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武末世 > 第七章:由明入暗,高考
    上午时还是烈日炎炎,下午时阴云涌来就下起了小雨。

    胖胖得孙红秀第一时间把雨衣盖在大儿子身上,把大儿子包裹得严严实实后,她才放下心来,而这个时候石卫国与石小凤早就撑起伞把她罩住了。

    “这倒霉的天气,呃……呸呸呸,不算,不算,不倒霉,不倒霉。”

    “哎呀,你呸什么吗,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封建迷信。”

    “我呸到你了没有?往这里靠一靠,就知道给自己挡雨。”石小凤在一边翻着白眼,忍受着老爹老妈不分场合的秀恩爱,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自己和耀文都没这么腻味。

    这场小雨中途转大,大概下了近两个小时,恰巧在考试结束前结束了。当石应虎从考场走出来的时,地面湿滑,但雨已经不再下了。

    “好了,好了,努力了就好。”身边有一个女生哭着扑到自己父亲怀里,看来是考崩了。

    今年无论文科题还是武科题都比往年更难一些,也因此更加考验心理素质,若是几道题不会做就心理崩盘了,那哪怕日常积累得很好,也会大失水准。

    武科生这边还好些,文科生这边走出考场后,直接哭了一大片,家长和老师都走上去安慰起来。

    “高考只是人生的一段经历,重在参与,人生是一场长跑,现在落后一步并没有什么。”镇第二高中文科班,一名头灰白的班主任老师,对着自己学生们这样宽慰言道。

    在两个月前,也是他将高考形容成一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战争,现在“战争”结束了,无论胜败,这位老师都温言宽慰起自己的学生们。

    “虎子,考得怎么样?”

    “那还用问吗?你儿子我这脑力智商,挖出来比一般人多半斤,我要不是武道天赋太好,我直接就去考文科生了,未来说不准就是咱们老石家第一个大科学家!”

    “这死孩子,话别说太满,不吹牛能憋死你是不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矮矮的孙红秀双手抓住石应虎的脸颊肉左右地摇晃,庆祝自己儿子考得好。

    石应虎的确考得不错,大部分题都会做,不会做的也都蒙上了,分数考得多高不太敢说,但过武科生分数线是稳稳有余的了。

    夜晚,孙红秀特意买了条猪后腿炖上了,自家虎子爱吃猪,尤其是自己做的炖猪腿,他尤其爱吃。

    “老石,你家应虎考得怎么样啊?”

    “还行,还行吧。”

    “应虎要是考上了大学,你们家可得摆上几桌请街坊四邻好好庆祝庆祝,咱们楼多少年没出大学生了。”

    “明天还有武考呢,武科生武考难,要是能通过,一定请大家好好聚一聚。”石卫国提着酱油瓶进屋,刚进屋就被厨房的孙红秀招唤。

    “让你买个酱油,你都能和卖酱油的唠半小时,快点把酱油给我,菜都要糊了。”

    “不都是邻居吗,人家关心咱们家应虎,问一两句我能不回话吗?”

    “行了,行了,叫应龙、应虎、小凤都出来吃饭。”

    这个时候石应龙正在房间里同石应虎说着虎形拳的种种劲诀窍,以及自己对虎烈劲的认识,同时把自己的几场实战经验分解碎了一点点得告诉给石应虎。

    在听到父亲的喊声后,石应虎推着大哥出门,一家五口人围在圆桌上开开心心得享用着晚餐。

    有些时候,偶尔会觉得这样平平淡淡得过日子也挺好的,有好吃的吃,有爱自己与自己所爱的人。

    但是石应虎作为一名武科生他心里却很清楚,这样的幸福在这个时代是多么的脆弱,更何况,男人本来就拥有猎食者天性,带领自己的族群过得更好更富裕,这是他们的天性使然,若是本性受到压抑,作为男人事实上又怎么可能会感到幸福呢?

    “妈,吃猪腿。”嘴里塞着馒头,石应虎把一块肥瘦相间的后腿肉夹到孙红秀碗里。

    相信我,一定会让您过上好日子的。

    …………

    “虎形馆是ZJ市数一数二的大武馆,虎形拳精湛实用名气很大,因此有条件武科生会去学几手虎形拳的几率很大。”

    “虎形拳配合虎烈劲,拳劲刚猛,爆力卓,在理论上讲面对这样的拳路,避其锋芒是最正确的应对破解法门,毕竟刚不可久,但这很可能也陷入了迎敌打法上的陷阱,面对虎形拳的修炼者大家都想着避其锋芒的话,在心意气势上就弱下去了。”

    “更何况,虎形馆成名这么多年,传授虎形拳这么多年,难道会不清楚自己的破绽?”在筒子楼的顶楼天台上,吃过丰盛晚饭的石应虎托着下巴思索琢磨着拳法。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他觉得胃里的食物消化得差不多了,热了热身然后跳上天台的石头围栏、水泥台阶。

    八卦形意拳中,也有形意虎形,今天石应虎没有再练八卦拳,而是开始修炼起虎形拳,虎形拳走得必然是劈拳或者炮拳的爆劲,八卦形意拳这两个月来石应虎已经修炼到58级(略有小成)了,但神武系统的源能量也快要消耗干净了,所余不过两三百。

