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武末世 > 第六章:武道,奥义精髓
    喘息的众人,庞大身躯渐渐无力趴伏下去的魔蛛巨兽,绿色的血水扩散流淌着。

    “哈哈,这才叫横财天降,我记得泣血魔蛛挺值钱的,这头这么大的块头,一定是精英级别的变异兽。”

    “……没错,是精英级的,它的甲壳、毒液、核心突变组织都很值钱,肉质也非常细嫩,不要浪费了。”战斗结束后,平复喘息的罗建军从后腰背包里拿出一个金属眼镜,这上面有几个按钮,他在戴上机械眼镜之后注视一会那头魔蛛尸体,这样回应言道。

    “哈哈哈。”王志刚闻言之后笑得更加开心了,泣血魔蛛有D级上位的,有D级精英的,甚至还有一些更加强大的,它们拥有的能力甚至都比普通的泣血魔蛛更多,当然,越可怕的变异兽击杀之后也就越值钱。

    因此,猎人对于变异兽抱着一种很矛盾的心态,遭遇时希望它们是阶位等级比较低的,但击杀之后希望它们是阶位等级比较高的,利益,引导着心境的变化。

    “应虎,你没事吧?”

    这个时候,罗动来到从蜘蛛身体上跳下来的石应虎身旁,关切地问道。

    “没事,扎得不深,我已喷过解毒剂与治疗剂了,更何况我练过内功,你不知道内功有减伤排毒的效果吗?”见冻子的神情有些异样的落寞与自由,石应虎拍拍他的肩膀,宽慰笑道。

    “别闹,你一共才练了几天的内功啊。”

    挖出泣血魔蛛的核心突变组织,那是一大团血管纠缠恍若血肉晶化般的深红色物质,挤压出浓浊的毒液、卸下其壳甲,这些活的工作量并不小,同时弄得血腥淋漓,碧绿色的血液流淌一地。

    刺鼻的血腥气太重了,一两瓶清新剂根本就盖不住,因此大家只能加快速度赶紧弄完,然后把清新剂往众人身上喷一喷,压住气味后赶紧脱离这里。

    好在,直到猎人小队离去,也并没有出现被变异兽群围上的惨烈情境。

    小队的临时巢穴,建立在一处废弃摩天大楼的三楼处,这幢摩天大楼下层入口都已经被汽车、杂物死死封住了,正常入口进不去,罗建军他们是在摩天大楼的对面五楼,向三楼建立了一条凌空锁道,这样每次返回队员们从锁道滑行返回,虽然比较麻烦,但这样最安全。

    三楼这个高度选择的也很考究,不算太高,滑索道的时候即便遭受袭击也摔不死,但三楼这个高度也不算太矮,变异兽不会无由的往这里爬。

    罗建军有军用望远镜,有那个奇怪的机械眼镜,他除去肩负着队伍的队长职能外,还肩负着侦测探查的职能,今天被那头精英级的泣血魔蛛阴了一记,但却没有人怪罗建军,如果因此死了人、残了人,罗建军当然要背负大部分的责任,但事实上谁都知道,并不是说队伍里有斥侯,队伍就一定不会打遭遇战,甚至被袭击了。

    时时保持警惕说来容易,但想要真正做到,真的是谈何容易。

    毕欣除弓具武器外,她的战术背包里还带着数捆坚韧的缆绳,在这废弃的钢铁丛林当中以利箭与缆绳架设半空索道,是一种很实用的能力,很多时候可以高速机动,可以开辟求生通道。

    王志刚体魄高大强壮,他背负着铁锅与许多食物、医疗用品,主要负责后勤。相形之下,石应虎与罗动对自身还没有准确的辅助职能定位,这个职能暂时没有可以,但却不能一直缺失。

    “养生诀修炼出来的真气,似乎对疗伤有着极出色的辅助效果,可惜我现在修炼出来的气感太微弱了,甚至还无法由心调用、操控自如,凭这种程度的真气想要给人疗伤,太过勉强了。”经过与泣血魔蛛这一役的战斗,石应虎已经可以确定自己成功修炼出养生诀真气了,虽然是基础内功,虽然是杀伤力弱得一逼的道门养生型真气,但对于石应虎自身缓解催动暗劲的疲劳感、增强耐力已经可以起到效果了。

    真气,这种生命能量才是这个世界武学体系的最关键性核心。

    ……………

    “D级精英变异兽的核心突变组织,泣血魔蛛的这块组织可以卖十万二千块左右,一百二十斤的蛛壳甲,找个好买家能卖两万多块,蛛毒,三万……算上其它杂七杂八的收获,我们现在返程就能赚个二十万!”罗建军的机械眼镜明显有连接北斗网络系统的功能,因此在返回临时巢穴后,他仅仅只是注视了一会就把收获物品的大体价值估算出来了。

