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武末世 > 第六章:另一个世界,高考
    如果一个人有站在高空的经历,他就会知道,在地面上看着高空处会觉得那里很稳,但真的站在高空时就会感觉晃荡得非常剧烈,同时还不能往下看,不然会瞬间产生一种头重脚轻,即将要掉下去的感觉,双腿会迅速得发软。

    石家住的筒子楼有十二层高,在顶楼天台的边缘处有一圈水泥护栏,这个水泥护栏半人高还没有一尺宽,石应虎平地一跳就跃上去了,注视着下方的灯火阑珊,自然产生一种强烈得眩目失重感。

    “呼。”

    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于肺腑,目光不再向下面看了。石应虎站在水泥护栏上支撑起拳架子,在夜晚的狂风拂荡中挥洒施展游身八卦拳。

    毫无防护的站立在十二层高的楼顶练拳,一个走神失足掉下去,直接就摔成肉饼子,但也只有在这样的生死危亡下,才能激发全部的潜力,八卦形意拳才能猛进突飞。

    “他们都有内家真气,我没有,那么我就要在其它方面成倍的努力才能追平差距,大家都是学生,心理素质都没有那么好,我在生死境下练拳,不断坚定自我……半个月后,实战赛中,我要将他们全部击溃在我的拳掌之下。”八卦游龙身法,石应虎明明已经练得很熟悉了,但在这高台石栏之上,他又一次犹如初学者般一步一脚印得缓缓修炼参悟起来,体味着拳法运作之中,自身皮肤下每一寸筋骨肌肉变化。

    “喀吧、喀吧、喀吧……”

    在这缓缓得行拳当中,劲力流转激荡,石应虎身躯上发出阵阵得轻脆爆响声。他渐渐明白为什么“冰山”讯息中,那些武师练得那么缓慢了,因为练得时候就应该慢。

    就像做仰卧起坐,做浮力挺身等等锻炼时,没练过的人觉得做得越快就越厉害,其实并不是这样。

    首先要做得标准,做得标准且快慢得宜甚至是缓慢,这才是真正厉害的。拳术练法、拳术打法,其实本来就是两个体系。

    高空天台上玩命练功,施展一套游身八卦拳后,石应虎跃下高台石栏,全身以毛孔封闭住的汗水,哗得一下就涌出来了。

    “呼……在平地打十趟八卦拳,都没有这种感觉。”回头扶着水泥石栏向下方望了望,视觉冲击,还是会感到阵阵后怕。

    然而搓热手掌敷脸,敷后腰,在舒缓一会后,石应虎又一次跃上水泥石栏,这一次他打了一套形意五行拳:劈、崩、钻、炮、横!

    相比八卦拳的油滑阴狠,形意拳法更加刚猛暴烈,重视硬打硬拼正面搏杀。

    因此马步更加扎得深稳,石应虎双脚猛烈践踏着水泥石栏,劲力涌动硬踩硬踏摧劲挥拳,渐渐得,拳法当中就有一股凶暴如虎的气韵孕育修养出来了。

    …………

    次日,清晨。

    “老妈,我先走了。”虽然沉迷修炼拳术,但石应虎每晚依然在十一点前回家,洗漱,喝一杯热牛奶,然后上床睡觉,保持自己至少有七小时以上的实际睡眠时间。

    在天台石栏上玩命练拳,精神消耗固然非常剧烈,但年轻人有七个小时以上的睡眠时间怎么也恢复过来了,精神的消耗反而提高石应虎的睡眠质量。

    单手提背书囊,石应虎一身学生服显得身材高大挺拔,他走出筒子楼后汇入学生党与上班族的人流当中。

    在这现代化的钢铁都市当中,大家开始各自的捕猎。

    在十分钟后路过一幢大楼时,石应虎下意识得停住脚步,不仅仅是他而已,事实上很多人围在这里拿着手机拍照,而且不时会有人发出惊叹声。

    只见这幢大楼在炽热阳光下,被森冷坚实得大块寒冰整个封冻住,以至于一靠近到这里就能感到温度陡然降低了。

    “寒螭剑派的叶仙子,一身寒冰真气真的是神乎其技啊,据说这座冰山里封着超过两百头变异兽留给科研院做标本!”

