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三十二章 所赠之物
    青言子道:“稍后你联系下你始悟师叔,你师姐去不成,让他再帮你找个作伴的弟子。”

    王升点头应了下来。

    心底虽然想在山上安心修行,但他不去,师父说不定就要去,当弟子的自然责无旁贷。

    这也算他们师徒三人寄人篱下的一点不顺心之处吧。

    “师父,李始悟师叔又拜托了什么事?”

    青言子口中蹦出两个字:“驱鬼。”

    王升手臂上的寒毛也不禁竖了起来,低声道了句:“已经有鬼怪了?”

    “元气恢复之前自不可能有,但元气恢复之后,自是有的,”青言子笑了笑,手指凭空滑动,指尖留下了一缕缕白色烟雾,画了一个常见的万圣节白色幽灵出来。

    王升忍不住提醒道:“师父,这是国外的。”

    “其实都差不多,”青言子拍散虚影,笑道,“小升你觉得,鬼魂是如何产生的?”

    “被元气缠绕的残存灵念?”王升小心的说出了正确答案,毕竟这事上辈子早就得到各方道承的证实。

    “不错,”青言子满意的笑了笑,声音轻缓的缓缓道来:

    “修士修自身,聚神境便是开拓自身魂魄之力,锻炼灵念。但灵念并非修士独有,不修行的凡人也是有的,只是强弱不同罢了。

    经过为师琢磨,若凡人临死前有剧烈的精神波动,灵念便有可能爆,从而引来天地元气缠绕,暂时让这部分灵念留存于世间。

    我这有一道驱鬼的咒法你且记下,若此行真的有这类鬼魂,驱之度化便是。”

    “是,”王升低头应了一声。

    青言子清清嗓子,拿捏起腔调,起身迈前两步,口中唱到:

    “五星镇彩,光照玄冥!

    千神万圣,护我真灵!

    五天魔鬼,亡身灭形!

    急急如律令!”

    王升蹭蹭鼻尖,这就是传说中的……

    跳大神?

    “注意,重点就是语调和节奏感,跟着师父来一起来。”

    青言子面容严肃的招呼一声,继续在里屋漫步行走。

    王升低头称是,也在后面有样学样,尽量记下这带有浓厚湘味口音的语调。

    然而在前面行走背对着自己徒弟的青言子,面容又是相当愉悦。

    ……

    刚回山一个月又要外出奔波,王升也是有点小郁闷。

    不过好在这次是去做个法事、驱驱鬼,也不是什么难事,不知为何,李始悟会求到师父青言子这边。

    话说回来,若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李始悟师叔会找上他们师徒?

    如果只是驱鬼,任何聚神境初期的年轻弟子都能胜任,不过是用自身灵念,夹持天地元气,震散那些幽魂孤鬼也就是了。

    莫非是有什么内情?

    王升对此稍微有些疑心,虽不至于有人故意针对自己,但提前多做些准备也是好的。

    夜里时,王升练剑归来,找出了自己尘封多年的背包。

    将明天要穿的长裤长袖叠好放在床头,将那身藏青色道袍放入背包中,也将师父之前给自己的几粒回元丹带上。

    将闻渊剑用黑布包裹起来,如果有人问起来,可以说是收藏品。

    反正明天据说有专车接送,倒是不用担心要过安检什么的。

    把一切收拾妥当,王升枕着被子躺在床上,略微有些出神。

    驱鬼……

    “哎!”

    里屋门口,师姐偷偷摸摸的探了个头进来,对着王升招了招手。

    今天下午就不见师姐的影子,师父说她去下山采买些东西了;也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哪来的‘放心’,让师姐一个人下山走动。

    “咋了师姐?”

    “来。”

    王升翻身下床,光着膀子就要往外走,师姐又连忙拦着,对着门外一阵比划。

    灵念划过,王升感觉到了门外那有些熟悉的气息,也模模糊糊的探知到了一个女子的身形。

    郝灵师姐怎么在这?

    套上衬衣,王升练剑三年成就的‘优秀’身材顿时被掩了起来,牧绾萱这才放心的拽着王升到了院中。

    郝灵看到王升就是一阵苦笑,那一声幽幽的叹息,道尽了心底的哀怨。

    郝灵被牧绾萱央求着一同下山,从下午到晚上,直至半夜才回了山上。

    两人下山并不是玩的,而是去买东西的,而她们两个买的东西,此时就存放在郝灵面前的一个纸箱中。

    郝灵叹道:“非语师弟,这一箱……你拆开看看吧,你师姐的积蓄都用在这上面了哟。”

    “嗯!”牧绾萱颇为认真的点点头。

    王升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默默的走过去蹲下,打开箱子看了眼,额头顿时挂满黑线。

    几个造型各异的平安符香囊,山下店铺中批的‘假符’,这些还都是挺常见的武当‘土特产’,也就算了……

    可那一口拳头大小的破烂古钟是什么鬼?上面倒是还有淡淡的灵气,但明显已经年岁太久残破不堪了。

    小钟后面还有一串大大的佛珠,每颗珠子都有狮子头那么大,上面还明显被盘了一层厚厚的油,颗颗的佛珠十分圆润,但也仅此而已。

    佛珠下面压着两张门神的贴画,还有一把三寸长短的小小桃木剑,往旁边翻翻,还能看到一条银色的项链。

    伸手把项链扯出来,那个明晃晃的十字架,让王升张嘴却说不出什么……

    郝灵在旁忙道:“这些都是绾萱千辛万苦挑出来的驱鬼法器哩!你可不准嫌弃!”

