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二百六十章 剑封幽冥(三合一)【五更】
    当那道青光赶去平都山时。

    小地府,十八层地狱,那充溢着粘稠元气的侧旁通道中。

    第十七、第十八层地狱面积实在太小,兮莲带着王升和牧绾萱师姐弟冲出火山地狱时,下方已经是密密麻麻的幽魂凶鬼。

    “滚!”

    兮莲有些不耐的呵斥,银白色长飘舞,却是不敢动用太多法力。

    她只是用法力将自己和王升、牧绾萱包裹起来,凝出了一颗浅白色的光球,朝着下方急坠。

    王升左手摁着狐半仙大姐的胳膊,为她注入一股股纯阳气息,右手已经打开背上的剑匣,抽出了无灵剑,对着前方挥洒出少许剑气。

    但王升的剑气威力有限,想要伤这些第十七、第十八层的幽魂,着实有些勉强。

    一只只幽魂冲天而起,在这些幽魂之中,竟还夹杂着七八只背后长有丑陋肉翼的凶鬼;这些凶鬼外貌不一,但各自气息强横的有些惊人。

    距离地灵封禁越近,这些凶鬼的实力自然也就越强。

    千年的时间,凶魂既吸纳元气,又互相吞噬,在第十八层的石磨地狱中,诞生几只实力堪比元婴境高手的凶鬼,并不算什么稀奇事。

    兮莲冷哼一声,下坠的度突然增快,双目之中血光再次闪耀,竟然就这般对着下方重重鬼影撞了过去!

    轰!

    十八层地狱底部传出阵阵闷雷声,刚安静下来的十八层地狱又轻轻颤了几下。

    底部的一处‘井口’突然喷出了一只只凶魂幽魂,紧跟着又飘出一颗浅白色的光球。

    但浅白色光球冲出十八层地狱不过十多秒,又有一团团魔气冲天的黑影从‘井口’窜出,直接扑向了兮莲三人。

    几声语调古怪的呼喝声,在十八层地狱之外的这片小天地之中回荡:

    “精血!精血!贫道一定要饮干他们的精血!”

    “夺舍他们!你我的躯体已经快枯败了!”

    “吃了这头狐妖,吾等的实力定然能大增!”

    兮莲豁然扭头,脸蛋之上满是恼怒,银之中又有少许橘红色。

    “就凭你们!哼!”

    狐半仙一声怒哼,竟直接将王升和牧绾萱扔向下方林中,身形折返,迎向了身后追来的古魔。

    但兮莲并未失去理智,冷静的嗓音依然在王升和牧绾萱心底响起:

    “快去帮那位天仙把地灵封禁稳住吧,你们两个别脑热,记得自己是仙人转世,肯定能为常人所不能为。”

    言罢,那雪白银狐再次出现,只是这次身体只有十多米长。

    银狐身上绽放出璀璨银光,将前方那一道道黑影立刻拦了下来;而这些古魔出一声声桀桀的笑声,当真如厉鬼一般,双目满是贪婪,对兮莲猛扑了上去。

    正如这些古魔刚才的喊话所言,它们存的是吞噬掉兮莲的念想,也存了夺舍王升和牧绾萱的想法。

    兮莲将王升和牧绾萱扔去下方森林之后,才可放开手脚一战;但她并未完全爆自身法力,只是将这些古魔拦住罢了。

    不止于此,雪白银狐还咬破了自己的前爪,满是灵气的鲜血洒满天空之中,让那漫天乱飞的凶鬼厉魂对着她围了过去。

    但,凡事都有例外……

    王升和牧绾萱刚在林间上空站稳,突然心神一阵乱跳。

    他来不及多想,御剑就要冲向下方那‘金字塔’状的石头山,赶去支援‘女尸’。

    却听空中传来两声厉啸,两团黑影径直从天而降,如流星般砸向这对师姐弟,竟是两只生有肉翼的凶鬼!

    这是十七、十八层的凶鬼!

