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128章 云司机
    燕王府。

    这是一座新府邸。

    至于原本的宇文阀算是彻底废弃了,那里死的人太多,没有人愿意去那个地方居住。也许,再过不久,那里将会彻底的荒废。

    有人说,每到夜晚那里都会出呜呜的哭泣声,显得极为阴森可怖。

    白少棠并没有呆在皇宫里,在没有登机为帝的时候,身为燕王的他还是得注意自己的身份。尤其是自己在分封出去一堆王爷,将自己的几位弟弟兄长什么的皇族弟子也推进了这个漩涡,化群雄争锋为诸王争霸之后,皇帝这个位置便暂时搁置了下来。

    诸王争霸,胜者为帝。

    这是他燕王摆出来的筹码。

    只要其他有野心的人参与进来,那么他们则会守护这个规则,保持着大隋的正统仍然摇摇不坠。

    这些天的时候,白少棠一直很忙,不过即便是在忙他都会抽空出去化身师妃暄微服私访一趟,吸引着阴癸派的边不负和闻采婷不断的在江都城里追逐,看那架势几乎是要将江都城挖地三尺都要寻找慈航静斋的传人。

    至于询问……

    换做在皇宫之事以前,边不负和闻采婷两人定然会直接以阴癸派的姿态来询问,但在亲眼见到了杨广之死,几乎背了弑君的黑锅之后,边不负和闻采婷两人老实了不少,至少在面对燕王的时候,显的很规矩。

    但,这并不代表白少棠就此放弃之前的打算。

    ‘师妃暄’终究是假的。

    即便是‘师妃暄’成真,那也只是代表着师妃暄,并不是真正的代表着佛门。之前的那个举动,不过是白少棠借着慈航静斋传人的身份将了佛门一军,顺带着提升了自己的声望。

    但之后会是什么?

    白少棠非常清楚。

    他将面临佛门的反扑,被人打破计划的恼羞成怒。

    换做自己也被这么阴了一把,那只怕会疯。

    所以白少棠觉得与阴癸派的合作还是要继续下去,只不过在这其中顺手褥一下佛门的羊毛那才是该要做的事情。

    阴后祝玉妍亲手将合作的关键让婠婠送到了自己的面前,既是试探,也是真正开展合作的条件。

    魔隐边不负,必死。

    而在这些天的时候,白少棠都会抽出时间,化身师妃暄若隐若现的去挑动着边不负的神经。

    这一天。

    白少棠先是在府中看了一眼经历了宇文府惨事的师妃暄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沉默下来,不同之前那种丑胖丑胖的侍女状态下的故意沉默,而是从内到外的一种骨子上的影响。

    她的神情很是安静。

    眼神也很清亮。

    看上去似乎换了一个灵魂的模样。

    每天都是安安静静做事,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颇有一种宅的属性在她的身上诞生了出来。

    对此,白清儿则是觉得是在那天被那种尸山血海的景象给吓坏了,当时小暄暄的痛楚着实吓了她一跳,看起来好像是有人在用锤子砸她的脑袋一样。虽然那种场景可怖,当时白清儿也算是被吓到了,但也没有到这个地步。

    同样。

    那天赶到现场的婠婠也是一脸的震惊。

    听说与亲眼见识,往往不同。

    在几女中,反倒是丝毫不会武功的卫贞贞表现的最为勇敢。

    一个从爱中诞生出来的勇气,让白清儿、婠婠和师妃暄三人都不由侧目。

    这三个雏儿,体验过舔狗,但就是未体验过爱情的三女只觉得那一幕让人无法用语言去形容,她们一时间都只能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一个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正认认真真一点一点的收拾着残骸。

    这让三人都感到有些羞恼。

    原来,这便是爱情吗?

    白清儿修习姹女大法,擅长的是挥自身身材的特点与魅力,勾引老男人。在寻常的时候,在门派里的时候,她也会时不时的施展一下,挥下自身的魅力,引一批雄峰,但在这其中终究是玩闹情绪。

    爱情,那是什么?

