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无垠 > 第四章 认个姐姐
    这已经是王无垠这三个月来第二次因为戴强走近派出所。

    这次王无垠在派出所呆的时间不长,只是做完笔录,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就出来了。

    也是在派出所里,王无垠才知道,倪芸夏家中的背景不一般,倪芸夏的父亲,退休之前是南疆省商务厅的领导,倪芸夏还有个哥哥,倪芸夏的父亲退休之后就去了北方某地,和倪芸夏的哥哥一家生活,御湖园16号别墅正是倪芸夏父亲以前在曲安买的团购房,戴强这次持刀闯入领导私宅,伤人,绑架,勒索,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这一次,估计没有十年二十年,戴强是出不来了。

    走出派出所的王无垠第一眼就看到了倪芸夏。

    倪芸夏站在派出所外面的马路边上,双手抱着胳膊,身上多了一件米黄色的风衣,旁边还停着一辆红色的mInI,看样子是在等王无垠。

    夜风中的倪芸夏,看在王无垠的眼中,多少显得有些孤寂和柔弱。

    王无垠直接走了过去,“倪老师……”

    倪芸夏看了一眼王无垠,”嗯,这里离小区有点远,我送你回去吧!“

    派出所离东山御湖小区其实不远,直线距离还不到5oo米,不过既然倪芸夏在这里等着,王无垠还是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好!”

    倪芸夏绕到驾驶员的一侧打开了车门,王无垠则打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车启动,只是一会儿就看到了小区的正门,倪芸夏把车开到小区,一直开到了御湖园16号别墅外面的停车位,才熄了火。

    “刚才……谢谢你了,要是没有你,今天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倪芸夏转过头来看着王无垠,眼中尽是感激的神色。

    看着王无垠的侧脸,倪芸夏就现只是两三个月不见,眼前的这个男生似乎变了很多,从外表上看,身形似乎又长高了一点,肩膀也变宽了一些,从T恤中露出来的胳膊不再那么瘦弱,而变得结实起来,脸上的线条更加的棱角分明,想到刚才在房间里王无垠短时间内化解危机,干脆利落放倒戴强的情景,坐在王无垠身边的倪芸夏感觉莫名心安。

    王无垠当时说是他举报了戴强大宝剑,但倪芸夏知道,戴强大宝剑出事,可不是王无垠举报的,而是她表妹在为她出气,当时王无垠那么说,只是想要把戴强的仇恨吸引到自己身上,好让戴强不要伤害到妞妞,他再伺机把妞妞救下来。

    这是一个在危机面前有担当有能力又能为人着想的男人!倪芸夏对自己说道,王无垠虽然年轻,但王无垠做的事情,已经让倪芸夏无法再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高中学生看待了。

    “说起来这件事应该是我连累了倪老师你,戴强恨的人是我,他想要报复的人也是我,是因为我住在这个小区,才让他误会了,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才把目标转移到了倪老师你的身上,差点弄出事情来,对了,倪老师,你和家里的人都没事吧吧?”

    想到之前戴强在屋子里说的那些下流话,倪芸夏也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她摇了摇头,“我没事,今天我一回来就看到戴强挟持着妞妞在客厅里,戴强让我给你打电话,我说我不知道你的电话,戴强不信,就拿他自己的电话打了过去,叫你过来,妞妞没事,只是家里的朱阿姨之前被戴强进屋的时候打了一下,她头部受了一点挫伤,现在还在医院,医院说问题不大,我让她在医院里再观察两天……”

    “哦,那就好,妞妞现在一个人在家么?”

    “没有,我把妞妞的家庭老师和一个闺蜜叫来了,在陪着她!”

    “妞妞爸爸呢,今天怎么没见到他?”

    “妞妞爸爸在妞妞两岁的时候因为车祸已经去世了……”

    “啊,倪老师,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件事……“王无垠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他也是刚刚才知道倪老师家里的情况。

    “没关系,已经过了那么久了,我早就从当初的悲痛中走出来了!”倪芸夏笑了笑,捋了捋自己鬓角的头,动作之间,尽显温柔,“我现在一个人带着妞妞,也挺好的!”

    “以后倪老师如果家里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打电话给我,我就住在御星园78号,过来很方便!”

    “嗯,我听曹老师说你下个学期就能回学校了?”

    “是的,曹老师通知我了!”

    “那你以后在学校里可以叫我老师,要是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不用那么见外,今天我们也算是一起共患难了,我年纪刚好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一声姐姐吧……”

    看着倪老师那优美的侧脸,王无垠笑了笑,“那好,以后我就叫你倪姐吧!”

    “今天虽然出了戴强这事,但我也多了一个弟弟,也算是塞翁失马,说起来应该值得庆祝一下,只是今天时间晚了,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我在家里做一顿饭,请你过来试试我的手艺……”

    “嗯,好的,对了,倪姐你电话是多少,我存一个号码,有事方便联系!”

