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8章 准备
    精气神。

    代表着一个人的状态。

    而眼下白少棠那耷拉着脑袋,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样,无疑告诉旁人他正处在一种失了魂的状态。

    白少棠正因为自己乃是罕见的剑道天才而感到绝望。

    独孤凤教导的剑法自己一眼尽会,而且还能推陈出新,点出其中的错漏之处,这代表着他白少棠在剑道上的天赋可谓是乎了常人想象。至少已经乎了白少棠自己的想象。

    身怀如此天赋,白少棠却苦逼的不想说出来。

    一旦独孤凤知晓自己在剑道上的天赋要比她所认为的更为恐怖,那只怕……离秃顶的日子就越的近了。

    于是白少棠决定今天先好好的休息一天,睡上一觉缓缓。

    第二天。

    再次来到府邸的独孤凤见到的世子越的状态低迷了。

    黑眼圈。

    哈欠。

    都告诉独孤凤世子殿下昨晚并没有休息好。

    尤其是见到白少棠并没有再度提及修习刀法后,独孤凤便觉得自己昨天的劝诫还是很有成绩的,于是心中决定早点将破刀的招式弄出来,免得自己的这个徒弟将剑道上的天赋给浪费了。

    只是独孤凤哪里晓得白少棠此刻内心里的崩溃。

    如果说昨天的白少棠只觉得自己在剑道上的天赋乎常人想象的话,那么在经历了昨晚后,白少棠这才现世间最为绝望的事情是什么了。

    那便是白少棠现他在剑道上要比想象的更为天才。

    他……

    他昨晚只不过是稍微尝试了一下,在睡梦中将天外飞仙与西门吹雪的剑法稍微的看了一遍,然后白少棠就骇异的现自己学会了这两套剑法。

    是的。

    白少棠什么都没做。

    他只是闲得无聊,用一种实验性的想法手贱的看了一下秘籍,然后这两套将剑侠版自己给弄的秃顶了的剑法就自然而然的被学会了。

    谁能想象白少棠那时的心情?

    在睁眼清醒的那一刻,白少棠只觉得脸侧湿乎乎一片,热泪已经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打湿了被子。

    世上为何有如此悲伤的事情?

    这世间,再也没有什么值得欣赏的美景了。

    换句话说,现在的白少棠已经是一个真正的剑中高手。

    哪怕是白少棠并不想要成为这样的高手。

    伸手摸了摸自己还在的头,白少棠只觉得自己青春或许即将逝去,也许在不久之后,他会手持宝剑在每一次出手后都会去夕阳下奔跑,用唱乐府的口吻去感慨那是自己逝去的青春,我的生涯尽是一片后悔。

    “嗷~~~~”

    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这让白少棠只觉得自己是在提前预演。

    “???”

    一边。

    吃着点心的独孤凤正眨巴着大眼睛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担忧道:“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要不叫御医来看看?”

    “……”

    扯了扯嘴角,白少棠迎着独孤凤的目光无话可说。

    ……

    最终,在重新说教了一番剑法的好处,给白少棠强化了一下记忆后,独孤凤这才回去了,她晚上需要陪同奶奶尤楚红去见皇后。

    至于白少棠自始至终仍然是那副慵懒模样。

    甚至在白清儿怀抱着双剑悄悄跑来又一次询问白少棠是否再练练眉来眼去剑也被白少棠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这样的结果让白清儿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还是那独孤凤从自己的身上现了什么不妥?她觉得不应该会这样,在她的记忆中,姹女大法被现从来不是在剑法方面。

    那……是世子殿下出了问题?

    看起来世子殿下这两天情绪极为低迷,好似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一般。

    难不成是独孤凤说了什么?

    “唔!”白清儿沉吟着:“也许这是我圣门的一个好机会,是我白清儿的机会。”

    白清儿什么想法白少棠并不在意,在知道她名字的那一刻,白少棠便知道她是来自阴癸派的暗子,只是原本如同货物到了李渊那里的白清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府邸,白少棠便知道这座本就不安全的府邸更不安全了。

    事实上从来没有安全过。

    高句丽刺客傅君婥进行刺杀杨广的那一刻起,时局已经彻底走向了崩乱的开始。

    尤其是三争高句丽失败后。

    前一任自己多年来的安排因为身份和年纪的缘故,反倒是起不到太多的作用。很多时候,这些人都喜欢用武力说话,尤其是对于一个空有才华自身却没有多少武力的世子来说,这是最大的缺点。

    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但最简单的就是杀掉产生问题的人。

    恰巧他白少棠曾经产生了太多的问题。

    之前自己便经历了这样一次。

    拍拍脸,白少棠稍微提升了下精神,脑海里回荡起刚刚独孤凤离开时那有意无意的话。

    宇文化及正式向当今圣上提到了长生诀这本传说中的道家秘籍。

    这一句话已然让白少棠明白故事正式开始了。

    而且白少棠也明白了独孤凤话语中的暗中所指。

    王府危险。

    不是好的居身所在。

    有人要针对他,而且应该是四大门阀中人。

    连她独孤凤都不好完全站出来。

    因为从某方面来说,世子是一个很好的人质备选。

    而且那传言中的长生诀或者能为他白少棠打下很好的基础。

    只是独孤凤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一晚过去,白少棠已然成为了高手,只是他自己极端排斥而已。

    “嗯……”

    抿了抿嘴,伸手拿上一块糕点塞入了嘴里后,白少棠喃喃自语道:“看来得做准备,该有所行动了。”

    “是该离开这牢笼一般的王府了。”

    “不过在此之前,得还有必要的事情需要准备。”

    “有些问题需要测试。”

    午夜时分。

    睡梦中白少棠再度回到了梦中那座客厅。

    “咿呀~~”

    柔肠百转,声有千千结。

    在入耳的那一刹那,白少棠便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就好像全身上下的汗毛被一股幽幽之气抚摸了一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抬眼望去。

    白少棠见到一人正左刀右剑的舞着。

    身姿窈窕,入眼所见尽是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似乎察觉到了来人,对方扭头,轻佻的眼神朝白少棠这边投来,睫毛弯弯,轻轻颤动,眉眼转动间诉说着无尽的温柔。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白少棠只觉得头皮麻,一股无形骚劲儿透体而过。

    噗!

    他,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