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一章 上山!上武当山!
    知了——

    知了——

    简约风格的客厅,柜式空调在卖力的吹着冷风,热空气却依然在阳台逗留,不断尝试重整攻势。

    沙前,茶几旁,那个还不算宽阔的脊背在按某种固定的节奏起起伏伏。

    汗水滴滴答答的在他身上各处向下滑落,窗外的知了叫声给他打着节拍,瑜伽垫旁摆着的几件简易的健身设备,都残留着未干的汗迹。

    十七岁的年纪,放了暑假本该跟哥几个混在一起,卧在网吧打打竞技冲冲分,或者拿个手机、搞点零食,往空调附近的沙上一缩,肆意挥霍一下自己还有大把的青春时光……

    可王升不敢,因为上辈子的自己,就是颓废中度过的这个暑假。

    而上辈子的自己,到死都是一事无成!

    在此时的王升看来,留给自己准备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重生,自然是因为自己死了一次,没什么好庆祝的,只有一些劫后余生的庆幸,以及对现如今自己的鞭策。

    他死在三十一岁,死于两个‘帮派’的乱战。

    可笑的是,就连到底是谁干掉的自己,王升都没能看清,只是看到了一枚银白色的雕龙针在视线边缘划过,下一秒,他就已经被这枚银针掐灭了天魂……

    本以为必死的自己,却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噩梦中突然惊醒。

    醒来后,王升现自己竟然回到了十七岁的暑假。

    这贼老天,总算开了一次眼……

    王升知道,自己当时的死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对那场乱战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因为十几年后,像他上辈子那样,在天地元气归来之后,自己按照网上流传出的修炼体系修炼了十多年,却还无法御物、施展法术的‘修士’,路上随便就能抓几个。

    这种看似平凡实则平庸的人生,仔细想想,也确实够窝囊的。

    但现在,借着这次不知怎么达成的重生,命运的画笔已经被王升紧紧握住。

    重来一次,是继续泯为众人?还是奋力展翅、乘风而起?

    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嗡——

    茶几上的手机突然亮起,设置为‘o7月14日下午3:oo’的闹钟刚开始震动,就被一旁点过来的手指阻止了后续铃声。

    王升抬头看了眼正前方,电视柜上摆放着一本日历,被红色马克笔标注的数字‘14’异常显眼。

    今天,一件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事件将会生,而他重生以来,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时间节点的来临。

    同样的,他也在验证,如果即将生的这次事件和他记忆中的情形分毫不差,那他就能确定自己真的是重生回来,而非是四个月前的那个雨夜,凭空了一场大梦……

    轻轻吸了口气,继续闷头做着俯卧撑,短也已经被汗水湿透。

    那艘意义非凡的登月载人飞船,射的准确时间,是今天下午的四点十五分二十四秒。

    这个时间节点在上辈子反复被人提起,王升想记错都难。

    ‘451……452……’

    感觉两条臂膀有些酸胀,深知不能随便透支体力的王升立刻跳了起来,身体绷直如一根弹性十足的弹簧,动作没有半分拖泥带水。

    啪!

    双手用力合十拍击,身体笔直的站在那,闭目、凝神、深呼吸,默念一遍早已经刻在骨子里的那段基础法诀,而后仔细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几分钟后,他平静的睁开双眼,浑身汗水已经被空调的风吹干。

    没有什么意外,体内毫无反应,别说‘初真之元’了,半点脉络都无法感觉到。

    倒是有点后门吃紧——这是法诀的效果,在缓慢排出自己体内的污垢。

    此时的地球,尚未开始最初阶段的元气复苏。

    但王升这个‘过来人’却知道,再过一年多,在一些远离城市的深山老林中,元气就能恢复到可以让普通人修行的程度。

    打开电视,从昨晚爸妈看的付费成人转到了华国最权威的新闻频道,把声音调大到刚刚不会影响到邻居的程度,抱着几件衣服进了浴室。

    想要改变命运,必须抢占先机,笨鸟先飞的道理再简单不过。

    不然,资质并不算多出众的自己,肯定又会沦落为仙道炮灰,在接下来那个强者横行、弱者认怂的时代,再次留下种种遗憾。

    锻炼四个月,本来就有运动爱好的王升,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线条感。

    这四个月,王升对自己的要求达到了非人的地步,完全按照自己制定的一张表格作息,一分钟都不能出错。

    王升深知,他已经比那些从小开始‘无灵气’修行的同龄人落下许多了,必须靠多几倍的汗水和努力去找补回来。

    一定要在天地元气开始出现之前,让身体做好修行的准备!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减少元阳之力的耗损,他格式化了自己的硬盘、删掉了文件夹最深处的网站,甚至在学校时故意避开一切和花季少女们的身体接触……

    没办法,在完成凝息、聚神、结胎这筑基三大步之前,元阳之力对于男性修士相当重要。

    别说现在要控制宠幸五姑娘的次数,就算是他上辈子暗恋了两年、前段时间刚救过对方一次的学姐沈茜霖,突然跑过来说要以身相许,跟他开始一段美妙之旅!

