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3 攘外必先安内
    第一,曹化淳虽然被原本的崇祯皇帝认为是最为心腹之人,可很显然,这个曹化淳,有自己的想法,并不一定会完全领会崇祯皇帝的意思,并按崇祯皇帝交代的意思去办。

    第二,这个曹化淳在背着崇祯皇帝收钱,而且还不只是小搞搞,连内阁辅臣的钱都收。由此可见,怕是朝中其他文官的钱,估计也没少收。

    第三,这个曹化淳,有自己的势力,都能掌控到他干一些明显会违背崇祯皇帝意志的事情,却没人会来揭的程度。

    总而言之,曹化淳利用他现有的权势在捞钱办事,而不管这个事情会不会对大明有害?是不是违背崇祯皇帝的意思?或者说,他压根不觉得这事,会对不起崇祯皇帝对他的信任,觉得这么做没什么!

    当官的是为财,难道当太监的就不能为财了?

    当然,崇祯皇帝从他的对话中,也听到了一点欣慰,就是内阁中有一块臭狗屎。不过那个薛蛮子到底是不是臭狗屎,崇祯皇帝并没有马上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决定,一定要自己亲自试试才知道。

    崇祯皇帝正这么想着,忽然“叮”地一声,系统提示,人心难测任务已完成,系统奖励丙级窃听种子一颗。

    随后,又一个新的任务显示:做皇帝是一门学问,如何在复杂关系利益中保证皇帝的利益,这是一个英明皇帝必须要学会面对的,也是中兴大明的前提,完美解决曹化淳事件,奖励甲级窃听种子一颗,较好地解决曹化淳事件,奖励乙级窃听种子一颗,一般地解决曹化淳事件,奖励丙级窃听种子一颗,莽撞地解决曹化淳事件,引不良后果的,无任何奖励。是否接受?

    崇祯皇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接受,而后立刻开始考虑起如何处理曹化淳的事情。系统给出了这样的任务,很明显,就是在提醒自己在处理曹化淳的事情上要慎重处置。

    想想也是,自己说出太祖入梦的话时,曹化淳还没进来,可他走出殿门,就马上有宦官把殿内生的情况都转告了。由此可见,曹化淳的势力之大。

    原本,崇祯皇帝还不觉得什么,因为殿内生的事情,他就是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的。可如今,他既然要处置曹化淳,那就必须在意,必须引起足够重视了。

    毕竟有可能曹化淳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心思要怎么样崇祯皇帝的。但是,如果接下来,崇祯皇帝莽撞地处置曹化淳,万一出现狗急跳墙的情况的话,那曹化淳到底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又有谁能知道?

    人心难测地事情,系统都已经有过提示。前世的时候,也没少听说一怒或者一气之下,丧失理智杀人的事情。不光是为了更好的系统奖励,哪怕是要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也要妥善处理这事才行。

    崇祯皇帝正在琢磨着这事时,曹化淳那边又有动静。他点开一看,却是曹化淳去内阁传口谕了。从对话中看,似乎内阁就只有杨嗣昌一个人在。很显然,曹化淳的提前通知,让杨嗣昌支开了另外两名辅臣。此时,杨嗣昌代表了内阁,竟然不肯拟旨,请求见皇帝。

    看到这些信息,崇祯皇帝冷笑一声,你既然要见,那就来吧!卢象升,朕是救定了的!

    心中这么想着,他便先一步考虑起等会召见杨嗣昌时该说什么。不得不说,有了这窃听系统在,不少事情能未雨绸缪,真是很有用处!

    没过多久,果然曹化淳匆匆回来,脸色显得有点难看地禀告说,内阁不奉召,辅臣杨嗣昌请求面君。

    看着曹化淳,崇祯皇帝不得不感慨,人生如戏,宫里的可都是好演员。要不知道的,看他脸色,还以为跟他没关系呢!

    当即,崇祯皇帝也开始演戏了,不动声色,就当不知道曹化淳事先和杨嗣昌有勾结,立刻下旨,摆驾文华殿,召杨嗣昌觐见。

    没过多久,文华殿内,杨嗣昌在见礼之后,立刻带着焦虑语气奏道:“非是臣不愿奉召!陛下,卢侍郎一力主战,如若天下兵马皆归其统领,他必和满清死战,如若全灭满清,能光复辽东也就罢了!可就怕只是让入关满清死伤甚多,最终却没能取胜,如此一来,必定惹怒皇太极,从而绝了议和之望。此事,还请陛下慎之!”