    其气息波动……

    远在金丹境之上!

    两只锋锐的利爪拍向两人,牧绾萱踩着冰璃剑、小手抱起虚圆,一张缓缓旋转的黑白太极图挡在两头凶鬼前路。

    王升则紧紧拉住师姐的左肩,御剑术中的飞腾之法,此刻已经被他催到了极致!

    这两只凶鬼扑来的实在太快,太极图刚凝成,两紫黑色的利爪已经戳在了太极图上;太极图光芒闪烁了几次直接炸碎,但两只凶鬼的身形也被勉强挡下!

    师姐每次出手,太极平衡之道从不会让人失望!

    而王升每次临战做出判断,也极少出现差错。

    借着前方涌来的力道,王升拉着师姐肩头迅后退,待两人冲势起了,王升这才将师姐拽到身前,低头就现牧绾萱的面色十分苍白。

    她此前在酆都城大战时,金丹留下的伤势尚未完全恢复;刚才又硬抗这两头凶鬼的猛击,伤势再次加重!

    “师姐!”

    王升顾不得太多,再次将牧绾萱抱在怀中,体内只剩下不足三成的纯阳法力,再次开始注入牧绾萱体内,踩着飞霞剑在空中一阵疾飞。

    而牧绾萱对王升的百分百信任,虽然注意到王升将一部分纯阳之力化散在了她体内角落,但也并没有多想什么。

    女尸和地灵封禁所在的石头山就在眼前!

    但,两声厉啸又从背后传来,那两只实力强悍的凶鬼震动各自肉翼,飞竟是远王升和牧绾萱!

    石头山近在咫尺,王升果断高声呼喊:“前辈!”

    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立刻断定,此时‘女尸’堵着地灵封禁根本无法动弹;又几乎不假思索的做出判断,拥着师姐、两人身形以飞霞剑为轴旋转一百八十度,直接变成了头下脚上!

    飞霞剑仙光爆,两人加朝着下方坠落!

    险之又险,那两团极快掠过的黑影从两人‘脚底’划过,直接撞在了石头山上。

    但王升这边也不好受,因为下降的度太快,此时已经没办法再次翻回去。

    手臂紧紧的护住怀中的玉人,王升踩着飞霞剑勉强翻转了九十度,两人身形横起,砸入了浓密的树林中。

    冲出树冠,撞散枝丫,两人在地上一阵翻滚,直到王升的脊背撞在一颗大树根部,疼的王升出一声闷哼,半边身子几乎失去知觉。

    但他怀中,牧绾萱被保护的毫无伤,此时她已经暂时压住伤势,立刻反抱住王升,扶着王升跳了起来。

    那两只厉鬼冲入天空,转了半圈,似乎有些犹豫要不要去捕猎那头雪狐,随后又低头看向林中,再次对着两人俯冲而来,依然不依不饶。

    王升苦笑了声,体内金丹轻轻一震,身体已经完全恢复知觉,目光之中绽放出点点星芒,握紧了无灵剑的剑柄。

    “师姐,逃不过,跟它们拼一把,将大阵覆盖在十米范围内。”

    “嗯!”

    牧绾萱立刻点头,目光也带着几分坚定。

    她轻轻跺脚,阴阳二气浩元阵施展来开,听王升之言,将阴阳二气浩元阵布置在十米范围内。

    那两团夹带着一股股凶煞气息的黑影,如陨石般对王升和牧绾萱砸来,已距他们不过百米!

    王升来不及御使御剑术,飞霞剑从脚下飞出,左脚猛力踢在飞霞剑的剑柄上,飞霞剑化作一团璀璨流光,砸向左侧那只凶鬼。

    与此同时,王升握紧无灵剑,紫薇天剑已极快的施展出,气机锁定在右侧那团黑影上,在身前极快的凝出一道又一道剑影!

    乒!