    呃,这个倒也不是不能考虑……

    反正之前已经浪费了这么多元阳,不在乎多几次嘛。

    哗哗……

    水声中,王升一刻不停的在思索,用他多出来的有关未来十几年的记忆,不断审视着自己上个月就已经制定好的计划。

    就算基础差了一些,但他已经和上一世的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修炼奇才们,站在同一条正式开始修行的起跑线上。

    这让他怎能不想着去跟这些人争一争?

    怎能不想着去搏一搏自己的未来?

    最糟的结果,不就是在乱世之中再挂一次,还能如何?

    就算他谨小慎微的去遵循原本的人生轨迹,小心的躲开三十一岁的死劫,可后面呢?

    甘心做一个靠网络修行的小修士,将性命寄托在仙道强者的仁慈之心、一念之仁!?

    不会了……

    再也不会了!

    咚!

    拳头凿在了浴室的瓷砖上,墙体出一声闷响,也疼的王升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忍不住咧嘴一笑。

    贼老天给了他重来的机会,前面还有天地大变、仙道重现的大变革时代,那代表着无限的机遇!

    他这一世,一定要对得起自己这个名字,真正的混出点人样!

    欲登天穹揽明月,敢争大道笑仙雄!

    而改变自己命运的第一步——

    上山!

    ‘上’在这里是攀登、向上爬的意思,他对山并没有什么特殊癖好。

    从浴室出来时,电视画面中已经是某卫星射基地的直播画面,看着已经公布的预计点火时间,王升已经完全能确定,自己所知的天地大变,还会如期而至。

    没有兴奋,更谈不上狂喜,跟他现自己好像是重生时一样,心底只有略微的波澜。

    王升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这么淡定,甚至此时的情绪,也只有对这个家的淡淡的不舍,以及对爸妈的少许愧疚。

    在家里四处转转,手指触碰着墙纸的纹络,停在挂满一家三口合照的照片墙前,王升的鼻子略微有些酸……

    辜负父母让自己好好读书的期望,跑去山上做个道士什么的,对爸妈来说,应该挺难接受的吧。

    可……

    天地元气的复苏,给普通人带来的并不是更加精彩的生活,而是越来越低的生存保障。

    王升想给自己父母更多保护,想让无法修行的他们能够安享晚年,就不能继续贪图现如今的家庭美满。

    世界上的好事,总不能全被他一个人占了。

    客厅电视传来了一阵欢呼的声响,王升转身,走到了电视前,屏幕里已经是射塔中欢呼庆祝的画面。

    射成功了。

    时间定格在了下午的四点十五分,没有任何偏差。

    如果按照记忆中的时间节点推算,应该就是这次登月,华国的宇航员在月球背面的一处深坑中,带回了那具不腐的女尸和六面古仙碑刻,却对外界秘而不宣。

    王升并不清楚为什么元气会突然回到这个世界,这在十几年后也是绝密,他一个小虾米也不可能知道内情。

    但根据网络上的各种消息表明,绝对是跟华国的白大褂们研究那具女尸有关。

    “算了,现在去想这些都还太早。”

    确定了一切照旧,天地大变还会如期而至,王升已经无法再让自己继续在家里苦耗着了。

    在电视机前愣了一阵,等他回神时,不知不觉已经五点过一刻。

    该走了。

    该离开这个温暖的小窝了。

    回到卧室,换上一身灰白相间的运动服,穿上了自己最钟爱的那双球鞋,将昨天就整理好的行李箱拽出来。

    确认携带了身份证,看一眼手机中定好的晚班高铁票的时间,王升把行李箱推到了客厅,坐在沙的角落,双目无神的看着电视画面中那些无聊的采访,静静的等待着门锁被打开的那一刻。

    等爸妈回来,他就直接摊牌,说出自己心底的志向,如果爸妈不同意……那就只能靠智慧与毅力去说服了。

    咚咚咚……

    这微弱的敲门声,快递小哥中暑了吗?

    “来了,”王升有些懒洋洋的应着,伸展了下胳膊,走到门口时,习惯性的在猫眼中向外面看了一眼,不由皱了下眉。

    好胸……咳,学姐?

    现如今的美少女,都有曹操的被动属性了?

    他刚才洗澡的时候只是心底想了想,也没说出口啊,怎么这妹子就直接来敲自己家门了?

    隔着门,外面的妹子因为紧张而有些轻颤的嗓音,断断续续的传入了王升耳中。

    “有、有人在家吗?这里是……王升同学……的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