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百五十八章 连跳两级
    事实证明,睡觉还是恢复精神最好的办法,这是静坐、神游都无法相比的。

    王升眼一闭一睁,三个月就匆匆而过。

    他在此地没有感觉到任何危险,嗅着草木的芬芳,也感觉到了一种十分温暖的力量;像是小时候在外祖母家中悠闲的午睡,听到了在厨房做菜的母亲哼起了流行的土嗨曲……

    等他睁开眼来,伸了个懒腰,目光有些懒洋洋的打量着各处景色,又对着天边的云朵略微愣神。

    好舒服……

    但是,身为一个修士,醒来竟不是內视自身、散开灵识探查周遭,王道长顿时自嘲了一句‘不专业’。

    于是内视自身,又噌地突然跳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双手。

    怎么就突破了?!

    大战之后突有感悟?他打架之后也没悟到什么,就是觉得御剑术潜力无限,青莲绝属实牛啤……

    浑身血脉之中仿佛多了一些些奇特的力量,这份力量在无时无刻改善着自己的道躯、滋养自己的元神,甚至还在不断的帮他冲击修为的下一个境界。

    这也太扯淡了……

    是那句‘众星归位’导致的后果?这些力量是从哪来的?

    王升一阵纠结难明,但听一声龙吟,一副画面出现在了心底。

    那是离裳拿着那贝壳喂他喝‘金色流沙’的情形,王升顿时明白了点什么,站在那一阵挠头。

    龙剑的剑灵一直在旁边目睹着这一切,此时给了王升一个答案……

    踌躇片刻,他立刻盘腿坐了下来,看着被自己起身时弹飞的玉牌,张手将玉牌吸纳了过来,看了里面的留言;而后静静体悟着自己血脉中出现的这股奇特的力量。

    这不同于自己已经接触过的任何仙力。

    很快王升就断定,这应该就是离裳突破境界所需的宝物,从效果来看,绝对是娲皇后裔的重宝!

    这东西的效果,实在是太惊人了些。

    它并非简单的强化他肉身,而是在升华王道长的人族血脉;本就已是十分坚固的道躯得到大幅度强化,但只不过是血脉提升后的表现之一。

    六识极大提升!感知都有了飞跃!

    王升招来龙剑,在自己指尖轻轻划开了一道伤口,此时就能感觉出自己道躯之坚固,龙剑的剑刃想要划破,竟然都需自己用上几分力道!

    一滴鲜血悬在他面前,血液中掺杂了一点金光,随着金光闪烁,这鲜血很快化作了一缕缕元气,回返了王升指尖。

    那里,伤口已是痊愈,皮肤完好无损。

    好惊人的愈合度!

    再看自己元神,此时也凝实了许多,细节也更充分了些;元神周遭伴随着道道金光,这些金光还在不断提升元神的‘质量’……

    这好处,着实是太多了些。

    以至于王升开始担心,自己拿了一份这种金色流沙,会不会对离裳今后的修行有所影响。

    担心也是白担心,他吃都吃了……

    随后,王道长就盘腿打坐,开始巩固稀里糊涂突破的境界。

    有种突破,是道境尚不充足,但修为境界已经来临。

    这种好事极难生,一般都是修士在修为低时吞服了某种灵丹灵药、天财地宝,才会有这种‘先上船后补票’的情形。

    王升之前有过一次,在地灵仙泉。

    这次,他吞的不是什么天财地宝,却犹有过之,那是离裳母亲为离裳所留下的娲皇族本源之力,助离裳突破境界、完善自身血脉所用,却被离裳分了三成给王升。

    人族由女娲大神造就,某种程度上跟娲皇一族有共通之处,这股本源之力也促使王升开始觉醒人族血脉,迈出了一条真正不同于其他人族修士之路。

    人族血脉可有觉醒的潜力?

    其实是有的,只是自古少见罢了。

    当年女娲大神最先创造的人族,被赋予了领导人族之责,也有类似可以血脉传递的神通、本领。

    而随着人族不断繁衍,离着女娲越来越远,这股血脉之力也随之消退。

    离裳喂给王升的三成本源之力,直接让王升的血脉得到了升华,逼近了传闻中的‘第一批人族’;

    不只是对王升现如今的修行有极大的助力,对王升今后的修道之路,更是有非凡的意义!

    此时这份力量,尚且没有被王升完全吸纳。

    离裳给都给了,王升只能全力把握机缘,别浪费离裳的这番心意。

    这股本源之力在王升刻意的引导下,开始加与王升血脉融合;不多时,他浑身上下都出现了点点金光,气息开始缓慢却坚定的向上攀升。

    从真仙中期,一路高歌凯旋,不断推进!

    情况,顿时变得有些有趣了起来。

    王升根本不明白自己境界为何会突破,不明白自己的道在如何演化,他只是不断吸纳这份本源之力,锻铸自己的元神与道躯。

    等这波提升结束了,他就要去花费漫长的岁月,慢慢感悟道境,让道境追上修为;在道境与修为持平之前,再难有寸进。

    不过,这也比按部就班修行快了数倍。

    仅仅半个月后,王升身周涌出一股股淡金色的仙力,元神忽然自头顶冲出,散着淡淡金光悬浮在道躯之上;

    元神周遭盘旋着五道剑意,手中更是握着那把许久不见的小木剑。

    静坐片刻,元神忽然一手指天,双目之中精光绽放,道道雷霆在元神上空十米处突然出现,对着元神齐齐砸落!

