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武末世 > 第二章:武功选择,哥,你要信我啊!
    “三皇炮捶先划去‘出手如捶,劲如炮。’虽然很有意思,但我现在就只有一点潜能点,实在挥霍不起。”夜晚,老旧筒子楼的最顶天台上,石应虎注视着自己的系统面版,抉择着自己未来的命运。

    “青城内壮神勇硬气功,应该是一门很出色的功夫,但这一看就是一整个体系,需要经年累月修持,两个月的时间恐怕根本就练不成。高考实战,还是打法对我更有意义,因此这个也划去。”

    “童子功也是一个道理,两个月后就高考了,我难道练这个靠挨打把对手累倒吗?”

    “天山折梅手、八卦形意拳……”注视着神武系统面版上的第二、第四选项,石应虎思考良久,最后目光落在了:“三大内家拳术”、“最经典的奠基拳术”、“实战效果同样出众”等描述上。

    相比天山折梅手“天下任何招数武功,尽都能自行化入”的描述,还是这八卦形意拳的描述更加踏实靠谱一些。

    “既然能被评定为三大内家拳术之一,定然有其精彩出色之处,更何况八卦形意拳直接包含了八卦、形意两门内家拳术,买一送一,应该是这五项选项当中,综合性价比最高的了。”反复思虑,细细咀嚼琢磨,石应虎在自家顶楼天台上转悠了近两个半小时,最后珍而重之地将手指点在八卦形意拳这个选项之上。

    “选定,八卦形意拳!武学信息传输开始……”

    随着一点潜能点的消失,砰得一下,石应虎就觉得一座巨大冰山砸入自己的脑海意识当中,一时间眉心胀,满嘴苦,同时周身的毛孔好像闭合了一样,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脚,身体,都好像被吹过气的猪,肿起老大。

    “这……这……”匆忙得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脚掌,石应虎知道异能是有一定危险性的,火系异能者有把自己烧死的,冰系异能者有把自己冻死的,尤其是平民自觉醒的异能,因为没人看护着因此危险性往往更大。

    然而自己的感觉却是错觉,自己的手脚身体并没有真的鼓起来,只是双腿、手臂、手掌上又传来热麻的感觉,就好像是被强化了……只是这个时候,石应虎已经顾不上身体的变化了,因为大量的讯息也在同时传输进自己的脑海。

    无数虚幻的人影在自己脑海当中扎马,行拳,一位看不清面目模样穿着劲装的老先生身如游龙般围绕一个圈子腾挪游走,他出手如刀,不断得抽、戳、砍,石应虎自己也是自幼经受武道训练的,他下意识得将自己带入眼前这位老先生的掌刀拳势当中,只觉得自己刹那间就被砍杀得千疮百孔:脸面、眼睛、腰子、喉咙、太阳穴、肋骨,周身脆弱处接连间受到重击,最后残破的身躯刹那间像破麻袋般被一脚踹飞出去!

    “单刀看手,双刀看走!”

    “游身八卦六十四式千变万化,但事实上基础就是最基本的八个基础拳架:双换掌,单换掌,顺势掌,转身掌,回身掌,撩阴掌,摩身掌,揉身掌!”

    “八卦掌是刀术,掌入刀势,刀有掌功!”

    “趟泥步,三体式,五行劲运力的法门:劈崩钻炮横,十二种意境打法:龙,虎,猴,马,鸡,鹞,燕,蛇,鼍,骀,鹰,熊。结合实战,而法门自悟,自成一家门派。”

    “你记住了吗?”

    “你记住了吗?”

    “你记住了吗?”

    …………

    铃铃铃铃铃铃!

    “啊……呼呼呼呼,咕哝。”急促得喘息,吃力得咽了口唾沫,一额头的淋漓大汗。

    清晨六点闹钟响铃,石应虎猛然坐起差点被墙壁磕到脑袋。

    昨晚上,自己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噩梦,梦到有两个老头轮着揍了自己一宿,最后还恶狠狠得拽住自己的衣领问自己记住了没有。

    “对了,我的八卦形意拳……”生怕那仅仅只是一个梦,石应虎赶紧打开神武系统面版,金红色的面版缓缓展开,只是它的存在就让人安心无比:

    神武系统面版1:

    姓名:石应虎

    职业:学生

    生命阶位:o-1阶

    体质:1oo

    根骨:62

    力量:92

    度:96

    敏捷:89

    福缘:?

