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光头虎的超武末世 > 第一章:第一次见血
    星夜,旷野荒原。

    人在饿的时候,吃什么都觉得香,吃光肉杂泡面喝着热汤,仰头望着漫天的星月,石应虎莫名现自己想家了……想老爸、想老妈,想大哥还有小妹。

    “日子,总是得咬着牙往前闯,我不能死在旷野里,家里等着我带钱回去呢。”用双手搓了搓脸颊,再一次振奋起精神。

    在晚饭之后,石应虎和罗动作为新人给大家搭帐篷,王志刚更愿意睡在自己的爱车里,因此只要搭两个帐篷就足够用了。

    石应虎与罗动一个帐篷,罗建军与毕欣一个帐篷,这两人并没有掩饰,只要情商正常就能看出来他们之间有一腿,不过到底真的是情投意合,还是仅仅只是狩猎生涯中寂寞男女的互相安慰,就没人知道了。

    或者说:猎人,这种高危性的职业本身就比较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念头。

    在给队伍里干完那些锁碎的工作之后,石应虎开始练刀、练八卦步,修习童子气功、第九套炼体术体操乃至于积蓄养生诀的内息。

    也不知道是童子气功的效果,还是石应虎本身的武功基础打得太好,总之不过几日修炼火候,石应虎就隐隐感觉自己产生微弱气感了!

    正常来说,养生诀这种调和五脏,纯阳中正的武功是绝不会入门如此之快的。

    目前为止,石应虎还弄不大清楚神武系统的潜能点奖励机制,升级应该是可以获得潜能点的,但就是不知道是每升一级就能获得一个潜能点,还是怎样……如果每升一级就能获得一点潜能点的话,石应虎觉得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成为顶尖一流的武道高手,即便无法成为绝世强者,也是次一流的强大存在了,虽然石应虎隐隐间觉得不会有那么便宜的事情,但心底里总是按捺不住得隐隐期待的。

    “如果正常升级并不能获得系统潜能点的话,那我目前知道的途径就只有通过突破极限的生死搏杀来获得潜能点了……这条路就太玩命也太辛苦了。”寻思,琢磨着,夜色当中帐篷里的石应虎盘膝打坐吐纳积蓄着养生真气,最后他念读一遍纯阳问心诀,然后就钻入睡袋里开始睡觉了。

    两座帐篷里都已经被喷了防虫药剂,不然睡觉的时候被变异毒蝎钻进睡袋里面,在要害处蜇那么一下子,这种非战斗减员可就太冤枉了。

    反倒是睡在改装吉普车里的王志刚,他那里不需要喷防虫药剂,改装吉普车披覆的兽甲、兽,后车厢还挂着辆白骨摩托,这些东西上面隐隐间还带着凶兽存活时的气焰,一般的小虫子是根本不敢靠近的,并且重装吉普车本身的密封性也非常好。

    外出狩猎的第三日,因为危险系数的直线上升,在夜晚时开始分配守夜任务了。

    王志刚是司机主职、毕欣是弓手,他们两个只守一小时,罗建军、罗动、石应虎,一人守二小时。

    守夜这种事,守前半夜和后半夜的最舒服,因为只是早睡一会或者早起一会的问题,就值中间睡两边的最难熬,有时候刚转入深度睡眠状态就被叫起来了,然后值守任务后刚刚完全清醒又被换去继续睡,如果不适应的话休息质量会非常低。

    而这些,还仅仅只是日常而已,作为变异兽猎人进入旷野荒原,狩猎变异兽或者被对方狩猎,这才是真正的主题。

    ………

    清晨,辽阔的原野。

    灰白色头在狂风中吹拂的罗建军,他骑着一辆白骨披覆的摩托机车,一手持握着一支散弹枪,与身边的魔甲狼群近距离并行,罗建军以左手将散弹枪撑架在自己右手肘,然后扣动板击。

    “砰!”

    “嗷呜……”伴随着哀嚎,一头魔甲狼兽摔倒被迅得甩落。

    不是没有魔甲狼兽试图凑过来攻击他,但罗建军的反应迅捷,车技精湛,再加上后面有一辆重型吉普车跟着,一身皮衣猎装的毕欣双手持着符文纹理光影闪烁的长弓,站在车顶控弦不断,一支支离弦利箭射杀出去将对罗建军威胁最大的一头头魔甲狼兽接连射杀。

    王志刚、毕欣、罗建军这三人借助装备联手包围了近百头魔甲狼兽,罗建军骑着白骨摩托机车持着土制散弹枪,驱赶着狼群,重型吉普车在后面压制着,将跑得慢的魔甲狼兽碾压撞死。

