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武末世 > 第三十五章:男人就应该玩刀,谈什么恋爱!
    家宴十分丰盛,满桌尽皆是石应虎喜欢吃的菜肴。

    虽然平常的工作非常繁忙,但今日石应龙难得与自己二弟相聚共饮,他同样也非常得开怀,喝下几杯后酒酣耳热,尽兴舒张。

    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兄弟两人都已经有些微醺了,谈起小时候一起调皮捣蛋的那些事,不时大笑。大嫂白嘉琪在一旁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欲言又止,犹豫再三。

    石应龙喝的有点多了,石应虎可并没有喝多,五年前他不擅饮酒,五年之后他已经化身酒缸,千杯不醉并不是形容词。

    见大嫂实在难捱,石应虎喝了一杯酒后主动开口道:“大嫂,你有什么想说的话就直说吧,我是您二弟,大哥的亲弟弟,您有什么话还不能对我明说吗?”

    “……啊,好的,那好。”因为石应虎的话,白嘉琪反而显出被吓了一跳的模样。

    她那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看着气闷,白嘉琪这时将小侄子球球交送到保姆手里,她挥退四周左右,然后在沉吟片刻方才开口道:

    “应虎,你知不知道荒野区的独臂断刀客高定安?这段时间他游历江南四域,为试刀法已经连杀了九位传奇,现在正在往镇江市来,打算向镇江各门派挑战,若无人阻止,恐怕就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啊。”

    独臂断刀客高定安是从荒野区起步,开始试刀天下的。

    许多传奇武者并不喜欢呆在法制太过健全的城市里,因为他们本身实力强大,不大需要保护反而能提供保护,因此更喜欢在荒野区,充分享受强者的特权待遇。

    国家对于传奇武者主动开荒的行为,也是支持的,因此对于许多人做下的一些不干不净的事,只要不太出格太过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当然,凡事有利也就有弊,自视为强者享受丛林法则,那么也就要做好被更强壮野兽吞噬的心理准备。

    “这种事有什么吗?每一名武者在拿起刀剑的那一刻,无论是杀人与被杀,不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吗?这天下,本就没有只可以你杀人,别人却不能杀你的道理吧。”

    “我国律法允许,甚至我认为是鼓励武者彼此进行挑战,这本身就是追求磨砺提升武道上限,至于血雨腥风,这座江湖有哪一天不血雨腥风吗?”因为大嫂所说的话,石应虎几乎因此发笑。

    三阶武者就已经是一方好手了,宗师名宿这些三阶顶峰者已经是江湖上的特权阶级,往往在一座城市中呼风唤雨、作威作福,是有一些权力与名望的人,基本几十年都不会非正常死亡一个,但在武道世界的底层,江湖的最底层,争斗、苦痛、鲜血与死亡,这些元素从不缺乏。

    底层若不是足够痛苦,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忘死而搏,拼尽一切的努力向上爬。

    “可是……可是……”因为石应虎的回答,白嘉琪一时语塞,她虽然一直都被白家压制着,囚禁在牢笼中,但事实上却也是保护在牢笼中,让她真的是不了解人间疾苦艰难。

    白嘉琪以为死就已经很可怕了,但其实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永远看不到希望,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大嫂,其实您要说的事情,我是知道的。您想请我出手帮冰神宗拦下高定安,我没说错吧?”

    “二叔答应此事了?”白嘉琪惊喜的语气,让一旁的石应龙一皱眉头,石应虎也因此有些不悦,都已经五年过去了,白家对于大嫂的影响力也未免太大了。

    “大嫂,您知道吗?您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我很不开心,我真的很不开心。”因为石应虎的不悦,白嘉琪有些受到惊吓似的紧张。

    “应虎,你大嫂她……”

    石应虎横手一拦,按住大哥的手背,不让他再继续护着媳妇。有些事,还是早点挑明说清楚来得好。

    “大嫂,您现在是石家的儿媳妇了?但我发现您的想法思路,其实还是拿自己当白家的人。大嫂,五年了,球球都这么大了,我相信您是爱大哥,您是珍惜这个家的。现在您已经不用再怕白师我那个老东西了,那个老不死的要是惹您不高兴,我今晚上就去剁了他。”

    “…………”这么多年以来,白师我在白家上上下下的积威无比深重,白嘉琪性子柔顺,以至于她从来都没有生出过违逆白师我,与白师我对抗的念头,此时此刻听到石应虎这样一番话,一时间有点懵。