    这当然不是无意义的举动,二十万的总收入,罗建军、毕欣、王志刚一人就能分五万,石应虎与罗动百分之十二点五的配额也能分两万五千块左右,相比镇江卫城内那三五千块的月平均工资,猎人小队这才出门多久……甚至还不到半个月时间。

    石应虎老哥被人打得终身残疾,白氏集团也不过赔偿了两百万,这还是人家白氏集团不差钱,并没有欺负石家人。

    这次收获的金额一说出口,众人的神情都有些振奋了,这也是罗建军此刻进行价值评估的意义所在:既然刀头舔血,就要大秤分金,想要养出狼性就得给手下的人吃肉,天天给手下人吃剩饭,最后还能养住的只能是中华田园犬。

    “挣够二十万了,我们,收拾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罗老大,开什么玩笑?”

    “这才出来几天啊?”

    罗建军一句话说出口,毕欣、王志刚当时就不干了,散人猎人想找个好队伍也并不容易,尤其像白豺这样孤狼一般的独行侠/狠角色,要不是要提携自己侄子,毕欣、王志刚这样的水准事实上是和人家搭不大上的,现在抱住了金大腿,哪有肯轻易撒手的道理。

    “没赚够,还接着干啊?那烧水做饭,今天大家先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商量商量接下来做什么。”在众人的战术背包里,背得大半都是压缩饼干、固态水、急救药品这些东西,好吃的东西占地方因此背得极少,今天难得天降横财,大获丰收,当然是要大吃一顿的。

    经验丰富的王志刚甚至把泣血魔蛛的两条蛛大腿给拆卸下来了,此时此刻下锅烹煮,那大块大块的油脂白肉混和着汤水,仅只是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蛛腿肉一部分用锅煮了,另一部分则以篝火熏烤,连壳的蛛腿被烤的松松脆脆的,黑色的外壳隐隐发红,里面雪白肉质此时此刻微微焦黄,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将它的黑色外壳挤碎,里面白嫩的蛛肉蒸腾着氤氲的热气,哪怕仅仅只是简单得撒上一些盐,入口时依然香软嫩滑,让这段时间吃压缩饼干快要吃吐的猎人五人组,几乎吞掉舌头。

    平常倒不是猎不到合适可以吃的变异兽,只是大家都嫌麻烦,能对付一口就对付了,今日却是大丰收,兴致极高开火造饭,两根大蛛腿被五人吞吃得干干净净。

    毕欣阿姨的手艺居然非常不错,她用带来的蘑菇、猪肉罐头、以及一些杂七杂八的食材煮了一大锅浓厚的汤汁,拿着汤勺的女人是惹不得的,这一点经验石应虎是从自己老妈身上得来的,小时候,老妈总是欺负自己,但哪怕自己再生气,只要她晃动汤勺做出一锅锅美味的饭食,自己都会在饭点时原谅她,准点的坐在餐桌旁,并不像头老虎,反倒像等待主人投食的狗。

    毕欣熬煮的浓汤也很美味,只是相比老妈做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差了一些滋味儿,虽然,即便是石应虎自己也形容不出,那到底是什么滋味儿……或许是因为,她没放洋葱吧。

    酒足饭饱,外面深沉的夜色降临下来,众人之间凹陷地面上篝火在燃烧着,上面还架着汤锅,余香溢散。

    在这种环境下,众人都变得有些懒洋洋得,即便是最为自律的石应虎,今晚也破天荒得没有再出去练功。

    “种种高明武功,往往皆有其奥义精髓,只有掌握武功奥义精髓者,才是真正练成掌控了这门武功,比如说我修炼的奔雷诀,据我所知就有三层的奥义精髓:刚雷,暗雷,奔雷!”

    当然,石应虎今天没有出去练功,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罗建军高兴,他今天讲述的很多东西极有价值。

    这个时候,围绕着火堆,毕欣、王志刚他们在另一头,罗建军、石应虎、罗动在火堆的这一头,再加上罗建军声音压得低,毕欣与王志刚即便耳力出众也很难听到太多东西。

    越是底层,就越是把自己手上攥着的那点东西当宝,也许有些人会因此不屑,但换到自己身上他们往往也会这么做的,底层想要获得资源、知识不容易,当然就珍而重之,不肯轻易大方。

    罗建军之所以这样罩着石应虎,是因为石应虎与罗动自幼发小,他也是知道,而罗动自身的天赋勤奋都差了一些,石应虎却是成功考上大学的武科生,因此罗建军连着石应虎一块带,一块教,加厚这份情谊善缘。

    “刚雷劲是爆发之效,能够修炼出奔雷诀精髓的猎人,八成是练出这一层内功精髓了,施展之下刀速劲道近乎倍增,在搏杀交手的过程中突然用出来,不失为一手极凌厉的杀招,但若止步于此,奔雷诀就练得下层了。”

    “暗雷劲是真气急速运转之效,初时看似不如刚雷劲那般猛烈狂暴,但事实上修为越深暗雷劲的威力越大,能够修炼出奔雷诀精髓的猎人,顶多有两三层可以练出暗雷劲。”罗建军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石应虎发现他面带得色,心思一转,他就开口道:“这样说来,罗叔练成的是暗雷劲?”