    “寒螭剑派有叶仙子这样的天才人物,五年后的‘五行天’大比有意思了,幽冥门主恐怕是再也坐不住了。”

    “是啊,是啊。”

    炎黄古国有八大宗门,高手辈出,甚至被西方媒体称之为“诸神林立”的武道国度。

    其中佛道儒三宗是千年大派,底蕴深厚传承悠久,介入世间但却又有些超脱于世间。

    然后就是背后有炎黄政府扶持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天!

    目前执掌五行天的分别是金-神兵公司/古剑集团、木-清池宫、水-幽冥门、火-赤阳谷、土-覆土宗,其中神兵公司本身就是国企,官方背景,五行天建立以来人家一直是执牛耳者。

    接下的国内诸多门派争夺木、水、火、土四宗地位,每二十年一次五行天大比,成为五行天之一,不仅仅是国家会投入资金与政策支持,仅仅只是广告效应都足够吃得盆满钵盈,门派股票会大幅增长,总资产翻个十倍分分钟的事。

    当然,既然号称是“炎黄八大”宗门,那肯定就有实际上的第九大宗门:魔门。

    有光就有影,有白就有黑。

    魔门武学残酷疯狂但速成且威力巨大,对于许多渴求获得力量、渴求改变自身命运的人来说,简直是无法抵御的诱惑,虽然修炼魔门武学大片大片死人,从大数据分析,修炼魔功简直就是脑子有坑。

    但总是有人修炼成功,而后来者,他们的目光总是紧紧凝视着站在最高处的成功者,并且坚定得相信自己也能够成功,直接无视了魔门上位者脚下那尸山血海般的累累白骨。

    石应虎在人群的后面注视了两眼,然后他单手提扛着书包走了。

    此时此刻旁边商厦的立体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寒冰仙子叶清秋的代言广告,事实上她已经五十多岁了,但因为晋升到先天宗师境后一身真气返化先天,再加上寒冰真气的冻龄效果因此五十多岁的叶清秋看上去比十七八岁的少女还年幼些,只是又多出十七八岁少女不可能拥有的气质、神韵,完全不用化妆品或者后期的电子合成,她也称得上“风华绝代”这四个字。

    石应虎在大屏幕下面,趟着步子快速走过……上面那光怪陆离、血雨腥风的世界,距离此时的自己,还太过于遥远。

    半个月后,恐怖可怕的高考,随着时间长河的推动压迫而至。

    二零五八年,六月七号,夏日炎炎炽热。

    在学校的铁栏门外挤着黑压压一片的学生家长,大灾变之前,高考是决定一生命运的重要节点,大灾变之后,则更是如此。

    这些学生家长们明明知道自己在这里无法给孩子带来什么帮助,但他们就是顶着高温酷暑呆在这里,疲惫,劳累,脸颊上有汗珠滚落而下。

    考场教室内,考试证和身份证放在桌面左上角供考官检查,而试卷则开始发了下来。

    “2058年ZJ市高考武科生试卷A卷”——在试卷的最上面一行,这样清楚的标示着。

    武科生的笔试难度,肯定是要比文科生容易得多的,最难的两部分是考验理解能力的阅读理解,考验逻辑思维的数学、物理题部分。

    石应虎这段时间站立在自家顶楼的天台石栏上练功,心志锻炼得越发坚定,越发如铁似钢,这样就带来一个巨大的好处,哪怕在决定自己未来命运的高考考上,石应虎发现自己的心境也非常平稳。

    人生除死无大事,若是连生死的恐惧都克服了,高考带来的压力自然就非常趋近于淡化了。

    “只要完全发挥出我平常的水准,也就足够了。”抱着这样的念头,石应虎拿起笔开始阅卷,开始做题。

    沙沙沙,圆珠笔摩擦纸面的声响,在安静得教室中回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