    但元神小手中的木剑只是向上轻轻一搅,雷霆瞬间崩碎!

    元神随之持剑而舞,从紫薇天剑一直到灭龙斩,五大剑意接连闪烁亮光,道道剑气朝着远处空中肆意挥洒……

    剑舞结束,元神忽然一剑斩向了道躯!

    这一剑并未伤到道躯,像是斩断了某种虚无之物,斩断了乾坤对道躯、元神的无形枷锁。

    道躯周围凭空出现了一团团纯阳气息,而后又是一朵朵莲花、一颗颗星辰、一条条不断盘旋的青龙……

    而后随着一声龙吟,元神归于道躯之内,小木剑也跟着消失不见。

    王升睁开眼来,身周异象消失不见,却坐在那一阵……

    嘴角抽搐、怀疑人生、感慨万千。

    ‘斩离虚我,得悟开明;不灭不生,斯为真神。’

    这,就是真仙境探求的境界了,虽然还不圆满,但王升确确实实踏入了真仙境后期。

    怎么迈入的?

    王升确实不明白,这里面的道之演化,他需要慢慢‘补习’;但此时,他已经完成了对娲皇本源之力的吸纳,并没有浪费半点。

    仙力已经从乳白色再次蜕变为金色,当然这些也都只是表象。

    血脉的升华,元神与道躯的强化,对大道更深层次的明悟与理解……这才是本源之力的真正意义。

    王升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这就真仙境后期了。

    仙人在每个境界的实力。其实很难去准确描述,总不能拿仙力的多少来直接比较,也不能直接拿剑法、神通来对比,更不能说什么手举多少重量……

    想知道自己实力如何,最好就是找一个对手作为参照。

    就拿贪狼来说,此前王升与贪狼都是全盛时进行对拼,被贪狼稳稳的压制,也就凭着剑法精妙,能拖延些时间,自身不断积累内伤。

    现在,王升却有了与贪狼正面一战,且不用施展青莲绝就能击败对方的自信!

    那一贝壳的本源之力,不敢说让王升脱胎换骨,但确实给了他太多好处……

    王升对着离裳闭关的石殿竖了个大拇指,随后又开始担心起离裳的本源之力会不会不够用;自己拿了离裳这么大的好处,也不知道能给她回报点什么。

    等自己修为高了,去找个英俊的雄性娲皇后裔帮离裳完成心愿?

    罢了,以后离裳有什么难事,自己殚精竭虑、身先士卒,也要还上这般人情。

    嗯,实在不行就给小柳子穿个蛇尾服……

    玩笑玩笑。

    王道长嘿然笑了声,拿着离裳留下的玉牌,扛着龙剑,朝着岛外疾飞而去。

    他并没有去下面乱逛,瑶云不在身边,王升也不知道这些灵药的用途,也不知道自己能采什么;而且都拿了离裳这么多好处,再去拔人家中的萝卜白菜,那也忒不地道了点。

    王升找了个带瀑布的岛屿,在瀑布下冲了个澡,将自己身上的血污尽数洗掉。

    等他换上一身灰色道袍,在水潭旁又练剑许久,将飞云剑、飞霞剑尽数召出,细细的擦洗,用仙力好好养护了一番。

    这片小世界中是没有日夜轮转的,但天空中的色彩变幻莫测,在此地呆着倒是颇为舒适。

    三年,不久,自己等着跟离裳好好谈谈,在这里练剑悟道就是了。

    将清林道长留下的残剑拿出,心情顿时沉闷了些,手指在残剑之上轻轻摩擦,想着那道虚影即将消散前依然洒脱的微笑。

    地修界男儿当如此!

    若易地而处,自己恐怕还做不到清林这般洒脱。

    仿佛那才是一位真正的剑修,身死亦无憾,残剑归乡土。

    娲皇一族,大道所弃……

    王升站起身来,将残剑收到了乾坤戒中,小心地放好。

    他记得离裳说过,族地中有很多壁画,王升也想去探究娲皇一族到底做了什么,会这么凄惨的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

    对女娲大神的下落,王升也有几分好奇,而答案似乎就隐藏在这片遗迹之地。

    ……

    月宫,小仙界,月桂树下。

    一袭粉色长裙的兮莲正站在一处仙殿前,注视着小仙界远处的云雾,刚闭关了几个月的她,正出来透透风。

    ‘小莲……’

    这口吻,这嗓音……

    兮莲忙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只看到了一片缓缓飘落的树叶。

    那是月桂树的叶子,刚才也不过是幻听罢了。

    她若有所失的站在那,看着绣花鞋的脚尖,心绪飞到了不知何处。

    殿内探出了一颗梳着流云簪的脑袋,满脸愁容的问了句:“大姐,我有个修道疑惑,我师父不在这,你能不能试试帮我解答呀?”

    “来了来了,”兮莲顿时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模样,得意洋洋,笑着骂了声,“现在本大姐可是地球修为第一的仙人!精擅佛、道两门之法,什么问题能难得住本大姐!”

    于是,半个小时后……

    “去!去找不言道长!这题纲,大姐我主佛修来着……嗯,阿弥陀佛。”

    王小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