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超武末世 > 第二十二章:长刀纵横,十荡十决!
    出场时极有排面的“长刀神魔”孙人展瞬间就溃败了,这让招聘会上围观的众人百脸茫然,双方交手,一共有超过十招?

    “其实并不是孙人展太弱,而是石应虎在实战方面实在太强了,孙人展修炼的一直是所谓的实战刀术,讲究进攻节奏不务虚招防守,这样的刀术应对大多数武者当然没有问题,但孙人展是修炼实战刀术,而石应虎就是从实战当中走出来的,孙人展的所有长处都被石应虎覆盖碾压了,他又不擅长拖延防守,这样一来当然是一触即溃。”

    围观的众人当中也有懂行的,其实孙人展能冲进金陵十大,当然不是不勤奋不努力或者天赋差的人,更何况现在在这里的人大多与金陵大学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他们在评说时也会下意识得倾向于金陵大学。

    “从实战中走出来的人这么强,那大家还上大学、抢着上名牌大学做什么?有天赋的就去当变异兽猎人,没天赋的就早点放弃,也省得浪费国家资源。”

    “话不是这样说的,像‘光荣虎王’石应虎这样一路走来野蛮成长,还能不少胳膊不少腿,活着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人其实是绝对少数的,大多数武者还是需要培养的,更何况实战流走出来的人,强则强矣,但他们通常理论基础比较差,对于未来的晋升其实是有影响的。石应虎学历只有高中,许多高屋建瓴的武学体系知识,他根本就没有概念。”

    四周的人议论纷纷,而在这个时候,不到十招击败孙人展的石应虎横刀一扫,朗声笑言道:“都不用藏了,一并出来吧,你们想称一称我的斤两,我也很好奇金陵十大都是什么水平。”

    “这可是你说的,让我们一并出来,到最后可别说是我们围攻你。”随着这道话语声,人未至一股寒意已经先到了,下一刻一名年轻男子斜飞而降,他稳稳落在招聘会的一处主办方帐篷上,显露出非常高明的轻功。

    紧接着,大地突然震荡起来,在大地动摇与众人的惊呼声中,人群当中有一名高大胖壮的男子扛着一柄大斧挤出来,他步步落地,皆有震荡扩散,气势宛如自洪荒时代走出的巨兽。

    “金陵十大排名第六的‘碧落寒掌’柳惊鸿,他拥有内功天赋,获得国家培养名额后,一身内功据说已不逊色于许多江湖名宿,因为功力深厚,轻功掌法也因此极为出色。”

    “金陵十大排名第十的‘铁佛’钟镇,他既然来了,那他女朋友‘赤练仙子’许茹芸必然也来了,许茹芸的金陵十大里的排名还在钟镇之上,不过她精于暗器,现在不知道藏到哪里,一个暗器高手始终不暴露身形,光荣虎王势必要在她身上消耗掉极多的精力。”一名围观者也不知道是站在哪边的,他一方面告诉石应虎四周还存在着一个暗器高手,但又无法告诉石应虎那名暗器高手在哪,甚至于是否真的存在,那么石应虎是留心防备还是不管不顾?

    “听说石兄弟要进金陵大学担任助教一职,历年以来,武科生的助教都要由我们这些做师兄师姐的称量一番,并不是针对石兄弟,毕竟我们就要离校了,总不能让名不副实之辈进入金陵大学,毁校方清誉,毁师弟师妹们的前程。”柳惊鸿站在帐篷顶上拱了拱手,说出来的这一番道理倒也是无懈可击。

    “要战便战,何必多言!我石应虎出道至今,还未曾怯战退避过,你们一起上吧。”体内气血沸腾精神拔升。武者,哪有不好斗的?

    于生死激战中体味活着的实感,越是濒临死亡之时,生命的浓烈便越是鲜明美好!

    “接招!”

    感受着眼前这个家伙明明是以一敌众,但气势威压却勾连天地在不断攀升着,非常识货的柳惊鸿不愿再等,他厉喝一声直接扑向石应虎。

    柳惊鸿的手掌上戴着类似于铁家兄妹那样的掌拳,人在半空真气扩散,形成肉眼可见的冰蓝气罩包裹身形。

    呼呼呼呼呼呼呼!

    接连七掌虚拍,在扑杀向石应虎的同时凌空而发,空气中陡然刮过七道冰寒色的劲风,与此同时铁佛钟镇开始大踏步得冲锋,人如重型坦克,扛在肩膀上的大斧将发而未发,但未曾出手却已给人一种出手之时便会石破天惊之感。

    一上一下,一轻一重,互为呼应,无懈可击!

