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六章 入门磨砺
    王升的房间被安排在了主屋,和师姐住的土炕,只有一张墙外加一面布帘的间隔……

    青言子住在侧屋,他也带王升去观摩了一下。

    和主屋一样,侧屋布置的也挺简单,一只水缸、一张木板床,一台老式的液晶小电视,以及一台快被灰尘吃了的笔记本电脑。

    衣橱里面衣服乱堆着,几套道袍都脏兮兮的不知多久没有洗过。

    回了正屋里间,王升现自己住的木板床上有一床被褥,上面还残留着师父淡淡的‘体香’,应该是从师父床上扒下来放他这边的……

    虽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但王升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把青言子对自己的关照记在心底。

    大概休息了一个小时,王升就被师父喊到了院中。

    师姐搬着太师椅坐在屋门那躲避阳光,两只脚丫在那欢快的晃动着。

    “按规矩,给弟子传度之前,本就需要有一段时间的考核,所以接下来为师对你的磨砺,也不只是收了你父母钱财的缘故。”

    青言子已经把那唯一一身还能见人的行头换掉了,毕竟里外两层穿着也热。

    “你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太过逞强,”青言子笑道,“如果你撑不住了,想要回去了,为师也不会强留你在山上。”

    王升正色道:“只要不是师父将弟子赶下山,弟子说什么都不会放弃的。”

    “好,有些少年人的精气神,看见那边磨盘没?”青言子指着角落中的石磨,“会用吗?”

    王升缓缓点头:“在网上见过。”

    “那就好,去吧,午饭之前把那两袋麦子碾成面。”

    “是!”

    王升立刻应了一声,然后像是要去找人干架,风风火火的冲了过去。

    先研究了下原理,大概就是靠着上下两块磨盘的重量,将小麦碾压成粉;他在一些老电视剧中看过类似的画面,试着把小麦倒入磨盘中间的孔,然后就开始尝试在一旁推磨。

    磨齿摩擦,便有了少许的面粉,古人的智慧尽在其中。

    倒也不算太费力。

    一句话不说,王升开始不急不缓的匀转圈,尽量握住木柄的末端,这样能够更省力一些。

    青言子见状轻轻点头,“不毛不燥,心性尚佳。”

    而后这位道长扭头喊了声:“小萱,寒气散了,可以出来练功了。”

    “哦!”

    牧绾萱从屋内灵巧的跳了出来,王升忍不住抬头看了过去,见这位师姐个子确实应该是有些育不良,想着自己以后该如何帮师姐补充些营养。

    然后,透过院门,王升就看到自己师父和师姐两个,在门前两个平滑的石墩上盘腿坐下,静静的入定。

    王升心底顿时一阵激动!

    果然是这样!

    就算一直缺乏天地元气,修行的传承一直还存在着!

    哪怕青言子与其他道长一样,都是把这种闭目打坐当做是静心凝神的过程,这种修行经年累月,积累会是何等恐怖!?

    等天地元气开始复苏,难怪会比同时期开始修行的普通人强出太多!

    王升咧嘴一笑,感觉自己推磨也更有劲了,闷头继续干活。

    等入门磨砺通过了,师父可能就要传给自己一些修行的方法了吧。

    虽然意外绑上了两位天榜大佬,但王升无法容忍自己满足于‘大树底下好乘凉’,什么都没自己的实力来的紧要。

    就算比不过师姐,自己以后也不能混的太差;虽然现在还不敢想天榜什么事,但地榜、人榜、后杰榜还是可以想想的。

    脚踏实地,一步步的来吧。

    青言子和牧绾萱打坐差不多两个小时,牧绾萱便睁开眼来,哼着一些十几年前的流行调子,背着手跑到王升的磨盘旁,静静的看王升在那继续磨面。

    “嘿,”浑身都被汗水湿透的王升,不好意思的抬头笑了笑,干裂的嘴唇顿时映入了牧绾萱眼中。

    牧绾萱眨眨眼,小跑着去了屋里,很快又小跑着回来,双手捧着的满满一海碗温开水竟然一滴不撒……

    “嗯!”

