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9章 开发一下(上)
    “……”

    “……”

    四目相对。

    一如离别的车站,渣男怨女间的生死别离。

    一者眼中骚劲盘旋,一者眼里尽是嫌弃。

    第一眼,白少棠就已经产生了想要自焚的冲动。

    “啊!”

    “我心好疼!”

    感受到心脏直抽抽的颤动,西施捧心一般的白少棠第一次体会到了扎心是什么样的感觉,一股热血正沿着喉咙眼儿往上涌,生生的将到了嘴角的血腥味给憋回去后,白少棠这才走了过去,死死的瞪着对方。

    剑止,刀停。

    双刃入鞘。

    然后被对方放回了后背。

    而人则是一屁股的坐在沙上,整个人一副葛优躺的姿态。

    白少棠看着对方的姿态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眉来眼去剑和情意绵绵刀就是你留下的吧?”白少棠在得到眉来眼去剑的那一刻其实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只是他从未料到自己的心思素质会是这般的差劲。

    思来想去,白少棠觉得自己不说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起码也能见怪不怪。之所以这样,定是因为那秃头剑法才惹的现在的他无法保持心情镇定,在见到东成西就世界里的自己的时候,人都显得不平静了。

    “你那是什么眼神?”

    瘫在沙上的自己的随意飞出了一个媚眼后,这才接着说道:“我就是你自己,有这样的能耐只不过是在平常的时候没有现自己这个潜质而已。不必大惊小怪。”

    “怪自己?”

    “只有人在无奈绝望的时候,才会怪这怪那,最后去怪自己。”

    东成西就版白少棠微笑着劝解道:“你要学会面对现实,学会接受现象,事实存在必定有它存在的道理。”

    “你觉得我很骚?”

    “事实上只是你自己没有现体内潜藏的那份骚劲,没有开出来。”

    声音低沉,东成西就版的白少棠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整个人窝在沙上一字一句的诉说着听起来颇有些哲学韵味的话语。

    看起来,他经历了太多。

    白少棠愣愣的听着这话一时间呆在了原地。

    这语气不就是在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一个很骚的人,而且说这话的还是自己。这让白少棠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因为在这几天的时间过后,白少棠现自己还真的拥有这么一份骚的潜力。

    见白少棠保持了沉默,东成西就版的自己继续开口指点道:“虽然我们都是一个人,但是现在我们有着极大的不同了。来就骚这一字的含义,我们来说说各自的理解。”

    骚!

    部为马,有动乱、不安定,忧愁,举止轻佻,嘚瑟、自作多情等意思。

    当然,眼下的骚字只是包括了上述一部分的东西,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那是刻在一个人灵魂上的特质。

    白少棠自是不反对,连东成西就版的自己都这样说了,那肯定是自己身上有着这样的特质,否则的话对方也不会将极大的注意力放在了眉来眼去剑与情意绵绵刀上面。

    可现在的他是堂堂皇长孙,是世子。

    这骚字就有那么一点的不合适。

    “我现在是世子,你则是江湖侠客。”

    “没有外人的时候当然可以使劲骚了,但是有外人存在我要怎么办?”

    “我是皇长孙,要是这样的话,只怕第一个杀我的便是现在的父亲与爷爷!”白少棠捂着额头,只觉得太阳穴有点酸胀,无奈道:“你怎么就不学学大海无量,或者去弄那可以加的九阴真经?”

    眉来眼去剑和情意绵绵刀如果按照效果施展出来自是恐怖的,可在与白清儿施展了一番眉来眼去剑后白少棠便现没有效果恐怕不仅仅是自己不够骚的问题。

    这套刀剑都离不开一个字。

    那便是情。

    唯有情到深处才能施展出这肉眼可见的骚,才能骚缓时空,才能让旁人有成为FFF军团的念头。

    白清儿自是不合格的。

    她的到来不过是阴癸派的阴谋,想要卧底在自己身边而已。

    施展眉来眼去剑的时候白清儿满脑子的都是明骚,而不是那种从骨子里窜出来的暗骚,不是真心实意的骚,加上白少棠对白清儿也是满心的戒备,这才让眉来眼去剑变成了媚俗的调情剑法,而没有产生它本该有的效果。

    谁才是这套刀剑的最佳女主角?

    一时间白少棠寻不到目标人选。

    独孤凤?

    想想便罢。

    人家才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与自己修炼了。

    仔细分析后,白少棠这才现这套刀剑竟然是如此的困难。不得不承认,有着时缓效果的这套刀剑想要修炼成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来需要两个有情的人,二来需要这两个都是不要脸的人。

    一个条件还好,但两相结合起来就十分困难了。

    “大海无量?”

    “九阴真经?”

    “说得好听,我也想啊!”

    东成西就版自己闻言翻了个白眼,无语道:“我这套刀剑都是好不容易死缠着师兄师姐学来的,至于现在的师傅还没有传给我属于自己的绝学了。”

    “而事实上经过我的分析,我现东成西就世界里的武学除去天上神仙的武功外,在凡间的武学能修炼到时间上的只有四部。”

    “时间减缓的眉来眼去剑和情意绵绵刀。”

    “时间倒退的三花聚顶神功。”

    “以及时间加的九阴真经。”

    “而且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说到这里的时候,东成西就版的自己的口吻变得低沉沙哑起来。

    一听到这里,白少棠这才现东成西就世界里除去神仙外,竟然还存在不少能修到时间变化的武学。随着东成西就版自己的解释,白少棠也算明白了过来,为什么这个自己只会眉来眼去剑和情意绵绵刀。

    三花聚顶神功乃是全真教顶尖武学,不说要到什么样的身份才能修习,要知道全真七子可都没有机会修的,等他入门恐怕已经年老。而且这门武功练到最后搞不好还会改变自身的性取向。

    这是白少棠所拒绝的。

    而剩下的便是刻在鼎上的九阴真经了。

    这是任何人都有机会得到的存在,只不过眼下还没有寻到鼎所藏身的地方。

    现在东成西就版的自己也正在为了这份九阴真经而努力准备中。

    在东成西就版自己的话语中,白少棠知道了这个自己如同大内密探零零中的自己一样,有着一样的悲伤故事。

    剑侠版自己的秃头剑法,可怕的还是半秃。

    而东成西就版的自己则是在时局的逼迫下在骚字一途上越走越远,苦海回头时已经是连岸都看不到了。而究其根本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在东成西就的世界里想要寻到类似黄药师和小师妹这两个不要脸的男女都极为罕见。

    男的现在多了一个,女的嘛……

    “所以……这是你现在刀剑双修的原因?”

    白少棠只觉得自己眉头一阵乱跳,看着如死鱼一样躺在沙上不动弹的另一个自己,哀叹了一声。

    “所以人体是一个大宝藏!”

    东成西就版白少棠一副破罐子破摔的口吻说道:“不开一下,你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体内蕴含着什么特质,永远不知道自己的下限究竟是什么。”

    “我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刀剑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