    与此同时,石应虎感受到一股隐晦而锋利的杀气从四周人群当中透向笼罩自己,只要自身露出丝毫破绽,对方便会毫无犹豫的寻隙而入,一招制敌。

    砰砰砰砰砰砰砰!

    身形接连踏步闪退,柳惊鸿的每一道掌风印在地面上,都会凝成一片霜寒,石应虎甚至都没有全力催发八卦步,便已然避开了这七道寒掌掌劲,若这是石应虎与柳惊鸿的单挑的话,柳惊鸿现在就已经输了。

    他在半空中疾扑而下但却并没有打出相对优势,石应虎迎上去挥刀猛攻,同阶武者很难扳得回凌空扑击后劲力回转空隙导致的破绽。

    当然,事实上若是没有钟镇的存在的话,柳惊鸿也绝对不会选择这样声势显赫却又危险至极的出手方式。

    自身凌空扑击,借居高临下之势将功力不足的石应虎强行压入劣势下风,而精修横练体魄过人的钟镇适时顶上,这样就把自己劲力回转的空隙给弥补上了。钟镇绝对打不过石应虎,但也不大可能会迅速溃败,不同于孙人展,钟镇专精防御,哪怕武功比他高很多的人,也很难短时间就击溃他。

    只要钟镇拖延片刻,柳惊鸿一息之间回气完成,便是两人联手围攻已经落入下风的石应虎,那个时候许茹芸甚至都不需要出手,也可以为这场战斗增加许多的含金量。

    毕竟,光荣虎王之名是一个宝藏的话,少一个人来分,就多一份收益。

    然而,柳惊鸿的如意算盘全盘打空了。

    在后退避过那凌空扑下的七道寒掌后,石应虎陡然身形逆冲,直迎向重型坦克一般蓄势待发的铁佛钟镇!

    在这个时候,依然隐藏于人群当中的许茹芸有些紧张得扣住暗器,毕竟人的名树的影,石应虎名气太大武功太高,而像这种私下邀斗,石应虎一刀自己男朋友切了,自己都没地方告状去。

    炎黄法律严禁普通人挑衅武者,但同时也严禁武者伤害普通人,但武者内部的事情多数情况下会任其自理,武者既是国家豢养起来对付变异兽文明、乃至于现在血月文明的凶兽,养得太凶暴导致噬主不行,但养得太听话,导致失去斗志野性了,同样也不行。

    在很多方面而言,科技文明真的与个体进化文明有着一定冲突性,当然,双方叠加互补的地方也有很多。

    ……………

    “喝啊!”

    面对退而逆冲速度快得不可想象的石应虎,钟镇一斧劈落斩下,势发千钧,其实这一招本来有一个相对比较简捷明了的连招的,先是一肘刺出,凭钟镇的体魄与硬功整个金陵大学也没有几个人敢同他硬刚硬拼,几乎必然都会选择闪退,而就在对手闪退的这一刻,钟镇窥破其落点一斧斩落。

    虽然说起来简单,但这样简单的连招却少有人可以应付,哪怕明明知道也难以破解,因此,让钟镇一路冲上金陵十大,少人可比肩之人。

    只是石应虎的身法速度却太快了,再加上其声名与气势给钟镇带来的心理压迫力,因此钟镇一斧斜劈出手,根本就不敢有半点的耽搁延误。

    然而,这一斧却得手了,巨大犹如雷霆划过夜空般的斧光,直接在石应虎的腰身一掠而过……

    “啊!”

    白九樱瞪大双眼,而金晴雪已经忍不住发出惊呼。董雪面无表情,只是她深深得咽了口吐沫,神情呆滞眼神空洞:吓懵了。

    四周的人群当中也不乏惊呼之声,只是下一刻,他们就在钟镇的身后侧处,发现了第二个石应虎。

    八卦刀法奥义:玄虚。

    奥义玄虚:将八卦刀法修炼至登堂入室境界的高悟性武者,在长久修持与认识积累下,领悟八卦刀法神髓。身法速度提升、闪避提升、消耗降低,附加身法幻影效果,规避锁定几率提升。

    作为超级难练的一套中级武功,八卦刀法被修炼出奥义之后,实战效果也几乎可以与高级武功奥义相比肩媲美。

    从钟镇的体形身姿上,石应虎就看出对方是苦修横练攻防两极型的武者,但修横练其实是有一个缺点的,绝大部分练横练的人感知能力会有所降低,横练练得越高,这个缺点就相对越明显。

    其实也很好理解,普通人看到锋利的刀子,第一个反应就是心生警惕,因为刀锋会伤害到自己,而横练高手握铁成泥,这个世界上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事物越少,他的危险感知能力当然也就越低。

    要破除这个横练缺陷的方法也很简单,多和比你强很多的高手实战,当对方两拳就能把你打死的时候,危险感知方面的能力当然就不会再下降了,反而会提升。

    以八卦步奥义一个幻身瞬间甩脱钟镇,下一刻,虎鹤合形,石应虎身法如电般向刚刚落地,脸色骤变的柳惊鸿飙了过去。

    “救我!”