    虽然拳法等级上精进迅猛,但真实来讲,石应虎并没有觉得自己修炼八卦形意拳的进度有多快,更多的,恐怕是自己之前十几年武道基础的转化效果,八卦形意拳的拳术等级,现在已经越升越慢了,这说明自己之前十几年积累的武道基础,也已转化殆尽。

    “高考之后,我就要寻找神武系统源能量的来源了,实在不行跟所在大学报备自己的异能,就算是被当成小白鼠研究,也好过身怀重宝却难以受益。”行拳着,思索着,脚下桩功不时变幻猛踏。

    巍峨十二层,百米高楼,少年头飞舞思索着自己的未来走向,越用功。

    形意拳的劲远远比八卦拳要更加刚猛得多,再加上这石头围栏已经被石应虎猛踩猛踏好多天了,这一次石应虎招工变化一脚猛踏下去,石头围栏的边角处突然裂开,蓦然间,石应虎双脚猛踏劲力却踩空,整个人顿时向楼下跌落下去……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天天自己作死,总有一天会真死的!

    身形跌落向身后的虚空,狂风在自己身周嘶吼,这一刻石应虎的大脑刹那间一片空白,整个世界都似乎变得缓慢了,无数的记忆洪流在脑海中疯狂的回放:原来,死之前,真的会回忆起很多很多事来。

    “啊!”

    石应虎毕竟是武人出身,腰腹肌肉本来就锻炼得极为强健,他在半空中一个翻转,在掉落过程中身躯由后仰变为头冲墙窗,同时双手前抓。

    “抓住啊!”

    “抓住啊!”

    “一定要抓得住啊!”

    砰,得一声闷响。

    石应虎的双手抓握住冰凉一片的防盗栏,生死之下周身气血汹涌灌入到双臂双手上,隐隐间咔嚓炸响,这个男人的双手腕肘似乎都在这一瞬间膨胀了许多。

    “生死一瞬,由明转暗?”

    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自己都不大清楚内涵的句子,下一刻,石应虎的身躯就重重得砸撞在防盗窗上面。

    砰!!

    “汪汪汪汪……”这户人家养了狗,此时此刻被惊醒了,出剧烈得咆哮声,紧接着这户人家的灯明亮了起来。

    石应虎不想惹麻烦,他上下望了望,只见这里已经是四楼了,若是自己再晚抓到防盗栏一瞬,恐怕就没什么以后了。

    吐出一口气,石应虎踩踏着窗栏往下面跳跃,只要没有前十层楼的重力加度,四楼的高度已经摔不死他了,因此当那户被惊醒的人家打开窗户向外看时,只隐隐约约看到一抹暗影,以及眼前被捏弯变形的实心钢铁护栏。

    次日,清晨,石家。

    “你们听说没有,昨天老林家招贼了,还好阿黄警醒,不然一家的家当都得被飞贼给摸去。”大清早,孙红秀眉飞色舞地讲着邻里间的八卦消息,石应虎(*>﹏<*)则是低头吃饭,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要是让老妈知道昨晚那个“飞贼”是自己,怕不是要被唠叨死。

    只是,在今天走出家门时,石应虎转头看了一眼林家的那个方向,两根弯曲的铁条清晰可见……

    “由明转暗?暗劲?虽然不是内家真气的修炼法门,但似乎也有一些意思啊。”因为昨晚的生死一瞬,自己的八卦形意拳猛得由58级(略有小成)直接跳到了68级(熟极而流)的境界,只是神武系统的源能量也完全归于o了。

    倒也,恰应其时。

    因为,今天就是武科高考,真正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日子。

    “应虎,应虎!”

    “老爸?”

    “今天别走着上学了,今天坐车去,省得消耗你的体力。”

    “我走过去半小时刚好热身,消耗哪门子体力啊?”看着石卫国与他身旁的出租车,石应虎有些哭笑不得,但他终究还是低头钻了进去。老爸有些关心则乱了,不过,这也没什么。

    坐车抵达到ZJ市第二高中。

    上午是武科生基础素质考核,仅仅只是这一关就会刷掉百分之九十的武科生,下午才是实战考核,那时才是真正针尖对麦芒,所有人都无路可退的比拼较量。

    高考,是为国选材,尤其是在现今这个年代,每一名大学生都是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子,国家为培养他们是要付出大量的资源倾斜的,无论文科生还是武科生。

    拳力测试场,一名名武科学生已经开始预备了。

    “老师,这是我的学生证、身份证。”

    “嗯,过去吧。”检查对照了一下证件,那名值守老师点点头让石应虎入场。

    测试场中央放着一台拳力测试仪,考核者一拳打上去它就会直接报出击打者的拳力数值,可以预备十分钟,但就仅仅只有一次击打机会。

    “嗯,不错,6o8kg,下一位。”

    在上一位同学离开测试场后,石应虎走过去,他在拳力测试仪前站定,在自身气息略作调整之后,右脚微一横踏,力于地,提于脊,摧于肩,最终达于掌,呼啸之间一拳轰砸出,周身劲力被汇集于一点暴击在测试仪靶上面——“18o1kg”。

    看到这个数值,连那名监考老师都愣了愣,然后他注视着石应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开口道:“18o1kg,下一位。”

    石应虎的家人下午才会过来观看实战考核,因为石应虎昂扬意态也影响到了他们,让他们也不觉得上午的基础素质考核对石应虎来说有太大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