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7章 我真的是一个剑道天才!
    伤神?

    眼睛比较累?

    这是啥?

    什么样的刀法会是这样的练的?

    独孤凤一头雾水,犹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天下间武功品种繁多,除去正经的兵器外,还有许多的奇门,但总的来说都是万变不离其宗,除去某些诡异的武功之外。

    剑法如何修炼,独孤凤非常清楚。

    刀法该怎么练?

    独孤凤也有相应的了解。

    在某些关键点,刀剑之间的差别其实并不大。

    疑惑一去,独孤凤便自个儿给白少棠的话找来了理由来解释。眼睛累,自是要练眼力了,刀要快要狠,要一击必杀,是极为考量目力的。

    至于伤神?

    只要用心修炼,哪种武功不伤神?

    一番自我安慰下,独孤凤给自己这个剑道天才的徒弟给出了最佳的解释。只是她还是要劝诫世子,剑道天才就未必是刀道天才,人应当专精,至少在她的印象中还从未有人刀剑双修出了名堂的。

    最为重要的是她在剑法上有着自己的见解,所有的剑法放在江湖上亦是数一数二,虽然暂时比不上高句丽剑道大宗师傅采林的奕剑术,但她自认为不要太长的时间她定然会差于对方。

    于剑一道,独孤凤觉得能够为世子提供最大的帮助,打下最好的基础。

    至于刀……

    这天下间刀法最厉害的当在宋阀,她独孤凤却是无能为力。

    她知道一个人的武道究竟能走到何处,必然与这个人的基础有关。

    高楼大厦自地基而起,如果不是那种天纵奇才做到观天地风景,看云起云舒领悟武学,又或者自书中窥视到属于自己的武功外,其他的人又有几个不是有着独门的武功?

    眼下这个江湖,能有着名震江湖的声望的人无论哪一个都是有着不俗的武学基础。

    佛道魔三教都有着各自的镇派绝学,这三教中行走在江湖上的大人物哪一个根底不是各自门派的绝学?

    慈航剑典。

    天魔策。

    等等等等。

    眼下,这天下间暂时没有主的恐怕唯有那隐藏着的惊雁宫了,至于道家奇书长生诀似乎是落在了有心人的手上,好似到现在也没有参悟出什么东西来。据闻宇文化及似乎将这个告诉了当今圣上。

    长生诀!

    长生!

    这是一个很烟视媚行的名字。

    尤其是对皇帝来说。

    所以独孤凤知道即便是这长生诀被宇文化及所寻到献给了圣上,世子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窥视这本道家奇书的可能。

    至于其他门派的镇派绝学……

    世子殿下的身份就代表了他无法做出这些选择。

    宋缺没有理由帮助世子殿下,霸刀不知所踪。

    思来想去,修炼刀法是世子殿下最为下乘的做法,他所能学到也不过是一些世家或者军中那适用于战场的杀伐之术。可堂堂一介世子,怎能修习这种下三滥的刀法?

    白少棠不知道独孤凤脑海里所想的伤神与眼睛比较累的考虑与他所想的完全不同。

    在说完这个话题后,白少棠便在等待着独孤凤的否定。

    事实上独孤凤的否定很快便到来了,只是否定的方式稍稍有些出乎白少棠的预料。

    “你为什么要学刀?”

    “用剑破它啊!”

    独孤凤举了举手上的宝剑,目光认真的回答道:“刀虽施展起来霸气,可世子殿下……你现在需要的是自保能力想,用刀反而会让世子你陷入险境。”语气柔和,眼神里的隐隐关切都落在了白少棠的眼中。

    “……”

    独孤凤那黑白分明的双眸就好似两颗散着光明的珍珠落入了白少棠的眼帘,一时让他不忍拒绝,可是问题是如果他继续修炼剑法下去,只怕自己的头会风吹鸡蛋壳,去人安乐了。

    见白少棠保持沉默,独孤凤继续说道:“而且自从上次有刺客进宫刺杀圣上未果后,我便觉得世子殿下你的安危只怕没有原本想象中的那样安全。”

    她的言下之意白少棠听的明白,无疑是指自己之前的名气加上做法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会被某些人借用这次高句丽刺客刺杀杨广的机会而对他下手。只是白少棠哭笑不得的是他已经遭受到了毒手。

    此刻站在独孤凤面前的不是之前的白少棠,而是一个崭新的白少棠。

    对方那份切切关怀让白少棠忍不住的感动。

    但感动归感动,剑还是不想练的。

    未等白少棠开口,便听独孤凤接着说道:“我寻思了下,这江湖上的顶尖刺客大部分都爱用剑进行刺杀,所以我在家里琢磨着草创了一部剑法用来对付这些用剑的刺客。”

    她口中的刺客自是指影子刺客,还有来自高句丽的傅采林门下的弟子了。

    “以剑破剑,想来也能让世子殿下你增加一点点自保能力。”

    白少棠听到这里一愣,等等刚刚她说破剑?在加上之前的破刀?

