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12 他也配学楚霸王
    “哈哈哈……”阴柔的狂笑声,忽然在大堂内响起。

    堂下众人看着高起潜在笑,都有点不知所措,卢侍郎的急信,能有什么好笑的?

    其中有几名将领看高起潜笑得欢,虽然不明白,可也挤出笑容跟着笑了起来,笑得莫名其妙,却表现出了狗腿子的潜质。

    可忽然之间,高起潜却猛然收了笑声,双手一揉,把那封卢象升的书信揉成了一团,随手一丢,而后冷声嘲笑道:“他也配学楚霸王!”

    听到这话,那些跟着勉强笑的将领,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他们搞不明白,为什么总监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

    在他们还在愣的时候,就听高起潜对外面吩咐道:“咱家这里也没有多余的钱粮,至于援兵,呵呵,咱家会伺机而动的!滚!”

    加上一个“滚”字,那这“伺机而动”就有问题了。在座的都不是傻子,心中一下就明白,看来高总监对卢侍郎的态度,依旧和之前一样。

    县衙的门房内,杨庭麟正在烤着火,听到脚步声传来,连忙站了起来,也不顾外面寒冷,立刻迎了出去。果然看到那名校尉返回了,不过看其脸色,他的心中顿时一咯噔,感觉有点不妙。

    那名校尉看到杨庭麟殷切盼望的样子,想着军国大事如此,可里面却在吃喝玩乐,根本没有施以援手之意,作为一名武人,心有同感,带着点歉意抱拳说道:“这位大人请回吧,总监大人明言,无多余钱粮,至于,援兵,则伺机而动。”

    一听这话,杨庭麟立刻明白了这话中的含义,可他还不甘心,便追问情况,想要了解细节来佐证自己的判断。

    那校尉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凑近杨庭麟的耳边,低声说道:“总监看完书信后有说过一句,他也配学楚霸王。”

    杨庭麟听了,稍微一愣,随后立刻明白了过来

    原来卢侍郎所谓的妙计,乃是要学楚霸王的成名之战,也就是古时的巨鹿之战,用自己所领之军来和满清军队决战,一如当年楚霸王向几倍于己的秦军起攻击,最终带动其他义军(高起潜所部)完成击败秦军(满清军队)的战术。

    这么一想,还真是凑巧。

    卢侍郎的军队就在巨鹿,鸡泽离巨鹿也就六十里,骑军转瞬即至,而满清军队也在这左近。这巨鹿,完全可能成为两军之决战战场。而卢侍郎之勇力,就算逊色于楚霸王,估计也差不了多少吧。

    满清军队和当年的秦军,虽然同样有着优势兵力,可这仗真要如卢侍郎所想得来打,也未尝不可以一战。可这个前提是,至少高起潜所部要前移,要去巨鹿就近策应,让满清军队心有顾忌才行。可如今,总监很显然还是想按兵不动!

    想到这里,杨庭麟就急了,还想让校尉帮忙通传,他要面见高总监,想要通过他的口才来说动高总监。

    “大人,您就别为难末将了。”那校尉苦笑着说道,“刚才两次通传,末将已经恶了里面,实在是不能再去了!”

    杨庭麟一听,知道自己不可能见到高起潜了,不由得大恨。手握重兵,却不思报国,任由满清军队肆虐,生灵涂炭,宦官误国、宦官误国也!

    他重重一跺脚,转身就走。自己没能完成大人所托,实在惭愧,可不管怎么样,都务必让大人明白这边情况才行!

    只是片刻之间,他便已翻身上马,冒着严寒重新绝尘而去!

    与此同时,崇祯皇帝坐在御座上,也在担心着,不知道卢象升那边的战事怎么样了?可惜窃听种子太少了,否则在卢象升身上放一颗,就能随时知道那边的情况了。看来只能多做一些系统给的任务,这样窃听种子多了,以后就会好办多了。

    这么想着,他忽然转头看向身边的一名轮值太监,稍微打量了一会。

    这名太监正当壮年,但却微弯着腰,神态非常恭敬地候着。神情之间,隐隐还有一丝惶恐。

    这个太监,就是后世有名的和崇祯皇帝有上吊交情的王承恩,此时还是司礼监秉笔太监。

    感觉到皇帝看过去的目光,王承恩立刻弯腰候命。

    只听崇祯皇帝声音淡淡地问道:“跪了多久了?”

    “回陛下,已有半个时辰了!”王承恩立刻恭敬地回答道。

    崇祯皇帝一听,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估计也差不多了。便依旧语气平淡地吩咐道:“让他们都进来吧!”

