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地球第一剑 > 第一百零九章 有金丹大佬从天而降【七更!】
    七位道爷冲到海滩时,这里战斗已经结束。

    六名虚丹境邪修六死无生,估计尸身稍后也是逃不掉被扔研究所的下场。

    一百九十二名参与行凶的邪修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五神教自此元气大伤,而官方已经布了对五神教、天林宗残余教众的通缉令。

    且是战备组直接参与的全球范围通缉。

    这其中,玄铁神死的最是凄惨,最后被七八名教官合围,硬生生的被打断了全身骨骼,破了他的金刚不坏。

    有关玄铁神这一身类似于佛法的玄功,稍后调查组免不了要对佛门进行问责。

    战备组伤三十二人,大多是轻伤;

    因突袭小岛中央村落时有虚丹教官开路,他们并没有遇到太多阻力,而且那些邪修也根本没有再大肆杀戮的机会。

    一批批战备组冲上小岛,立刻开始救治、转移人质,善后行动有条不紊的进行。

    王升、飞楝子和牧绾萱一时也没人招呼,王升跳回了快艇,牧绾萱见状也飘然去了他身侧呆着。

    倒是飞楝子,跟几名教官在那套起了近乎,似乎也有意去军中谋个助教什么的,做几年‘朝中人’过过瘾。

    一直紧绷着精神的迟绫呼了口气,靠在了快艇座椅上,并不显老的面庞上却挂满了疲倦。

    王升在座位底下拿了瓶矿物水,侧身递了过去,“师娘,喝点水吧。”

    “嗯,”迟绫应了声,而后缓缓舒了口气,“这次多亏了你们。”

    王升和牧绾萱相视而笑,也没多说什么。

    确实,牧绾萱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高端战力补充;

    而王升则是掌握了今晚乱战前半场的节奏,额完成了组织托付给他的任务。

    功劳自然不小。

    “对了!严教官借我的那把剑!”

    王升突然想起这茬,连忙站起身,急匆匆跳入海中,在附近海底搜寻起了那把被他扔出去的宝剑。

    这可是一把品质在闻渊剑之上的法器!

    要是这把剑弄丢,严教官后面又说一句不用还了,那他岂不是蒙受了空前的损失!

    总算,王升在海里摸索了一阵,把这把剑捧出海面,在战备组战士们的注视下,浑身湿漉漉的跳回快艇,咧嘴一笑。

    师娘迟绫已经恢复好了精神,又精力十足的站了起来,注视着忙碌的海滩。

    “非语,不语,”迟绫正色道,“留在特殊调查组吧。

    我可以跟你们申请最好的福利,可以让你们拥有比任何道门名山都要丰富的资源,而且不会给你们随便指派什么任务……”

    “师娘,这事我们做不了主,”王升笑道,“而且我们闲散管了,也受不得这些拘束,做个顾问也挺好的。”

    “这次事件你也看到了,”迟绫皱眉道,“邪修残杀生灵、灭绝人性,调查组需要你们的帮助。战备组的主要任务是守卫边境,总不能为邪修的事奔波忙碌。”

    王升和牧绾萱对视着,师姐眨眨眼,只是说了一个字:“你。”

    意思就是让王升做主。

    王升苦笑了声,虽然师娘给出的条件很优厚,但他依然无法答应。

    山中修行,不只是灵气纯净,更能让自己道心清明;若道心在这滚滚红尘之中不断翻滚,与他修行而言绝非好事。

    他现在的境界,远没有到红尘炼心的层次。

    “师娘,此事还是要跟我师父商议之后才能决定,而且我还答应了剑宗,要去蜀山一行。”

    王升只能搬出自己师父挡枪,因为凭他对自家师父的了解,师父定会充分尊重他们两个的意见,并不会因为是师娘开口,就强行让徒弟为国家卖命。

    迟绫自然明白王升话中之意,轻笑着点点头,笑道:“说吧,这次想要什么奖励?”