    疾飞而去的飞霞剑被一只利爪随意扫飞,但左侧凶鬼的冲势也被稍微影响了下。

    两只凶鬼暂时错开了,变成了一前一后,这就增加了己方一两分胜算。

    突然间,一抹白光从天空砸落,径直没入左侧那只凶鬼脊背!

    那竟然是一缕长,一缕银白中夹杂了赤橘色的长……

    是兮莲!

    此时兮莲也陷入了苦战,那十几头古魔和漫天凶鬼并不好对付,此时也只能找机会勉强出手,帮王升和牧绾萱隔空除掉了一只厉鬼。

    尚有一只厉鬼没有被影响,依然对王升和牧绾萱疯狂冲来!

    王升道心无悲无喜,一片空明。

    面前已是布满了剑影,身周仿佛容纳了一条星河,一股统御无尽星空的帝王之气弥漫林间!

    厉鬼扑来,那双肉翼已经向后收起,散着寒光的利爪仿佛能够撕裂乾坤!

    “哈!”

    王升突然一声大喝,身周无数剑影震颤,右手握着无灵剑一跃而起,那无数剑影竟随他向前涌动!

    一直在他身后站着的牧绾萱应声抬手,一张黑白太极图瞬间出现在厉鬼身前!

    电光火石间,数十股阴阳二气向上爆,在厉鬼打碎太极图的瞬间将它身形完全缠绕!

    紫薇一剑!

    林间的星光突然大作,数不清有多少剑影竟在一瞬重合,尽皆聚在王升向前直刺的这一剑之上!

    星光凝成一束,王升的身形冲向天空,背后的那头实力在金丹境之上的厉鬼,却如泥塑一般悬浮在半空中。

    等王升持剑下落,稳稳的站在师姐面前,左手并起剑指开始召回飞霞剑,悬浮在空中的历鬼身上突然出现了一条条缝隙。

    先是它的手、脚、头颅,再是躯体各处,接连炸成一团团黑雾,被林中浓郁的元气直接冲散。

    王升呼了口气,心弦一松,双脚便是一软;

    他有些虚浮的向后退了两步,身形向后摔落,还好一双小手及时将他接住。

    牧绾萱顺势跪坐在地上,王升则靠在师姐身上,总算缓了口气……

    刚才那一剑,他拼上了所有的法力,又有无灵剑的锋锐相助,这才勉强将这头厉鬼斩杀,这要是再来几只……

    “上面。”

    牧绾萱的嗓音带着少许无奈,抬手指了指天上。

    王升抬头看去,刚好能看到上方有一只只黑点在迅放大;

    在更高处的位置,围攻兮莲的战团波及到了十八层地狱,十八层地狱侧旁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一只只凶魂正从裂缝中爬出来。

    好消息是,裂缝好像是在第八、九层的位置,这些砸下来的凶魂实力,王升和牧绾萱在正常情况下,并不难对付。

    坏消息是……

    他们两个现在都不是正常情况。

    王升吸了口气,张嘴吞下几颗虚丹境时使用的丹药,又取出了几张符箓,将什么归元符、金刚符贴在胸前,将神行符和猿跳符贴在大腿外侧。

    “师姐,你先不要乱动,快些恢复伤势。

    我带着你,靠步法走位撑一段时间,咱们直接冲去石头山支援女仙。”

    “嗯。”

    牧绾萱应了声,主动靠了上来,抱住了王升的腰身。

    师姐怎么……突然这么主动……

    王升非但没什么开心,反而眉头稍微皱了下,看了眼前方那‘金字塔’状的石头山方向,轻轻吸了口气。

    法力引动符箓,将剑匣直接扔下,飞霞剑悬浮在自己手边,再次握紧了无灵剑。

    嗖嗖嗖!

    一团团黑影砸落在林间各处,有的直接摔成黑雾,但大半都存活了下来,在林中出一声声嘶吼。

    几乎同时,这些黑皮、紫皮凶魂立刻被王升和牧绾萱的气息所吸引,一双双血色眼睛注视着这对师姐弟,随后疯狂冲来。

    王升轻轻吸了口气,只能以最节省法力的方式应战。

    体内金丹不断轻颤,全力吸纳周遭元气,金丹外面的剑壳,被王升压制着没有显形。

    踏七星,身若孤鸿影;

    剑无灵,其锋抿苍龙!

