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百五十五章 不战之人【四更】
    王升隐约做了个梦,梦到了小仙界月桂树下站着的银发女子,她正对着远处翘首以盼……

    随后缓缓叹了口气,道躯睁开双眼。

    周遭是一片枯寂且没有空气的星骸,身旁则是昏睡过去的离裳。

    略微挣扎了下,因为没有什么重力阻拦,王升没怎么费力就坐了起来,但浑身传来一阵阵剧痛,让他忍不住发出几声闷哼。

    看自己身上,已经多了许多布条缠绕,飞云剑自行归体,龙剑就在一旁静静悬浮,似乎是在守卫他们二人。

    此时他跟离裳还是在大阵中,离着大战之地很近;王升体会了下时间变化,差不多已是度过了半个月。

    清林道长……

    唉。

    王升看着手中紧紧握住的残剑,有些费力才将自己左手的手指掰开,心中又是思绪万千。

    天风当真该死,自己之前也已经立下了誓言,今后无论如何,都要将天风灭掉,以告慰清林道长之灵。

    所谓御剑术的最后一招,其实是山穷水尽时拼命用的招式,当年没被文曲星收录御剑术的剑谱,很明显是不想让这一招成为蜀山弟子的依仗。

    此时王升透过手中残剑,就能体会这一招的精髓与意境,也觉得‘以身为鞘,以魂为剑’,确实太过霸道了些。

    “清林道长你是洒脱了,可我在大姐那边该怎么交代?”

    王升颇为郁闷的嘀咕了句,低头开始忙碌了起来。

    他先拿出几颗七彩仙晶,在自己和离裳身旁布置了个聚灵阵法,将两人包裹了起来。

    离裳陷入昏睡且深层次的入定状态,应该是强撑着替他包扎了伤口,最后却是撑不住,就倚靠着一块大石昏睡了过去,各种布置都没做。

    但聚灵阵刚布好,王升就发现了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

    他竟然吸不动这些元气。

    连忙內视自身,王升先是眉头紧皱,但很快就松了口气。

    此时,他仙躯遭创太深,之前又被他强行催发紫薇剑意招来星辰之力……无视自己伤势强行爆发的代价,就是此时仙躯陷入了一种类似于冬眠的状态,在自行调养恢复,无法吸纳元气加快这个过程。

    体内也已经有了一丝丝纯阳仙力在运转,但也无法唤醒宛若沉睡了的仙躯。

    接下来,必须要一定时间的静养了。

    不过能在贪狼手中最终活下来,如今的伤势却也算不得什么了。

    将残剑收到了乾坤戒中,王升不由自主就开始思索,自己下次见到大姐时该如何言说。

    还是,将此事瞒在心里,让兮莲总归能有些盼头……

    王升揉了揉额头,心中也是颇为酸楚。

    自古情字磨人心肠,大姐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那已不能说是情劫,而应该说是情根深种。

    清林道长的意思,也是让王升隐瞒下此事,最后的托付,不过是将这把残剑带回剑冢,想让岁月冲淡兮莲的心念……

    可这般想法,怎么看都有些一厢情愿。

    兮莲的性子如何,王升再清楚不过,她表面上凡事不入心,但实际上心底十分敏感。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王升抿了抿干裂的嘴唇,扭头注视着离裳,拿出两颗丹药仰头吞下,就在离裳身旁开始打坐。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离裳也总算醒了过来。

    她比王升恢复的快了许多,此时也已经恢复了几成实力。

    此前离裳的透支,有些类似于‘失血过多’,经过一段时间调养,血造好,自身血脉之力也就恢复如初了,道躯的伤势也能迅速愈合。

    王升的伤势,却是伤在了境界,动摇了道基,这般伤势说严重不严重,但若是调养不好,却也会落下极大的麻烦。

    所以,自离裳能开始活动,就开始守在王升身侧。

    甚至她还趁王升昏睡,拿剑将自己的手腕割破,滴了三滴金色的血液在王升嘴边,用手指小心翼翼的将金血塞入王升嘴边,动作说不出的轻柔。

    虽然这对王升的伤势起不到什么效果,只能起到增强王升体质的效果,但此时离裳却总想为他多做些什么。

    ‘皮长老似乎名叫王升。’

    离裳心底低喃着,注视着王升那带着几分疲倦的面容,不自觉有些失落。

    之前那一战,离裳也得知,王升和天庭密切相关;虽然她并不知道天庭的具体含义,但也多多少少听说过这个名词。

    数十万年前还曾三界的主宰,天地间第一大势力,只不过似乎是因为某些原因败亡了。

    王升一直在说的‘家乡’,来头也有些不凡,其内应该有诸多厉害道承……

    心底突然回响着王升那天对着星空的怒吼,‘众星听令’四个字,爆发出的惊人道韵,让离裳印象无比深刻。

    ‘皮长老,你到底是何人?’