    石应虎相信大嫂白嘉琪是爱着大哥的,是珍惜自己现在幸福的家庭的,只不过白师我在她心中积威太重了,以至于她本能得就不敢去拒绝,甚至下意识得想损害这个小家的利益,来满足白师我的要求……石应虎现在就告诉她,你已经是石家的儿媳妇了,你既不用再怕他,更可以为自己的家据理力争。

    “您现在打电话告诉白师我,就说我不开心,我石应虎很不开心,这一次,他想求我出手帮他,就亲自过来找我,否则的话,一切都不用谈了,我也没有兴趣再和他谈。”与大哥碰杯饮酒深入喉,感受着酒浆的醇厚、辛辣、可口,最终有热气溢于周身,助人气血涌动,提升意兴。

    好酒,适量饮用其实是对身心有益的,石应虎这五年来苦修仙人醉,因此他非常清楚这一点。

    ……………

    那一晚在石应虎离开大哥家后,次日他就收到了白师我的邀约。

    因为高定安这个杀神随时都有可能出现,不谈妥石应虎,白师我的头上就像悬着一柄利刃般,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会落下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白师我再如何的老奸巨猾,养气功夫再如何深厚也是无用,命悬一线的时候,无论如何奸滑狡诈的人都会变得实在诚恳些,因为他急!

    次日的上午时分,早八点左右,一间功夫茶茶馆。

    石应虎推门而入,很容易通过气机感应找到了白师我,这个老家伙在晋升传奇之后生机复苏,身躯恢复,不但双腿复原了,并且又一次恢复了“冰魄公子”的儒雅风流。

    此时此刻的白师我银发而容颜狷秀,俊美异常,令茶馆内许多女服务员都忍不住得偷偷看他。

    “石兄弟快快请坐,说起来,我们也有一段时间没见面叙旧了。”一边言说着,一边推杯倒茶,白师我这样言道。

    “白兄不必如此客气,冰神联盟基业新立,难免会事务繁杂,更何况我长年闭关隐修,没时间见面叙旧却也不能全怪白兄。”落座之后,石应虎这样客气的说着。

    听着石应虎的称呼,白师我眼中有光华一闪,知道今日之事无法轻易搞定了。

    七十多岁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人生暮年,但对于一名晋升传奇的武者来说,称之为正值盛年也并不过分,白师我晋升传奇之后,连纳七房妻妾。

    那之后,别说白英罗,就连白师我一向疼爱的孙子白诚,都被逐渐驱逐出白家的权力中心了。

    因为传奇武者的寿数是普通人的数倍之多,他们对于用子孙来延续血脉的渴求也低得多。

    并且这些年与变异兽文明的战争局势稳定,传奇武者的战死率大幅降低,被统计的平均寿命也是不断提高的,因此传奇武者的家庭亲情关系往往就比较疏离,幸好,传奇武者生育率也非常低。

    相对于普通人,他们的生命进化层次太高了,传奇武者与普通人之间很难有子嗣。当然,次数实在太多了,事实上也总会有意外发生。

    “……两成,石兄弟你帮我挡下高定安,我分给石兄弟两成股份,那时候石家就是冰神联盟第二大股东,每年什么事都不做都是上千万元的进账,如何?”沉吟片刻,从石应虎的称呼上感受到对方态度的白师我,非常利落的拿出实际利益相诱,他也很清楚的知道,时至今日再讲人情已经没意思了,双方现在谈的是生意。

    “至少五成股份,纯阳道宗与地方势力正式合作,从来不会做人陪衬。当然也不是让白兄白拿出来,冰神联盟颇具潜力,我想宗门还是愿意平价收购的,有纯阳道宗支持,冰神联盟才真正有可能做大做强,到时候白兄手上的股份虽然缩水了,但收益上却更高,并且势力根基稳如泰山,何乐而不为呢?”石应虎一句话,胃口之大就让白师我变了脸色。

    势力根基的确是稳如泰山了,都换成你纯阳宗的的根基了,可不稳如泰山。

    更何况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若是纯阳道宗占了冰神联盟的五成股份,那个时候纯阳道宗就拥有绝对控制权了,让他白师我继续当盟主,他就能继续当,让他白师我卷铺盖下去,白师我就得滚下去,这让野心勃勃的白师我如何能够接受?