    柳惊鸿厉喝一声,同时双掌在身前密布下森严掌影,寒气密布。

    而在这个时候,同样已经意识到不妙的许茹芸再顾不得隐藏身形,陡然一鹤冲天,越过钟镇的视线阻隔,看到的却是石应虎已经扑到柳惊鸿的近处腾身而起:虎鹤双形拳奥义?无影脚!

    绵密森然的掌影瞬间被眼前爆绽的腿影冲破撕裂了,柳惊鸿功力极深,否则也不可能凌空扑击,虚击七掌威势强横得连石应虎都不敢硬接,但凌空飞跃是打法中禁忌,跳起来固然可以借助势能增幅掌力力发千钧,但只要不会飞,落下来的那一刻就必然是回气的破绽。

    此时此刻柳惊鸿一身强横功力根本就调集不起三层,哪怕有着钢铁掌套增幅掌力,都接不住石应虎的虎鹤合形,在不断出腿将柳惊鸿踢击得身形跌退之际,许茹芸一大片暗器罩杀上来,石应虎斜身立起,一边继续暴击踢退柳惊鸿,一边挥刀接挡下许茹芸所有的暗器。

    最后石应虎一个半空旋身,一记重腿便扫踢在柳惊鸿的脖颈一侧处,柳惊鸿身形一个旋转,他头颅一侧砰得一声撞在地面上,脖子一歪直接就不醒人事了。

    四周许多人甚至听到骨骼断裂的咔嚓声,暗中猜测金陵校园十大里的“碧落寒掌”柳惊鸿是不是就此挂了。

    “别怪我出手狠辣,跟你们不一样,我今日拥有的一切都是以武功争取来的,我不能输,输了一切就都没有了。”侧头扫视一眼昏厥过去的柳惊鸿,石应虎心中暗道,这其实是一个颇为厉害的年轻人,可惜选择踩着自己上位,那就接受后果,莫怨莫尤。

    将手中长刀侧横,下一刻,石应虎就已经冲着钟镇与许茹芸冲去,八卦步非常适合石应虎,并非是一味求快,而是高闪避、高变化,同时也可以快,但却是八步连踏气血与真气双重爆发的那种快。

    因为玄虚的效果,就连许茹芸都难捕捉锁定石应虎的身法实体,感知能力相对较差的钟镇当然就更无法锁定,不过像这样的夫妻档、情侣联手有一个好处,默契度很高,面对各种各样的形式都有心理预案与对应性打法,轻易不会出现联手者彼此之间无法信任,导致1+1小于2甚至小于1的情况。

    钟镇察觉自己无法锁定石应虎,那就不再浪费精神锁定,他把自身大部分精神注意力都锁定在女友许茹芸的身周。

    只要石应虎攻击许茹芸,身法变化就必然要放缓,那个时候在他攻击许茹芸的同时,自身就要同时承受钟镇大斧攻击的滋味。

    一个长于防御的高手,其实攻击往往也弱不到哪里去,因为他们比所有人都更加清楚防御弱点在哪里。

    但,钟镇所没有想到的是,石应虎把攻击重点放在自己身上了。

    石应虎第一次跟随“白豺”罗建军去荒野区,担当的就是辅助守卫职能,他实在太清楚作为一个攻防兼备的辅助,当敌人全部都在追着弓手毕姨时,自己的攻击环境有多么舒服了。

    并且钟镇扛着那么大一柄战斧,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若是因为钟镇的横练就不去攻击他,而一味攻击主修轻功暗器的许茹芸,那就意味着攻击者陷入打法套路了,哪怕是实力比他们强上很多的人,也很有可能输在这对夫妻档的联手之下。

    石应虎刚刚之所以可以瞬秒柳惊鸿,一是因为柳惊鸿自身处于全力爆发后的回气空隙,二是因为柳惊鸿与钟镇的默契不足,这却是同钟镇与许茹芸的联手不同。

    因此石应虎在形意上看上去似乎是冲着许茹芸猛扑而去,甚至长刀扬起虎魄刀意隐隐,恐怖的威势令许茹芸不得不信,但真正到近身的时候,石应虎向许茹芸的方向虚斩出一刀,以刀意将迫退,而第一刀未尽的第二刀就劈斩向了钟镇。

    鬼刀奥义:惑神夺魄,发动!