    怀中的师姐静静闭着双眼,在全心压制金丹伤势,等待着自己该出手的时机。

    刀光剑影之中,王升在她耳旁轻声问了句:“师姐,咱们过去支援,能帮女仙做什么?”

    牧绾萱一怔,却抿着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话都不太会说,更别说‘谎’了。

    王升淡定的一笑,并未多问,身影在林间那密集的黑影中不断穿梭,不多时已经冲上了‘金字塔’状石头山的一侧缓坡。

    轰!

    头顶突然传来了一声震天的炸响,王升抬头看去,一股难以名状的威压从十八层地狱的那处通道中传来。

    ……

    半分钟前,平都山中。

    鬼门关上空的阴云突然被一道青色闪电劈开,一抹身影从天而降,落在鬼门关正前方。

    这身影略微扭头,看向了指挥部的位置,而后当着几名战备组战士的面,闪身撞入了鬼门关中。

    身入鬼门关,她身上的青蓝色古袍光芒一闪,身形直接消失不见,小地府的天空之中出现了道道青色闪电。

    在小地府中,有身上宝衣相助,她可随意施展遁法。

    横挪两千五百里,她的身影直接出现在十八层地狱上空,低头看向了下面正苦战的几道身影。

    宛若白玉雕琢而出的手指轻点,青光弥漫,围绕在青言子等人身周的幽魂凶魂诡异的化作黑烟,瞬间消失不见……

    本就被元气浪潮拍成了重伤的青言子等人几乎同时坐倒,抬头愣愣的看着这位突然出现的‘仙人’。

    他们看不清这是谁,只看到了那似曾相识的衣袍,看到了那简单盘起来的灰白长……

    “前辈!”青言子高声呼喊,忍不住咳出一口鲜血,“还请前辈出手搭救我那徒儿!镇压地下的邪魔!”

    “哼!”

    空中人影只是一声冷哼,身影唰的一声消失不见,只留下几句老气横秋、但嗓音却很嫩的训诫:

    “地府重地,修道之士不可擅闯,念尔等初犯,饶尔等一命,回转阳间!”

    青言子眉头一皱,青光闪过的瞬间,他好像看到了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沈随安的女儿?

    这怎么可能,她从未修行过才对……

    轰!

    青言子精神一震,立刻察觉到了屁股底下爆出的那股威压;

    刚才那浑身包裹着青光的人影,绝非仙人那般简单,这威压似乎就融合了小地府的本源之力。

    “不言道长,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浑身是血的张自狂喘着粗气问道。

    “等……只能等,”青言子呼了口气,目光满是担忧。

    而此时,环形山下,有个面容清秀的和尚正猛踩越野车油门,怀揣着随时有可能去见佛祖的忐忑,直接冲向了动荡不停的十八层地狱。

    ……

    十八层地狱下方,地灵封禁所在的小天地。

    王升和青言子同时感觉到那股威压爆,威压爆后不过眨眼功夫,一团青光就从十八层地狱侧边的竖直通道冲出。

    这青光越浓郁,整个小天地都被青光充满,那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夹带着滚滚天威,传遍各处。

    “四方厉鬼,八方凶魂,作恶阴司,罪无可恕!

    今老身代鬼帝阎君掌管阴司,容不得尔等这般放肆!

    判!

    厉鬼凶魂化作飞灰!”

    那青光化作一道道雷霆,这处小天地内阴气疯狂涌动,十八层地狱内外,山林之间围攻王升和牧绾萱的凶魂,在空中围攻兮莲的凶魂厉鬼,无论气息强弱,竟同时化作一蓬蓬黑烟!

    王升看着自己面前突然没了的对手,略微感觉有些……不太真实。

    而空中那青光连续闪动,直接出现在了兮莲本体附近!

