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131章 我们才刚刚入门
    “小陵?”

    “你怎么在这里?”

    “不是去燕王府了吗?”

    接连不断的三个问题直接被寇仲抛出,其实若是寇仲心情不这么激荡的话,他只要稍微一推测便知道徐子陵定是见状担忧尾随着自己跟了上来。但现在寇仲满脑子都是师妃暄嘘嘘的画面,压根儿就没有想这么多。

    尤其是在突然见到徐子陵的时候,寇仲可谓是心慌了。

    目光不断的在徐子陵的脸上上下打量着,心说只怕他也看到了那可怕的一幕。左右观察,想要从徐子陵的脸上看到那种绝望的情绪,但寇仲一番忙活下来,见到的只是徐子陵那茫然疑惑的表情。

    不是吧?

    打击这么大吗?

    心中哀叹,寇仲又伸手去摸了摸徐子陵的额头,现并没有什么不妥。

    那既然不是这个,难不成……

    小陵其实并不在意?

    就在寇仲心中乱七八糟的心思搅作一团的时候,徐子陵则是真正的一脸迷惑。

    寇仲这是怎么呢?

    这么慌张?

    如此慌乱的情绪出现在寇仲的身上,这是徐子陵第一次见到。

    他刚刚虽然尾随寇仲而来,但为了防止寇仲被现,徐子陵其实是远远吊在后面的,至于寇仲跟踪谁,现了什么,徐子陵并不清楚,加上因为夹角与树木遮挡的缘故,徐子陵亦没有看清。

    “你怎么呢?”

    “小仲。”

    “是不是现了什么?”

    抓住对方摸自己额头的手,徐子陵面色严肃的询问道,江都虽然安稳了下来,这并不代表着这里就不危险了。以他对寇仲的了解,寇仲出现如此惊慌错乱的情绪,只怕是他见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情。

    “……”

    寇仲闻言愣了愣,动长生诀,强行让自个儿清醒了过来。

    再看看徐子陵那不似作伪的神情,寇仲便知道自己的这个兄弟并不知道那可怕的真相,他还在幻想着这世间的美好。

    也罢。

    这样也好。

    没直接面对真相,对徐子陵来说那是极为幸运的。

    伸手拍了拍徐子陵的肩膀,寇仲一脸深情的叹了一声。

    要知道他寇仲在亲眼目睹了那可怕的场景之后,他几乎都心智崩溃,整个人三观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这还是寇仲只是单纯的以男人对美女的好感而言。若是换做徐子陵,换做是他寇仲一眼钟情的女人,只怕他寇仲会当场疯掉。

    尤其是身为兄弟,寇仲十分了解徐子陵,他是一个心思细腻之人。

    对情这一块,要比他寇仲更为在乎。

    这样的话,那种场面对他的冲击恐怕会更为可怕。

    也好。

    慢慢来。

    最好是一步一步的将那师妃暄的真面目在徐子陵的面前揭露开来,一点一点的磨灭掉徐子陵不该有的心思。

    突然的冲击,搞不好会让徐子陵多想,起了反作用。

    所以,得一步一步来。

    不得不说徐子陵了解寇仲,寇仲同样了解徐子陵。

    一世人,两兄弟。

    作为兄弟,寇仲一直以来几乎都是将徐子陵当弟弟看待的。

    身为兄长,他寇仲得为徐子陵的未来负责。

    这份危险,就由他寇仲暂时来抵挡。

    兄弟做到他寇仲这个地步,也是没有谁了。

    但,徐子陵的那份感情是万万不行的。

    “???”

    徐子陵一头雾水,到底刚刚生了什么?寇仲又是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生这么奇怪的事情?寇仲刚刚脸上的情绪变化,简直是丰富的让徐子陵大开眼界。

    挠了挠头,徐子陵跟上了寇仲的步伐,在离开之前,又回头扫了一眼远方,心中还是疑惑着寇仲到底在哪里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否则的话,不会让胆子一向胆大包天的寇仲会吓的方寸大乱。

    罢了。

    既然寇仲暂时不想说,那么后面再问好了。

    摇摇头,徐子陵跟了上去。

    ……

    去往燕王王府的路上。

    兄弟两人就之前的事情不约而同的保持了沉默,两人很配合的暂时不去提之前的事情。

    寇仲是暂时性的不想提,没有寻到好时机。

    而徐子陵则是根本不知道,他只是在等待寇仲的解释。

    半晌。

    寇仲突然开口了。

    只不过他说的话确是让徐子陵微微一怔,因为寇仲提起的根本不是他想的事情。

    “小陵啊!”

    “我突然现了这个江湖上存在的一个真理。”

    寇仲的脚步突兀的放缓,似乎是在心里构思了好长时间的语言,在这一刻终于寻到了一个合适的时机给徐子陵说了出来。

    “嗯?”徐子陵满脸疑惑,问道:“什么真理?”

    “知道我们两人的江湖称呼吗?”

    “扬州双煞!”

    “江湖上很多人都说我们兄弟两人都是变态!”寇仲这一刻提起这个称呼的时候诡异的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恼羞成怒,而且在徐子陵的观察中,这也并不是所谓的自暴自弃,虽然在之前两人都有了这么一点的心思。

    徐子陵没有直接问,他在等着寇仲没有说完的话。

    “知道月倾池师叔吗?”

    “知道。”

    “师叔在宇文府里的杀戮,亦算得上是变态吧?”

    “……嗯,算。”

    徐子陵承认师叔月倾池以毒药配合剑法的杀戮,着实算得上是变态。

    但,徐子陵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寇仲要说这个?

    “知道阴后祝玉妍吗?”

    “听王爷说过。”

    “魔门的杀戮与行事方法也很无情变态吧?”

    “额,我们虽然没有见过,但从这名声来说,有着魔之一字,自然算是的。”徐子陵认真的回答道,对于魔门阴癸派兄弟两人还是有着一些了解的,尤其是成为了燕王的人,成为将军后,对于阴癸派自然需要了解。在燕王本身有意无意的透露下,以及侍女白清儿和小暄暄偶尔的提及下,还有边不负和闻采婷的闲谈中,他们兄弟两个知道了这个门派的可怕。也算是大概的了解了下江湖的成分,不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

    “知道邪王石之轩吗?”

    “这个大名鼎鼎,自然知晓。”

    “然后据说邪王负了阴后,又与慈航静斋的人搅和在了一起。这些行为,一看就是变态中的变态。”

    “呃,这个……寇仲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些人都强吧?”

    “强!”

    “这便是我寇仲总结出来的共同点。你我才于这一道上刚刚入门,但也算是江湖上一个小高手了。”

    看着寇仲那义正言辞的模样,徐子陵哭笑不得,这都什么破理由?

    越变态越强?

    摇了摇头,徐子陵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寇仲会突然说这些问题,但他还是以为这仅仅是兄弟间的玩闹,反问道:“那慈航静斋呢?那道门呢?”

    “呵呵!”

    对此寇仲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了徐子陵一个奇怪的笑容。

    小陵。

    你以为我仅仅是从那些方面看出来的吗?

    你兄弟我寇仲是从慈航静斋传人身上窥到的了一丝江湖真理啊!

    比起这些家伙,我们扬州双煞才是刚刚入门。

    至于那些称呼我们两人为变态的人,往往都是那些在江湖上混的不怎么样的货色。

    阴癸派为什么会失败?

    一直以来为什么会是慈航静斋占据上风?

    那是因为比起来,慈航静斋要比阴癸派更为的变态啊!

    一想到这里,寇仲又想到了之前见到的那可怕的一幕。

    顿时,他又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