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06章 我堂堂剑道天才(下)
    院落里。

    春风中。

    桃花下。

    徒与师。

    师徒二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笑。

    白少棠打量着眼前的少女,心中也忍不住感叹,想要赞一声剑中女神。

    在整个大唐双龙世界里,在年轻一辈里她独孤凤可谓是屈指可数。其在剑法上的水平可以说只在怀有剑典的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与实战中厮杀磨炼杀人剑法的跋锋寒略逊一丝而已。

    对比师妃暄是因为独孤凤的家传武学根本无法媲美号称四大奇书之一的慈航剑典,使得她在基础上差了一筹;而对比跋锋寒则是个人的交手经验上的差距,这是由生死厮杀带来的经验区别。

    家族既是独孤凤的帮助,更是她的束缚。

    但现在的独孤凤早就身怀独孤家和尤家绝学,在独孤阀中,其功力可谓是直追尤楚红,已经是真正的阀中第二人。而且在经历了前一任自己的指点后,只怕眼前少女的境界恐怕要高过家主尤楚红了。

    前一任自己的计划是什么?

    现在的白少棠想想也觉得这是一件能够行的通的安排。

    高调。

    锋芒毕露。

    展示才华。

    表现出了自身对剑的爱慕,凭借自己的身份接触独孤凤吸引对方的注意,最后在一连串的安排下让她成为自己的剑术师傅。而且不止如此,在前一任自己的安排中,有着更深层次的打算。

    以才华吸引独孤凤,以越时代千年的见识来展现自身的风采,然后来一场感天动地的师徒恋。

    亲上加亲,将独孤阀纳入自己的身边,成为自身的支持者。

    这是前一任的真正打算。

    而现在白少棠思来想去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所设想的这个打算有着不错的可行性。更重要的是,遍看天下,因为白少棠身份的缘故,这独孤阀是最佳的合作对象。

    魔门?

    只怕是肉包子打狗。

    佛门?

    从某方面来说,它比魔门还要不堪。

    道门?

    现在的道门鬼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名震天下的道门大宗师宁道奇还是佛门慈航静斋的走狗。

    其他门阀里李阀野心勃勃,虽是亲戚,正是白少棠眼中的篡位之辈。

    宇文阀同样如此,更不要说他们还是前朝皇族。

    反隋复周,还弄死了自己,说的就是他。

    自己上台第一个就杀他,第二个杀李阀。

    而宋阀……

    连自己的祖爷爷杨坚爷爷杨广都不能让盘踞南方的宋阀如何,就凭他区区一介世子?何德何能,想想就好了。

    思来想去,真正能够下手也唯有这个看起来在明面上保持着中立,不掺杂皇权的独孤阀。

    至于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搜集人才什么的,你想呢?

    在上面有自己的老子杨昭,还有刚愎自用的爷爷杨广在位,这个念头想想……哦,不,白少棠做了。

    确切的说前一任自己真的忍不住这么做了,即便是非常的隐秘。

    而最终的结果便是前一任自己溺死在了浴桶里,其缘由不言而喻。

    望着桃花下正在笑春风的独孤凤,那一袭粉衣却是比花色更为娇艳。白少棠知道在看似无数的选择中,眼前的这个少女与她背后的独孤阀只怕是唯一能够拯救自己的对象,如果自己还没有溺死的话。

    独孤凤,是个好姑娘。

    ……

    春风里。

    桃花香。

    屋檐下。

    师与徒。

    独孤凤双手怀抱着宝剑俏生生的站在树下,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微扬,是遮掩不住的笑意与开心。

    少年身形挺拔,虽然年纪还小,但在独孤凤的眼里已经看得出男子汉的气概了。

    她还清楚的记得以往教导对方剑法时候他的狂言狂语,他的雄心志向,他对天下局势的了解。在那个时候,独孤凤只觉得自己这个徒弟看起来在光,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的飞蛾扑火的举动。

