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5 吏治与钱粮
    此时的杨嗣昌,已经镇定了不少,至少不再流汗了。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其实算是问题又回到了老路上。

    为什么要攘外必先安内?

    还不就是因为以朝廷的实力,感觉没法既攘外,又要安内。因此,杨嗣昌提出的战略,就是想要减轻朝廷的负担,要攘外必先安内。

    但是,这个战略被穿越后的崇祯皇帝否了。对于否掉的理由,杨嗣昌认了,觉得皇上说得也没错。可如此一来,老大难的问题就又回来了,钱粮,怎么解决?

    如果换成原本的崇祯皇帝,对此估计要头疼得睡不着觉了。由于时代的局限性,他不会有办法,也因此,才亡国。但是,对于现在的崇祯皇帝来说,他至少有跳出这个时代的眼光,因此,自然是有过考虑了。

    杨嗣昌看到崇祯皇帝似乎在思考,便和其他两名辅臣对视了一眼,就又向崇祯皇帝奏道:“陛下,辽饷和剿饷已是不够用。如若继续加重这两饷的话,怕是朝廷之脸面不存。可满清军队如今在关内肆虐,随后的善后,也是需要大量银子,各地勤王军的调动,也离不开银子。而国库,也已无存银。”

    崇祯皇帝听杨嗣昌的这番细说之后,不动声色,扫视了下底下站着的三个辅臣,再瞅了一眼在边上服侍的曹化淳,而后才缓缓地问道:“诸卿乃是朕之左膀右臂,既然提出了此事,不知有何策教朕?”

    他只是一句话,就把皮球踢了回去,因为身份的关系,下面的臣子还没法不接。毕竟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至少明面上这是人之大义,不能违背的。

    可是,这个问题,要是能有轻易的解决方法,大明也就不会亡国了。因此,一时之间,没有人开口说话,文华殿内,显得很是安静。

    崇祯皇帝就这么静静地看了一会底下几个臣子,忽然看向曹化淳开口问道:“曹大伴,你可有主意?”

    曹化淳一听,顿时心中一惊,他可没想到,崇祯皇帝竟然会问他意见。脑筋急转几下,连忙躬身奏道:“陛下,奴婢惭愧,此等国家大事,还是比不上诸位内阁辅臣的!”

    很显然,他是把皮球踢给三个内阁辅臣去了。

    崇祯皇帝听了,也不怒,甚至连脸色都不变一下,转头看向三个辅臣。

    杨嗣昌看同僚都低着头,知道这事是自己提议,便只好开口回奏道:“陛下,如今没有钱粮,是万万不行的。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再行收税了。臣以为,如今满清军队在关内攻城略地,势不可挡。此种情形,概因地方乡兵不精也。为此,朝廷不妨以此为契机,可征收练饷,用以训练各地乡兵,不再有今日之惨。如此,朝廷便能又有钱了!”

    崇祯皇帝的蝴蝶效应,次展现出来了。练饷的提议,原本是杨嗣昌在崇祯十二年,也就是到明年的时候,他才提出来的。可如今,他为了能在崇祯皇帝面前挽回下自己的形象,就提前说出了这个法子。

    如果是在原本的历史上,崇祯皇帝病急乱投医,自然是同意了他的提议,也就有了明末所谓的“三饷”一说。

    可如今,崇祯皇帝既然来自后世,心中又有打算,倒也没有马上否决,也没有火,只是淡淡地说道:“就算要另立名目加征税银,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诸卿,可还有何策教朕?”

    能听出来,皇上似乎对此不满意,这让满心希望能得皇帝表扬的杨嗣昌,不由得很是尴尬。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其他法子,就只好低下头不语。

    另外一名辅臣方逢年,则自始至终,就犹如老僧入定一般,不一言,似乎在思考,没有半点开口之意。

    剩下的辅臣薛国观,似乎已经有主意,不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己的两个同僚,见他们都低头沉默不语。而边上的东厂提督兼司礼监秉笔太监曹化淳,也是同样不一言。不由得,心中怒气上涌,隐隐地,好像有种豁出去的神情。

    就在这时候,忽然又听到崇祯皇帝在说道:“我大明开国将近三百年,该不会这时间越久,大明的财富就越少,以至于无法应付内外战事?没有另外的方法,再来凑集朝廷急需之钱粮了吧?“

    虽然他们没有经济这个概念,可这些金字塔顶尖的人物,自然知道如今之大明财富,远不是开国之初能比的。就只人口一项,都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国人之奢华生活,风月场所之多也足以佐证一二。

    听到崇祯皇帝这话,薛国观忽然心中一动,抬起头来,仔细观察了下崇祯皇帝的脸色后,他忽然现出一点决然,狠狠地盯了曹化淳一眼,而后不管同僚,当即恭声奏道:“陛下,臣有对策,可解朝廷钱粮之急缺!”

