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穿越了我自己 > 099章 这场面我见过(下)
    大殿中央。

    杨广盘腿而坐,在之前都是一副运功假寐的模样。

    这一刻,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猩红布满血丝的眼睛,代表着杨广最近很长一段时间的睡眠都不好,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显得极差,这种情况下出现暴躁易怒弑杀什么的都不会让人有任何的意外。不仅如此,就拿刚刚那种诡异的反应慢一拍的动作,就让白少棠想起了独孤凤的形容。

    祖孙相对。

    半晌。

    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那灯油燃烧时偶尔出的噼啪响声。

    许久。

    杨广挪动了下身躯,目光炯炯的盯着那藏身在黑衣中的皇太孙,脸上流露出奇怪之色。

    “朕没想到。”

    “当真没想到孙儿你比朕想象的还要聪明,还要富有心机。”

    “看着你,便让朕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真的好像啊!”

    心怀感慨,杨广的脸上流露出怀念之色,微微眯着的眼睛似乎在回忆过往自己年轻时候的风光。

    面对这份感慨,白少棠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感慨回忆,若是前任自己还在的话,倒是有可能来上一幕祖孙情深的场景,但在前任自己莫名死去后,再加上独孤凤的提醒白少棠有了相应的猜测,现在的他是真正意义上见识到了天家无情。

    “是啊。”

    “皇孙也没想到。”

    “祖父会是这般无情,会是这般狠辣。”

    “您将皇者无情这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

    白少棠摘下头上的兜帽,露出了本来的面貌,目光在杨广身上停留,上下打量着眼前陷入这种诡异状态,好像离老年痴呆不远的祖父,嘴上则是回击了之前杨广的话。

    “噢?”

    努力的睁大眼睛,杨广似乎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前倾着身子,呈现出一种猛虎欲扑的姿态,咧嘴笑道:“果然,孙儿你的才华足以匹配你的身份,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那么,你现呢?”

    “可是……”

    猩红的眼睛好似充盈着无穷无尽的杀意,那遍布的血丝看起来让人觉得狰狞不已。端正了身子,杨广低头,目光落在了地上,轻声道:“现在的你又是谁呢?”

    面对这个问题,白少棠自是给出了答案:“我自然还是我。”

    死去的不过是前任不小心的自己。

    “只怕正邪两道都从没料到祖父您的真正实力。”

    “慈航静斋想不到。”

    “阴癸派更是不会去猜测。”

    “邪极宗会将魔门最高秘籍拿出来赠人。”

    “天下间除去邪帝向雨田外,还有一个人将道心种魔大法练出了名堂,以自己的理解练到了极高的境界。”

    “原本这天下间并不是什么三大宗师,而是四大宗师。”

    “祖父您才是那一个不为人知的大宗师。”

    “当然,现在您不是了,甚至连自身都快保不住了。”

    “祖父您问我是谁?那么现在的您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白少棠反问的话语如针直接扎向了杨广,让对方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失败。

    最大的失败。

    眼下杨广这般结果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杨广自己非常清楚。

    一个大纰漏让他原本备好的计划彻底出现了问题,甚至反噬到了自己。灵魂重创,渐渐的杨广就现自己开始变得一点一点的都不认识自己,已然逆转的功法早就停不下来,本不该在这个时候产生效果的道心种魔大法提前启动,这完全让杨广一时间措手不及,可他面对这种结果也只能无能为力。

    所以他才问自己的皇孙,你现在是谁?

    因为他虽下了魔种,但从未想过要杀掉自己的孙子。

    杨倓身上的意外,反弹到了杨广的身上,这才是现在局面的罪魁祸。

    也幸好他杨广早作了安排。

    狡兔三窟。

    魔种自然不能赠与一人。

    只是想来最后的结果可能与他准备的可能不太一样,因为杨倓身上的意外使得效用提前启动了。

    “……”

    目光闪烁,杨广的视线落在杨倓的身上,在这一刻,他的脸上只有冷漠,压根儿看不到身为祖父该有的温情,“看来,孙儿你对道心种魔大法很是了解。”

    杨广没有询问杨倓为何年纪轻轻就会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在他投放在孙儿身上的魔种出问题的那一刻,杨广便知道了答案。

    更能确定早先的推测。

    皇太孙由死而生,复活的那人到底是不是原本的杨倓,杨广不知道。

    而且眼下杨倓是不是杨倓,都不重要了。

    “看来你逃出王府,现在再回江都,想来是寻到了合作的对象了。”

    “独孤阀?”