    离裳轻轻抿了下嘴角,低头看着自己的蛇尾,却是悄然化成了人足,在王升身旁静静坐着。

    又过了两日,离裳血脉迅速复苏,也因王升布置的聚灵阵,还有那三块珍贵的七彩仙晶,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七八成的实力。

    她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窥探自己,想到了贪狼曾偶然间提过的,似乎还有一名天风的天仙长老在左近。

    当下,离裳用仙力将王升包裹,护在身前,朝着大阵深处飞去。

    要开始寻找破阵之法了,此地离着族地只剩半步之遥,在离裳的感知中,只要能进入族地,她和王升就能暂时平安。

    不过,此时离裳已经恢复了七八成的战力,只要另一名天风长老不是与贪狼同层次的高手,离裳也能应付。

    其实离裳感觉的没错,此时确实还有人在大阵之中。

    此人便是林飞瑶,那个被王升‘戏耍’了一下,在半路耽误了一段时间,从而来晚了的天风长老。

    林飞瑶抵达这片大阵时,其实是大战结束后的第五日;但她并未着急进入此地,反而是在外围不断徘徊,等待着贪狼传来音讯。

    这一等,又是几日的功夫。

    如果林飞瑶在这几日中果断些,能冲入阵中,自然能轻松斩杀离裳与王升。

    但性格使然,林飞瑶的犹豫、谨慎,算是完美错过了自己最后的立功机会。

    等她摸清楚了大阵的运转规则,冲入了大阵之中,离裳也已经恢复了七成战力,浑身伤势也已经差不多痊愈。

    进入大阵的林飞瑶,很快就发现了那半截巨大的狼尸,当时就是面色剧变,下意识就朝着来时方向急退。

    贪狼长老竟死在了此地!

    那离裳和皮卡丘二人,竟生猛至此!

    但退到了半路,林飞瑶又突然意识到,一场血战下来,皮卡丘和离裳说不定也受了重伤,当下立刻开始搜寻两人的下落。

    然而,林飞瑶发现气息平稳的离裳之后,瞬间断了出手的念头,只是远远的跟了一阵。

    此刻的林飞瑶,目光之中满是犹豫……

    贪狼之死,着实是出乎她预料,这对天风门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巨大打击。

    自己如果什么都不做,就这般回天风门,必然是要被门主责罚,甚至还会因此被怀疑是否跟离裳他们有所勾结。

    毕竟这事说出去很难令人信服,离裳尚未成就天仙,就能斩杀他们天风门的两位元老之一,外加五名战奴,这若是离裳成就天仙果位,天风门如何与星海门对抗?

    而这次失败的伏击,离裳与天风门自然也是结了仇。

    想了想,林飞瑶却是起了离开十三星,不再返回天风门的念头。

    她好歹是一位天仙,且精通炼丹炼药之术,去哪都能混个不错的差事,没必要继续趟这潭浑水。

    十三星今后的走势,她却是已经有些看不清了。

    如此打定了心念,林飞瑶便决定现身与离裳和王升相见,自己卖个人情给他们两个,还上此前对两人的算计,将他们带离这处大阵。

    对于天风门,林飞瑶自觉也没有亏欠了什么,她这些年为天风门炼制了不少丹药。

    散修依附于仙道势力修行,既无师徒情谊,也无忠义一说。

    至于,之前林飞瑶对王升的那份怨恨,在林飞瑶看来却也并不是什么大事。

    毕竟只有自己安稳的活下来,才有机会去问鼎长生之道。

    “两位!”

    林飞瑶的嗓音在离裳与王升心底响起,“暂且留步,我有一事相告。”

    离裳如临大敌,战意昂然;王升也是缓缓睁开眼,握住了龙剑剑柄。

    林飞瑶从老妪再次化为少女的模样,当真分不出这两个状态,哪个才是她的本体。

    她缓缓向前,自身气息平稳,还主动道了句:“两位,又见面了。”

    王升眉头一挑,离裳却是低喝一声:“是你!?”

    “不错,是我,”林飞瑶摇摇头,“离裳副掌门不必着急,我此前确实想算计你二人,但却被这位剑修识破。

    如今贪狼都死在了你们二人手中,我却也不必自不量力与你们较量。”

    “阁下意欲何为?”

    “只是想指引你们出阵,”林飞瑶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已决意离开天风门,去北天域闯荡。

    此前我虽算计了你们,但也并未对你二人造成哪般损失,不如恩怨情仇就此揭过,你我日后若是再能相见,也算有个缘法。”

    王升和离裳对视一眼,都觉得……

    可能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