    难道……

    见白少棠眼中的疑惑,独孤凤盈盈一笑,解释道:“因为世子殿下你的武学基础并不好,所以作为你的师傅我寻思着怎么也得找一门能够不以自身功力高低作为评判的剑法。”

    “能够单以剑术来对敌,做到以弱胜强。”

    “所以思来想去我只能依靠自己对剑的了解来草创一门专门对剑的剑法,毕竟其他的武功我了解的并不多。”

    “以剑破剑,以弱胜强。”

    “这便是我对这门草创的剑法的定义。”

    “破刀么,等我想好了在告诉你。”

    “来!”

    “师傅舞给你看!”

    桃花下,春风中。

    粉衣女子再度舞起了手中长剑,而一旁的白少棠到头来竟然是来不及去否决。

    ……

    外面。

    白清儿心惊胆战的用手捂着自己的心口,脸色苍白,额头更是渗出了冷汗。

    怎么会这么恐怖?

    仅仅是悄悄的偷窥了一眼,便被对方现了个正着,那匆匆一扫而过的目光直接让白清儿感到头皮麻,恍若一柄利剑直接点在了自己的眉心,那股凉意几乎是一盆冰水透体而下,湿了衣裳。

    这!

    独孤凤!!!

    比她原本的设想中强过太多。

    在白清儿原本的猜想中,这独孤凤虽然厉害,颇有些名声,但也不会太过出色,只是在独孤阀的照顾下才会有这样的能力。就更不用与圣门传人婠婠以及慈航静斋的传人师妃暄相提并论了。

    只是那刚刚一眼,着实让白清儿心凉了半截。

    传言不如闻名。

    闻名不如见面。

    这独孤凤绝对不比婠婠等人要差。

    虽然在阴癸派中白清儿不忿婠婠的身份,但在武功一道上白清儿不得不承认天魔大法要比她的姹女大法厉害太多。但即便是面对心思莫测的婠婠,白清儿也从未体会到如此的恐怖。

    难不成这独孤凤要比婠婠更强?

    见到师姐婠婠或许会遭受到折磨,但见到独孤阀只怕她会死。

    那恐怖的感觉就好像是见到了师傅阴后一般无二。

    这独孤阀果然有着其他的心思。

    心思电转间,白清儿觉得这是一个大现,她得将这个讯息传给师傅,让她知道这看起来保持中立的独孤阀其实有着自己的打算,恐怕是那独孤阀尤楚红也有着圣门一样的心思。

    就像这天下间纷乱将至,很多人都开始寻找自己的代言人一样。

    这独孤阀无疑也是做了同样的打算。

    心思定下,白清儿悄悄的从院落的外面离开了,至于偷看……在经历了刚刚那一眼后,她再也没有小心思了。

    ……

    晌午时分。

    桌子前。

    独孤凤正在吃着厨子送上的点心,这点心亦是曾经的白少棠专门特制的,是专门为独孤凤准备的,她很是喜欢。

    而在一旁。

    白少棠继续满脸的生无可恋。

    因为他现自己特么的真的是一个剑道天才。

    原本他以为前身只不过是借着曾经的见识,小说多看了几本,便四处搜刮来的见解杂烩拿出炫耀一般而已。

    男人嘛……

    可问题是现在……白少棠满脑子都是刚刚独孤凤舞的剑,各种各样的剑路正在不断的在脑海里来回放映。甚至他还能瞧出哪里不对,哪里需要改进,从哪里出剑更为的迅便捷。

    换句话说,他白少棠已经学会独孤凤教导的破剑式了,而且比独孤凤版的要更厉害。

    完了!

    这不就说明自己特娘的真的是一个剑道天才嘛!

    我不想啊!

    侧头望着自己仍在的满头青丝,白少棠只觉得它们似乎要远离自己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