    白清儿不知道。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在修习过姹女大法之后,再也没有了所谓爱情的余地,只有利益的交易。

    故而,她并不懂。

    而眼下对白清儿来说,她在试着将一颗心放在燕王杨倓身上,小骚,倒是想要体验体验那份所谓的爱情。

    婠婠,身为阴癸派圣女,则更不用说了。

    她的资质和身份要比白清儿更高。

    婠婠听说过自己师傅与石之轩的故事,因情生仇的是阴后祝玉妍,石之轩反而是负心人,修习天魔大法的她本身便对爱情这东西有着一份她自己都未注意到的抵触。

    阴后祝玉妍的天魔大法无法圆满,便是因为她被破了身。

    加之师傅的教导,以及自身的高眼界,婠婠向来觉得这爱情啥的是离她太远。

    在有些莫名其妙的陷入争锋,被燕王算计了一番的婠婠在江都之事大概稳定之后,她便向杨倓再度辞别,暂回师门,向自己师傅祝玉妍交代这里生的事情。至于边不负和闻采婷则是继续留在了这里。

    师妃暄,则更不用说了。

    她是真正的直到现在都没有体会到什么叫做爱情,舔狗她见过太多了。

    直到遇见了一枝独秀月倾池,遇到了燕王杨倓。

    高高在上恍若仙子的她直接高空坠下,脸摔在了地上……成为现在这幅模样。

    三人可以说是理论知识那是非常丰富,实际操作经验为零的小雏鸟一只。

    尤其是白清儿,别看她在燕王杨倓的面前车开的飞起。

    但实际上来说,婠婠和白清儿那是会车开的飞起的云司姬,而师妃暄则是潜水中的备选司姬,有伺魔的传统,只不过她走的是禁欲系仙女路子,由气质和样貌上开始无形的吸引。

    这阴癸派和慈航静斋的功法就代表了她们自小就在一群老司姬的带领下在开车的路上培养。

    故而在见到卫贞贞那瘦弱骨子里那油然而生的勇气之后,她们一群云司姬才会被震住。

    对这两派,白少棠早就有着十分清醒的认识。

    所以一枝独秀月倾池既是他白少棠的一手妙招,亦是对自己的警醒。

    男人嘛。

    年少轻狂。

    少年慕艾。

    雄性本能。

    免得自身陷入了阴癸派和慈航静斋为自己准备的绕指柔,从而被侧面影响。

    白少棠从不觉得自己的心境能够达到佛陀高僧,道家红尘仙的境界,那是红粉白骨,身心不动。

    白少棠则是用了一个笨法子,采取的是对比。

    连我化身都比不上,还好意思勾引我?

    这样一瞧。

    哦豁。

    心不动了。

    气不涌了。

    即便是白清儿这个小司姬时不时的在自己身边展现自身的魅力,他也能平静以对,甚至反调戏对方。

    这群司姬离开了师门上了路,开车不是撞死别人,就是撞死自己。

    而在与一群云司姬的对决中,白少棠完胜。

    甚至,还能碰瓷。

    很快。

    这段时间过后,婠婠重回师门,至于卫贞贞则是之前跟随着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回了扬州,她想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继续卖起了包子,那生的一切都好像是如梦似幻。

    重回普通,对卫贞贞来说那是最大的安慰。

    独孤凤亦回了一趟独孤阀,她也需要自己的祖奶奶尤楚红自己的建议。

    留在白少棠身边的只有白清儿和小暄暄两个侍女。

    在交给白清儿一个重新梳理王府里宫女情况的任务后,白少棠便看着白清儿兴冲冲的带着小暄暄忙活去了。

    他知道白清儿是想要组织自己的小圈子了。

    ……

    街角。

    头戴竹笠,一身青衣的‘师妃暄’正站在一个卖东西的货郎面前,打量着对方准备的货物。

    在那不远的客栈里,魔隐边不负正在那里饮酒。

    两者之间保持了一个恰到好处的距离。

    正当‘师妃暄’准备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以灵觉勾引魔隐边不负的时候,突然不远处有两道身影闯入了她的眼帘。

    正是寇仲和徐子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