    “奴婢遵旨!”王承恩连忙答应一声。

    转身间,看了下随侍在边上的几名小内侍。他实在没想到,就是这几个小内侍,引了这么大的事情。幸好自己没去内书堂,否则搞不定也一样跪外面了。

    这些想法,一闪而过,王承恩亲自出了殿门传旨去了。

    没一会,八个冻得在打颤的太监,带着一股寒气进入暖和的大殿,都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崇祯皇帝盯着这八个掌印太监,冷冷地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朕如此罚你们,是不是让你们受委屈了?”

    宫内十二监掌印太监,有八个跪在这里。

    “奴婢不敢。”八名掌印太监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道,“奴婢有罪!”

    崇祯皇帝听了,微微点点头道:“知道就好,内书堂乃是宫内宦官的新鲜血液之来源,且以后大都是要在宫内担任要职的。如果内书堂就已经被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污染了,朕何以相信以后宫内的奴婢能当好差事?”

    宫内宦官,分为两部分,有一部分就是内书堂出身。

    这些都是有学问的宦官,他们的前途,会比那些没有读过内书堂的要好。毕竟宫内很多要职,可并不只是跑腿的活。比如司礼监,那是和内阁一样要处理国家大政的。没有一定的学问,肯定无法胜任。因此,崇祯皇帝才有此一说。

    内书堂的这个事情,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全看当权者怎么看。如今崇祯皇帝把话说到这份上,那就说明很是看重了。

    “你们能第一时间赶来朕这里请罪,说明你们自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崇祯皇帝继续对底下这些太监说道,“既然这样,朕也已经罚过你们了,此事就到此为止。但是,内书堂这边,以后必须按规章制度来,谁要是再敢乱来,就休怪朕不念往日的情分了!”

    “奴婢不敢,奴婢叩谢皇恩!”

    崇祯皇帝再度盯了他们一会后,却没有放过他们,而是声音又冷了点说道:“这次朕恰巧经过内书堂,才现了这事。朕相信,这宫里还有其他事情,是不是你们都还一起瞒着朕?”

    “奴婢不敢……”

    这一次,没等他们说完,崇祯皇帝就立刻打断他们道:“无须你们来敷衍朕,宫里面的情况,朕要心里有数才行。你们就在这殿内,把你们知道的,在宫里的违规之事,包括自己或者别人的,都写下来给朕。”

    说完之后,他抬头一示意,边上一直站着的陈宝庭等八名来自内书堂的内侍,立刻搬来桌椅,文房四宝,布置成一个考场一样,一人一个座位,还搬来屏风把所有人都单独隔开了。

    这一幕,看得底下八名掌印太监很是意外。能看出来,皇上是早有准备。

    崇祯皇帝看到布置完成,便吩咐王承恩道:“你们都出去候着吧,陈宝庭等八人留下伺候着就成。”

    王承恩一听,不敢违背,连忙带着其他宫女内侍退下了。

    等他们一走,崇祯皇帝又对那八名掌印太监说道:“人不可能没有私心,这一点,朕可以理解。今日朕就给你们一个机会,让你们把知道的事情都写出来。只要不是十恶不赦,朕可以赦免不究。可要是过了今日,还被朕知道有欺瞒朕不报的事情,就休怪朕不念往日的情分了!”

    十二监的掌印太监,一般来说,都是皇帝的心腹,否则不可能坐上这个位置。至于心腹会不会背着皇帝干什么事情,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如果要是以往,他们这些太监可能都会不约而同地否认。可今日已有内书堂一事,他们还知道皇帝也听到了一些议论,如果这时候再否认没有任何其他违规事情了,那皇帝怎么都不可能会相信的。

    还有,从皇帝这早有谋划的布置来看,说不定皇帝也已经掌握了一些事情,要是不写出来,回头估计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更为关键的是,皇帝这一手,突然而至,他们之间就连个商量的时间都没有,谁知道要是自己不写的话,会不会被别人写出来?

    这么想着,这些掌印太监心中顿时就充满了无奈又惶恐了。眼前的这一关,怕是不好过了!

    于是,大殿内,就在崇祯皇帝的注目之下,八名小内侍,分别伺候着一名掌印太监,入了格子间去写供罪书了。

    与此同时,杨庭麟快马加鞭,心急如焚,用最快的度赶回了巨鹿贾庄。可是,他还是来晚了一步,卢象升已经领军开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