    王升眨眨眼,倒是真的提了一个……

    “战备组用的丹药什么的,能不能帮我跟师姐搞点?尤其是增加修为的那种。”

    “好,”迟绫一口答应了下来,却是犹豫都没犹豫。

    也默认了战备组真的有大量丹药可用的事实。

    一架直升机从空中缓缓落下,自然是来接迟绫的,王升和牧绾萱也跟着混了上去。

    稍后据说还有战备组的会议,王升和牧绾萱也被邀请参加,应该是总结会之类的……

    庆功宴有些不合时宜,毕竟今天死伤惨重,这次事件虽然得到了及时处置,一众邪修尽皆伏法,但却已经是大华国近年来最为恶性的事件。

    这仿佛是一个标志,标志着动荡的明天将会很快来临。

    说是会议,其实是几十人聚在临时指挥部中做个简单总结,参加会议的有调查组的骨干,有战备组的九位教官,还有军方的一些大佬。

    “我们调查组会尽快建立对邪修的监管制度,”迟绫自我检讨着,“调查组工作经验不足,没能及时现邪修聚集,这是我们的责任。”

    “你们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一位头花白的军中大佬叹了口气,“邪修会闹事,这是我们之前就有预感的,迟绫组长不必太过自责,我们战备组、地方武警部队,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按上面的意思,这事会被当做恐怖袭击处理,尽量淡化修士的影响……”

    王升和牧绾萱站在角落中听着,师姐渐渐的也感觉有些无聊,掏出手机开始打手机游戏。

    一旁几道视线汇聚了过来,却也没人说什么。

    这些教官传声说了几句,缓缓的朝着这个角落靠拢。

    等王升现时,他跟师姐已经被九个身穿迷彩背心的中年大叔围在了角落。

    周围一道道不怀好意的眼神,让王升道心一阵荡漾。

    “你是青言子的弟子?”一位高瘦的教官含笑看着王升,“青言子竟然能调教出你这般剑道奇才,当真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王升小声问:“我该如何称呼?”

    “林始锐,之前师父跟我通话时反复提起你,”这教官轻叹了声,“我跟始行这些年加起来,都没你受的夸奖多。”

    这位竟是圆朴真人的弟子,怪不得剑法那般生猛……

    “我受师爷太多指点……”

    一旁张自狂咳嗽了声,言道:“好了,别扯这些没用的了,咱们小点声……非语啊,还有这位不语小仙子,你们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战备组?

    我们最近想搞一个精锐攻坚团,就几十个人,用最多的资源培养出最优秀的修士,今后直接驰聘在世界大舞台!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王升顿时哭笑不得,他跟师姐怎么就成香饽饽了?

    调查组和战备组都想拉他去给国家效命,而且待遇还是挺不错的,自己能享受到足够的修道资源,弥补师门积累不足的缺憾。

    但……

    他心底总归是有些抗拒,总觉得自己逍遥自在最是难得。

    现在这情况,他要是开口直接拒绝,会不会被这一群大汉围在这里正面刚一顿,进行一些说服教育……

    还好,一旁胸口绑上绷带的严正南开口为王升解围,“你们这是干什么?强人吗?他们两个是调查组的顾问,能帮调查组不少忙,不愿意就算了嘛。”

    王升顿时对严正南投去感激的微笑。

    张自狂嘴一撇,低声道:“这么好的两根苗子,怎么能这么散掉?你们师父青言子什么修为?要不我去跟他打一场,谁赢了谁收你们俩算了!”

    这龙虎山一脉……

    王升正尴尬,领导正讲话,忽而一股莫名威势从天而降,这座由卡车围起来的露天会议室瞬间静默无声。

    没修为的凡人只觉得胸口堵,有修为在身的修士,比如那些战备组成员,一个个不自觉额头冒出冷汗!

    九名教官立刻仰头看去,一个个如临大敌,此时修为越高,越能清晰感受到空中出现的威压是何等强横!

    张自狂突然大喊:“有人!空中有人!戒备!修为虚丹之下的快退!”

    王升定睛一看,夜空深处果然有一道身影凌空而立,威压便是自此人而来。

    师姐却像是看出了什么,拉了下王升的胳膊。

    “师!”

    “邪修何在!”

    空中忽然传出一声大喝,周遭数千米之内的元气顿时剧烈动荡,那股威压更甚!

    王升听到这嗓音却是身躯一震。

    张自狂怒吼一声:“导弹先锁定他!这是金丹境高手!快!”

    “那个,各位前辈……”

    王升莫名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小声道了句,“上面这个不是邪修,他是……我家师父……好像……”

    本来刚有点动静的漏天会议室,瞬间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