    崇祯皇帝一听,却是冷笑一声道:“卿言东汉时日蚀火星,汉光武帝与南匈奴议和;宋太宗时月蚀荧惑,宋军兴师伐辽而战败。但朕要告诉卿,太祖入梦,言朕不改变,社稷危矣!卿来说说,是前朝往事紧要,还是太祖托梦紧要?”

    他说得这些前朝往事,其实都是杨嗣昌在之前给崇祯皇帝上奏章,阐明他的“攘外必先安内”策略时,用来证明他议和是对的历史依据。

    听着这些话,边上伺候着的曹化淳,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犹如泥菩萨一般。可他心中,却也开始认真琢磨太祖托梦这事了。从皇上的态度来看,皇上是认真对待这事的。

    古人是相信有鬼神存在,更相信祖宗显灵之事。听到崇祯皇帝着重强调太祖入梦,杨嗣昌当即脸色一变,知道应该不是有别人进言,而是因为太祖入梦的原因,才让皇上在议和之事上有了反复。

    果然,崇祯皇帝忽然语气严厉了起来,紧接着对杨嗣昌喝道:“朕算是想明白了,攘外必先安内是好,可这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朕来问卿,如若卿为满清之皇太极,可真心愿和大明和谈?若要和谈,代价几何?是要朕成为儿皇帝还是割让土地给满清?满清已经势大不可制,难道还要朕再双手奉上利益,继续壮大满清?”

    听着这些话,杨嗣昌的汗当即就下来了,他连忙申辩道:“陛下,忍得一时之辱,等到安定了国内,卧薪尝胆之下,我大明总有一日能灭掉满清。昔年俺答汗,不也是朝廷妥协,应其开边市才罢刀兵也!”

    “呵呵呵……”崇祯皇帝一听,不由得冷笑连连,笑得杨嗣昌低着头,那汗水一个劲地往下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就感觉此时的崇祯皇帝,非常地强势,犹如盛夏之太阳,让人不敢仰视。

    就连边上泥菩萨一般的曹化淳,也不由得偷偷看向崇祯皇帝,心中有点惊惧。他忽然感觉,眼前这位熟悉的皇帝,似乎已经有点陌生了。言辞之犀利,犹如刀枪,锐不可当!

    忽然,崇祯皇帝笑声一收,对杨嗣昌厉声喝道:“亏了卿以聪慧闻名,卿可知,任何城下之盟,可有意义?嘉靖年间,开了边市,俺答汗不照样连年侵犯我大明边境!任何和议,唯有战而胜之,至少要打疼了对手,才有和谈的基础。朕还是刚才的那话,卿要是还不明白的,那就再说明白点好了……“

    杨嗣昌到此时,才现虽是隆冬时分,可自己的汗水,都浸湿了地上好大一块,不由得连忙擦了下汗,继续凝神静听。

    “朕刚才所说,假如卿是满清之皇太极,知道我大明境内流贼四起,民生凋敝,百姓苦不堪言,而他满清之军队,几次入关又无对手。此等情况下,卿可愿和大明议和,而后让大明整顿内部,重新强盛起来?真要如此,卿就不担心,朕安内之后再撕毁合约去剿灭满清么?”

    崇祯皇帝说到这里,冷笑一声,而后继续说道:“如若皇太极只是一个庸人,或许只能看到眼前利益,要是如此,如你所说,朕忍辱卧薪尝胆也未不可。”

    忽然,他的声音又提高了一分道:“但是,那皇太极是什么人?他是庸人么?他比以前的野猪皮还要精明百倍,满清在他手中,如今已是征服朝鲜,打败林丹汗,中东部草原都以他为尊。他这样一个人,会只顾眼前利益真正想要和谈?他是巴不得我大明越来越乱才好!呵呵,还创立伪清,自立为皇帝,不是什么大汗了,其野心可想而知!还说满清乃是水德,水能灭我大明之火,其心之险恶,昭然若揭,卿以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