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八章 授戒传经【求收藏,求推荐】
    天还没亮,王升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武当山上的生活倒也算便利,但自家这个小破道观,洗澡其实是个老大难的问题,平时都是在主屋和侧屋之间的墙角,拉个布帘,弄一桶清水撩着洗。

    拜师,对王升来说算是绝对的人生大事,他今天洗澡都格外认真。

    就算条件艰苦,男生重点搓洗的部位也是一个不拉。

    洗完澡出来时,恰逢一抹山风过院,王升感觉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舒张,仿佛身体在渴求着什么,对外不断汲取着什么……

    然而,空空荡荡,天地元气的复苏,最起码还有小半年。

    半年……

    师父这种已经修行数十年的是比不上了,师姐这种心境毫无尘杂、从小修道到十八岁的,也是有些难越了。

    但自己咬牙努努力,兴许还是能在修道大路上看到师姐的背影。

    今天正式入门,师父或许就会给自己传道,不过这些都强求不得,自己能拜入‘不言道长’门下已经远远出预期,此时也不敢有太多妄求。

    自己表现好点,天地元气复苏了,师父怎么也不会亏待自己才对。

    “王升,过来看看,这身你穿合适吗?”

    侧屋传来了师父的呼喊声,王升把装着脏衣服的水桶放下,头湿漉漉的跑了过去。

    青言子把一身崭新的道袍递了过来,道袍下面还有一身白衣白裤,类似于武馆常见的练功服。

    王升咧嘴笑着,把道袍小心的展开,套在身上,前后打量着。

    这就是今后仙道中人最正经不过的正装了!

    “谢谢师父!”

    “不用谢我,你爸前几天非要给为师转账,说是你的学杂费,”青言子轻笑道,“这张纸上的训诫,中午前都背过。”

    “是,师父。”

    王升把道袍整理好,接过师父给的那张白纸,本以为能见识到师父那手颇有仙骨道韵的毛笔字,然而摊开一看……

    这些四号宋体字竟然工整如斯!

    略微读了一遍,是入门训诫,倒也没什么太特殊的规定,都是劝弟子向善。

    王升再抬头时,师父已经背着手走出了院门,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走路都比平日轻快许多。

    回到正屋时,惊讶的现正屋已经布置妥当。

    一副有些黄的三清画像挂在中堂,下方香案也已经燃起了清香,青烟袅袅徐徐,王升初看时,还道三清祖师爷显灵一般。

    王升眨眨眼,武当山常挂的应该是真武大帝才对,联想到师父此前曾说只是在武当山挂名,且自己所知的,青言子扬名时,似乎并未跟武当山有直接关系……

    他们这一脉,或许跟武当山的道承并非同源。

    正案上有一个牌位,上写‘天地’二字,墨迹未干。

    天地之下有吕祖之位,显然师父这一派应是认吕祖为祖师。

    师姐正开心的哼着紫霄宫经常放的道乐曲调,在一旁摆弄着两盒从山下买来的点心。

    她把点心装盘后就在旁边盯着看,似乎在想着等中午师弟拜完师了,能不能把这些糖蜜饯就地消灭。

    王升招呼一声,“师姐,你脏衣服放桶里面,我上午没事,等会儿去洗衣服了。”

    “嗯!”

    师姐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抿抿嘴唇,口水差点滴出来。

    王升摇头轻笑,师姐还真是没长大。

    跑回自己里屋,兴冲冲的把道袍和功夫服都换上,又现床尾不知何时放了一双崭新的布鞋,试一下刚好合脚。

    全套打扮下来,也算是相当有样了。

    就是这头还太短了些……

    没有师父那种飘逸的长,今后在空中飞来飞去都缺了几分潇洒。

    稀罕了半天,又怕弄脏了耽误中午的传度‘大典’,王升将人生第一件道袍脱下叠好,换回了自己的短裤衬衫。

    等他从里屋出来时,果然看到了水桶中多了几样女孩的衣服。

    就是……

    一条普普通通的女士内裤安安静静的霸占了脏衣服的制高点,让王升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下。

    “师姐,我去洗衣服哈。”

    “嗯!嗯!”

    师姐扭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王升不着痕迹的翻了翻桶里的脏衣服,用其他衣服遮住了那件内衣,这才松了口气。

    还是心性修为不够啊。

    不只王升觉得拜师是人生大事,收徒对青言子来说也并非小事。

    王升平日里没见自己师父跟哪位道长有过往来,但中午时分,青言子请来了两位白苍苍的老道长,作为仪式的见证者。

    等一切布置妥当,两位见证者也在一旁含笑安坐,青言子又换上了那套一个月都穿不了一次的崭新道袍,端坐在正堂。

    牧绾萱在外屋拍拍手,拜师仪式也就正式开始了。

    王升吸了口气,挺胸抬头,理了理身上道袍的边角,捧着一节木尺,也不知有何含义,低头出了里屋。

    这两位道长见了王升也是一阵打量,最后都含笑点点头,并未多说话。

    青言子站起身,笑道:“条件有限,拜师之事只得从简。王升何在?先向前来。”

    “弟子在。”

    “跪下。”

    王升手捧木尺,跪在案前蒲团之上。

    青言子继续言道:“你既入门,须得名师承。咱们一脉传自先师吕祖,祖师爷乃吕祖亲传弟子,只是其后虽有道承流传,却并未立过山门。传至为师这,已有一千两百岁,道承从未断绝。”

    一旁两位老道长抚须点头。

    “你入门后,须明自身乃修道之士,道,讲求法天地、敬祖先、孝父母、顺师长,若修道,先做人,你可明了?”