    “石兄弟,你开出的条件未免太过分了,如果这样的话我不如向金陵求援,相信一个高定安并非是无法应付。”

    “………”嘴角抿起,微微轻笑,石应虎身躯后仰,然后他掏出随身携带的华为手机扔到白师我的面前,石应虎不会谈判,没研究过,因此他的态度称得上非常不尊重人了。

    “您大可以去求,看看他们会不会要得比我低。和纯阳宗合作,纯阳山天高皇帝远,白家依然可以继续执掌冰神联盟,找金陵求援?您连骨头都会被他们吞下,这已经不是道德问题了,这么一大块肉就放在眼皮子底下,谁能忍住不吞,谁能一直忍住不吞?”

    “你……你也在镇江,难道你不会同我抢?”

    “哈哈哈哈哈,白兄,白老爷子,您可真是练功练糊涂了,得,您慢慢想,想好了告诉我答案。”一口将杯中的热茶喝净,石应虎站起拍了拍白师我的肩膀,然后他转身向茶馆外走去。

    就在石应虎走到茶馆门前之时,他的身后传来白师我的话语声。

    “高定安刀气操控入化,你真的有必胜的把握?”

    “那的确是一个很强的对手,不过若是没有这种程度的对手,岂不是浪费了我五年的苦修?”笑了一下,石应虎知道白师我已经有决断了,然后他推门而出。

    传奇武者,人上之人,这些人存在在这个社会上,哪怕什么都不去做,资本与权力都会找上他们,石应虎潜修五年,一出手就为宗门捞到一个颇有前途的大宗门。

    即便是似乎受到压制的白师我,他面临的其实也仅仅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因为已经晋升传奇,便已立足不败,稳赚不赔……当然,前提是人不能死,一死,就万事皆休了。

    当天下午,石应虎就收到了来自宗门的合同传真,冰神联盟急脱手,纯阳道宗捡便宜,双方都急,在这样的情况下合同当然就签得快。

    这段时间,独臂断刀客高定安闹的人心不稳,白家乘势低价收购了不少的股份,现在以比平价稍高的价格卖给纯阳道宗五层股份,白家依然是冰神联盟的大股东,只是除去赚了一笔钱以外,这几年白师我全当白忙了。

    苦恨年年压金线,却为他人作嫁衣。

    “石长老,所有文件我们都已经检验签署并备份过了,无任何问题。”

    “嗯,很好,麻烦诸位了。”

    “哪里,石长老太客气了,这些都是我们份内之事……”寒暄两句,然后石应虎结束同宗门法务部沟通的电话。在晋升并被确认为传奇强者后,石应虎直接就是宗门四级长老,他又暂时没有其它职务,法务部的人自然称他为石长老。

    合同签订后,五层股份归纯阳道宗,石应虎这里依然获得两成五左右的股份,可以说是同宗门对半分了,但以后的年收益,肯定是比单纯交给白师我经营要来得高的,并且,再出任何问题由宗门顶着,并不是由石应虎个人扛着。

    两天时间,一次会面,一个电话,几十亿的资产便纳入囊中了,然而石应虎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连想笑的感觉都很欠奉。

    他转过身,拂开身后刀架上的绸布,在一片金色的刀光中轻轻抚着天命刀,低声言道:“老朋友,我们又要并肩作战了。”

    在石应虎看不到的视角,在刀架长桌上的另一端坐着一个双臂抱于怀中的雄壮金甲人,他明显在生着闷气。

    感受到石应虎的轻抚,听着主人的轻轻低语。

    “切!”彪悍的金甲武将一扭头,只觉得满心的不开心……把人家丢在这里五年不理不睬,现在遇到麻烦了抱着人家说一两句软话就想揭过,当人家是什么?

    (呵,渣男!)

    然而随着一股精纯无比的真气灌入自己体内,有无形的旋风卷过天命刀,让它轻轻震颤。

    (啊……爽爽爽爽爽爽爽爽爽!)

    对于不懂刀,不擅用刀的人来说,刀就像猫一样,跟着你其实就是混口饭吃,但对于懂刀并且擅长用刀的人来说,刀就像自己家养的狗一样,浑身上下都是敏感点,只要轻轻一碰,就让它爽得什么都忘记了。

    “呛!”

