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老婆是巨星 > 第四章 好神奇(求收藏推荐)
    就在一瞬间我们两人眼前

    一道光出现到了另个世界

    眉中间有个红点

    头纱遮住脸

    ……

    时空换换换

    分割的画面

    轮回转转转

    有一样的信念

    《神奇》!

    一充满着异域风情与欢乐动感的歌曲,曲子响起的瞬间,便会把人带入奇幻隧道,身子随着曲子开始跃动,能够明显的体会到作者在曲子中注入的异域细胞,再经过清晰而响亮的嗓音传递,最终演化成一曲欢乐奔放的歌曲。

    张婷媗小声哼唱,眼睛越来越亮,抬起头来,如宝石般闪烁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陈安歌:“你写的?”

    只是初识,曲子里面很多她还没感受到,但曲子风格魔幻,歌词朗朗上口,她本身就是团体出道,擅长唱跳,对词曲有一定了解,虽说不会自己做词曲,但至少鉴赏能力尚有。

    不敢夸海口说这歌少有,但在她看来,至少够得上优秀线吧。

    陈安歌笑道:“怎么?你在其他地方见过这歌?”

    呼!

    张婷媗深吸口气,之前她满肚子怨气,也没太注意,此刻紧盯着陈安歌脸的时候,突然现,面前的人,好似和昨日有些不同。

    气质?

    皮肤?

    是的,陈安歌的皮肤怎么那么好?皮肤里面好像透着光一样,那笑容,驱散了深冬的寒气,如沐春风!

    张婷媗紧握拳头,指甲抓得手心疼,暗道张婷媗啊张婷媗,你怎么回事,一歌就开舔了,还是本性如此。

    不过陈安歌这皮肤是真的好,怎么昨日并未看见呢!不住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平复心情,开始重新思考陈安歌的话。

    如果陈安歌真有这样的水平,她应该如何做?

    嫁给他?

    让他帮忙重回娱乐圈?

    到现在她都觉得陈安歌做出这些,是为了相亲,只是之前是真的不想结婚,但现在多了一条出路。

    面前的人她说不上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满打满算应该算人有点意思吧。

    如果结婚……

    或许也可行?

    这是一场人生豪赌!

    打定主意,张婷媗认真了:“你怎么帮我?你圈内有人?”

    她以前不认识陈安歌,但陈安歌既然会写,说不定早先帮圈内某些人写过歌,娱乐圈就是个圈,认识一两个,久而久之就会认识一大堆。

    陈安歌摇头,摊了摊手:“我就认识你一个!”

    “我一个?”张婷媗一脸愕然:“那你还说帮我?”

    真以为能写就能进娱乐圈?

    说白了,写得再好,也得有人唱出来才算好歌,很多词曲作者拿着好词曲寻不到门。而且出歌专辑以个人之力显然办不到。再者她基本上被扔出娱乐圈了,根本算不上圈内人。

    说白了,钱,权都得有,可她在陈安歌身上看不到这两点!

    “两条路,第一条,你以素人的身份参加选秀出道,放心,歌曲我不缺,就算拿不到魁,至少又进那个圈子了,只要进了那个圈子,我有得是办法帮你红!”

    “可我身上的泥水还没洗掉,现在进去不止观众容不下我,只怕我稍稍一冒头,余明阳夫妇就会插手,尤其是宋之卿!”

    当初传言就是她破坏余明阳和宋之卿,遭受灾祸,成为过街鼠,宋之卿那个小心眼儿的女人,是绝对不允许她再度出现在这个圈子,最关键的是,她在没有支持之下进入娱乐圈,只怕谁都会上来咬一口。

    “那就第二条,直播!”

    “直播?”

    张婷媗一愣,万万没想到陈安歌给出这么一条路,只是转念一想,似乎还真是个出路。

    直播现在挺火的,游戏主播,歌唱主播种种,只是平台未免有点太小了。

    “你用不着着急,前期只要做到歌火就行!”

    歌火人不火,这是歌唱界一个普遍现象,因素有很多,但要说一个漂亮女孩子的歌火了,人不火,那真才怪呢。

    歌火人不火,符合现在张婷媗的现状,也是她最需要的。

    “那我那件事情……”

    “你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张婷媗神色一滞,显然是没想到陈安歌竟然把这个问题抛回来了。心中略显失望,不过这样也好,事情本就是她自己的,只要她能重回娱乐圈,把所知道的东西出去,多少能洗掉一些脏水,只是她不甘心啊,害她的那对狗男女还满脸笑容的站在聚光灯下,没曾想陈安歌突然又来了一句。

    “解决不了再给我说!”

    张婷媗又是一愣,心中暖暖,乖乖点了点头,想到陈安歌之前的提议,又道:“我去你……那边住的话,我家这边,应该不会答应!”

    陈安歌放下咖啡杯,似笑非笑道:“这你就想错了,你的事儿传扬出去了,十里八乡只怕没你容身之地,说句不好听的,家里那边只怕巴不得赶紧脱手,毕竟你这么一颗好白菜,要是烂在地里,那太可惜了,而且……你好像还有个正在上学的弟弟吧!”

    张婷媗咬着牙,眼中满是怨气,陈安歌这些话未免有些太伤人,什么叫巴不得赶紧脱手,至于弟弟,她自然知道陈安歌是什么意思。

    重男轻女!

    实际上多少是有的,但父母对她到也不至于说没有感情,只是没有弟弟那么深厚,她当训练生两年,出道一年,给家里这边寄了二三十万,这次欠款,父母那边从未提及帮忙想办法,那钱给谁留着,不用想也知道。

    至于小时候那些背锅事件,数不胜数。如今网上流行的那些打弟弟要趁早,于她而言,只不过是个心酸的奢望。

    张婷媗心有不甘的憋出一句:“那也不可能!”

    陈安歌笑了,也不在此事上纠结,正说着,咖啡店门被推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笑吟吟的走了进来,一眼就往陈安歌这边瞅来,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妻。

    张婷媗一回头,愣住了:“叔,婶子,嘉悦,你们?”

    “姐,你还是赶紧去洗漱一番吧,别把人吓跑了!”

    张嘉悦说着拽走了呆的张婷媗,中年夫妇坐在了陈安歌的对面,男人笑道:“你好,我们是婷媗的叔叔和婶子,想和你谈谈你和婷媗的事情!”

    ……

    所谓的谈话,大概是张婷媗家里那边专门说了,张家迫切的希望此事尘埃落定,送走女儿,甚至不给陈安歌这边联系家里考虑,显然是害怕打听到什么,这自然是正中陈安歌的下怀,几世为人,三言两语说得二人晕头转向,笑容不断。

    张婷媗,被卖了!

    而且还是白白被卖了。

    在楼上生闷气打扮的张婷媗看着荣光满面,跟吃了千年人参的叔叔和婶子回来,一脸好奇。

    怎么一番谈话回来,跟年轻了好几岁似得。

    “叔叔,婶子,你们这是?”

    他婶子笑得后牙槽都露出了,冲着张嘉悦喊了声:“嘉悦,给你姐姐收拾行李!”随即又看向张婷媗:“婷媗啊,过去了要安心一点,安歌这孩子,非常不错。”

    张婷媗一脸懵逼:“过去,去哪儿?”

    身子道:“当然是去安歌那边了!”

    张婷媗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