    石应虎这一句话,成功搔到罗建军的痒处,让他整个人表情都柔和起来了。看来,能修成奔雷诀暗雷劲是罗建军颇为引以为豪的一件事。

    相比刚雷劲的爆发,暗雷劲同时提升出手劲道与速度,内家真气修为越深,暗雷劲的威力也就同比越大,能够修出暗雷劲,奔雷诀几乎就已经不是D级内功心法了,至少可以提高一个评价阶位。

    “叔,那内功精髓奔雷劲呢?”

    “……奔雷劲,哪怕在神宵宗的门人当中,成功修成奔雷劲的也并不多见,不说百里挑一也差不多了,猎人应该就没有能修成的,奔雷劲具有刚雷劲、暗雷劲的双重特点与效用,并且只有修成奔雷劲,奔雷诀才能完美转成神宵宗的高级内功九宵雷动。”说到这里,罗建军吐出一口气继续言道:

    “我当年也是与神宵宗一名门人弟子结交,救过他一次,通过他的指点方才能够修成暗雷劲的,至于奔雷劲则真的仅只是知晓,恐怕只有神宵宗的嫡传弟子,才有机会练成吧。”

    “刚雷劲、暗雷劲、奔雷劲……同样是道门内功,养生诀的奥义精髓是什么?温养五脏、疗伤养生?童子气功的奥义精髓是什么?炎黄第九套炼体术体操,八卦形意拳我已经修到熟极而流、登堂入室的境界地步,它们的奥义精髓我还毫无感,或者说暗劲就是?”石应虎思索着,琢磨着,一边听着罗建军的教导,一边反照自身所修所学。

    反倒是罗动,哪怕罗建军说这样重要的秘闻,他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看看石应虎,然后罗动又看了看罗建军,片刻他鼓起勇气一般,突然开口道:“叔,我不想当猎人了,这次狩猎之后,我就回镇江安安心心得找份工作,不再想这些打打杀杀的事了。”他这一句话说出口,说得石应虎与罗建军都愣了一下,倒也真是出人意表。

    “小动,谁第一次碰上泣血魔蛛,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都会被吓到的,所以你今天表现得差一些,我也并没有怪你。”

    “冻子,你什么情况啊?你不是还惦记成为高级猎人,回去追李文敏吗?这才出来几天,你就开始打退堂鼓了……我认识的冻子,虽然一身毛病,但他可从来不是胆薄怕死的人啊。”李文敏是罗动一直惦记着的女孩,当初徐海峰抢罗动的盒饭,若是寻常情况罗动估计一低头也就给了,明知道打不过,还免挨一顿揍。

    但当时当着李文敏的面,罗动这口气就没能咽下去,被打趴下后还想阴徐海峰一记翻回来,那一刻若非石应虎出手,他恐怕会被徐海峰打到昏过去为止。

    外出的这些天,罗动也没少在石应虎耳边提到李文敏,那位女同学几乎快成这家伙心灵支柱了。罗动一门心思的想成为一名高阶猎人,回去风风光光的把李文敏追到手里。

    “……应虎,我不是怕死的人,我是怕因为我把你拖累死。”一边说着,罗动一边上前扯开了石应虎的衣服前襟,那里有一道入肉不深的创痕,是今天下午泣血魔蛛留下的。

    “我也是学武的,应虎你跟我说这伤不重,我知道,是不重。但这要是再入肉三分,你TM就被穿膛了。”

    “呵呵,出来当猎人,刀头舔血,怕死我也不会出来,你不用计较这种事的。我信,我快死的时候,你罗动也一样会扑上来救我。”

    “……怕死的人当不了猎人,但想成为一个好猎人,就必须得怕死。应虎,我知道你这个人有多怕死,你拥有成为一个好猎人的所有条件,而我,我不想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累赘。”

    “至于李文敏……”说到这里时,罗动苦涩一笑,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方才有些艰难得接着言道:“其实我出来前就知道了,徐海峰正在追求她,你也知道那姓徐的有钱,李文敏要是跟他的话,会比跟我强上很多的。”