    将天命刀收入刀鞘当中,石应虎转身而出,他看不到,在他背后紧紧跟随着一个双手抱脸的金甲武将,更加诡异的是,这家伙满脸晕红。

    (渣男除了渣以外,真的是什么都好(*∩_∩*)。)

    ……………

    镇江市,贫民社区。

    一座简陋的破屋内,已然秘密潜入镇江市的高定安此时此刻置身于一密封的木桶内,不时有几名赤着上身的汉子进来向木桶中倾倒一桶桶滚烫焚沸的沸水。

    “老大,兄弟们都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不停的烧水然后给高大侠置换,可高大侠看上去似乎一直都没见好……”外屋,一个身材干瘦相貌有些猥琐男人凑到黑蛇帮老大张猛的身旁,这样言道,他的眼睛轱辘轱辘转动着,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暗地里打着什么缺德冒烟的主意。

    “闭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已经受够了给人当狗的日子,援救传奇武者,像这样的机会对我们来说一辈子可能只会遇上一次,你好好烧水,别胡思乱想。”张猛看了看身旁的同伙,他又有些不放心地补充一句:

    “就算你拿高大侠换到赏金又怎么样?继续拿去吃喝嫖赌抽?你看看你现在的身子骨,那笔钱只会要了你的命,救下高大侠,高大侠挑战白师我成功,就会在镇江建宗立派,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就是开山大弟子,搭上传奇武者这条线,所有人都有了奔头,这样,也不枉费兄弟们跟我张猛一场。”混黑是能赚钱,是有利益,但若不洗白,就永远都是下九流,永远都上不得台面,当然也就更谈不上什么奔头。

    “嗯……是,大哥,大哥你说的对,的确是这么个理。是我想差了,那我去烧水了。”那个干瘦的男子似乎被说服了,他想了想,点了点头,然后对老大张猛言说一句,提起木桶往外走。

    这个瘦猴一般的男子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老大一直在他背后注视着他。

    (妈了个壁的,你张猛跟着一个传奇武者是有机会,老子的身体都已经被女酒毒掏尽了,我TM只要钱,不要什么奔头。)提着桶,并没有去烧热水,干瘦的男子左右张望后找到一阴影角落,然后扔下木桶从衣兜里掏出一个手机,这时他又四处张望一下,确定的确没有人,然后才按动手机拨打号码。

    “喂,是冰神联盟吗?我呃……”干瘦男子突然间一句话都说不出了,因为他被身后突然冲出来的壮汉,一手捂嘴,另一支手持刀捅进后腰眼里。

    “……呃……啊啊…”

    “老子早知道你小子靠不住,自己想在这烂泥坑里滚一辈子,别让所有人都上不了岸啊!”手中刀子一搅,片刻后感受那干瘦的男人渐渐不再挣扎了,张猛方才松开双手。

    “你别怪我,你老爹老娘我以后给你照顾着,不会让他们吃不上饭被赶出城去,当然,我要是被白师我弄死了,你也别怪我了。”

    “喂?喂?先生,这里冰神联盟客服热线……喂?”手机依然在响着,张猛将之捡起,然后挂断。

    大概在五个小时之后,木桶当中的高定安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周身气劲一扩,包裹其身躯的木桶顿时四分五裂。

    (三天的行气,终于将李飞的牵机毒剑给化解掉了,内功恢复八成,但刀意隐有提升……是时候去挑战白师我了。)这样思索着,高定安穿着上自己的长衫,在四周黑蛇帮成员的呆愣与注视中走出屋去。

    “你们做的很不错……待我挑战白师我之后,自会给你们一份前程。”环视着四周这些社会底层,注视着他们眼中渴望想要改变命运的火焰,高定安点点头,低声这样言道。

    “哦,哦!”

    “啊!”

    “谢谢高大侠,不,谢谢师父,师父在上,受我们一拜。”张猛带着自己的下属,直接纳头便拜。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这当然是穷尽一生都未必能遇到一次的机会,一群黑道混混,平常便是想跪传奇武者都全然没有机会。

    这些黑道混混想要拜传奇武者为师,除非对方是出身魔门的,否则走在阳光里的传奇武者,只会嫌弃他们的出身,嫌弃他们脏,轻易是不肯污了自己名声的。

    “别磕了,我要是死在白师我手上,你们还肯给我磕头才算是有孝心,现在,带我去冰神联盟……挑战‘冰魄公子’白师我!”高定安穿好衣袍,再一次握紧自己的断刀,他的眼中同样有火焰在燃烧。

    这一路行来,太难,太苦,太痛了。好在,所付出的难、苦、痛,马上就会有偿还与回报了。

    男儿好名称功业,今天,荒原刀客高定安,以刀争名,他只愿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