    世子,皇太孙。

    身份可谓是尊贵无比,更重要的是他的才华亦是那么的灿烂夺目。

    在家族中,家主尤楚红更是曾明言这皇太孙的才华要比当今圣上更为出彩,如果皇太孙的才华无法实现那么便是下一个赵括,如果能够实现……会是什么样尤楚红没有明说。而她独孤凤更是知道不仅才华更为出色,野心也是更胜一筹。也许如阀主所说这世子有着其他的心思,但现在的独孤凤早就不在乎了。

    因为不止是诗歌,见识,政治才能,他在武学一道上的天赋更是极为出众,尤以剑道这一途上。

    那是堂堂正正的剑道天才。

    独孤凤曾在私下认为只要世子不出现意外,那他将必定是下一个剑道大宗师。

    说来别人不信,她眼下的武功剑法进境如此迅,其实是受到了自己徒弟的指点。尤其是那一套无剑胜有剑的剑法境界理论着实让独孤凤开了眼界,让她的剑道得到了升华。

    没有人知道眼下独孤阀中最为厉害的早就不是阀主尤楚红了,而是她独孤凤。

    甚至,她自认为行走江湖,这天下间除了那些大宗师,还有几个隐藏起来的老派高手之外,年轻一辈当以她独孤凤为尊。

    什么慈航静斋!

    什么魔门阴癸!

    什么影子刺客!

    他们都将成为她独孤凤的剑下败将。

    而这次前来世子府邸,独孤凤可是花费了不少的气力。

    也许是世子殿下的行为太过高调,招惹太多的是非,让不少的世家都直接针对起来,从而也让尤楚红对自己开始了禁足。直到在前不久她听到世子偶感风寒着可凉后这才被解除了禁足令。

    原本独孤凤还很埋怨,但直到她了解到自己的禁足牵扯到了皇城后,独孤凤便安静了下来。

    她觉得自己作为师傅有点太不负责任了。

    身为门阀中人,虽然她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剑法上,可门阀内里的一些运作还有黑暗独孤凤也十分清楚。针对她的禁足,从某方面便是在针对皇太孙。

    她这才现世子的野心与才华使得他腹背受敌。

    独孤凤这次前来府邸是想保护世子一段时间,这天下已经开始变得隐隐不太平起来,连当今圣上都有人刺杀,就更不用说开始腹背受敌的世子了。

    一个不好,只怕武功还不怎么样的世子便会魂断当场。

    眼下。

    独孤凤安心了不少。

    视线中的世子不过是脸色不怎么好,想来是风寒未好的缘故,只要没有受到生命之危她便放心了。

    她这次的到来不仅是要保护世子一段时间,还要教导她因为世子的理论而草创出来的一套新剑法,要让世子至少单凭剑术就有着一些自保之力。

    四目相对。

    各自一笑中,两人同时迈开了步伐朝彼此走去。

    在迈出步伐的那一刻,独孤凤目光忽的瞅了一眼一侧后,又收回了视线,迎向了朝自己走来的世子,未等她开口告诉对方自己的欣喜,便听对方率先出口的一句话打破了眼下的气氛。

    “小师傅啊,我觉得自己不适合练剑!”

    一句话直接让独孤凤破了功,微张着樱桃小嘴,独孤凤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徒弟,不明白这样的话怎么会从一个堂堂剑道天才的口中说出来了?惊愕之下,独孤凤只来得及回了一句:“啊?”

    “我觉得自己应该比较适合练刀。”白少棠神情十分认真的对独孤凤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刀?

    独孤凤愣了愣,稍微后退了一小步然后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一番白少棠,更是用手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现对方有烧的迹象。再说这世上有名的用刀之人又有几个?

    除去那不知所踪的霸刀外,这天下间最为出名的便只有南方宋阀的阀主宋缺了。

    难不成世子又与宋阀搭上了什么干系?

    可是杨氏皇族不应该啊。

    独孤凤听到这里也没有直接否定白少棠的话,反而是开口问道:“那你知道学刀该注意什么吗?”

    注意什么?

    白少棠闻言一怔,随即开始沉吟起来,他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情意绵绵刀的练法后,这便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我觉得是练太久了眼睛比较累,有点伤神。”

    “???”

    独孤凤彻底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