    两个人在车里聊了一会儿,交换了联系方式,这才下了车,而在下车的时候,王无垠才现倪芸夏在走路的时候,姿势稍微有点不自然。

    “倪姐,你的脚怎么了?”

    “没什么,之前戴强在的时候不小心崴了一下……”

    王无垠一下子就想起之前戴强持刀砍过来的时候他一把推开倪芸夏的那个动作,当时倪芸夏穿着高跟鞋,估计就是那一下,被崴到了。

    “你家里有红花油或者跌打药么,我帮你处理一下,要不然明天早上脚脖子有可能会肿起来……”

    “我家里还有瓶红花油,就是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几分钟就好了!”

    “嗯,那我们进屋去弄……”

    进到屋里,倪芸夏很快就找来一瓶红花油,王无垠就让她坐在沙上,脱掉鞋和丝袜,把被崴到的腿放在一个软凳上,给她检查被崴到的地方。

    倪芸夏的腿非常美,黑色的连衣裙下面,露出来的一截漂亮的小腿,小腿上的皮肤像牛奶一样的光滑,正展露着一个女人花信年华的成熟魅力。

    倪芸夏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好意思,因为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男人这么亲昵的碰过她的脚了,但看到王无垠专心致志目不斜视的样子,也就没有了那种别扭的感觉。

    王无垠用一只手扶着倪芸夏的小腿,另外一只手的两根手指轻轻的捏着倪芸夏的左脚的脚脖,一寸寸的检查着,“是这里疼么?“

    “不是,再往上过来一点……“

    “是这里么?”

    “稍微靠左一点!”

    “是这里么?”

    “是这里!”

    “我现在稍微用点力,你看看是什么感觉……”

    “嘶……有点酸,还有点疼……”

    “骨头有没有那种被针刺进去的那种刺痛感?”

    “没有,就是脚脖子感觉不舒服!”

    “哦,那好,这就说明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肌肉和这里的筋脉有点扭伤,我给你弄一下,后面几分钟稍微有点痛,但过了就感觉舒服了……“王无垠说着,就倒了一点红花油在手上,搓热之后,开始用特殊的手法给倪芸夏被崴到的脚按摩调理起来。

    王无垠并不是只按被崴到的脚脖,而是包括脚背和小腿的正面与背面都照顾到,一直到膝盖以下的地方,开始的几分钟,倪芸夏的确感觉有些疼,眉头不时蹙起,只是咬着牙,没有哼出来,怕不好意思,但五分钟一过,倪芸夏就感觉自己的整个小腿和脚脖开始热,一种舒适惬意的感觉,像触电一样,开始从被王无垠按摩的地方传遍她的全身,那原本还有些疼痛的地方,逐渐就感觉不到疼了。

    “无垠,这个按摩手法你是从哪里学来的?”倪芸夏有些惊奇的问道。

    “哈哈,我能去哪里学,就是在网上胡乱看了我一些自己摸索的!”王无垠随意说道,实际上,他给倪芸夏用的按摩技术,可不是什么网上胡乱看来的,而是十多年后华夏军中的身体恢复术,这种恢复术根据中医的有关理论总结而来,对剧烈运动之后的身体恢复和治疗这些普通的肌肉和筋脉扭伤,有奇效。

    倪芸夏也没有怀疑。

    过了几分钟之后,王无垠停了下来。

    “倪姐你试试活动一下脚脖,看看还有没有不舒服的?”

    倪芸夏试着活动了一下脚脖,“啊,不注意的话几乎就感觉不到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那就可以了,今晚休息一晚,明天就可以自由行动了!“王无垠擦了擦手说道。

    “今晚真是麻烦你了,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嗯,好的,那我回去了,倪姐你也早点休息!”

    王无垠告辞离开,倪芸夏直接把王无垠送到了门口,然后就站在别墅门口的门廊下面,一直看着王无垠的背影消失在远处的树丛后面,再也看不见,她才收回了目光,打开门回到屋里,想到今天的经历,要是没有王无垠,倪芸夏想想都有些害怕,不知道那个戴强会做出可怕的什么事来……

    ……

    王无垠没多久就回到了自己的住所,按照平日的习惯,每天在睡觉之前,他都会在健身房中锻炼一个小时,才会洗澡休息。

    王无垠估摸着,按照自己身体这样的恢复度,估计开学,等身体的气血恢复到一定水平,他就可以慢慢尝试修炼以前学过的气功了……

    2o2o年,大多数人对气功的了解,比起几十年后,还处于蛮荒阶段,不知道气功是打开人体潜能的最佳路径,特别是在网上,黑气功黑中医的人泛滥成灾,这时候的许多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网络上不少黑气功黑中医的大V和媒体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产业链和网络信息管控体制在运作着,这个产业链和网络信息管控体制的背后,有国外情报机构和医药公司控制的某些基金会的支持,那些人黑中医黑气功,是有大把的钱拿的……

    这个世界上很多看似平常的事情的背后,都隐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利益链条和逻辑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