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265章 大凶之兆(下)
    烟雨朦胧。

    如影。

    如剑。

    立身在天地间,才能体会自身的渺小。

    小凤凰独孤凤这段时间正在体会这一点,她现自身的剑道再度有了进步。年轻一辈中,婠婠与她的剑上争锋完全是落在下风,所谓传承自阴后祝玉妍创造的搜心剑法落在婠婠的手上可谓是被婠婠用天魔真气以蛮力去出招,不提搜心了,连个屁都搜不出来。

    故而,独孤凤鄙视阴癸派的圣女婠婠。

    传闻中师妃暄的慈航剑典修炼的颇有境界,只可惜在师妃暄出山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和杨倓见面之后,做了何种交易,从此之后便没有了踪迹,就好似整个江湖中从没有这样一个人。

    是被师门慈航静斋清理门户了还是躲藏了起来?

    这些对独孤凤来说都不重要,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两人之间并没有直接交手的机会。

    除此之外,眼下间这个天下间用剑高手并不少,可惜的是独孤凤一直很有有机会去面对这些高手,来一次双方的剑上说话。

    用剑的真正绝顶高手只有一个,那便是高句丽身为大宗师的傅采林,只可惜两人无缘面见,而且独孤凤也自认现在的她还达不到可以挑战大宗师的地步,接上几招可以,但久战必死。

    剩下的便是傅采林的三个徒弟,同样没有机会,也不知道当初刺杀杨广的那个女子会不会再度来到中原对上杨氏皇族,那么那时将会有机会。

    除此之外,便是号称影子刺客的杨虚彦了,他的剑法狠辣无情,于无声息中杀人,用剑虽然厉害,但在独孤凤看来杨虚彦只是一个刺客,而不是一个剑客。

    另外便是最近在江湖上有了一点名声,一路挑战高手而来的突厥用剑高手跋锋寒了。

    他值得一试。

    但是还是没有机会。

    最近这段时间,独孤凤都一直呆在王府里,几乎算是贴身保护着燕王杨倓的安危,尤其是在那月倾池与寇仲和徐子陵三人去了瓦岗寨,参与镇压叛军。王府从某方面来说算是空旷了不少,顶尖的护卫力量少了许多。

    王府,未必绝对安全。

    在修炼自己剑道的时候,独孤凤此时是以天地来彰显自身渺小,在以渺小来反衬自身的高大。

    一如她的轻重剑法,两者间的分别对立,能够在从容间的转换。

    这是一套极为唯心的心法。

    换句话说,现在的小凤凰独孤凤膨胀了。

    她的剑道陷入了停滞,进入了瓶颈。

    独孤凤需要人来试剑,来压迫自身,强行让自己破镜,打破瓶颈。

    “当然。”

    在听到自己的小徒弟燕王杨倓的话语,独孤凤仍然站在烟雨中抱剑而立,磨练着自身的剑气,嘴上则是回答道:“我也很期待阴后的大驾光临,很想见识一番搜心剑法的创造者的剑道。”

    婠婠不行。

    眼下所剩下的唯一的机会,便是那个将要达到江都,正式与燕王见面的阴癸派掌门祝玉妍。

    当双方达成合作,不约而同的将魔隐边不负当成合作筹码之后,就证明着有一天杨倓与祝玉妍将会正式见面。

    不同以往做法,由阴癸派扶持她们需要的人。

    在这次的合作过程中,双方最起码是平等的,但杨倓和阴后祝玉妍的心中都有着要压下对方一头的打算。

    杨倓是身为统治者,身为皇族本身所该有的特点,而阴后祝玉妍则需要真正的证明阴癸派的能耐要比慈航静斋更强。

    一个师妃暄代天选择了燕王为真命天子,将会是横在双方合作过程中的一个难题。

    因为在外人看起来,燕王杨倓是在左右逢源,想要黑白通吃。

    野心和贪婪的胃口,太大了。

    “阴后的天魔功传闻中距离只差一步便达到了最后一层,可谓是摸到了大宗师的门槛,可是很厉害的。”

    “她将是我们见到的最为厉害的高手。”

    杨倓看着仍在风雨中磨炼自身剑意的独孤阀,很是认真的说道:“说句悲伤的话,小师傅你的剑法现在或许能够破婠婠的天魔功,但一定破不了阴后的天魔气场。”

    “我知道。”

    “但是我更知道阴后那摸到大宗师门槛的是天魔功,而不是剑法。”

    “她的搜心剑法匹配不上她的境界。”

    “而用来磨砺我的剑,足够了。”

    在体会膨胀之境的独孤阀嘴上说着膨胀的话语,整个人膨胀的态度不言而喻。

    言语中,有着足够的自信。

    大厅里。

    白清儿人有些愣。

    身为祝玉妍的徒弟,白清儿更能体会自己师傅的可怕。

    可正因为这样,白清儿非常的钦佩独孤凤的心态,明明是一个江湖晚辈,可竟然从她的口中白清儿听出了求败的味道。

    很明显。

    独孤凤这是要在阴后祝玉妍来到江都之后,想要用剑挑战。

    似乎想到了什么,白清儿面色一正,她知道这一战只怕是无可避免。

    自己的师傅阴后向来横行霸道惯了,哪怕是面对皇帝她都不会低头,更何况还只是燕王,暂时没有打算登基为帝的皇太孙杨倓,即便是双方是合作方,恐怕言语上的交锋不可避免。

    稍微一刺激,交手便会势在必行。

    嗯……

    殿下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目光在杨倓和独孤凤两人的身上来回扫了一眼,白清儿的心中尽是疑惑。

    这独孤凤看起来……好似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

    总感觉这里面有着什么缘由?

    一个推测出现在脑海,但是随即便被白清儿给镇压了下去。

    算了。

    还是不要去猜测了。

    笨一点就好。

    再说自己还有好多书要读,这才是现在最大的难事儿。

    比起白清儿的心思,杨倓则稍显的有些意外。

    唔!

    捏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杨倓觉得是否自己刺激的太过了?若是我在此,定会心生不忍,但是他是自我,是那个最为理智的存在。

    与其将问题留在以后花费更多的精力去解决,还搞不好会留下后患,倒不如眼下寻求最为简单最为直接的方式去解决这一点,让所有人都找不出可以反驳的理由来。

    罢了。

    以后对小师傅好些就足够了。

    ……

    第二天。

    仍然是烟雨朦胧,看起来这天气比昨天的时候更坏了。

    也就是在今天晌午时分。

    重回阴癸派总部的婠婠再度来到了燕王府,告诉了燕王杨倓一个消息,她师傅阴后祝玉妍到了。

    就在燕王杨倓带着白清儿,独孤凤和小暄暄四人与婠婠一起等待这个尊客的客人的时候,人还未进府,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觉得这风雨出现了变化,好似被无形的力量牵扯玩弄,狂暴的气劲肆无忌惮,颇有一种大凶之兆。

    果不出意外。

    阴后祝玉妍是带着下马威而来。

    虽然魔隐边不负之死是因为双方无言的合作,但是作为一宗之主在明面上必须要摆出自身的强势态度,加上其他的心思,阴后祝玉妍来临的姿态对燕王杨倓来说,他早有所猜测。

    但他燕王则需要摆出礼贤下士的礼数来。

    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还未出场,阴后祝玉妍便以强大天魔气场来进行气势压迫。

    很快。

    在战战兢兢的侍卫打开大门的过程中,一道手持纸伞站在外面的人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一眼望去。

    杨倓恍然。

    果然好……凶!

    乃是大凶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