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13 狭路相逢勇者胜
    “什么,卢侍郎早已领军出?”杨庭麟大惊问道,“而且还让全军都留了家书?”

    这一刻,他心中非常地吃惊。因为从这他能知道,卢象升其实压根就没指望他能从高起潜那边获得物资军需以及援军,否则的话,肯定会等他回来再开战的。

    看着军中文书把一叠叠的家书堆放在眼前,杨庭麟一下就感觉到了,卢侍郎之所以把自己派出去求粮的目的,其实只是为了把自己打走,不想让自己跟着必死之军出战。

    想到这里,杨庭麟不由得感动万分,双目含泪,哑声大哭道:“侍郎,吾非怕死之辈,自当追随左右杀虏报国啊!”

    话音一落之后,他立刻追问卢象升出的具体情况,而后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老爷,老爷……”他的家丁追着他喊道,“可不能辜负卢侍郎爱护之意啊!”

    很显然,他的家丁猜出了他要去干什么,连忙劝阻。

    另外一名家丁也跟着劝道:“老爷,就算要去追随卢侍郎,不妨也留封家书给夫人吧?”

    前方战事凶险,晚去一会,说不定就赶不上死战,就能让老爷多一分活着的希望了。

    杨庭麟听见,转过身,盯着自己的家丁厉声大喝道:“老爷我都不怕死,尔等怕死乎?”

    “老爷明鉴,小人什么时候怕死过?”其中一名家丁听了,立刻大声回应道,“只是战场之上,有无老爷,并不会改变什么,万一有事,岂不是辜负了侍郎美意,而且夫人……”

    杨庭麟一听,立刻打断道:“不管如何,我奉军令而出,自要缴军令而回。既上战场,生死有命。夫人那边,也没什么好说的,精忠报国,原为人臣本份。”

    说完之后,他拔腿就走,很快就要到马廊。

    另外一名家丁见了,一咬牙,立刻加快脚步,过杨庭麟,一边翻身上马,一边快说道:“老爷,小人先走一步,赶去向侍郎禀告军情。“

    很显然,他看不能阻止杨庭麟,就想先走一步,如此一来,万一有事,也能起到预警的作用。

    说完之后,便没等杨庭麟的同意,“驾”地一声大喝,胯下战马疾驰而出,立刻向远处奔驰而去。

    杨庭麟稍微楞了一下,站住身子看了下那名家丁的背影,而后没有再犹豫,同样翻身上马后疾驰追去。

    再说卢象升这边,他原本就要直追满清军队一路,试图打一个时间差,因此,夜不收都没有派去多远,以防打草惊蛇。此时,在蒿水桥这边遇到满清探马时,也已经同时看到了远处的一支满清军队。

    这一见之下,卢象升便立刻下令组成攻击阵型。摘下挂在马钩上的大刀,拨马回转,看着正在迅组阵的手下军马,大声喊道:“众将士,此战,狭路相逢勇者胜,随本官杀虏!”

    说完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重新调转马头,大刀往前一指,同时开始驱马前行,慢慢加。

    卢象升身为士卒,冲杀在最前面的位置。

    他的亲卫一见,立刻跟上,左右保护着卢象升。“卢”字大旗,紧随身后,迎风猎猎,向全军指明方向,宣告着“卢象升在此”。

    与此同时,齐声大吼,带着咆哮,带着对满清军队的蔑视,带着无所畏惧之意,在卢象升的身后响起。

    全军怒吼之后,马蹄声齐整地响起。杨国柱、虎大威两总兵同样身为士卒,领着手下在左右两翼,紧跟卢象升之帅旗而动。

    有什么样的统帅,就有什么样的兵。此刻,这句话在这蒿水桥展现得淋漓尽致。身为大军统帅的卢象升,身为士卒,冲锋在最前面。他的手下,便也都是有样学样,个个悍不畏死,冲锋在前。

    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五千疲惫之师,此时此刻却一点都看不出来。能看到得,只有五千猛虎,在虎王的带头冲锋下,向两倍于己的敌人,毫无畏惧地冲了过去。

    原本满清探马还想着来阻拦一下明军,给本阵留出足够的应对时间,这是惯例。一般来说,对上明军,探马的阻拦也往往是有效的。

    可他们没想到,眼前这支明军,竟然二话不说,全军就直接起了冲锋。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就让人感觉,谁要敢在这支军队的冲锋之路上阻拦,必将被碾压地粉身碎骨。如此一来,满清探马也不敢挡其锋,不是撤向两边,就是打马跑回本阵去了。

    不远处的这支满清军队,帅旗之下的统领,是八大贝勒之代善的儿子,同样赫赫有名的岳托。他没想到,自己这边才刚分兵,明军竟然就主动咬了过来。而且还那么干脆,只一遭遇,就全线攻了上来。

    看着远处迎风猎猎地“卢”字大旗,岳托忍不住带着欣赏之色赞道:“都说卢象升乃进士出身的文官而已,打起仗来却勇猛无比,今日一见,果不其然,也算是汉人中的异数了!”

    听到这话,他身边一名奴将便嘲笑道:“就算他再异数,不也落入我大清的算计了!”

    岳托听了,笑了笑。确实如此,据可靠消息,卢象升手下就只有五千疲惫之师而已,就这,大清还布下这计策,也算是看得起大明这支唯一的敢战之师了。

    “来人,去禀告,就说卢象升已经中计。”岳托一边下令,让人回报这次的统帅多尔衮;一边又命令一名将领,让他先领军前去缠住明军。

    “主子放心,五千疲惫之师而已,看着张牙舞爪,实为纸老虎而已,看奴才的。”这名将领听了后,立刻领着本部两千人马迎了过去。

    对此,岳托倒没说什么。虽然他也看出,卢象升这支军队看似勇猛如虎,可毕竟已经是一支断粮之军,再勇还能勇到哪里去?一如这名奴才所言,纸老虎而已,一戳就破。

    “弓箭手,火铳手准备!”

    “长枪兵列阵!”

    “骑军备战,侧面出击!”

    一道道命令传了下去,满清军队也确实算是精锐,军令快得以实施,长枪兵,弓箭手,火铳手,还有骑卒,全都各就各位,看着冲过来的明军严阵以待。

    明军越冲越近,越冲越近。寒风呼啸声中,唯有隆隆马蹄声在响。蒿水桥之战,一触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