    最后很多魔甲狼兽根本就累得只剩下一口气了,越跑越慢,不仅仅是毕欣射杀起来方便而已,罗建军收起散弹枪,拔出背负着的长刀,他不时扑入狼群当中抄刀挥杀,也是豪快利落非常。

    近百头魔甲狼兽被留下四十多头,一路行来满地的血污与狼尸、腥红恶臭。

    在完成剿灭之后,罗建军“体贴”得给罗动、石应虎各留下一头变异狼兽。

    “大部分的变异兽,都是我和毕欣击杀的,王头是司机师傅,车也是人家的。那么,你们两个家伙有什么资格分我们的钱呢?现在请表现出来。”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罗建军表情冷硬可怕,或者说越是远离聚居点,越是远离人类文明,职业猎人就越是进入“工作状态”。

    “咔”

    抽刀入手,丢开刀鞘。石应虎上前两步淡然注视着自己面前呜呜低吼的魔甲狼兽,它刚刚被罗建军一拳轰在腰上,现在才勉强爬起来。

    罗建军的力道控制非常稳准,轰出的一拳只是让魔甲狼兽一时站不起来,但却并没有怎么减少战斗力。

    “看来仅仅只是想让我们见见血啊,这头魔甲狼兽的实力也就e级中位?”这样思付着、评估着,已经同d级上位血尸熊兽对抗过的石应虎现在面对一头绝对实力还不如自己的变异兽,当然不会有任何感觉。

    他对面的那头魔甲狼兽先是威慑性得吼叫了一声,然后冲距离自己最近的石应虎猛扑过来,只是迎头就被石应虎竖劈一刀劈在鼻子上了。

    变异狼兽哀嚎惨叫着掉落在地上,下一刻石应虎的身形已经踏着八卦步迅捷来到它的侧身,将自身力道与体重压到刀锋之上,石应虎一刀点贯入魔甲狼兽的腰里,然后猛烈一搅!

    刀锋搅碎内脏,紧接着石应虎斜踢一腿把它重重得踢踹到在地上,连番重创之下,这头魔甲狼兽眼见着不活了。

    铜头铁尾豆腐腰,此类变异兽多是如此,另外凡狼犬类的变异兽鼻神经大多特别达,因此一旦准确命中,往往就是伤害加成极高的暴击伤害。

    然而在这个时候,石应虎身边的罗动却已经被魔甲狼兽给扑倒了,变异兽魔甲狼兽,除皮肤下有一层外骨骼般的骨甲防御外,它们还拥有“震慑”异能,被它们殷红色的血瞳注视,心志不够坚韧者有一定几率会手脚软甚至崩溃而逃。

    罗动这次有些太紧张了,他居然真的被魔甲狼兽震慑到,虽然并没有丢人无比的转身逃路,但也因为运作僵硬被魔甲狼兽猛烈扑倒,此时此刻双持剑盾的罗动嚎叫着宣泄恐惧与魔甲狼兽翻滚于一处,还好他有意识得护着喉咙要害,否则此时此刻就真的惨遭狼吻了。

    石应虎提刀刚想扑过去帮忙,却被一旁罗建军可怕无比的眼神制止了。

    “如果练武这么多年,弄死一头魔甲狼兽还要别人帮的话,还是赶紧回家找份力工干算了,猎人这碗饭,他端不了。”

    “唉,老罗你也不要太严厉了,一开始就表现得如应虎这般狠硬的,毕竟是少数。”毕欣打着圆场,顺便还夸了石应虎一句,只是她的话却并没有让罗建军的神情脸色有任何缓和。

    事实上,罗建军才是真正在乎罗动的人,而在毕欣而言……爱吃这碗饭吃喽,反正在变异兽旷野里每年死掉的猎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啊!”砰得一下,以左手盾砸在身下魔甲狼兽的头上,然后罗动双手倒持短剑,狂一样向下砸捅着魔甲狼兽,殷红血水扩散,眼睛红的罗动几乎把身下的变异兽捅成破布方才肯罢手。

    “好了……收拾财物。”看着满脸是血的罗动,罗建军并没有过去说任何宽慰自己侄子的话,而是同其它人一起解剖狼尸,把它们的皮扒下来,把有价值的内脏挖出来。

    “没事吧?你这次是被阴了,如果不被震慑的话,以你的实力格杀魔甲狼兽绝不会这样狼狈。”在收拾狼尸的过程中,石应虎凑到罗动身边低声安慰着。

    “……刚刚为什么不帮我?”

    看到罗动脸颊上流淌着的泪水,石应虎并没有开口辩解什么,他知道罗动自己能够想明白,也能够缓过来,这是心炼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