    青光之内先是飞出道道漆黑的锁链,将那一头头古魔尽数缠绕,而后轻轻一震,古魔尽皆破碎。

    兮莲此时已是在堕魔的边缘,神智有些不清醒,此时直接张嘴咬向了这团青光。

    这青光包裹的人影却是不退反进,一掌劈向雪白银狐额头!

    王升疾声高呼:“前辈还请手下留情!”

    青光一闪,似乎收回了些许力道,只是王升离着太远看不太清。

    实际上,本该劈在兮莲额头的一掌,此时变成了一指轻点,直接封了兮莲修为。

    青光之中的人影又屈指轻弹,将兮莲用一团青光裹了,扔去了十八层地狱的通道处。

    而后,空中大杀四方的这团青光只是轻轻一闪,直接就出现在了王升和牧绾萱面前。

    青光中的人影对牧绾萱躬身施礼,也没管他们两个,转身飞去了石头山的顶端。

    王升和牧绾萱面面相觑,两人目光中都写满了不敢置信。

    “学姐!”王升大声喊了句,然而那青光中的人影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轻轻点头,身影直接没入了石头山顶端的洞口。

    “走,跟上去,有她在,应该不用我们帮忙了。”

    王升咧嘴一笑,低声说了句,拉着师姐一同前奔,冲上了石头山。

    然而还没等王升和牧绾萱靠近,这座石头山突然震颤,一道七彩仙光冲天而起,而在仙光顶端,正是被青光包裹的‘沈茜霖’!

    仙光推着这道身影砸在了十八层地狱上,砸的十八层地狱出现道道裂痕。

    但这次仙光并没有爆太久,只是两秒,立刻被人从源头截断。

    王升顿时脑补出了,刚才山体内部生的情形……

    这个疑似是沈茜霖学姐的仙人,应该跟地府有关,三下五除二将那些凶魂解决,甚至轻松制住了渡仙境的狐半仙,其实力必然也是仙人一级。

    她冲下去帮助‘女尸’,试着封堵地灵封禁,但却实力不足,被地灵封禁的浩瀚元气直接打飞。

    王升眉头一皱,心底泛起了种种念头,看了眼师姐的腰身,嘴角略微抿了下。

    青光闪烁,那道身影再次出现在地灵封禁的入口处,朝着里面低头躬身。

    “殿下还请恕罪,老身无能为力。”

    “无妨,”下方传来熟悉的古调言语,但这次却是直接开口说的,王升也勉强能听懂说的是什么。

    “你所继承的这份仙脉,来自于阴司孟氏一族,本就不是走战仙的路子,更何况此时只有阴魂天衣引动小地府之力,能与真仙匹敌,并不代表你已经有了真仙的实力。”

    孟氏一族?

    孟婆?

    王升错愕的看着山顶站着的‘沈茜霖’,突然有些不知该说些什么。

    “华卿,你来了。”

    ‘女尸’的嗓音传来,牧绾萱轻轻点头,嗯了一声,与王升一同赶到了山顶,从洞口看了下去。

    下面,是一处七彩斑斓的山体空间。

    ‘女尸’正盘腿坐在大概两百米深的山洞底部,身周有淡淡的云雾,浑身散着一缕缕仙光。

    她身体前倾,两根手指抵在下方的光壁之上,倒是没王升想象中的那么狼狈。

    听‘女尸’道:“抱歉,我闯下的祸事,还要你来帮忙承受。”

    牧绾萱温柔的摇摇头。

    一旁的‘孟婆’却道:“地灵封禁被破,与殿下并无太多关联,在殿下进入地府前,地灵封禁不知为何已经是残破状态,只是靠十八层地狱镇压,一直没有元气涌出罢了。”

    “时间无多,不要说这些了,”‘女尸’抬头,那双眼睛依然闭着,似乎此时才看到王升。

    “你,是谁?”