    他这一出声,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甚至连一边待着服侍的内侍宫女,都纷纷侧目看去。

    崇祯皇帝不由得很有兴趣,曹化淳暗地里称他为薛蛮子,臭狗屎,该不会真有什么办法吧?难道,会和自己想一块去?

    这么想着,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鼓舞薛国观道:“薛卿但有良策,尽管奏来!”

    刚才薛国观的瞪眼,曹化淳瞧见了,隐隐地,他有不妙的感觉。该不会,薛蛮子的主意,是和自己有关吧?

    就连杨嗣昌等人,听了薛国观的话,把他的神态看在眼里,也都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他们觉得,这个薛蛮子似乎要当搅屎棍了。

    而薛国观心中有了决定,便没有再犹豫,当即中气十足地大声奏道:“诚如陛下所言,国朝之财富,自然远比开国为多。但是,我国朝的财富,都为贪官污吏所得,以致国库收入远不足支出,才有今日之忧。如若厂卫得到合适人选,谁敢贪婪?”

    他说话坚定有力,就犹如晴天霹雳一般,顿时吓得曹化淳在这大冬天的,一下就大汗淋漓。他再怎么想,也没想到薛国观竟然当面把矛头指向了他。顿时,他在心中狂骂,薛蛮子,你个臭狗屎,咱家弄死你……

    看到崇祯皇帝的脸色冷了下来,转头看向自己,曹化淳连忙跪地奏道:“陛下,奴婢自觉兢兢业业,从未有半刻怠忽,薛阁老如此弹劾奴婢,或是奴婢能力不及,请陛下降罪!”

    他回避了薛国观的指控,转移了话题,变成了就算真有事,那应该也是他的能力问题。不得不说,他也算是老奸巨猾,以退为进,顺便给以后找好退路。

    在原本的历史上,也是薛国观担任辅之后,他就称病告老还乡去了。

    崇祯皇帝听了,淡淡地说道:“薛卿可没说大伴贪腐,且起来候着。”

    听到这话,虽然不是怒治罪,可曹化淳的冷汗就又下来啦。悬而未决,这最让人提心吊胆了。更让曹化淳担心的是,此时崇祯皇帝心中在想什么,他一点都猜不着了。

    此时的曹化淳,内心非常惶恐,依言站了起来,垂手而立,低头不语。

    边上站着的杨嗣昌和方逢年,看着这一切的生,背后的冷汗也冒出来了。他们心中无不想着,薛蛮子果然是薛蛮子,要是扳不倒曹化淳,那就等死吧!

    他们心中在想着,崇祯皇帝就又说话了,只听他对薛国观说道:“整顿吏治,一直是朝廷第一要务。太祖当年,剥皮实草警示他人便是手段之一。但如今满清军队在关内肆虐,民生凋敝,而国库空虚,薛卿,可有良策教朕?“

    见崇祯皇帝不马上处置曹化淳,薛国观内心非常失望。他又不是傻子,知道自己这么一来是得罪死东厂提督了。之前他以为当面奏对,皇帝肯定要有所表示才行的,结果没有。

    不过,反正已经豁出去了,他也就不管这些了,听到崇祯皇帝的第二个问题,他便又躬身奏道:“陛下,如今我大明朝有钱人家,皆为文官武将,皇亲勋贵。如若朝廷急等用钱,不如向他们借钱应急。在外的群僚百官的借款,由内阁承担;在内的皇亲国戚的借款,非由皇上决断不可。”

    这话一说出口,顿时,杨嗣昌和方逢年的冷汗直流。早知道薛蛮子今天这么乱来,就不和他一起过来了,这简直是把所有同僚,还有内官以及皇亲国戚都给得罪死了啊!

    在原本的历史上,薛国观也确实向崇祯皇帝提了这两个方法,不过要等他当了辅之后。在这个位面上,因为崇祯皇帝的穿越,因缘凑巧,他一下把心中埋藏着的这两个方法给提前爆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