    言下之意,让王升不要开口批评他师姐。

    王升莞尔一笑,笑叹了声,自然知道师姐这么费心也是为了自己。

    虽然用力有些过猛,把菩萨佛祖和基督请回了三清的地盘……

    在她眼里,修行和这些信仰并没什么关联吧。

    王升笑道:“师姐放心吧,明天我把这些都带上。”

    “嗯!”牧绾萱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跑向了一旁的小厨房,很快就开心的拽了一辫子蒜出来。

    王升和郝灵面面相觑,随后两人都是禁不住笑场。

    师姐眨眨眼,一阵疑惑不解。

    师姐给的,再不靠谱也要带上。

    就是那辫子蒜被王升留了下来,毕竟有时候紫霄宫食堂的饭饭菜经常寡淡的没什么味道,蒜的调味作用还是很大的。

    而且基于牧绾萱的逻辑来说,这次是去驱鬼,不是去打僵尸,蒜也没什么用。

    送郝灵回去后,亲眼看王升把这些东西一股脑都塞进了背包,牧绾萱这才满意的松了口气,然后又有些担心的看着王升。

    王升故意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叹道:“放心吧师姐,师父传给了我咒法,遇到什么万年恶鬼,也能硬拼一波!”

    牧绾萱顿时小脸煞白,冲上来抓着王升的衣角,急的都快哭了。

    王升连忙告罪,直说自己是开玩笑的……

    这次其实是下山做一场法事,去的地方是个县市,也是李始悟的家乡;要驱鬼的,是一位捐给武当山不少香火钱的大善人。

    师姐因为某种不可抗因素不能参与此行,李始悟就找来了周应龙与王升配合。

    等明天到了那位大善人家中,李始悟负责做做样子,走走流程,王升和周应龙负责具体的驱鬼事宜。

    有鬼怪则驱之,无则打道回府,此行他们两个弟子还能赚一笔犒劳费。

    事就是这么简单,但李始悟此前还要来请青言子或者王升、牧绾萱同行,总归透着几分不同寻常。

    王升自然忘不了自己上辈子是怎么死的,现如今行事自然会万分小心;他倒不担心李始悟这位武当山副掌门会故意害自己,但李始悟应该是隐瞒了些讯息。

    是夜,王升睡的倒是安安稳稳,牧绾萱却是辗转反侧,不能安然入眠。

    有些事就不能提起来,只要一提起来就会忍不住去想,

    几次她都想起来收拾下行李,明天跟着师弟一同下山,但只要一想到那些长披肩从电视、水井里往外爬的孤单身影……

    师弟的剑法这么厉害,自己也能搞定的,一定能的……

    呜——

    咕,咕咕!

    风声在窗户缝里往屋里面慢悠悠的钻着,玻璃轻轻震响。

    某种不知名的夜鸟在林中叫着,声音越凄婉。

    师姐下意识哆嗦了下,把自己裹的紧紧的,还好修为高深,不然肯定会闷出痱子。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度携被潜逃,飞一样的冲进了里屋……

    正睡觉的王升感觉被什么东西撞了下,迷迷糊糊的睁眼,现身旁多了一团‘被子精’。

    “师姐?”

    “嗯?”

    “别怕,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赶路。”

    “嗯!”

    向外翻了个身,王升给师姐留了足够宽敞的空间,但早上醒来的时候,现师姐还是隔了两层薄被,双手交叠在胸前,整个人几乎贴在自己背上。

    把心底那淡淡涟漪驱逐,轻笑了声,王升动作轻慢的离开床的范围。

    但刚有动作牧绾萱就睁开眼来,那双大眼眨了眨,稍微有些茫然,随后也脸红了一下。

    这不是害羞,而是有点惭愧。

    身为师姐,昨晚竟然被风声吓的跑来投靠了师弟,当真有些太过丢脸了些。

    但师弟还真是挺可靠的说。

    天没亮,王升背上自己满满当当的包裹,提着被黑布包裹的闻渊古剑,在师姐的陪同下,朝着山门而行。

    到了回龙观前,王升转身让师姐回去,牧绾萱抿了抿嘴,示意他继续前行。

    这氛围,怎么有点像是送丈夫去远征的妻子?

    而且通常都是一去不复返的剧情?

    王升笑着摆摆手,走的倒是颇为潇洒,而牧绾萱轻轻的叹了口气,一直目送王升消失在山林的拐角,这才转身回了小院。

    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师弟突然离开自己身边了,总归难免会有些空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