    “王升,前辈咱们见过的,”王升苦笑着回了句。

    “我是问,你前世是谁。”

    王升摇摇头,“我前世应该不是仙人……前辈,你有办法能封住地灵封禁?”

    “只是冒险一试。”

    “如何试?”

    ‘女尸’沉默了一阵,一旁的牧绾萱毫无征兆的对王升出手,一掌拍在王升肩上,将王升直接打飞了出去。

    师姐目光之中有泪光闪烁,咬了下温润的嘴唇,对王升飞走的身影张张嘴,却并能说出什么。

    只剩凄然一笑……

    而后,她转身就要朝着山洞跳去,但刚要迈步,却感觉背后有一股巨力拉扯。

    是飞霞剑!

    这把仙品飞剑,在牧绾萱出手的一瞬,竟被王升别在了凌仙裙的腰带内侧!

    王升左手并着剑指,人还在空中,但飞霞剑却已经拖着牧绾萱朝着远方飞射。

    牧绾萱刚要挣扎,体内各处突然又爆出一股股纯阳之气,瞬间袭向了她的金丹,让她体内阴阳失衡,打的她娇躯轻颤了下,引了她压制的伤势。

    王升脚下一晃稳住身形,捂住左肩,轻叹了声。

    哪怕是突然给自己一掌,师姐也用了巧劲,唯恐伤到自己。

    而自己算计师姐时,却不惜伤了她……

    提了口气,王升一步跃起,直接跳回了刚才站立的位置,立在洞口一旁

    一直面无表情的‘孟婆’略微皱眉,面容上划过几分痛苦,要伸手去将王升抓住;但动作刚起,十多道白影出现在她身旁,将她身子齐齐摁住。

    “学姐,你这是怎么了?”

    王升皱眉道了句,扭头看了眼师姐落下的位置,离着这里已经百多米,而且师姐暂时无法动用任何法力。

    “王升……”沈茜霖低声喊着,目光中满是痛苦,“你不要……”

    但话语未落,面庞已经迅恢复了冷漠。

    “学姐,稍后帮我送师姐出去,下面这位公主殿下估计也没什么把握,”王升低声道了句。

    ‘女尸’问道:“你知道我想如何做?”

    王升轻轻点头,抬手束好了长,语稍快的回答着:

    “你一直让师姐过来,无非就是两种可能。

    第一是师姐能暂时恢复前世的修为,显然这个可能刚才已经被排除;

    第二是你想借别人的躯体,暂时夺舍,在最短时间内爆出自己仙魂的所有力量,用你天仙的修为再施展新的封禁。

    上次见面时,你的眉头一直盘踞着一股死气,恐怕这具尸身已经无法让你挥出所有实力。

    我境界低,不知道推测的对不对。

    你需要一个人完全放开心神接纳你的仙魂,但这个人必然承受不住你仙魂之力,哪怕能封堵住地灵封禁,这个人最后也会飞灰湮灭。”

    王升手指轻轻拂过无灵剑,本想将此剑留下,但想了想,自己总不能白白修剑十年,还是带上比较好。

    女尸道:“我只有半成把握。”

    “我会全力配合你,”王升回了句,“只是我有一事不明,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师姐过来?换其他人不可吗?”

    孟婆道:“殿下,老身愿……”

    ‘女尸’打断她话语,言道:“你此时只有灵体,而且我若失败了,还要靠你收拾残局。

    其他人,唉,心底只要有一丝杂念,一丝犹豫,那半成希望都是笑话。

    王升……我知你能做到如华卿那般,但你不必为此送命,好好修行吧。”

    听闻此言,王升皱眉反问:“那我师姐就可以为此送命?”

