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4 五道金牌
    说到最后,崇祯皇帝几乎是用怒吼的语气,大声问了出来。

    杨嗣昌听得再也站不住,腿一软,一下跪倒,头伏地上,惶惶然不敢再辩。皇帝都把话讲这么清楚了,傻子都不会认为,大明和满清的关系,能和平共处的了!

    皇帝震怒,边上所有人也都跟着跪了下去,包括曹化淳。此时的他,都不敢抬头去看崇祯皇帝了。他感觉到皇上的凌厉,威势之盛,不知为何,让他想到了,该不会是太祖附体了吧?

    崇祯皇帝高居御座,俯视下面跪着的臣子,特意盯了曹化淳一眼,心中想着,自己刚才的这番表现,应该也能给他一些震慑吧!

    这么想着,他又转头看回杨嗣昌,再次冷声说道:“卿再仔细想想,满清军队几次入侵关内,是不是都是在我大明好不容易要把流贼镇压下去之时?卿想上一想,是也不是?“

    说到这里,崇祯皇帝顿了顿,而后又大声说道:“满清为何这么做?不就是不想让我大明安内,要给大明添乱,最好大明越来越乱!如今,卿可真正想明白了?“

    “圣明莫过于陛下!”杨嗣昌匍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汗滴在地上而不敢去擦,声音略微有点颤抖地回奏道,“不得陛下指点,罪臣还在迷局中而不自知!”

    崇祯皇帝见他认罪,便缓和了下语气,一本正经地说道:“这也是太祖点醒了朕。行了,平身吧!”

    听到这话,不管是杨嗣昌还是曹化淳,都是心中大吃一惊。不得不说,崇祯皇帝这么一说,太祖入梦的事情,便再次在他们脑海中强调了一次。说真的,仔细想想,似乎崇祯皇帝以前可没有这份见识,该不会真是太祖托梦,点醒了皇上吧?

    除此之外,还有崇祯皇帝的气势,也改变了好多,变得英明起来,要说只是自己突然改变,他们是不信的。可如果是太祖托梦,影响了崇祯皇帝,那就是有可能的。

    要知道,太祖可是起于微末而登九五之尊的人物!历朝历代,又有哪个开国皇帝有太祖这么厉害的?

    这么想着,他们两人,还真有点信了!

    文华殿内的所有人,在依言站了起来后,不自觉间,他们都敛声屏气,对崇祯皇帝恭敬了很多。

    御座上的崇祯皇帝,看到杨嗣昌的面前有一滩汗渍,就当没看见,吩咐杨嗣昌道:“卢尚书手中兵力太少,无以抗拒满清大军,形势危矣!卿按朕的意思,拟旨,尽快给卢尚书吧!”

    “微臣遵旨!”杨嗣昌这次没有再抗拒,马上答应了下来,匆匆返回内阁去拟旨了。

    文华殿内,就只剩下了曹化淳。

    这时候,崇祯皇帝一言不,就只是看着他。

    只一会的功夫,曹化淳就感觉崇祯皇帝的眼神,犹如实质一般,刺得他隐隐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的崇祯皇帝,让他感觉到了敬畏。

    一想起这个词,曹化淳忽然有所领悟,好像以前的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丢掉了本该有的敬畏。

    正在他想着的时候,崇祯皇帝似乎闲谈一般,忽然开口问道:“大伴,你对刚才之事,有何看法?”

    曹化淳一听,连忙躬身回奏道:“陛下英明,奴婢佩服万分!”

    “嗯?”崇祯皇帝有点不满意,此时的他,不需要马屁。

    他的这一声哼,让曹化淳心中一紧,感觉是皇帝不满意传旨的这个事情有波折,以至于让皇帝费了一番口舌。

    这么想着,曹化淳就连忙解释道:“奴婢刚去内阁传旨,刚好其他两名辅臣不在,才有杨阁部拒旨求见之事。”

    “哦?”崇祯皇帝又一声哼,他也不揭穿,只是声音淡了点问道,“朕是问大伴,你掌管东厂,对于刚才这事,可有补充?”

    曹化淳并不笨,之前只是没有深想,此时得到皇帝提醒,立刻就回过神来,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要知道,满清远在辽东,隔着山海关,按理来说,应该是消息隔绝不通。可为什么满清能卡好时间,在大明刚好要剿灭流贼的时候入关捣乱,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人通风报信?

    东厂和锦衣卫都是有侦缉之责的,虽然就这事来说,可能锦衣卫那边的责任更大一点。可如今,锦衣卫指挥使不在这里,皇帝是在问他这个东厂提督,难道还要推卸责任引皇帝更大的不满?

    曹化淳感觉到了崇祯皇帝对自己的不满,在此以前,这样的事情,可是从未有过这样的。

    要是失去了皇帝的信任,他就什么都不是,可要是让他现在说出个一二来,他又说不出来,情急之下,他立刻躬身奏道:“陛下,奴婢以为,杨阁部刚才有不奉召之例,那这份旨意下去了,万一高总监也不奉召,或者说错过了旨意传达,也有可能会辜负圣意,让卢尚书陷于危险之中。是以,奴婢愿意快马前去督促!”

    一听这话,倒是提醒了崇祯皇帝,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又或者说,高起潜不知道自己的决心,以为自己还会变卦之类,可能随后又会想要议和,因此就算接了旨意,到时候阳奉阴违或者犹豫不决之下,也都有很多手段制约卢象升,最终让历史重演,导致卢象升战死。

    这么一想,崇祯皇帝倒也紧张了起来,暂时把刚才想说得事情放下,立刻点头说道:“大伴这次说得有道理,必须要预防这种情况生。立刻传旨给高起潜,严旨高起潜遵旨行事,不得有任何违背!”

    高起潜是太监,是皇帝的家奴,只给高起潜的旨意,就不需要那么正规,皇帝直接出的中旨,高起潜也不敢不接。

    崇祯皇帝没有让曹化淳亲自去,而是赐下金牌,让另外的内侍快马赶去,紧随第一道圣旨,赶往真定那边。

    看着崇祯皇帝忙这些,曹化淳心中还是不安,虽然自己找了个理由转移了话题,可终归还是有问题存在。因此,他便又提醒道:“陛下,如今战事多变,很有可能卢尚书已经不在真定,万一传旨天使不能及时寻到高总监的话,还是会有问题,要不……”

    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做点什么,心中会一直不安。他有直觉,皇帝对他已经不那么满意了。既然皇帝眼下这么在意卢象升的安危,要是他能去保下卢象升,说不定就能重新讨回皇帝的欢心,重新赢得皇帝的充分信任。

    崇祯皇帝想想,也觉得之前还不够保险,既然这样,他想起了前宋赵构连十三道金牌追岳飞的事情。好,既然这样,那朕也有得是金牌。

    于是,他还是没有让曹化淳亲自去,而是连续又派出了五次信使,持金牌去找高起潜,要他务必遵守旨意。甚至到了后来,他的旨意已经非常严厉,明说卢象升要是有事,高起潜就要为他偿命!

    看着一道道的金牌出,一直旁观的曹化淳是一次次地意外。他深深地感受到了,太祖托梦之后的崇祯皇帝,已经有了自己的主见,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如今的崇祯皇帝,让他在边上伺候,都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正在想着这事时,殿外内侍又来禀告,说内阁三名辅臣请求觐见。

    崇祯皇帝一听,瞅了曹化淳一眼,点点头,传旨召见三名辅臣。

    很快,见礼完毕之后,还是杨嗣昌先开口奏道:“陛下,如今我大明国策既安内又攘外,臣等以为然。可这钱粮缺口将更大,恐朝廷不堪重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