    未分配潜能点:o

    未分配自由属性点:5

    源能量点:7235

    已拥有武学:炎黄第九套炼体术体操4o级(略有小成),八卦形意拳2o级(初窥门径)。

    自己原本的基础拳法与基础身法,已经被八卦形意拳直接覆盖替换了。

    看着系统界面上的那一排排文字,回忆着脑海中的武学拳术,石应虎一时间有些百感交集,这个濒临崩溃的家庭,自己终于有力量可以拯救它了。

    八卦形意拳蕴含的讯息量实在太大了,在石应虎识海当中那座信息冰山显露出来的就仅仅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但就这些就已经让石应虎感到受益匪浅,也让他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

    八卦形意拳果然是精绝神妙无比,不愧是三大内家拳术之二。

    “应虎,你怎么了?”这个时候,床铺下面传来哥哥石应龙的声音,自残疾之后他一直都睡得很轻,睡得很少。

    “哥,没事……做春梦,梦到我把我们班的校花给压床上了。”翻身下床,看着下铺脸色苍白的大哥,石应虎心中难受,脸面上却露出混不吝的笑容,嘴里不干不净地形容着细节,他想让大哥开心一些。

    昏暗的房间,狭小的卧室,艰难的家庭与兄弟二人。

    按停闹钟穿衣服略一收拾,然后石应虎给大哥穿上衣服,再把他抱上轮椅。

    “应虎……你今晚回来就跟我学虎形拳吧。”

    “……我不会学的,哥,咱们宁可日子紧巴一点,但犯法的事不做。”

    “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进监狱还能混口饱饭吃,我就怕爸妈把钱用在交罚款上,那样就不值得了。”石应龙说的是白家给的那笔赔偿金,钱不少,只是石卫国与孙红秀把这笔钱存了起来,轻易不肯用。他们怕自己大儿子以后吃不上饭,这笔赔偿金多多少少也算是生活上的保障。

    “哥,你想开一点,我会升入大学的,我会带着家里过好日子的,我会给你治伤,让你再站起来的,哥,你要信我啊!”时间上有点来不及了,石应虎推着轮椅把石应龙推出了房间,孙红秀已经在厨房里忙乎了,而石卫国则坐在餐桌一旁看着今天的报。

    在父母的面前,兄弟两人都不会再说什么,他们的压力已经很大了。

    早餐是白煮蛋、燕麦粥还有洒了盐粒的油炸馒头片,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太宽裕,但孙红秀总能让丈夫与孩子们吃得可口。

    饮食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生活的质量,一个人辛苦的工作之后,若是有一餐可口的饭菜可吃,可以很大程度上消解痛苦,若是本身工作就已经很辛苦了,再天天吃猪食似的实物,哪怕再乐观的人时间长了也会崩溃。

    石应虎与石小凤要赶着去上学、上班,因此没有时间照顾大哥进食,母亲孙红秀先喂石应龙吃东西,在大儿子吃饱之后她才会动筷子,经年以来都是如此的。

    “老大,你小姑家开了个厂子,说是只要投钱进去赚到的机会很大,想要拉咱们家一把,我昨天和你爸商量过了……”

    石应虎吃着咸香的油炸馒头片,吃着鸡蛋“呼噜呼噜”得喝着粥,这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武学“八卦形意拳”的要诀精义,对于父母、大哥的对话,有得没得仅只是听了一耳朵。

    伴随着思考的沉浸,他的双腿下意识得微蹲住,吃饭的时候屁股离开了凳子面,下半身不动而上半身微微起伏,就好像石应虎的尾椎处生长出了一条尾巴:形意拳,三体式整劲桩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