    “这是我等仙人之责,”‘女尸’话语中多了几分威严。

    但王升却平静的摇摇头,定声道:“那现在,是我这个凡人,在我和师姐之间做出了取舍。”

    ‘女尸’并未再多说什么,王升也静立不言,两者陷入了僵持。

    总算,‘女尸’轻轻点头,显然是答应了让王升与她一同舍命尝试,能否再次封住地灵封禁。

    王升轻轻吸了口气,扭头看了眼师姐落下的方向,目光中带着浓浓的眷恋,却也只能轻声一叹。

    还好之前没跟师姐告白,这样,师姐以后也会少点伤心吧。

    左手轻轻一引,飞霞剑落在牧绾萱身旁,这是他能留下的唯一宝物了。

    “师姐,记得加我这一份,一起长生不老。”

    喃喃一声,王升轻轻舒了口气,提着无灵剑,双手张开,一步跃入洞中。

    “不要……”

    牧绾萱向前伸手,但隔着百多米根本抓不到那个没入山体中的身影,身体挣扎着前扑,却只能摔在地上。

    “啊!啊——”

    侧旁,‘孟婆’的一只手突然抓向了王升的胳膊,拽的王升身形翻转。

    在‘孟婆’身上,王升这一瞬又见到了沈茜霖,只是她此时双眼泛出青光,身周有一道道白色的身影阻拦着她的动作。

    王升露出几分微笑,对她轻轻摇头,与她的手掌越来越远,缓缓闭上双眼。

    放松心神,散掉法力。

    不可贪生,不可惧死。

    自己有什么可贪生怕死的?这辈子本来就是老天爷白给的。

    上辈子这辈子加起来,也算活了四十多岁,比起上辈子那么窝窝囊囊的死,这次能换师姐一条命,值了。

    真的值了。

    这一辈子起码够精彩,十七岁离家去武当山拜师,偶遇了师父,遇到了师姐;

    修道,学剑,战邪魔,扬名立万……

    跟师姐一幕幕相处的画面,听师父一声声念叨的声响……

    这一辈子一切都好了起来的爸妈,自己还来不及看到她长大的王小妙,算是最意外的惊喜吧……

    还有师娘,师妹,小师叔……

    还有武当山小院中那几个说要一起去樱岛国搞事的家伙们……

    别了,大家。

    如果有缘,不对,自己稍后就要随‘女尸’一起灰飞烟灭,没什么重活的机会了。

    难不成,老天爷让自己重新来这一次,就是为了等今天?

    如果让小地府撞入大华国,伤亡肯定过亿了吧,这么大的灾祸,确实值得让老天爷重活自己一次。

    嘛,这时候了给自己脸上贴点金,应该没什么。

    王升嘴角露出少许自嘲的微笑,视线因为光芒太灿烂而有些模糊,仿佛听到了一声声呼喊……

    ‘小升……’

    ‘非语!’

    ‘王师弟!’

    ‘升哥!’

    ‘王道长!’

    ‘师兄!’

    ‘哥……’

    ‘王升……’

    “师弟!”

    这喊声?