    “谢谢师姐,”王升嗓子都快冒烟了,接过海碗牛饮了两口,双手有些抖。

    师姐拉了下他的衣角,指了指一旁的屋子,王升笑着摇摇头。

    “师父布置的刚做完一半,我先做完了的,师姐你去屋里吧,别在外面晒着了。”

    牧绾萱扭头看了眼在外面打坐的青言子,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跑回去拿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一旁阴凉中看王升推磨。

    就算王升此前有四个月的体能训练,而且自身底子不错,但干这种活还是第一次,两小袋面粉弄好,已经累的有些直不起腰。

    还好青言子并不是什么黑心道长,午餐倒是挺不错的,是青言子去紫霄宫食堂那边买来的素包子和面汤。

    王升还真没吃过这么饱的一顿,吃完就坐在椅子上,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了。

    但他是门内最小的师弟,收拾碗筷什么的也要一并承担下才行。

    等各处收拾妥当,师徒三人坐在院中阴凉地喝茶。

    青言子笑道:“得益于两位清雅居士的资助,咱们接下来的几个月可以宽松些,绾萱也该置办几件新衣服了。”

    两位清雅居士……没想到自己这对爸妈也能跟清雅这两个字挂边。

    “嗯……”

    牧绾萱一阵摇头,指了指青言子,又指了指王升,然后拉了拉自己的衣袖。

    青言子笑道:“为师衣服多的是,就是懒得洗,每年山上新衣了,为师都能去蹭上几套。”

    “师父,我可以交纳一些学费,”王升主动开口。

    “哎,”青言子却摆摆手,“为师每个月都有固定的补贴,只是一直到上个月都在为你师姐购置一些草药,所以日子拘谨了些,这个月开始,其实已经不愁吃穿用度了。”

    “你现如今还不是我弟子,若你能熬过去,正式拜入我门下,那你的生活起居便该由为师照料。”

    “上山修行,并没有什么花销,再说,咱们也可以在修道习武的闲暇之余开展些副业嘛。”

    副业……

    批武林秘籍啊?

    王升顿时一手扶额,青言子自得的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就听师父吩咐道:“中午许你午睡,下午你去山下见过自己父母,让他们安下心来。上山时再背两箱矿泉水,在山下商铺买最便宜的那种就行了,这是你的购置资金。”

    “是,师父。”

    王升把那皱皱巴巴的五十块接了过来,倒也没逞能的说自己来付。

    他此前并没有赚钱的能力,花的钱也是父母给的,并不算自食其力。

    若是拿父母给的钱财炫耀自得,或许会让师父不喜。

    果然,青言子看王升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满意,这个还没正式入门的弟子越看越合心意。

    王升不敢真的睡着,他怕自己真的睡过去喊不醒,也就坐在自己床上盘腿打坐,尽量放空自身。

    外屋,青言子掀开布帘朝着里面看了眼,见王升打坐,顿时对一旁抱着一本古书呆的女徒弟招招手。

    “看你师弟,还挺像模像样的。”

    青言子话音刚落,便似有雷鸣声在里屋传来,只见王升脑袋一扬,靠着墙壁的身体缓缓躺倒。

    “嗤!”

    “呃……当真不经夸,哈哈哈。”

    ……

    下午三点多,王升出门的时候,有现自己师父正带着师姐在练习拳法。

    只是在旁边看了师父和师姐几个动作,王升就暗自乍舌。

    拳掌之间行云流水,仿佛已经能引动周遭空气中某种暗藏的力量,每个动作都是自然且和谐,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让人不自觉想多看几眼,心底又觉有所得……

    ‘等自己过了磨砺期,应当也能跟着师父打坐练拳了吧。’

    想想以后的日子,还有些疲倦的王升顿时充满了干劲,小跑着出了院门。

    下山跟父母碰面坐了一会儿,王升言说了山上的条件如何,还请爸妈帮忙买两床新的铺盖。

    看天色已经不早,王升还要负重爬山回去,跟爸妈没说几句话就匆匆离开。

    按青言子所说,跑去山下的市买了两箱最便宜的矿泉水,又用粗绳捆好,也不顾周围旅人的目光,背着进了武当山大门。

    只是王升并不知道,他的背影也落在了自己爸妈眼中,感性的母亲顿时眼眶泛红了……

    “这孩子,这到底是突然怎么了?”

    “可能是学业压力太大,想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逃避吧,老婆,是我们给小升的关心不够。”

    两人轻轻叹了口气,互相依偎着站在旅馆门前,注视着王升背影消失的方向。

    沉默半分钟后……

    “老婆,要不咱们要个二胎吧。”

    “讨厌!在外面干嘛说这话!”

    “嘿嘿嘿,走走走,武当山山清水秀,我感觉年轻时的力气都回来了……快!机不可失!这武当山真是个好地方啊!”

    “哎,羞死个人了!还不走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