    “弟子明白。”

    青言子满意的点点头,低头瞅了眼自己手掌中夹着的纸条,而后又言道:

    “你入门后,为‘语’辈,你师姐道号不语,你之道号便为非语。”

    “谢师父赐名号。”

    非语,非语道人?

    虽然读起来有些不顺口,但师承这边刚好轮到了语字辈,那也没办法,总比‘语文’‘谜语’这种要强很多。

    王升此前还担心师父想让他学会豁达,给他搞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号出来。

    还好,这波师父挥比较平稳。

    拜师仪式按照流程有条不紊的进行,等青言子拿过戒尺,让王升背之前给他的那张白纸所写的戒律,王升每背一条,青言子就会用木尺在王升肩上轻轻敲一下,算是受了戒。

    “一者不煞,当念众生;

    二者不淫,莫犯妇女;

    三者不盗,不取非财;

    四者不欺善怯恶……”

    戒律总十条,王升逐一背来,这传度仪式中,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半。

    而后,不言子到了案前,珍而重之的打开了一个青布包裹,其内有一方锈迹斑斑的铜盒,铜盒下压了一本看起来五成新的古书经文。

    “今日传你本门纯阳仙人所留真经一册,与你半月时间抄录,今后修行之根本,当遵此经文。”

    “谢师父传法。”

    虽然王升并不觉得这会是修仙法门,但当师父将这本经文放到他双手中让他捧着时,王升莫名感觉到了一些重量。

    这便是师承吧。

    一旁的老道笑道:“该磕头了,先叩大道,再拜经文,三谢师恩,每三拜,自可入门为道门弟子,今日我们为你做这个见证。”

    “是,”王升应了一声,先将经文捧到身旁,对着三清画像三拜,又将经文放在正前,对着经文三拜,再对着师父拜了三拜。

    礼毕,王升也感觉自己肩上仿佛多了些什么。

    青言子笑道:“如此,你便是我二弟子,今后当恪守戒律,求道寻真。本门不忌出世、不禁婚娶,忠仁孝三字需时刻谨记,勿要让为师他日还要出手清理门户。”

    王升心底一凛。

    师父说这话纯粹是给他提个醒,但王升只要一想到自己要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被不言道长千里追杀……

    这当真不是说笑的。

    “弟子定不会让师父失望。”

    “起来吧,”青言子向前搀扶,王升顺势站了起来,师徒二人相视而笑,一旁传来啪啪的鼓掌声。

    这两位老道长也算是相当给面子了,手都拍红了。

    青言子道:“你们两个将此地收拾妥当,为师陪两位师叔去用斋饭。”

    显然,两位老道过来参加这般仪式,也是可以混一顿斋饭的。

    王升和师姐一同送两位师叔祖出了山门,青言子说了句会给他们带饭回来,就飘然而去。

    “师姐!”

    王升突然扭头喊了一声,牧绾萱眨眨眼,等着王升的后文。

    “去吃点心了。”

    “嚯!”

    牧绾萱如梦初醒,一溜烟朝着中堂跑去,王升眼前一花,竟没能看清师姐转身的动作。

    大概,这就是大佬吧。

    那铜盒已经被师父收起来了,经书还在,上面落款清晰写着‘不言子抄录’这几个字,显然是师父早年抄写下来的。

    王升抱着这本古书就开始津津有味的读了起来,原本他以为只是一本普通的道经,但读了一篇之后,就略微有些口干舌燥、手心冒虚汗……

    ‘人有五缺,道有五行。气冲神凝,戒持登峰。’

    这是……

    ‘谷兮太玄,神兮大道,谷神不死,为天地根。神得以灵,谷得以宁,道人守一,至此长生。’

    仙诀!

    吕祖亲授,一整套修道功法总纲与全篇口诀!

    其内还有修道境界的详细划分!

    虽然这些都隐含在各种古文语境中,但王升研究这类文字十多年,如何看不出这些古字蕴含的含义?

    凝息篇、聚神篇、结胎篇、虚丹篇、金丹篇……

    这?

    这么轻易就传给自己了?就算天地玄气不在,这也应该是道承的核心才对!

    只看最初篇的几段口诀,其内蕴含的道理,所记录的功法,就比自己上辈子修的那门基础功法要高深了不知几倍!

    王升忍不住呻吟一声,越来越感觉自己上辈子死的太窝囊了些……

    “啊——”

    一只白净的小手伸到了他面前,两根手指捏着一块蜜饯。

    “唔!”

    王升一张口把点心吞了下去,对师姐喜滋滋的傻笑着,就开始迫不及待的继续读了起来。

    读不过三篇,自己前世困扰了数年的诸多疑惑竟都得了解答,顿感前路豁然开朗。

    兴起时,王升各种捶胸顿足拍大腿,惹的师姐在旁咯咯笑个不停。

    但很快,牧绾萱像是想起了什么。

    ‘城里来的孩子,要是各方面都挺正常,谁会舍得送到山上来吃苦?’

    某师父的叹息声仿若还在耳旁,这位师姐看小师弟的目光越怜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