    王升睁眼看去,突然看到自己师姐此刻就站在山洞边缘,立刻就要朝着下方跳来。

    但一旁的孟婆及时出手,将牧绾萱拉住,青光一闪,她们的身形一同冲天而起。

    王升松了口气,感受到自己即将落到底部、撞向‘女尸’,立刻摒弃一切念想,隔绝一切杂念,放弃‘本我’,完全任由‘女尸’施为。

    空中,那两双眼眸依然在注视着王升下落的身形。

    七彩光幕照耀中,那身穿青蓝道袍的年轻道士嘴角带笑,握着一把长剑,长正在脑后朝着一侧飘舞,那般安然。

    光幕亮起,一直盘坐的‘女尸’突然站起身,额头闪出一抹金色虚影,直接撞向了王升的躯体。

    下方,那浩瀚的元气立刻就要喷涌,但比这些元气更快的,是王升身体爆出的璀璨强光。

    那光亮,让‘孟婆’都无法直视。

    ‘孟婆’感受到牧绾萱体内正要暴走的阴阳二气,面无表情的随手点在牧绾萱的额头和小腹,直接让她彻底昏迷了过去。

    再看下方,那‘女尸’和王升似乎成功了,没有预想中无尽元气暴走的情形。

    其实成败就在那一瞬。

    那座石头山已经消失不见,方圆十里之内的树林完全消失,而在石头山原本的位置,一座数十丈高的玉像静静站立着,地灵封禁似乎就是被这玉像所镇压。

    仔细去看,这玉像应该是‘女尸’元神出窍之后留下的躯壳,在极短时间内,被女尸全力炼化成了封堵地灵封禁的‘塞子’。

    在玉像脚下,正不断长出一颗颗巨大无比的七彩结晶。

    不过转眼,十里之地被这些七彩仙晶覆盖,而玉像周围的七彩仙晶不断疯长,顷刻将玉像盖起,长成了又一座大山。

    总算,半个小时后,此地彻底安稳了下来。

    王升的气息,‘女尸’的气息,尽皆消失不见。

    孟婆看着怀中的牧绾萱,抬手为她擦去了眼角的泪痕,青光一闪,瞬间遁去。

    ……

    当日,官方送入鬼门关的所有设备、装备、人员,都被一阵青光扫出。

    孟婆现身,并未威压修道界,只是召集了地隐宗族人;有关地府生之事,由地隐宗传与世人知晓。

    只是在当日,大华国修道界冉冉升起的两颗新星之一,地榜排名第一的年轻剑修王非语,舍命与‘月上女尸’联手,封堵了造成地府动荡的地灵封禁。

    王升与‘女尸’齐齐陨落,地灵封禁恢复平稳,无数生灵免遭涂炭。

    两日后。

    鬼门关沉入地底,小地府再次藏隐,地隐宗迁来平都山隐居。

    接下来几日,不断有人前来平都山凭吊,经过他们言说,地隐宗族人得知,不言道长重伤之余大病一场,此时还在昏迷不醒,而不语仙子醒来之后再不说一句话。

    第七日,一身缟素的不语仙子出现在平都山山下,跪在鬼门关原本的位置,一跪便又是三天三夜,任谁都劝不动她离开。

    直到孟婆再次现身,不语仙子牧绾萱自此消失在修道界中。

    两颗本该惊艳大华国修道界的新星,却是一死一失踪。

    后经地隐宗放出的消息得知,不语仙子去了地灵封禁附近,结庐而居,每日便对着地灵封禁呆、打坐。

    正气联盟官网置顶一个月有关王升的事迹,号召修道界青年才俊学习这种舍生取义的精神,然而各位青年才俊却表明态度,先让官方先分配给他们一两个可爱的师妹和师姐再说……

    鬼门关消失整两个月,虽还时常有人提起‘王升’之名,但提起的频率越来越低。

    地灵封禁被再次封印后三个月。

    小地府,十八层地狱下方小天地。

    那一片七彩仙晶的海洋中,一道纤弱的倩影静静立着,注视着七彩仙晶最中央的‘山峰’。

    她原本有些呆滞的眉头突然轻轻皱了下,随后低头一叹,继续对着那边呆。

    就算孟婆都看不到的,是在山峰最中心的那尊玉像脚下数十丈处,有一处长、宽、高都是十丈的‘囚笼’。

    囚笼各处流光幻彩,由一条条坚固无比的七彩仙晶交错围出,隔绝一切神念、灵念、灵识查看,其内各处都是粘稠几乎要结成液态的元气。

    一把流转着阵阵仙光的长剑,竖直的插在‘溶洞’最中央位置,剑身齐齐没入下方的晶石中,而晶石内部,则是重叠了不知几十层的阵法禁制。

    叮——

    长剑出一声轻鸣,一抹虚影出现在了剑柄之上,却是个三寸高的小小仙子。

    她注视着角落中坐着的焦黑身影,小声嘀咕了句:“三个月了还不醒,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弱……”

    言罢摇摇头,身形一闪,没入了剑柄中。

    然而,那小仙子刚消失不见,坐在那的‘焦尸’眼皮突然动了下,少许黑灰在慢慢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