    “不是,徐海峰什么人,罗动你不清楚还是怎么的?欺软怕硬,欺善怕恶,就李文敏那稀软的性子,跟了徐海峰后半辈子能被他欺负死、折磨死!她只有嫁你,以后才有好日子过,跟着你即便担惊受怕,也比跟着徐海峰一天被打八遍强。”

    “你怕我以后因为救你被变异兽弄死,那好,以后我不管你了,你罗动凭自己的本事,能活几天活几天,就是你死在我眼前、被变异兽按倒啃死在外面、自己从这里跑到楼顶上再跳下去,我石应虎都不再管你。现在,放心了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不要再吵了。”

    “小动你就算不打算再干猎人这个行当了,现在你也回不去,我们至少还得在这里呆一个月半个月的,等我们回去之后,你要是还是决定不想干了,叔叔不勉强你。”说着,罗建军安抚性地拍了拍罗动的肩膀。

    只是,他在转过身来的时候冲着石应虎笑了笑,走过去低声道:“等他回去了,分到了钱,赚惯了这一个月好几万、好几十万的买卖,你再让他去干一个月三五千的工作?不可能的,猎人这个行当,要么真是攒够钱了去金盆洗手,要么是实在老了干不动了。”

    “年轻人沾了这行饭,大手大脚的花钱习惯了,还想中途退出?太难了,不存在的。”

    …………

    养生气功是温火,贯通吞吐于周身气脉经络,以养生为主,积蓄为辅,理念是肉身为渡世之宝筏,真气之泉源,因此先花十年时间温养肉身,哪怕真气积蓄得稍慢一点,也是磨刀不误砍柴功。

    这套内功的好处是沛而不伤,极为中正平和,老人、幼童都可以习练。当然,幼童习练,身体越补越强,最后真气渐成精纯深厚,尽得养生气功之利。

    而老人修炼,养生诀修炼出来的那点真气,全部都在运转过程中丝丝缕缕得滋补身体了,老人年纪越大需要滋养之处也就越多,自然练到寿尽也练不出什么道门真气的。

    另外,如果少年人声色犬马身体亏空太多,也不适合修炼养生真气,因为没得积蓄,全部都补充身体里,道门纯阳宗号称道门内家第一,在内功炼气一道上在炎黄国占据着显赫的高度地位,不能说跟这看似不起眼的养生诀毫无关系。

    纯阳宗,本来就崇尚童身炼气,门人弟子虽然可以娶妻生子,但这多少算是个减分项。

    不过道门做事比佛门,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规矩从来不定死了,当代的纯阳宗主是有结发妻子的,娶妻生子虽然是减分项,但在其它方面出色补上也就是了。

    然而东禅寺传承数千年光阴,从来没听说东禅寺住持可以娶妻生子的,佛门东禅寺上万剃度弟子,除非还俗,不然出现点暧昧绯闻就是身败名裂的结局。

    当然,有失有得,佛门付出这样大的代价,也让炎黄古国绝大部分人民对佛门的认可度比道门高,得失之间,难言莫名。

    纯阳宗的道门童子,自幼在宗门驻地修持,只要有天赋肯用心,又有宗门长辈严格管教着,十几二十几岁时自然不难养生小成,元气平和,以一身精纯纯阳进阶其它内功,一日千里。

    因此,纯阳宗不需要,也就没研发出童子气功这种法门。而事实上,石应虎得到神武系统的童子气功犹如封炉闭鼎之术,与养生诀的搭配效果堪称绝佳,只是童子功配上养生诀,令纯阳真火急剧内敛生成,对于修炼者体质的要求极高,因为纯阳相叠一不小心就炸炉了,反倒不适合纯阳道童自幼修炼了。

    事实上,先天体质一百的石应虎若非修炼八封形意拳,又一次加固了自己的身躯,他现在也应该开始发热、上火、流鼻血了。

    任何一门成熟的武功,从开创到完善,不知道要投入多少时间心血,名门大派的传承则更加讲究恰到好处,多一分则过,满一分则溢!

    “养生诀的奥义精髓,肯定脱不出气疗、温养这些方面,而童子气功的奥义精髓,应该是实际使用属性提升、真气大幅纯化这两个方面,难怪说修成童子功的武者成为一流武者的几率大大提高,哪怕先天根骨不足、基础不牢者,也能真气大幅纯化,这带来的综合优势就太大了。”烤着篝火,石应虎在心里琢磨着自己正在主修的两门武功精髓,今天听过罗建军的话后当然会浮想联翩。

    像这样的知识,学校是不会教的,因为会让学生产生好高骛远的心理,而基本武功又是最难练出奥义精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