    “还是有着其他?”

    “唔……阴癸派吗,她们也有可能。”

    “所以,孙儿你现在来见朕,只怕不仅仅是为了确定这些事情的吧?”

    局面运转,杨广眼下连自己这具身体都已经出现了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他已经察觉到自身的变化,智慧在一点一点的减少,人越的呈现暴躁弑杀的姿态,在这样下去他便会呈现以本能行事的姿态。

    不用说明,杨广已经能够想象自己未来的名声了。

    现在的他就是在残躯等死。

    皇太孙杨倓出现在他的面前,定然是有着需求。

    “没错。”

    白少棠脸上闪过一丝意外,没有想到现在的祖父杨广还没有彻底的到那种痴呆昏聩的地步,但也瞧得出对方保持清醒的艰难,这种情形无疑是告诉他白少棠对方的道心种魔大法修炼方式的猜测。

    杨广采用的是赤尊信的那般练法。

    或者说赤尊信是用了杨广的修炼方式,而且还是残缺的。

    如果他白少棠没有猜错的话,杨广本来的方法本应该类似夺舍魔种重生,但是因为前任自己的死亡使得杨广落在他身上的魔种毁灭,遭受到了致命重创,出现了大问题,这才让杨广变得现在这般模样。

    “祖父,我是来争一争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的。”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祖父所种下的魔种应该不止我一人。”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的模样,白少棠开口道:“您的侄子李世民也是备选之一吧!”

    白少棠这话终于让杨广的面色出现了变化。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李世民,一是李世民在见到自己化身月倾池时候的奇怪表现,那已经不能用冲动来形容了。

    而且白少棠清楚的记得历史记载的内容,李世民从某方面简直是杨广的复刻品。

    与其说是李渊的儿子,倒不如说是杨广的双胞胎兄弟。

    许多事情的做法,简直是与杨广一般无二。

    当然,那只是历史。

    但若放在这个世界来说,白少棠就不敢肯定李世民到底是不是李世民了。

    就如赤尊信之于韩柏。

    在最后,那个人到底是韩柏还是赤尊信?又或者两者都不是,而是一个新的人?

    眼下,作为另外一枚魔种,李世民是否同样如此?

    看看以后的李世民在干吗?

    囚父杀兄杀弟,打高句丽,失败还想要继续打,如果不是被生生的劝诫下来,加上匈奴的威胁,只怕他又要开始了。而最重要的还有一点,他还将萧后接了过去,放在了宫中。

    对。

    也就是现在的皇后。

    不管如何,萧皇后是杨广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这样一番算计,可谓是彻底算计了阴癸派和慈航静斋两派,不仅如此,天下间其他的门阀,枭雄从始至终都在他的掌心之中。

    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给自己泼脏水,自然是毫不手软。

    一个需要多伟大,那么另外一个就需要多昏聩残暴。

    “这天下,我也要争!”

    白少棠迎着杨广的目光,振振有词。

    杨广:“……”

    杨广的目光很奇怪,心说你不死那么一次,就是你的,但他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见状。

    白少棠知道自此时起,祖孙两人间再不存丝毫亲情,有的将是利益交锋。

    拍拍手。

    白少棠开口出声唤道:“韦公公,进来。”

    随着大门被推开,在外面守候着的韦公公在听到世子的传音之后,这便推门而入,见到的是祖孙两人沉默的神情,并不知道这祖孙之间究竟生了什么。瞥了一眼后,他低着头不敢恭敬的站在那里,问道:“殿下,有什么吩咐?”

    “备笔墨!”

    “孤要你给我写一封圣旨。”

    听到这里,哪怕是出身阴癸派的韦公公也是身躯吓的一抖,腿一软,差点就要跪在地上。

    在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有一种这场面好像见过的错觉。

    那不是当初先帝驾崩的那一天,当今圣上对他说了一模一样的话吗?