    这抹刀光,不狠辣,不凌厉,不凶暴,不刚猛,反而极尽温柔缠绵的意境,引动起钟镇满腹心事。

    钟家是武道世家,虽然不是那种特别强横的,但在地方上也是一域豪强,家传弥勒功,为横练旁门,虽然缺少了直指核心精要的欢喜禅心法,但仅仅只是弥勒功就已经是了不得的奇功。

    虽然这套功法修炼之后会令人身躯肥大胖重,但同功成名就相比,这点代价微乎其微。

    钟家规矩,自幼时就会给主家一脉安排青梅竹马的妻子,钟镇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次见到了许茹芸,那年她才七岁,但眉眼初开,已然是丽质天成。

    正常来说,像许茹芸这样的婚配者,是不会准许修学武功亦或外出求学的,但钟家二老架不住钟镇的苦苦哀求,最终还是选择资助许茹芸,而这个自幼丧母只有一个酒鬼赌徒父亲的小姑娘居然灵秀天成,她成功考上金陵大学,并且一路过关斩将,成为金陵十大之一,排名还要在钟镇之上。

    天长日久,连钟家二老都不相信许茹芸还会嫁给自家傻儿子了,虽然可惜,但倒也谈不上亏本。

    “这样,你就可以自由了,这样你就可以用一切方法报偿钟家,除了用你自己。”

    惑神夺魄之下,恍恍然然间,钟镇好像看到了心爱的女孩嫁给自己中意的男子,她穿上洁白的婚纱,背对自己走向了幸福。这一切,对钟镇而言,美到了极致,也痛到了极致。

    就在这时,钟镇耳旁传来熟悉的惊呼声,陡然将他唤醒,直到这时钟镇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无力的倒在血泊中。

    刀斩肉身,心斩鬼神,任凭你内外横练如何精湛,一旦心神全面失守,肉身都无法再承载同阶高手的一刀之威。

    事实上,钟镇内练横练旁门弥勒功,功力至柔,外练金陵大学授予的金罡劲,劲力至刚,刚柔之力内外洗炼,可谓是金陵十大中绝大多数人最不愿意碰到的对手,因为即便打得赢,自己也要五劳七伤筋疲力尽,这还是钟镇的心灵始终存在破绽,两大功法始终无法融合的缘故。

    …………

    石应虎也没想到,惑神夺魄对钟镇的效果会如此之好,魔劫刀若裂纸般撕裂开钟镇的护身真气,直接就在他的胸膛上开出一个巨大的刀口,鲜血喷涌。

    “啊!!”

    然而下一刻,本来还保持冷静的许茹芸进退失据了,她脸色苍白犹如美丽得厉鬼般尖叫着向石应虎攻来,其周身暗器打出暴雨梨花,合身向石应虎扑杀。

    以刀光一扫,金钟护体扩散,被刀光扫掉大半的暗器根本就不足以攻破金钟罩体的气劲,石应虎同钟镇不同,他的金钟罩已经修出奥义并且都快等级修满了。

    双方身形交错而过,石应虎一扳其手臂将之重重抡砸在钟镇的身旁,看着这样一位娇滴滴的美人儿被重重得摔砸在地面上,四周围观的人都是一缩脖子,感到心疼。

    然而,许茹芸却根本不管不顾自己的伤势,她嘴角溢血的爬到钟镇身边,只是刚刚来得及抓住他的手,就已经因为伤势过重、心绪激荡而昏厥过去了。只是,无论是钟镇还是许茹芸,哪怕在重伤昏迷中,他们的心应该也是安宁的。

    “怎么莫名其妙武斗片就变成言情戏了?而且我还是出演反派BOSS那个。”看着钟镇与许茹芸这个状态,石应虎是懵的,他又不清楚两人之间的那些婉转曲折的故事。

    钟镇深爱许茹芸,但自身却因为过于肥胖而自卑,许茹芸也喜欢钟镇,但她又怕钟镇一直以为自己是在感激他,于是两个人的关系别扭而怪异,自从上了金陵大学后,四年了,两人连手都没有牵过,许茹芸有时候都怀疑钟镇到底是不是喜欢自己,如果喜欢自己为什么从来都没有任何表达,还一个劲的把自己往外推。

    而在石应虎一刀破功,重创钟镇,令其鲜血暴溅的那一刻,许茹芸至少明白了一件事:“无论你爱不爱我,我是爱你。”

    这些乱七八糟的内情,石应虎是不知道,毫无做了一回月老自觉的石应虎,只觉得无论是钟镇还是许茹芸,都把自己一身所学的上层武功练成破铜烂铁……习武之人,果然就不应该去谈什么情情爱爱的,是武功不好练还是对手不够多,不够强?

    夫妻档联手结果优势没打出来,互成破绽,你们两个跟我单挑都不至于输得这么快、这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