚滚,朝哈特这边飞了过来。

    哈特伸手一捞,将这个银白色的小可爱握在掌心,那是一枚漂亮的小银币,相当于哈特五分之一的月薪。

    “谢谢斯坦尼少爷!”哈特再次行礼,大声回答,精神明显更加昂扬振奋了。

    “继续努力,我期待着你成为三级战士的一天。”看着这位精力旺盛,因为拿到赏钱而发自内心喜悦的年轻士兵,斯坦尼少爷满意的点了点头。

    建立孤儿院收养孤儿,然后从孤儿中选拔士兵,是莱斯特家族的传统。

    士兵是贵族的盾和矛,士兵的忠诚对贵族来说至关重要。而孤儿院从小灌输的忠诚,绝不是那些临时雇佣来的佣兵可比。

    这样的年轻士兵,是莱斯特家族的坚固基石。

    ——————————————

    清晨弄到的一枚小银币,对哈特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

    他每个月的薪水是五枚小银币,每一枚小银币相当于二十枚铜子。不过他成为预备士兵的时间还不长,所有积蓄加起来,再加上这一枚意外之喜,也不过是四枚小银币。

    这点钱,远远不能支持哈特完成自己的梦想。

    清扫马厩是哈特的一个兼职,可以获得每月一枚小银币的报酬,但是前提条件是不能影响训练,这也是哈特为什么这么早起床的缘故。

    现在,哈特就在训练场上做剑盾配合练习。

    教官霍恩大声咆哮:“刺击、刺击,两个月了,跟你们这群垃圾说了多少次,要用刺击而不是斩击!就凭你们手里的小铁片,根本不可能斩破别人的铠甲!”

    负责教授哈特他们战技的教官霍恩,据说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兵,曾经参加过马蹄战争并获得功勋。

    不过,此刻他轮起手中棍子狠狠的抽打在一名士兵背上,清脆的抽击声,让单独在一边练习的哈特,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你们是轻步兵,手里拿的是盾牌和短剑。短剑不是用来砍的,是用来捅的,知道吗?无论是铠甲、锁子甲,甚至是皮甲,你们手里那铁片都砍不破,要想用砍人,你们首先要转职成双手剑士或者斧战士才行。”

    “哈特,你过来!”霍恩教官的声音传来。

    “是,霍恩长官。”

    “给这帮笨蛋演示一下什么叫刺击!”

    “是,霍恩长官。”

    哈特算是这一届新兵中表现最好的一位,他早早就完成了所有的基础战技训练,获得独自训练的资格。

    而且昨天,他还通过了二级战士考核,只要有小队肯接收他,他就可以离开新兵训练场,成为男爵领的一名正式士兵。

    正式士兵的薪水要比预备士兵高一倍,足有十枚小银币之多。

    不过,哈特看着这一届新兵同学们不太善良的目光,心中也有些打鼓。

    演示战技这种活,一般都是比较招人恨的——大家都是垃圾,凭啥你早早的通过考核?对这种别人家的孩子,大多数人都不太友好。

    不过,霍恩教官在边上看着,哈特也没有其他选择。

    他紧了紧左臂上的小盾牌,拿着右手的训练剑走到队伍前面。开始演示短剑刺击的基本动作。

    哈特用左臂的盾牌做出一个格挡的动作,然后转身,用盾牌牵引虚拟的武器从自己侧面滑开;在转身的同时,右脚脚尖发力点地,通过脚踝旋转将力量传递到小腿;又在蹬直小腿的瞬间扭腰送肩,让肩膀将手臂弹射出去,同时训练剑笔直前指。

    ‘呲——’轻轻的一声破空声响起,哈特的右臂伸得笔直,训练剑凝定在半空纹丝不动。

    “你们这些垃圾看到没有,这才是合格的刺击。剑尖要垂直于对方的身体,力量要全压在剑尖上,只有这样才能击破对方的铠甲,像哈特这样,一个打你们三个都不成问题!”

    “切,他才打不过三个呢。”人群中有人小声说。

    “谁?是谁说的,给我站出来,打不过三个?就你们这些垃圾?有胆子给我站出来!”霍恩教官大声吼道。

    这是新兵在挑战他身为教官的权威,断然不可轻轻放过。

    “是谁?你爸爸没教过你男人要有担当吗?像个娘们似的在下面偷偷摸摸!”霍恩教官怒吼。

    一位新兵受激不过,推开前面的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大声回答:“是我,是我说他打不过三个人!”

    看到是这个人,霍恩教官有些头疼。

    从队伍里走出来的这名新兵名叫卡特,是库博的二儿子。

    库博是男爵领军队中的一名小队长,论起身份也不比霍恩要低多少,大家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熟人。

    当然,在军队里反驳上官无论如何都不可原谅,霍恩教官就算直接伸手揍他一顿库博也没话说。

    问题是这不是揍一顿就能解决,在大家面前,卡特这个愣头小子给自己出了一个难题。

    要是霍恩教官不能在这帮新兵蛋子面前证明自己说过的话是正确的,作为教官的威信就会受到质疑,说不定还会被这帮混小子当做笑话传出去。

    莱斯特男爵领可没有多大,说不定第二天就能传到男爵大人耳朵里。

    然而,让他头疼的事还没完。

    “我也是。”

    又一个混小子从队伍里走出来。这是卡特的好友维恩,他准备和自己的弟兄有难同当。

    “我也这么认为!”卡特的好友不止一个,克罗斯也走了出来。

    霍恩更头疼了,看着一群站在面前的一群小混蛋,还有露出看好戏目光的新兵蛋子们,霍恩觉得自己骑虎难下。

    “你们三个一方,哈特算一方,你们比试一下。”

    霍恩决定将赌注压在哈特身上,毕竟这位年轻人训练刻苦无比。他曾经多次在半夜时分看到这位年轻人,依然独自一人在训练场上挥洒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